第860章 忽悠瘸了

生子当如孙仲谋 作者:一念长空

第860章 忽悠瘸了

      “强扭的瓜不甜,我家吴王那也是怜香惜玉的。”
    步练师在旁接过话来,突然抿嘴一笑,
    “不过,生死蛊虽然不用吃,但相应的,甄姑娘没准要吃点其他东西。”
    “什么东西?”甄宓一脸懵。
    当然,不止是甄宓,这看似跟步练师在唱双黄的孙权,那也是一脸懵。
    啥玩意儿?
    我有说过什么吗?我有做过什么暗示吗?好歹先听完我给出的两个选择吧?
    “这么说好了。”步练师继续对甄宓忽悠道,“于吉,那是外人,光吃生死蛊不够,还要搭上他一生所藏。甄姑娘呢,是自己人,生死蛊自然是免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总归是要押点什么是吧?”
    一旁,孙权早已无语。还押点什么。
    。
    。
    知道的,尊你一声吴王夫人,不知道的,丫压寨夫人吧!这一身土匪气息,浑然天成,果然是魔门尊主亲生的。
    总之这一下,甄宓听懂了,犹豫了许久,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牙一咬,眼一闭,露出无比肉疼的神色,终于是塞到步练师怀里,接着左手死死把右手拉回来,仿佛两个人格不断争论,随时都要后悔。
    “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宝物,价值连城,就,给你了!”
    一段简单的话,甄家小姐几近落泪。
    街边货吧。
    孙权冷眼旁观,把这到嘴的话忍了下来。但凡这玩意儿真有点价值,他的《顺手牵羊》也不至于会无动于衷。
    不料,甄宓的完美演出,却是惹来了步练师的不喜。步练师脸上的笑容逐渐澹去,板着脸道,
    “甄姑娘,你是何意?我家吴王像是缺这种身外之物的人吗?”
    而甄宓也是聪明,丝毫不慌,坚定道,
    “我知道吴王看不上我的宝贝,但对我而言,这就是最重要的事物!正好,我还后悔了呢,还给我!”
    就像于吉的藏品,真有孙权看得上眼的?只是于吉对其重视,所以才被孙权给拿捏了。所以甄宓现在,就给孙权一个机会,让孙权拿捏她自己。
    甄宓很聪明,可惜,她遇到的是无动于衷的孙权,遇到的是无动于衷的步练师。
    甄宓只是作势去抢,步练师压根就没动,骑虎难下的甄宓只能悻悻然又把那“祖传”项链拿回了自己手中。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甄宓直接道。
    步练师也不再拐弯抹角,回:
    “人质。”
    一瞬间,甄宓眼中闪过几个身影,脸上,则不动声色,
    “谁?”
    若是步练师说一个她压根不在乎的名字,嘿嘿,那就算那人倒霉!
    结果,
    步练师:“你儿子。”
    “咳咳!”
    “咳咳!”
    孙权喷了。甄宓也喷了。
    “我我我,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哪来的儿子!”甄宓急道,到底是谁在外面给她传的谣言。
    “这不可以现成生一个吗。”步练师上前,热情的拉住甄宓的手,又恢复了她那没羞没躁的笑容。
    孙家那么大,但里面的人却都很无趣。以前,有个貂蝉,有点意思,可惜,跑了。如今,难得遇到一个合她胃口的姐妹,步练师又怎会亲自把人放走?
    “征服一个男人,其实有很多种方法。
    。
    。
    ”步练师已经拉着甄宓说起了悄悄话,而孙权,早没脸听下去了。
    事已至此,他开始那两个选择,好像已经没机会再说出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甄宓号称女博士,看起来也挺聪明的样子,怎么三言两语,就已经快被步练师给忽悠进套了?仔细想想,当年貂蝉也挺聪明的,不也莫名其妙被步练师给忽悠了,两个人还。
    。
    。
    咳咳,不能想了,不能想了。都怪这道心种魔!
    唉,一个女人,不仅不善妒,还整天嫌姐妹不够,也难怪历史上孙权就想立步练师当皇后了。
    言归正传,不管步练师如何把甄宓拐进了坑里,至少在近一年内,孙权都不可能让甄宓轻易离开他的视线。十年的积怨,孙权可不希望再出现意外,让他的仇人跑了!
    ??????
    一个月后,
    于吉因为原盗墓团队被灭,顺理成章找下家,接触了曹营的摸金校尉一伙。
    曹操设立摸金校尉,初衷就是因为军饷不足。所以,只求财,不求古玩字画等稀有物件。挖一些不大不小的墓,成功率高,不引人注目,并且,收获颇丰。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帮曹操解决了不少资金难题。
    按理说,摸金校尉,属军制,令行禁止,于吉应该很难接触。但人嘛,特别是暗地里偷偷摸摸干这种事的,哪有几个干净的?
    摸金校尉,有团队,有手段,有工具,有技巧,整天就挖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墓,这不大材小用吗?
    拿军饷才几个钱?不如哥几个私下里偷偷干一票?
    于是,于吉就顺利入了伙。
    另一边,
    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貂蝉,果然发现了这隐藏在不起眼角落的第三支盗墓团伙的踪迹。
    不管是从道德,从舆论,还是从江东的利益看,都没理由放任这群隶属于曹操的摸金校尉不管。
    可惜,貂蝉再是布置周全,也防不住有内鬼捣乱,更别说,这内鬼还是如今江东的一把手。
    金银财宝,是不可能留给曹操滴。但人家偷偷摸摸,私下干的票,藏的货,孙权还是非常人道的,给人漏了点网。于是乎,看似在这当中出了不少力的于吉,从合作伙伴,晋升为摸金校尉们的救命恩人。
    江边,雅室,
    “你为何还瞒着貂蝉?”步练师问孙权道。
    近些天,步练师无聊啊,但她却很忙碌,很充实,那是阴谋即将得逞,咳咳,那是花开即将结果的等待。
    这一边,步练师在给孙权递着折子。孙权审阅的,是借她步练师之手,让步练师的弟弟步骘收集并整理的一些如今江东在编官员来历存疑的资料。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工作,毕竟如果一眼就能看出有问题,那是不可能在江东当官的。能把这些资料整理清楚,看得出来,这步骘是真有些水平。
    另一边,步练师同时也在给甄宓递着书,并时不时描述一下自己当年的亲身经历。已经被步练师忽悠瘸了的甄家小姐,最近开始钻研起了生命的起源,估计再过不久就要以身试法了。女博士这该死的求知欲啊。

第860章 忽悠瘸了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