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点

筹码游戏(黑帮,NP) 作者:欧楽檬

临界点

      凌顾宸关掉床头的台灯,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的黑暗里。
    祝笛澜睡得安稳了些,好几个小时都没有醒。凌顾宸小心翼翼地整理那些枕头,让她垫着更舒服。
    她的头微微侧向他,凌顾宸也在她身旁躺下。
    他第一次这么近这么仔细地观看她的面容。
    她白皙的皮肤通透得在这昏暗里都闪出一丝光来,长长的睫毛有些不安地抖动着。
    她这么沉睡着的时候,没有了平时那份凌人的美丽,倒显得十分娟秀内敛,略有些像个小孩子。
    凌顾宸伸手抚摸她的脸庞,忽然想起之前覃沁提到她的鼻子和眉眼像Sabrina,于是他复又盯着她的眉际仔细看着。
    很快凌顾宸发现自己近得快要亲上她的唇,他赶紧回过神来,深呼吸平缓自己疯狂的心跳。
    他连Sabrina长什么样子都记不真切了,竟然还在意覃沁的这么一句评价。
    她的呼吸声听上去十分沉重疲倦。凌顾宸眼里满是心疼,他确认她睡得安稳以后,也靠着她,慢慢闭眼睡着了。
    祝笛澜不安地翻动身体的时候,他敏感地醒过来查看。
    祝笛澜紧紧闭着眼,脸上却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她试着朝另一侧翻过身去,凌顾宸把她揽回自己怀里,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到孕肚上,双腿也不安地挪动着。
    凌顾宸把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窝里,小声问道,“是不是哪里疼?”
    祝笛澜断断续续地啜泣起来。
    她太疲倦了,每晚都是如此,明明感到自己的身体到了临界点,却依然会因为肚子的压迫而惊醒。
    她可以凭毅力坚持这样糟糕难熬的夜晚,持续大概一周,随后她只想好好大哭一场,把随着这种折磨而浮现出来的脆弱哭出体外,再去熬下一周。
    她紧紧闭着眼,知道今晚的自己是幸运的,覃沁愿意陪着此刻快要崩溃的她,她有机会任性地哭闹。
    她试图翻身,很想像小时候那样把自己的身体蜷曲起来,好好地睡。可是她做不到。
    “我想我妈妈……”
    这种时刻竟然能说出她这辈子都觉得不会再说的话。她闭着眼闷闷地哭起来。
    记忆里唯一的这么一次哭泣,也是这样闷闷地试图抱住母亲哭,可是持续的时间不过短短几秒,她就被赶出了厨房。
    虽然她接受了怀孕的现实,可心理上一直很抵触。
    诚然她住在一处可靠的屋檐下,可这里并没有谁能真正理解或者是帮助她。
    她被迫从少女的状态,突然得去接受、处理自己孕育新生命的身体,还未做好准备的她却已被一次次身体的意外冲击着。
    这一切让祝笛澜在她的人生里头一次幻想:如果母亲在这里,如果她们还有联系,或许这件事不会那么糟糕……
    可想这些,已如虚幻的梦境。她渴望的并不是那个不爱自己的母亲,而是这样一个母亲式的人。
    她从小就嫉妒那些可以在父母面前得到宠爱的小孩。
    她羡慕,羡慕到记恨,甚至不愿与这样的小孩交朋友,只因自己看了心痛。
    她一直都希望自己也可以这么无原则地哭闹一次,哭闹一次就好——如果有人爱她的话。
    凌顾宸微微坐直,把她整个人拥进怀里。祝笛澜情绪激动的哭声仅仅持续了几秒,便很快沉寂下去。
    他意识到她真的很累,累得似乎有些无法自控。
    她曲起膝盖,想把自己埋进他怀里。凌顾宸摩挲着她的后背,努力安慰她。
    祝笛澜低声地啜泣两下,感到自己慢慢又要睡着,喃喃地说:“沁,我好难受……”
    凌顾宸努力像哄发脾气的婴儿一样轻拍她的后背,“现在呢,有没有好一点?”
    “嗯。”
    她的右手紧紧抓着凌顾宸的衬衫角,好像怕这份依靠也如海市蜃楼,很快就湮灭了。
    她抓着他衬衫的手因为用力而颤抖。
    凌顾宸才意识到,她独自走过这个阶段,比他们凭空想象的困难得多。他无比心疼,可除了在此刻紧紧抱住她以外,他无法再做什么。
    过了许久,她都没有再说话,她原本紧攥着他衬衫的手也松松的垂落下去。
    她又睡着了,可是凌顾宸感觉到她的眼泪一直在流,他衬衫的右肩已被她的泪水浸透了一片。他调整自己的姿势,好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祝笛澜隐隐约约间感知到自己得到了很贴心的照顾,她有一丝感激,同时也有巨大的失落。
    她原本希望的可以照顾她的那个人,并不在此。
    “我好想他……”
    凌顾宸怔住。这句话太轻,轻到他期望自己只是幻听。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脸上的神情在那一刻变得多么冷峻。
    他在这黑暗里仔细审视着祝笛澜的面容,她的情绪又恢复平静,只有红红的眼皮和鼻头显示她刚刚哭闹了一场。
    凌顾宸有一刻的冲动想要走开,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她依旧需要人照顾。
    他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他闻到她身上和发梢那股若隐若现的玫瑰香气。
    窗外的蓝墨夜色透过淡黄色的窗帘,在这安静的房间里铺洒出一片伤心的影子。
    祝笛澜偶尔醒过来几次,不过相较之前的几个夜晚,她已经睡得十分安稳。
    她不知道覃沁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想着也许他例行晨跑去了,而她也难得睡得不错,便懒得睁开眼查看。
    当她终于揉揉眼睛打算从小山一样的枕头堆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她略微洗漱,便去吃午餐。
    “你在家呀?”她看到凌顾宸时,淡淡问了一句,“沁呢?”
    “嗯。我下午去办公室,我叫他回来陪你。”
    “不用了,你别折磨他了,就让他做他自己的事吧。”
    祝笛澜完全没留意凌顾宸看她时那份深刻的眼神。
    “昨晚睡得好吗?”
    祝笛澜笑笑,“挺好的。”
    “是不是真的很辛苦?”
    “没事了,一周能好好睡这么一次就行,反正我也没其他事忙,总会撑过去的。”祝笛澜语调轻快地说。
    她看上去确实没有之前那么憔悴,脸上的神采也鲜亮许多。凌顾宸移开目光,不再多说。
    覃沁离开医院以后,迅速查出丁芸茹和方璐当晚的行踪,开始顺藤摸瓜找线索。
    他正在酒吧的保安室里查看监控录像时接到了凌顾宸的电话。
    凌顾宸要他回家去照顾祝笛澜,覃沁一面应着,一面出神地盯着监控录像里一个可疑的穿兜帽外套的身影。
    覃沁隐隐觉得他所掌握的线索与他猜想一致,还想细细追查,无奈凌顾宸的语气已经有些怒意,覃沁只得无奈地撇撇嘴,跳进跑车驶回别墅。
    祝笛澜坐在泳池边看书。覃沁陪她坐着,无聊到快要崩溃,不停查看着手机。
    “你真的不用在这里,我挺好的。”祝笛澜翻着书页,不看他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焦虑,“我不是叁岁小孩了,你不用给我当保姆。”
    “我知道,你是挺好的,我哥就不好了。”
    “嗯?”
    “他让我好好陪你,我要是自己跑了,他会发火的。”
    祝笛澜笑道,“他哪舍得冲你发火呀。你自己去玩吧,乖。”
    覃沁抢过她手里的书,“乖什么乖,你还跟我摆谱了。”
    祝笛澜嗔怪地“啧”了一声,终于抬头看他,“那我跟顾宸说,我赶你出去的。他要是冲我生气,我就躲孙姨背后去。怀孕也就这点好处了。”
    “你倒是聪明,这么快又拿孙姨当挡箭牌了。”覃沁笑起来,“我就是不想看书,你翻别墅的房间翻完没?我带你翻去。”
    精ΤχτCy.C○M
    --

临界点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