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

将离 作者:图南吃鱼

人心

      应萧然被绞得深吸一口气,忍着拔出性器,低喘着抵在股沟上射出白色浊液。
    满屋潮湿的水汽,腥甜情欲味。
    殷红小穴没了阻塞之物,从缝隙流出黏腻泥泞的液体,顺着双腿直淌,全是属于两人纠缠的痕迹。
    他看着她雪白臀瓣间狼藉的画面,勉力冷静下来,撇开目光跨出浴桶。
    虽则一次,但华离着实被折腾得狠了,扶着边缘滑倒水里。
    头脑中仍回荡嗡鸣声音,潮红的脸颊不知是汗是水。
    应萧然穿好衣袍,转身时,视野中的小姑娘玉般姣好的身子布满噬咬与揉捏的红淤,无力靠在那里,显示着方才是怎样放肆的欢爱。
    心中异样,上前两步伸出手,却在将碰到她肩头时倏地停在半空。
    他目光复杂,保持着那个姿势片刻,试图说些什么,但又迟钝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做什么。
    华离仰头望着,眼里湿乎乎,闪烁着星子般的微光。
    他的眼神微微怪异,不是温情的,也不是冷漠的,是什么情绪呢?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她很想问问他,可是她知道,他不会回答。要是人能变成小虫子,她一定要钻进他心里瞧瞧,这样就不必苦恼地猜测。
    很快,应萧然平静地收回手,艰难吐出一句话。
    “你……好好休息。”
    说到底,原来自己也不过是俗人,抵不住色欲之惑,纵情如此。
    而这份放纵会成为一把双刃剑,割伤自己,也割伤她。
    罪恶和愧疚感交织,从微弱的一点,逐渐扩大,不断在身体某个角落发酵。
    应萧然竟第一次对自己感到失望。
    他离开后,华离捂着脸把头埋进水里,下体还残留着灼热感,回想他在里面进出的感觉,心脏怦怦直跳。
    那种极致的充盈愉悦,没有第二个人带给她。
    回到屋里的时候,他背对躺着,仿佛已经睡着了。
    她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进里面,抿抿唇,又小心翼翼翻身把头靠近他的背脊,悄悄把手放到他腰上抱住。
    应萧然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是沉静的。
    见他没有反应,华离松了口气,像偷腥成功的小猫,闻着他的气息心满意足闭上眼。
    月明星稀,周遭一片静谧。
    这一晚睡得很香,因此第二天她几乎是日上叁竿才醒。
    迷迷糊糊手摸着旁边空荡荡,才发现他早起床走了。
    心里有一霎空落落,却立刻被别的事情盖过。
    华离突然记起新妇过门要给长辈奉茶请安,急忙跳下地唤来云裳梳洗。
    她一边检查穿戴整齐没有,一边和云裳端着茶往堂屋赶,没到堂屋,反而遇见要出门的太夫人。
    她立刻喊道:“祖母!”
    太夫人步子停住,没说话。
    她眉眼弯弯笑问:“您要去哪里?我跟您一起吧。”
    “不劳郡主。”太夫人脸上没什么表情。
    华离恭恭敬敬把茶捧到她面前,十分乖觉道:“祖母,请喝茶。”
    太夫人愣了下,面露不快。旁边扶着的大丫鬟忍不住提醒:“郡主,您不懂规矩吗?新妇奉茶须得端端正正跪着,双手端着茶盏高举过头顶,您这样随便,岂不是不把太夫人放在眼里?”
    原来上京礼节是这样的?华离对这些一知半解,现在听她一说,顿时明白自己出错了,马上要跪下去,却被太夫人拉住胳膊。
    “我不喝你这茶,你也不用下跪,老婆子受不起。”
    “祖母……”
    太夫人不再看她,让大丫鬟搀着朝大门去了。
    云裳见华离定定站着不动,安慰道:“夫人别难过,太夫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对大家很好的……”
    华离扭头,莞尔道:“没事,我没有难过。”
    顿了顿,她问:“云裳,你在骆府待的时间不短,知道小舅……咳,夫君他平时喜欢吃什么东西吗?”
    云裳一怔,绞尽脑汁思索:“喜欢吃什么东西……大人对食物并没有特别的癖好,非要说的话,荤腥之类不怎么碰,大多以清淡素食为主。”
    清淡素食……华离揪起眉头,在北地那会儿受民风影响,她吃得都是粗粮大肉,不曾吃过什么素的。
    但是点心的话,他应该能吃吧?
    “你赶紧帮我准备些食材,越快越好。”
    云裳疑惑道:“这种事哪用得着夫人做,夫人想吃什么,尽管告诉东厨,东厨一定按你说的办。”
    华离摆手:“不是我想吃,哎呀,你别问那么多,听我说的准备就行!”
    --

人心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