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ìnyzω.coм 解围

骊珠 作者:图南吃鱼

χìnyzω.coм 解围

      呼延澂坐在书房里,一手握书,一手撑着额头揉捏着。
    窗外起风了,吹起竹叶窸窣响。
    他闭眼,回忆白天在别苑里的一幕幕。
    窗户紧闭,没有打开的痕迹,门前也有看守的侍卫,他们除了听见半夜里房中发出奇怪的声响没有其他动静,清晨去送早膳的婢女进去才发现张氏和蜻蜓断了气。
    凶手是如何进入房中将两人杀了,又是如何离开房间?一个个谜团重重迭迭。
    门被轻轻推开,而他想得入神未曾察觉。
    一阵暖意袭身,呼延澂回过神,发现肩头罩了一件外袍。
    “你怎么来了?”
    少女穿着明蓝窄袖襦裙,两靥透着病态的苍白,连唇色也是淡的。
    木苏丽笑道:“澂哥哥每天这么辛苦,我却不能代你分忧。”
    “我不用你替我分忧,”呼延澂道,“你只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是。”
    他握了下她的手,眉头一皱。
    “更深露重,大半夜怎么不在屋里歇息,你身体弱,要是加重病情怎么办?”
    “我没事,”木苏丽微微一笑,“看你这段时间很忙,听那云说你前几天就回平川了,我等到今晚也没见你来。”
    呼延澂唇角勾起笑:“委屈了?”
    她摇头道:“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我从没有觉得半点委屈。除了爹之外,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呼延澂道:“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定竭力护你周全,不让人辱你半分。”
    她家人亡故,就剩孤身一人,有时候难免思亲情切。
    木苏丽莞尔:“这是澂哥哥的承诺,我会一直记在心底的。”
    呼延澂颔首:“我从不食言。”
    ……
    郊外,马车穿梭在树影重重的小道上。
    骊珠靠着软垫,睡得迷迷糊糊,手里挽着包袱。
    朦胧间身处宫殿里,纱帘摇晃,只见一个斜插步摇的女人盈盈浅笑,举手投足间温柔端庄。
    “淳安,”她招手道,“你怎么站在那里?快到母亲身边来。”
    淳安……她记得母亲说过,寓意“还淳返朴,平安一生”。她知道,母亲希望自己安分守己,安稳度过此生。
    但母亲怎知道,这看似平淡的封号却与她现在经历的一切背道而驰。
    “母亲!”骊珠愣了一下,向前跑去。
    然而到了跟前要抱住女人时,突然一片虚无。往四周一看,又处在馥郁芬香的梅花林中,雾气缭绕间,有两人伫立在盛放的梅花前。
    “公主快看,这些红梅开得多艳啊!”
    骊珠仔细一瞧,不正是张氏和蜻蜓吗?
    她紧走几步,脱口叫道:“嬷嬷,蜻蜓!”
    张氏和蜻蜓在远处跪拜,恭敬道:“公主万福。”
    骊珠微微蹙眉,欲上前扶起她们:“你们怎么这般生疏?”
    这时,天地逆色,光线瞬间暗沉下来。
    “嬷嬷,蜻蜓!”她想追过去,却被狂风吹得寸步难行,见距离愈来愈远,不禁焦急地大喊。
    耳旁传来呼喊:“姑娘,姑娘!”
    猛地睁眼,骊珠抬手一摸,脸上全是冷冰冰的泪水,原来只是做了个梦。
    车夫问:“姑娘没事吧?”
    骊珠摇头:“没事。”
    “那就好,”见她情绪低沉,车夫也不好多问,“我见姑娘睡得沉,路上就没有叫醒你。现在已经到蓝关镇了,是不是在这里歇一歇再走?”
    骊珠撩起帘子向外看,见店肆林立,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竟然走这么远了?她真的离开平川了,脑中恍恍惚惚,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找家客栈住一晚吧,你赶马车行了这么远的路也很累。”
    车夫憨笑道:“小人倒是不累,只怕姑娘受不住舟车劳顿。”
    骊珠四处望了望,看到前面的客栈招牌,便向前一指:“我先过去看看,你停好马车就到那里找我。”
    车夫答应,往另一方去了。
    身旁的人偶有看她一两眼的,似乎对她遮着面纱感到好奇。骊珠低头,两手捏紧包袱向客栈走。
    她看着路,没注意到迎面横冲直撞来的一群人。
    几个大汉推攘过往行人,簇拥着中间的富家少爷。
    骊珠来不及反应撞上对方,她捂着额后退,才抬头就被一只手用力推搡。
    一个家仆指着她,粗声粗气叫嚣:“你是什么人,瞎了狗眼吗?敢挡少爷的路?!”
    骊珠视线落在他身后男人身上,原本长得勉强算端正,可惜为非作歹,形象大打折扣。
    没听到回答,推她的家仆气焰更甚:“哑巴吗?”
    路人交头接耳,对大汉指指点点,个个脸带鄙夷之色,却敢怒不敢言。
    大家知道这是本地首富的独子,纵然整天寻隙滋事,但连县令都礼让叁分,拿他没办法,何况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能为骊珠暗暗担忧。
    郭林被骊珠撞到,本来十分生气,可看到她半遮的面容,眼里又一亮,掀开挡在身前的家仆道:“让姑娘受惊了,我心中甚觉歉疚。不知有没有撞伤姑娘?”
    他边说边上前,靠近骊珠。
    虽然被面纱遮住半张脸,然而看她体态娴静,双瞳剪水,便知道有几分姿色。
    “我没有受伤,”骊珠觉得他的笑很虚伪,不禁拉开距离,“你们以后还是好好走路吧,以免误伤他人。”
    郭林点头称是:“姑娘教训得极是。你们听清楚了?以后给本少爷好好看着路走!”
    家仆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平时盛气凌人的少爷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姑娘满意了吗?”他讨好地笑着,一手拉住她的包袱。
    骊珠一把将包袱扯回来,警惕道:“你干什么?”
    “既然和姑娘相逢,那就证明我和姑娘有缘,”郭林再次靠近,“不知道姑娘肯不肯赏脸和我到酒楼小酌聊聊天?就当是我为刚才的事赔罪。”
    骊珠冷声道:“不必了。”
    刚走两步,手臂被人拽住,她回头,见郭林涎着脸皮笑。
    “看姑娘不像本地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找我,本少爷有求必应!”
    “我没什么需要,放开!”
    郭林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攥得更紧:“姑娘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嘛,本少爷一向大方,尤其是对你这样的……”
    他一边笑,一边去扯她的面纱。
    骊珠忍无可忍,挡掉他伸来的手。扬手一巴掌。
    清脆响声后,人群顿时静下来,愣愣看着满面怒容的少女。
    “你敢打我?”郭林摸着自己火辣辣疼的脸颊,掌印清晰。
    骊珠语带厌恶道:“你既然不懂不自重,我就打醒你!”
    他面目狰狞,咬牙对呆滞在原地家仆道:“还愣着干什么?抓起来!”
    家仆们慌忙上前,一左一右摁住骊珠的手臂。
    骊珠挣脱不掉,只好冷眼瞥着他骂道:“无赖,混蛋!”
    “给脸你不要,本少爷就亲自教训教训你,让你清楚惹怒我的下场!”郭林气得七窍生烟,扬手就向骊珠的脸狠力打下去。
    骊珠没有求饶,倔强地闭眼准备受这一巴掌。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却响起一声惨叫,她睁眼,见郭林抱头倒在地上,疼得直嚎叫。
    这是怎么回事?
    “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难道是君子所为?”
    听到这道声音,众人皆一愣,纷纷疑惑地抬头往上看。
    --

χìnyzω.coм 解围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