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双生之魂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作者:曾经的可达鸭

幕间-双生之魂

      灵能的念波通讯是直接的,没有声音,没有骨头的震动,直接就能将意念传达,但是因为雷曼自动屏蔽一切企图触碰他灵魂甚至是意识的行为,他所接受到的念波通讯一直都是加了滤镜的这也是他才知道的事情,在了解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但是声音就不一样,因为不是直接意识接入的原因,完全不受过滤的情感有好好的传过来,那是一种由远及近的感觉,奈特的情感仿佛伴随着她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推进过来,给寂静的房间带来一种仿佛阴天的清晨一样的忧郁。
    奈特往前迈了几步,那声音在雷曼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比炸弹爆炸的声音都令他惊心,为了要驱散这种惊心,他抬头,快速的,如同做贼一般看了一眼奈特那是他无法想象的光景。
    在奈特的意识尚未苏醒的时候,存留在表层的武器意识如同一只忠犬,奈特的意识苏醒以后,他与奈特的交流也仅限于战争问题,除了打仗就还是打仗,几乎没有进行过其他的交流,奈特更没有以这种类人傀儡的样子示人,所以这一看真的不得了。
    飘逸的头发如同仙女遮挡颜面的薄纱,侧影秀气无比,皮肤如凝脂,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冰冷的赏心悦目感,就算脸上那些比如蔚蓝色的纹路一样显露出“非人”的特征存在,也丝毫不影响那种美感。
    但是也正是这种美感制造出了一种矛盾通过之前和但丁的交谈,雷曼已然知道了奈特的真实身份,眼前的这位看起来美丽的生物并不是一位柔弱的雌性生物那么简单,她是艾蒙的双胞胎妹妹而艾蒙是谁,那是一个被混沌感染的堕落萨尔那加,按照但丁所讲,如果雷曼没有出现的话,奈特依然会在某个时刻苏醒,依靠吞噬无数血肉精华成为一件足以杀死艾蒙的萨尔那加兵器。
    雷曼不知道他所谓的“完全体”是怎么样的,他现在只有一个身为人类的认知,在这种认知里,对一个女性如此残酷,几乎等同于对母性同等的残酷,而对母性的残酷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就和对温柔本身残酷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杀死自己的血亲,这种事情雷曼扪心自问的话,或许他也能说一说自己是做得到的,但是他不知道真的到了执行的一刻,他会出现什么样的犹豫他想象了一下,如果现在让他去杀掉自己的亲人,哪怕是并非血亲的兄长雷诺,那样给他带来的悲伤都将如同将一块小海绵扔到大海中去一样是的,海一样多的悲伤,海绵就算吸满也无法承受。
    所以此时此刻,奈特的双眼如同两个黑洞一般,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向他接近的时候,雷曼本能的以为那是一种悲伤的体现,毕竟不用念波的话,他也无法完全的感知奈特此时此刻的心情,他能感觉到的也只有一片如同坚冰一样的冰冷和坚硬。
    但是当奈特开口的时候,他便知道他错的很离谱,奈特对他说:
    “如果你已经知道了的话,我希望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当时刻来临的时候,你还能够好好的动手,而不是去因为什么考虑我的心情这种事情而发生失误,为了宇宙的生灵,艾蒙必须死,如果你会成为这件事的阻力的话,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毕竟现在你我加在一起才算是一件完整的萨尔那加武器,才能够有保证的弑杀艾蒙!这件事没有99%,只有100%!”
    这可真是惊人,雷曼心想到,或许这就是时光的威力,磨平了一切的情感,只留下目标或者责任这种能够恒古流传的信念存在于灵魂之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雷曼不知道该叫那是直觉,还是说自己身为宇宙演算单元计算出的某种结果在告诉着他事情其实不是这样的。
    这种冲动最终化作一种生物电流,涌上他的喉头,化作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这样呢?”
    奈特顿时僵硬了一下,不过接下来迎接雷曼的并不是什么春雨一样的哭泣和一个大大的拥抱,而是以前一个巨大的灵能冲击波奈特身体骤然微微弯曲,手掌向着雷曼伸出,脸上蔚蓝色的纹路和眼睛一样瞬间闪烁出光芒,庞大的灵能冲击波从掌中咆哮而出。
    猝不及防被这道灵能冲击波击中,雷曼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被打在了墙上,那种力道的冲击力足以让一个穿了动力装甲的陆战队员被直接拍死,但是好在雷曼的躯体已经经历了虫族的终极改造,他只是头晕了一下就清醒了过来,而此时他的耳边也传来了奈特暴风一样的怒喝:
    “你认为我讨厌我现在的样子么?!你认为我希望有人带着我逃离我的责任么?!让我告诉你如果你认为我想去做梦的生物才会去的梦乡躲藏那就错了!我没有哭泣的权利,因为因为我的兄长,世界比我哭泣的更多!!!我的兄长必须死!如果你想劝我说一定还有另一条路的话,那么你大错特错了!!!”
    透过监视装置看着奈特发飙,但丁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并且一把拦下了在一边就要冲上去的灰骑士老大,他压力山大的顶着那位老爷子的气魄压迫,摆了摆手说:
    “现在冲进去不合适。”
    “怎么说现在这样子实在是不堪入目,这位女性倒是更令人钦佩才是,明明勇武方面都已经足够迎娶一位战斗修女了,但是心性上却如此不堪,我觉得此人需要聆听帝国的教化才是。”浑身都是恶魔之血的老灰骑士看着房间里的景象,露出一脸的鄙视。
    “那毕竟是宇宙演算机关,别忘了,为了演算混沌的侵袭,他们必须要分析物质宇宙的信仰和情感流动,所以都是搭载了可能比凡人还丰富的情感的,你要给他点机会。”但丁看着老骑士鄙视雷曼,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你也别忘了他也是……..,”灰骑士话说到一半,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卡了个壳停了下来,然后一脸不爽的把后半句咽了回去,“算了,真是的,搞不清楚你们这些家伙,而且说实话为什么要安排他去那么个没有战争潜力的地方召集第一批直属连队,我直接带他回泰拉,到时候什么不是应有尽有,别说战斗修女队了,赎罪者机甲都能配!”
    “神tm修女队和赎罪者,你要不要再给配点帝王毒刃啊?!少来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算盘,带回泰拉还出的来么,好不容易有一个宇宙演算机关直接与混沌连过网了还没出现感染迹象,你知不知道这有多难得,哦哦,那边有变化了。”
    随着但丁话音落下,那边房间里的情况已然发生了变化,雷曼从那股压着他打得灵能冲击波中恢复了过来,浑身灵能激荡,仿佛震碎枷锁一样将奈特的灵能冲击波直接震散成了无序的灵能飓风,他自己则挣脱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了地板上。
    “你知道么,自从知道了你和你兄长艾蒙之后的事情我就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动机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把灵魂封印进那个萨尔那加兵器之中,欧鲁斯又因为什么在不知道我的真相的情况把那时候只是一个奇怪灵魂的我和你寄宿的兵器融合在一起?”雷曼打散了奈特的灵能冲击波后,盯着奈特说到。
    “一切都是为了杀死艾蒙。”奈特斩钉截铁的回答。
    “确实,一切都是为了杀死艾蒙,但是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或许因为你早就知道答案,对嘛?”面对着面色依然冷峻的如同雕像一样的奈特,雷曼忽然觉得心中一片澄明。
    “知道答案不知道答案都没有用,唯一有意义的就是杀死艾蒙,这是我存在的目的,也应当是你存在的目的!!!”奈特拔高了声音,厉声说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把一个明显可能会成为变数的我融合进其中,这其中的理由自然不是因为我的本体,欧鲁斯那时候并不知道我的底细,欧鲁斯并没有给我强加一个目的,也没有让我强制约束你或者配合你。”雷曼向前踏步,奈特原地不动。
    “怎么,你是想说欧鲁斯把你融合进萨尔那加兵器中是为了我对于弑兄可能会有的罪恶感么?!开什么玩笑……….”
    “当然不是那样,萨尔那加虽然号称生命播种者,但是从一个角度上来说他们也不过是在借此延续种族自身的生存罢了,而且他们理智的很,他们把我融合进萨尔那加兵器中和你作为互补,不是因为那时候的我有多强,而是因为你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再不加以修补的话,熟悉过来的萨尔那加兵器只能是一个无魂的人偶罢了。”
    雷曼说到这,奈特的脸上终于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表情,那是一个相当难看的仿佛介于哭和笑之间的表情,对比刚才她脸上那种冷峻如同雕塑一样的表情,就好像一座雕像的脸上在你一个眨眼之后忽然出现了一种想哭又想笑的扭曲表情一样吓人。
    雷曼紧盯着奈特,知晓自己的身份并且在阻止混沌入侵此世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之后,他的【系统】,也就是他自己的本体似乎又苏醒了一些,如果他想的话,他已然能朦胧的“看”到一些景象,那是作为分析物质宇宙和混沌之间的情感与信仰流动的宇宙监测单元近乎本能的一种行动,观测到的结果是灵魂的跃动频率。
    奈特的体内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律动,一种耀眼夺目,一种则仿佛已经无限接近了黑暗的深渊;可是恰恰是那种耀眼夺目的律动占据主动的时候,奈特的肉体在他的眼中才仿佛一个站了翅膀的尸体一样那根本不是什么天使,而是长了一对翅膀的尸体;现在,那种无限接近深渊的灵魂律动再度占据了主动,奈特反而鲜活了起来。
    “你不是她,你不是奈特,你是【狗子】,你是那个萨尔那加兵器,你有了自己的意识,”雷曼的话语间先是磐石一般的坚硬和肯定,然后又换上一种流水一样的柔和,“而你,奈特,就快要完全放弃了,所以欧鲁斯才将我融合进去,那时候我那种神秘的力量其实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原因,是奈特你当时快要消失了吧?”
    雷曼注意到奈特的身体忽然歪了一下,好像要倒下去一样,脸上那些蔚蓝色的纹路也一同黯淡了下去,雷曼急忙冲过去扶住奈特,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些秀发根本不是头发,而是一根一根上面流淌着灵能光芒的什么纤细的东西,就在这时候,雷曼的耳边传来了奈特虚弱的声音:
    “我的兄长,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英雄,那么的神圣,是族人的大英雄,也是宇宙中的大英雄,但是他依然是我的兄长,他给我种过小小的花园,还帮我养过小动物,他的灵魂中曾经燃烧过那样旺盛的灵光,但是后来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在沉睡的无数年间,偶然苏醒的时候,我会自己在灵魂中组织法庭审判我的兄长,我清楚我的兄长是有罪的,但是兄长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呢,为什么会犯下那样的罪行呢,我会问自己。”
    “如果说污染了他的是混沌的话,那么混沌不正是生灵们的情感和信念所引发壮大的么,那么这么看,让兄长变恶的不也正是多元宇宙的智慧生灵么?那么如果说是兄长自己的灵魂出现在了间隙才让混沌趁乱而入的话,兄长的灵魂间隙不正是来自于绝望么?”
    “那种知晓终点的绝望,一切的努力最终都只是为了萨尔那加的延续,就算种族的记忆和智慧都在新生的萨尔那加中得到延续,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要安慰自己说,自己作为另一个高等种族的养料得以延续下去,应该感到开心么?”
    “兄长判了萨尔那加有罪,而我,则判了这个世界有罪,但是我其实不想的,只是时间拖得越久,我当初那种要阻止兄长的坚定就越薄弱啊,我心中的恨就越多啊,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说完,奈特趴在雷曼的怀里绝望的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这一切最终将会变成怎样,”雷曼轻轻的抚摸着奈特的发丝,微弱的灵能带着奈特那种黑暗的心情流入他的意识,“我没有审判一切的资格,也没有那种能力,或许这一切都如同日落西沉江河奔流一样不可阻挡,但是奈特,我想在此向你做出一个约定。”
    奈特抬起了头来,满头的【发丝】上灵能的光芒流转的越来越快。
    “作为你的朋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陪你到最后,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无论是迎接黑暗,还是沐浴朝阳,你的苦难,你兄长的罪与罚,我都会陪你在一起,我对你可能没有评价的资格,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你原本的灵魂就像朝阳照耀下盛开的花朵,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我能帮助那个灵魂一直绽放。”
    听了这些话,奈特那因为灵魂几乎已经走进黑暗深处所以苍白无比的神情有些了改变,因为灵魂的活跃,那本来如同进入墓穴一样死气沉沉的面容也焕发出了光彩。
    她接着举起了她的手,狠狠的给了雷曼一个耳光!
    在雷曼一脸懵的时候,奈特轻轻的说:
    “这是为了你喊我的那一声朋友。”
    然后奈特轻轻的靠了上去,嘴唇在雷曼的嘴唇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这是为了除了那一声朋友之外的一切”
    说罢,奈特又靠了过去。

幕间-双生之魂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