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忽悠,接着忽悠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作者:曾经的可达鸭

幕间-忽悠,接着忽悠

      距离雷曼的主基地星球斯科利亚(scoria)大约两光年的一片漆黑宇宙中,星光闪烁之间,空间扭曲,赎罪舰队的作战舰艇完成了跃迁,重新以巡航速度航行在宇宙之中,庞大的舰队快速调整阵型,形成一个巨大的球形,护卫舰艇们的舰炮警惕的瞄准着漆黑一片的宇宙。
    “舰队脱离跃迁,您的命令?”齐柏林的心智模型依然侍立于雷曼身侧。
    “开市舰队自检,在两小时内完成,完成以后咱们回家。”雷曼说完,长出了口气,虽然安提加的战斗算是在他算计之内,但是考虑到刚才战斗的重要性和可能出错的点,雷曼还是觉得有点事后怕。
    齐柏林点了点头,传达命令去了,就在雷曼重新一屁墩儿跌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的时候,舰桥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位高大的星灵走了进来他穿着圣堂武士的盔甲,眼睛里燃烧着蓝色的灵能火焰,一进入舰桥立刻就将视线锁定在了雷曼身上,随即灵能震动空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为什么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停下来?”
    来的人自然不是别的什么普通的星灵a,而是被当作使者派来的某或许未来会成为大主教的阿塔尼斯,只不过这个时刻的阿塔尼斯还没有经历过战败和艾尔剧变,所以无论是声音中还是姿态上都明显的表现出一种高傲的姿态。
    雷曼倒也不是太在意,他知道阿塔尼斯,或者说现在所有的艾尔星灵都是这个态度都不奇怪,毕竟当大爷当了那么多年了,谁还能没点脾气对不对,他倒是饶有兴致的看了阿塔尼斯一会,想看看自己的那个所谓“系统”,也就是自己的本体会不会有什么反应,结果自然得到的是如同被锁死一样的毫无反应。
    “坐吧。”雷曼一改之前对塔萨达那种马屁连篇的恭敬姿态,对着阿塔尼斯摆了摆手,舰桥的地板,由大量的变形金属组成的区块直接进行了变形,变成了一把奇形怪状的椅子出现在阿塔尼斯的面前。
    看到这把椅子,阿塔尼斯眼中的灵能火焰闪烁了几下,他觉得有些惊讶,这惊讶倒不是因为雷曼这些变形金属能耍的小把戏,而是因为这椅子,确实是针对普罗托斯的生理结构设计的,或者说现在艾尔上也是这种设计。
    这是一种相当远古的设计,就好比人类的雨伞一样,诞生以来多少年一直是那个样子,普罗托斯很少有需要用到椅子的时候,这是由他们的生理结构决定的,他们就很少有需要坐着的时候,就算休息也都是坐在地上休息,而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更是休息的时候就飘着了。
    所以星灵们的椅子一直维持着相当远古时期的造型,或者说这些所谓椅子的东西,其实根本就是当初崇拜萨尔那加的时候,祭祀的时候用的一种供奉器具演化而来的一种仪式性的摆设所以按理说除了星灵之外,是不会有其他生物知道这种造型的。
    阿塔尼斯可不知道雷曼之前是跟着奈拉奇姆生活了两年的,所以对于一个人类能知道这种造型自然是惊讶的,他一边对雷曼表示【不用】,一边尽量不动声色的问雷曼这椅子是哪来的。
    雷曼自然是故意弄出这么一把椅子的,当初跟着赛罗摩斯学东西的时候,雷曼是秉承着能学多少血多少的精神,把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学了个遍,自然知道这椅子对普罗托斯意味着什么,他弄出这个东西就是要钓阿塔尼斯上钩,现在阿塔尼斯这么问了,他自然就配合着演习,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
    “哦,这个啊,我一位熟人教给我的,据说是长子们惯用的样式?”
    阿塔尼斯点了点头,表面上不置可否,心里却是更加肯定了雷曼和萨尔那加之间的关系,他走到雷曼的身边问: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啊,是为了自检,现在整个舰队正在进行一次全面细致的自我检查,要确保没有任何异虫的生物组织啊,孢子啊或者是侦察虫躲藏在舰队的某个地方,”雷曼一边说一边斜了一眼左手边面板上显示的舰队自检进度,“在确认了安全之后,我们才会跳跃回故乡基地,在哪之前,就得麻烦你稍等一下了,不会太久的。”
    “你似乎对这些,虫子,非常了解?”阿塔尼斯诧异的问到,明明普罗托斯对这些虫子了解的也不多,但是眼前这个人类却好像很了解这些虫子。
    “这些虫子是这个宇宙最危险的物种之一,他们强大,狡诈,而且阴险,如果不小心的话,会被这些虫子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雷曼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但是他们只是野兽一样的生物,你……….”阿塔尼斯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战斗中最后那些虫子群龙无首,如同狂暴的野兽一样被舰队消灭的情景,不自觉的就来了这么一句充满了鄙视意味的反驳。
    “那是因为咱们运气好,我的50%赌对了,短时间内炸瘫了那只虫群的指挥机构,也就是它们的脑虫,不然最后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机会。”雷曼继续一副死人脸,摆出一副和之前的恭敬姿态截然相反的那种高人才会有的风轻云淡的模样。
    “指挥机构?脑虫?你究竟知道些什么?你。。。。究竟是什么?!”听到雷曼这么说,阿塔尼斯也觉得有些不淡定了,这家伙居然了解那些怪物的指挥结构,而且还说出了一个特定的名词,这就有点让他不淡定了。
    “很快,一切就会展现在你的面前,尊敬的天命之子,艾尔的后裔,伟大的塔萨达的弟子,圣堂武士阿塔尼斯,”雷曼起身对阿塔尼斯深深的鞠了一躬,“在那之前,请你耐心等待。”
    阿塔尼斯眼中的灵能火焰闪烁了几下,就在他试图要求雷曼现在就赶紧把有些事情交代清楚让他好回去复命的时候,雷曼直起了身体,在这过程中,有一瞬间,阿塔尼斯看到了雷曼的那双人类眼睛下面的皮肤似乎变成了普罗托斯人一样的皮肤,而且雷曼的眼睛似乎一瞬间如同普罗托斯人一样亮了一下,但是很快那一点普罗托斯人的特征就如同滴在海绵上的水一样消失不见了。
    等到雷曼完全直起身子,刚才阿塔尼斯所见的变化如同幻影一样消失了,而面对充满了谜团的雷曼,阿塔尼斯心中的那些急迫终于被压了下去他的导师塔萨达给予的命令是尽可能的挖掘雷曼身上的谜团,搞清楚可能跟其有关的萨尔那加谜团,现在在雷曼故意卖骚一样的展示神秘性的行为面前,阿塔尼斯清醒了过来还是不要太着急的好。
    看着阿塔尼斯平静的点了点头,雷曼也松了口气,他现在还是用不了灵能,刚才眼睛里闪那一下子,完全是他催化体内的生物物质制造出来的类似于磷火一样的闪光,但是这位未来的大主教冷静下来就好。
    雷曼整理了一下思绪,对阿塔尼斯说:
    “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想去看望一下我的兄长,咱们在这里不会停留多久,你可以在舰桥上休息,也可以回自己的房间去,我先失陪一下。”
    说完,雷曼就在得到阿塔尼斯肯定的答复之后,离开了舰桥,留下阿塔尼斯一个人在那里和自己内心的猜测斗智斗勇,他则一路来到齐柏林的船体内一处专门为他兄长和泰克斯开辟的人类居住区。
    一推开门,看见房间内的场景,雷曼就乐了他哥正坐在那里唉声叹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泰克斯正一脸鄙视的坐在旁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看见雷曼进来了,泰克斯脸上露出一副【妈呀可算解脱了】的神色,对着雷曼就大嗓门起来:
    “我说,老板,你收拾收拾你这个哥哥吧,他跟个小碧池一样,一直在念叨那个红发妞!”
    一听泰克斯这么说,吉姆雷诺立刻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喵一样跳了起来,指着泰克斯大喊:
    “你才像个碧池了,谁谁谁念叨什么红发妞了,而且就算念叨怎么了,她单身,我没老婆!”
    “哈哈哈哈哈,”看见自己的兄长这个样子,雷曼放松的大笑起来,笑完之后,他拍了拍兄长的肩膀,“没问题,你俩有什么问题啊,不过我大概也知道了,看见约翰,让你想起莉蒂嫂子了,对么?”
    听到弟弟这句话,吉姆呆在了那里,凯瑞甘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仿佛有一种磁性吸引着他,这种吸引除了故去妻子莉蒂之外从没再出现过,但是就如同他弟弟说的一样,再次看见约翰,让他的心思又回到了亡妻的身上。
    【莉蒂,我永远爱你,这份爱永不褪色,现在你我阴阳两隔,我的爱人,我该怎么办】吉姆心中翻滚起这样的念头。
    看着他兄长这幅样子,雷曼轻轻的叹了口气,伸出手重重的拍在哥哥的肩膀上:
    “等一下,和约翰谈谈吧,我想你担心的问题是不存在的,毕竟,家人,对于你的人生大概只有一个希望吧,那就是你能快乐,你觉得呢?”
    吉姆纠结的眼睛里闪过一线光,而坐在一边的泰克斯冲着雷曼伸出了大拇指。

幕间-忽悠,接着忽悠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