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可敢与我一战?

无敌神锄 作者:漫步的乌龟

第一百四十章、可敢与我一战?

      “张秋华,朕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朕?”王振宇杀意凛凛的问道。
    “孰是孰非,你我心中有数!”张秋华懒得多说。
    “王振宇,可敢与我一战?”王泽天沉声说道,明天就是父亲的生日,他还想早点回家,年幼父亲在外打工,年长他又四处奔波,那些年里,他陪伴父母的时间屈指可数。
    “逆贼,我来取你狗头!”徐正轩言罢之后,快如疾风的冲了出来。
    张秋华疾驰而至,挡在对方前面,神情淡然的说道:“早就听闻禁军统领徐大人修为高深、实力高强,就由我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
    “王振宇,你我势如水火,难以共存,今日你我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我不想伤及太多无辜,你我一战定生死,如何?”王泽天提议道。
    “陛下,我们五十万大军在此,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需陛下一声令下,就能剿灭这些逆贼,陛下身份尊贵,岂能亲自动手?”魏云清理直气壮的说道。
    “杀!”王振宇伸手一挥,五十万大军发起冲锋。
    “杀!”王泽天无奈的说道。
    “哒哒哒......!”一千多挺重机枪开火,子弹犹如狂风暴雨,王振宇带来的士兵,一片又一片的倒了下去。
    “啊啊啊!”惨遭重创的士兵,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一个个入门境界、后天境界的士兵,被重机枪子弹命中,全身上下血花绽放,有的士兵肢体分离,有的士兵脑袋开花。
    “铛铛铛!”的声音接连响起,却是两百多名先天境界的武者,用先天真气笼罩全身上下,凌厉无匹的先天真气将一颗颗子弹弹飞。
    势大力沉、密密麻麻的重机枪子弹,将一位位先天武者击得不断倒退,片刻后,一个个修为较低的先天武者,被凌厉无比的机枪弹打成了筛子。
    “咻咻咻......!”一枚枚火箭弹拽着白色气浪疾射而出。
    “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不断响起,一堆又一堆士兵被炸得肢体飞离。
    “嗖嗖嗖......!”一枚枚炮弹呼啸而出。
    “轰轰轰......!”炮弹轰然炸开,一群群士兵被炸得横飞。
    “投降者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王泽天运转内力,大声喝道。
    “上,杀了他!”王振宇状若疯狂的喝道。
    “既然你们找死,本老爷就成全你们!”王泽天话音一落,提起锄头冲了过去,一锄向前一砸,一个先天中期的敌人,当场被砸进泥土里,地面留下一个深坑、少许血迹。
    “谁杀了王泽天,朕就封他做亲王,另外再赏三株六百年药材!”王振宇压制心中的惊惧,故作镇定的说道。
    “一起上!”一个个先天武者一拥而上。
    “死!”王泽天沉声暴喝,抡起锄头向前一挥,被锄头砸中的三个先天武者,足足飞出去一百多米,落地之后再无声息,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投降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投降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投降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干掉徐正轩后,张秋华大声喊道,其余人大声附和。
    “死吧!”王泽天一闪而至,锄头一挥而下,王振宇的脑袋掉落。
    “陛下死了!”
    “陛下的脑袋被挖掉了!”
    “完了,陛下都死了!”
    玄黄帝国的士兵,此起彼伏的尖叫道。
    “投降者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王泽天运转法力,声震九天的喝道。
    “跑啊!”不少士兵夺路狂飙。
    “逃跑者,死!”王泽天话音一落,身形一闪而逝,抡起锄头砸死一个个逃跑的士兵。
    两个小时后,张秋华说道:“老爷,伤亡统计出来了。”
    “说!”王泽天惜字如金的说道。
    “我方没有任何人伤亡,敌军阵亡五万三千多人,重伤十三万九千多人,剩下的都被我们俘虏了。”张秋华暗自庆幸,笑容满面的说道。
    “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王泽天说完之后,步履如风的转身离去。
    “老爷,云州的五十万大军......!”
    “老爷,秦州的五十万大军......!”
    三战三捷,王泽天心中一喜,让丁磊将俘虏整编。
    “以爸妈节省的习惯,钱肯定是用不完了,明天爸过生日,我送他什么东西呢?”
    前世父母为了供他读书,长年累月在外打工,身为长子的他,一直与父母聚少离多,心中的亏欠、愧疚难以述说,而今情况大好,但照样有苦难言。
    父母在,不远行?
    看似很简单,实则非常难!
    留在家陪父母安度晚年,他做不到,在知道有修真者,有长生不死之后,他就做不到了。
    常年不见父母,他也做不到,一方面担心父母的寿命,一方面又不想远离父母。
    把父母带在身边?遇到危险怎么办?
    “算了,就送两瓶好酒吧!”
    考虑了一阵,王泽天无奈的取了两瓶好酒,意念一动,他出现在地球昆虚山死亡谷。
    “卧槽,明天就是父亲生日,昆虚山离王家坝有两千多公里,我怎么赶得回去?”
    放出神鸟无人机,辨别方向后,王泽天一路狂奔,凌晨三点的时候,他已来到藩藏机场。
    本想包一架飞机回渝都,见所需手续甚多,一时半会难以搞定,考虑一番后,他用钱让人退票,弄到一张早上六点起飞,从藩藏飞往渝都的机票。
    “死亡谷只是昆虚山的一点零头,等浩瀚大陆的事成埃落定之后,我再去昆虚山,给那些青铜古棺做一遍清洁工作。”
    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白云,王泽天心情略有些焦急。
    “诶,现在生命卫士系列的五种药,一克就要十万天华币,价格几乎涨了一百倍啊。”
    “也不知道王氏集团的老板跑哪里去了?”
    “八万多亿天华币的药,这才多久,便被抢购一空。”
    “其实那些药还没卖完,只不过是那些药商不想卖而已。”
    “十万天华币一克,将近一百倍的利润,那些药商还不想卖?”
    “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生命卫士系列的药一直在涨价,谁卖谁傻瓜!”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正在交谈的几个男女,王泽天心中万分不解,暗道:“这才多长时间,生命卫士系列的药,价格就涨了这么多倍?”
    而今已是二零二二年,全球总共有八十几亿人,全面脱贫的天华国,几乎每家每户都能拿出十万左右,若是将不动产拿去抵押,每户拿出几十万不成问题。
    那些年,不少人炒房赚了钱。
    这段时间,抄药的人资产不断倍增,一个个百姓陷入疯狂,争先恐后的贷款买药......
    八万多亿的药,不断辗转无数人,有的被拿去治病,大多数沦为赚钱的工具。
    一个个绝症患者恢复健康,相应的,五种药现存数量越来越少,再加上王泽天消失无踪,种种因素之下,生命卫士系列的药,其价格不断翻倍。

第一百四十章、可敢与我一战?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