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水沟:你好啊命运;命运:滚啊!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作者:曾经的可达鸭

第77章 水沟:你好啊命运;命运:滚啊!

      但是不得不说吉姆雷诺大概是真的命不该绝,命运的波纹这东西,一旦扩散开去,可就是360度全方位的了,这样的波纹也影响到了雷曼的父母,然后又一个反射影响了雷诺。
    本来雷曼没出现的话,特雷斯会被收割机重伤身亡,卡萝尔会因为联邦发放的救济中奇怪的致癌物质而癌症身亡所以实际上,当时要不是二狗子吃掉了两个人身上的癌细胞,就算雷曼救下了特雷斯,这两个老人也会很大概率的没命。
    但是现在他们活下来了,而且在克哈子子的船上,负责思考担当的卡萝尔在前思后想之后,觉得跟着克哈之子混在一起不是个事,倒不是说什么【我们只会种地】这种无聊的理由,卡萝尔在船上的食堂帮忙的也挺开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太就是觉得这群人不像是会跟自己的两个孩子为伍的感觉。
    而特雷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又基本上很看重妻子的意见,于是,两个老人向明斯克提出了能不能找个联邦政府没什么具体执法能力的地方放他们下去明斯克秉承着放长线钓大鱼的精神也同意了于是两个老人就开始选择地点,一开始他们是想去雷曼建议的阿格瑞亚的,但是无奈人家根本不想和克哈之子搭上任何关系。
    然后在那个时候,他们联系上了斯洛上的老熟人哈蒙德,这位几年来一直秘密接收着雷诺寄来的黑钱,照顾着两个老人的法官,告诉特雷斯和卡萝尔他已经接收了玛萨拉法官的职位,打算去一个联邦不怎么管辖的地儿大展拳脚,两个老人和哈蒙德一拍即合,这就决定在玛萨拉碰头了毕竟联邦天高皇帝远,加上熟人又是大法官,也相对安全点。
    那么这事决定了以后呢,哈蒙德做了一件事,这事他最近几年常干,那就是秘密联络吉姆雷诺这个每天抢劫为生的叛逆之子会把他赚来的黑钱寄回家,拜托哈蒙德照顾他的父母,而知晓雷诺不是那种彻头彻尾的恶徒的哈蒙德也确实一直在帮忙。
    哈蒙德发的这段消息,赶在了警长的陷阱展开之前,就赶到了雷诺这里。
    此时的雷诺,大概处在一种被他爹妈或者是他弟弟看见,都要揍他的状态,每天过着抢劫—把钱花光在酒和女人身上再去抢劫这样的生活,雷诺已经彻底不复前几年的精神抖擞,而是相当的颓废。
    而这种颓废在他宿醉外加一夜睡了两个恶棍韦恩酒吧的头牌以后,就更加的明显,当他挣扎着赢过了宿醉的头疼抓住个人终端的时候,吉姆雷诺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把之前那个充满理想的联邦军人接上吸尘器,吸光身体内的【气】一样干瘪,他依然有强壮的肌肉,但是精神上却明显能看出不行了。
    看清了发信人是哈蒙德以后,雷诺立刻清醒了不少,他直接翻身下床快速的穿上衣服就出去了,根本没搭理身后的两个女人,因为他知道那俩女人就算看不见他,也顶多耸耸肩膀,根本不会在意他也不在意她们,但是他在意哈蒙德的信息,因为那关乎他的父亲母亲。
    他很快驾驶着自己的秃鹫车离开了恶棍韦恩酒吧,驶向皮特镇的近郊,一大片看不到任何生命迹象的废墟那是在凯联之战中被轰炸和战火蹂躏以后,失去生物存在痕迹的一片悲惨地带。
    残垣断壁如同诅咒一样矗立在那里,由于铀238弹药的大量使用,就连草和动物也没有了,只剩下呼啸于残骸间的狂风在警告着雷诺一旦人类把同类认定为敌人后,能变得多么残酷这就是雷诺参加的凯联之战的结果的一小部分。
    在那场战争中,雷诺失去了弟弟,也失去了很多同伴,不过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人,也有他自己脑袋里关于【正义公道】的信念,在经历了天魔遭受的背叛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正义公道了,在雷诺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当上头的人都是那个熊样的时候,自然也就不可能有正义公道的存在了。
    所以他一直沉沦于现在的生活之中,因为在开车飞驰,喝酒和搂女人这几件事情上,他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尽情的去做,可以让他忘记过去,而他现在剩下的朋友泰克斯又不会阻止他,更不会劝说他雷诺就这样浸泡在酒精和暴力之中。
    当然哪怕是这样,家的消息,雷诺一直都是很在意的。
    将秃鹫车停下,雷诺再次打开了个人终端,哈蒙德发来的其实不是消息本身,而是一个坐标,按照导航系统的指引来到坐标位置的似乎后,他在废墟中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老旧自主无人信标,这里面才存储着哈蒙德的消息。
    踹了信标一脚以后,哈蒙德的全息影像就出现了,然后在一阵轻微的杂音中,这位因为战争和穷苦已经须发皆白的老法官说出了让雷诺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的话:
    “我就直说了吧,雷诺,你的父母出了一些情况……….”
    父母出了情况,出了什么情况,听到第一句话,雷曼立刻觉得一股火气在胸中涌动,不过哈蒙德的第二句话则在安抚了他的怒火的同时,让他也涌起了一种荒诞的感觉:
    “他们之前被联邦的军事警察抓走了………..”
    军事警察抓自己的父母干什么,难道是天魔的事情波及到了自己的父母,不可能啊,这事都好几年了啊就在雷诺发愣的时候,哈蒙德接下来的话彻底炸飞了他的三观:
    “不过他们已经被一个叫克哈之子的组织救走了,你应该听说过他们,挺危险的一群人,他们救你父母的理由似乎和你父母被抓的理由有关系,和你的弟弟雷曼有关系。”
    雷曼?!雷曼死在了………雷曼?!
    听到了弟弟的消息,雷诺的脑袋跟被雷劈了一样,他觉得一股酸意涌到了鼻尖上,就在眼泪差点掉下来的时候,哈蒙德的话让他瞬间又把眼泪吸了回去:
    “最新的一批悬赏也下来了,该死的,你们兄弟俩真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弟弟似乎真的还活着,还因为与克哈之子有过关系被通缉了一大笔钱,比你的悬赏多多了…….见鬼的,不管怎么说吧,你父母来消息了,他们和我的目的地一致玛萨拉,克哈之子会在那把他们放下去,和我会和,我会带上一批在斯洛已经生活不下去的人一起去……..至于你的弟弟,你父母只说他们也不知道他人现在在哪,其余的似乎不能多说了,你知道你应该去哪了,对吧?”
    说完这些,影像抖动了一下,消失了,雷诺呆立在原地,整个人呆若木鸡,这些消息太惊人了,他的弟弟居然没死,而且还和克哈之子有了关系,没记错的话,那是因为反对联邦而被核弹彻底毁灭的克哈后裔们的组织,一群一直喊着推翻联邦暴政而在奋斗的家伙,自己的弟弟和哪些人扯上关系………
    难道自己那个弟弟实际上是个秘密的地下组织自由斗士………..?
    这个念头让雷诺有些失神,他想到了自己那个坚守他自己正义的父亲,支撑着家的母亲,当然还有那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心中有着一种奇特的正义准则的弟弟然后雷诺又想到了那个陷害他们的联邦中校范德斯普,想到了陆续死亡到现在都还没消息的战友,想到了和泰克斯在一起的享乐。
    吉姆雷诺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混杂了愧疚和堕落的扭曲笑容,那种笑容一闪而过,哈蒙德的消息让雷诺觉得烦躁不堪他的弟弟活着,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听说弟弟居然跟克哈之子这种在他脑袋里象征着他原来相信的正义的组织有关系,雷诺就觉得一阵火辣辣的自愧不如和恼怒。
    他愤怒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开始记录要送回去的消息:
    “我会尽快找机会去看看,你最好赶紧去玛萨拉,帮我照顾他们,不管你怎么做,帮我照顾他们……..至于我的弟弟,我会想办法调查的……”
    说罢,雷诺在信标上按了几下,那个自主信标自己就飞走了,而就在这时,雷诺也听见了警长那个无人机挂着的大喇叭隔着老远就广播出来的通缉令:
    【雷曼雷诺,父亲特雷斯雷诺,母亲卡萝尔雷诺,兄长吉姆雷诺,斯洛出身,前联邦军特种行动部队成员,勾结恐x组织克哈之子,此人极度危险,击毙赏金20万,活捉赏金翻5倍!!!】
    雷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弟弟的通缉令已经到了新悉尼了,然后又过了一下,他那被酒精泡坏了的脑袋才反应过来这个消息,在那个全是恶棍和赏金猎人聚集的地方,会给他和泰克斯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臭狗屎的警长!!!”雷诺骂了一句,跳上秃鹫车向着恶棍韦恩酒吧所在的新悉尼主要聚居点狂奔而去。
    而此刻,天上的大喇叭忽然停止了广播,转身飞走了。
    泰克斯芬利此时正好被喇叭吵醒,不过他没听清楚,就听见了个20万活捉翻五倍广播就停止了,他咒骂了一句,然后看见自己昨晚睡的那个姑娘,正以一种特别火辣的眼神看着他。
    “嘿,怎么了,甜心?”泰克斯抓过雪茄点燃,向着女孩露出一个放肆的笑容。
    “我想跟你来个刺激的第二局。”女孩笑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副昨晚用过的手铐。
    吉姆雷诺,向着小镇疾驰。

第77章 水沟:你好啊命运;命运:滚啊!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