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透明人间(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两百七十六章 透明人间(4000)

      “欧尼酱,你怎么和她出去那么久?”
    等到白川晴回来之后,白川葵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立刻气势汹汹地问道。
    “没啊,只是.....去送送她而已。”
    白川晴尽可能装得云淡风轻、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地回答道。
    对于小葵,他当然不可能说出“刚才吻了个爽”这样的话。
    但这时,井上绫音也刚好打完电话,看到了白川晴唇上带着的些许光亮,心中一酸,要不是白川葵还在这里,她肯定就要戳穿晴的真面目,而且让他“吻够一百下”当做补偿。
    只不过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白川晴说明。
    “晴,我有话要对你说。”
    说完,就带着白川晴走上楼,回到白川晴的卧室。
    赛琳娜对别的事情或许比较迟钝,但是对井上绫音,却是始终抱有着高度的警惕——谁让那天绫音不慎在她面前暴露出了那样的姿态呢?
    要是让晴和她两个人独处的话,肯定会发生很危险的事情的.....在各种意义上的危险。
    所以银发少女毅然决然地跟了上去,躲在墙角的后面,誓要在绫音手下守护晴的贞洁!
    至于为什么要躲在墙角,那当然是因为,她也想听听绫音到底想和晴说些什么。
    只是面瘫少女,一下子就看穿了赛琳娜的意图,直接说道。
    “你想跟就跟上来吧,也没什么好瞒你的。”
    面对她这般态度,本来心中都做出了诸多奇怪猜想的赛琳娜,心中更是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绫音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但是她的思维丝毫没有因此而松懈,反而是更加紧张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绫音越是心平气和地和她说话,越是说明,她图谋甚大!
    想到这里,赛琳娜的心情怎能不紧张?
    【无上的神明大人啊,请保佑我看穿她的想法,防止晴被她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银发少女在心中祈祷道。
    白川晴:“......”
    他本来就能间或地听到属于赛琳娜的心声,更别说在这时,赛琳娜还带上了“无上的神明大人”这样的前缀,是以这样的话语,变得格外的清晰。
    但这祷告的内容,倒是让白川晴有些疑惑。
    在赛琳娜的眼中,绫音难道是什么很奇怪的人么?
    要不然赛琳娜怎么会担心她对自己做奇怪的事情?
    在白川晴看来,绫音的各种表现,虽然和冲绳岛事件之前有了些许差异,但无论如何,都应该还处于一个正常女孩子的范畴。
    【大概,是赛琳娜对绫音有些误解吧.....】
    白川晴想着。
    他们三人也就暂时来到了白川晴的房间里。
    “晴,再过两天,我就要回去了。”
    井上绫音直接地说道。
    白川晴表情先是一愣,很快就意识到她所说的“回去”是回到哪里。
    毫无疑问,就是那个特异部的研究部门。
    实际上,井上绫音离开了那个部门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她做出了莫大的贡献,再加上那位部长的担保之下,还有西田家族势力的一些影响的结果。
    如果是一个普通研究员的话,不要说是在外活动如此之久,恐怕连离都离不开那地方。
    绫音虽然拥有不小的特权,但这特权也不是真正能为所欲为的那种。
    先前的那一通电话,就是那位部长打过来的,大概意思就是研究所内又遇到了不少问题,需要她来帮助解决。
    毕竟井上绫音是【一型】真正意义上的发明人,即便她已经把这项技术的众多信息,都交给了对方,但在其中,还是有不少只有她才能解答的疑惑。
    当然,部长的语气并非是命令的,而是带着商量的态度——现在的井上绫音,已经证明了她自身的价值。
    哪怕是在全是精英的这样一个特殊部门里,也都是难得一遇的人才。
    真要说来的话,这位部长其实还挺担心绫音会就这样溜走呢!
    那肯定是他们一个巨大的损失。
    意思就是,井上绫音要是真想要待在晴的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却说不定会被监视之类的——现在的她可是掌握着战略级别的技术,是绝对不允许流传出去的。
    而绫音打算过两天就回去的真正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
    她心中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在今天的游乐园之中,她和西田圣子,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地就陷入了那歌声之中,难以自拔。
    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谁让她们究其根本,只是普通的人类而已。
    肉体和精神都十分孱弱。
    可别忘了,绫音是为了什么原因才加入这个部门的。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创造并使用工具。
    现代科技的根本目的,也就是如此——用科学武装自己,和大自然进行抗争。
    而绫音现在在做的,则是类似的事情,只不过她打算对抗的,却是那种怪异们的存在。
    她清楚地知道,如果她想要继续生活在晴的身边,就势必会不断地遇到那类事物。
    为了自己还有晴的安危考虑,她都需要或者说必须这么做!
    不说成为白川晴的助力,起码不能够当一个累赘才行——假如在危机时刻,还要晴来保护自己的话,那可实在是太差劲了!
    出于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默契,白川晴秒懂了绫音的意思。
    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尊重了绫音的选择。
    “当然,我每过段时间都会回来一两天的啦,可不要太想念我了哦~”
    绫音用尽可能轻快的语气说道。
    就是这样的语气,和她那张面瘫的脸庞一对比,总是有些微妙的违和感。
    她又转头瞥了眼赛琳娜,用警告的眼神说道。
    “至于你呢,可不要想着偷吃!”
    赛琳娜瞪大双眼,小脸微微发烫,却支支吾吾地说道。
    “什么、什么偷吃啊!我都听不懂你.....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想过那种事呢!”
    很显然,她的这番话,倒是把她的想法都暴露得一清二楚。
    赛琳娜和井上绫音,的确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
    “没有的话,那就最好。”
    在面对银发少女时,绫音面部的冷淡就好似一座冰山,能冻得人身心俱寒,但是当她转头看向白川晴时,明明是完全没有变化的表情,可是那股气质,却是温柔的,面部的线条似乎都因此而软化了,像是春风般柔和。
    在某种意义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变脸”了。
    “晴,我可是马上就要走了呢,你就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绫音的双手放在身后,丝毫没有掩饰她此时的期待神色。
    白川晴也没有辜负她的期待,上前拥抱住了她,然后吻了下去.....
    “好狡猾!晴,我也.....”
    ——————————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白川晴的生活恢复了平静。
    这里的平静,倒不是说他和怪异的世界没有了联系,而是这段时间里所接触的怪异,都很.....稀松平常,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白川晴接到委托里的怪异,大多只是那种残魂,甚至连怨灵都算不上,比起他们家地位最低的小秋都要不如。
    往往白川晴赶到那里,稍微流露出了些气息,就把它们吓得烟消云散了。
    以至于委托人都怀疑是不是白川晴在欺骗他们,但在后续的好评来看,他们的生活也的确重归正常。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以来,灵异论坛“深夜怪谈”的访问量和热度,都比从前高了很多,关乎各类怪谈、还有除灵委托的讨论同样数量激增。
    白川晴明白,这大概就是由于诡异复苏的影响,这种事情出现的频率,正在越来越多。
    即便官方以及zf已经在努力控制着消息的走漏,但是细心的人们,还是能隐约察觉到一部分。
    像是这类弱小的残魂,都开始能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可想而知,等到那些真正可怕的家伙们苏醒后,会发生些什么!
    只不过就眼下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到那种地步,人们平静的生活,还可以再维持一段时间。
    这时间到底会是多久,就连白川晴都不知道。
    当然,这一个月里白川晴对付的怨灵,也不只是那群残魂而已。
    还解决了两三个名声不是很大的都市怪谈,一个是裂口女,一个笑脸猫。
    前者,是和八尺女相似的存在,同时是因为人们的传言才产生的怪异。
    也就是所谓的“想象力的怪物”!
    只不过比起小八,裂口女的出现,并没有太多的根据——八尺女当时之所以会极为强大,难以消灭,是因为当时那些教徒们恰好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案件,并且将八尺女的流言传播出去。
    再加上那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的事件发酵,才让听到这个都市怪谈的人,都下意识地相信了它。
    这样一来,八尺女的形象,对他们而言就是真实存在的!
    也就没那么容易消灭。
    现在的裂口女,就没有那样的待遇了,纯粹只是一些年轻人觉得这件事好玩,便开始流行这样的怪谈。
    白川晴自然能轻而易举地消灭她。
    顺便一提,和小八一比,裂口女的长相.....实在是令人难以恭维!
    至于后面所说的“笑脸猫”,那则是一只长了一幅笑脸的猫咪,和怪异实在没什么关系,只是长相奇特了些。
    白川晴也就没有去多管它。
    “呼.....”
    白川晴深呼吸了一口,视线在身前那些没有人能看到的脚印处停留片刻,继续向前走去。
    赛琳娜的小脑袋垂了垂,在掉到最低点的时候猛然抬了起来,用力地晃了晃小脑袋,神色才清醒了点。
    但看起来还是有点困倦的模样。
    这是因为.....
    昨天她和晴,两个人一起在卧室里,直到凌晨都还没有睡着。
    “还很困么?”
    白川晴关切地问道。
    “嗯.....”
    赛琳娜的语气弱弱的,由于还没睡醒的缘故,声音就像是棉花糖一样,听起来就轻飘飘、软绵绵、甜丝丝的。
    “真的好——累——呢......”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做这种事会这么累呢!”
    银发少女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让她能清醒一点,随后又嗔怪地看了眼白川晴。
    “都怪晴你啦!那么激烈.....”
    白川晴沉默了片刻,他总觉得赛琳娜这几句话似乎有哪里怪怪的?
    明明昨晚他不过是和赛琳娜在房间里打了一晚上的游戏而已啊!
    这还是赛琳娜主动提出来的。
    白川晴虽然对游戏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既然是赛琳娜的要求,他当然也不会拒绝。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白川晴的听力,敏锐地注意到了周围几个路人的神色。
    都是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还有一种感慨“世风日下”的态度。
    还有几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女高中生们,小脸都是有些发红,显然是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语。
    毫无疑问,这肯定就是赛琳娜刚刚说的话被他们给听见了。
    白川晴:“......”
    不过白川晴也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和赛琳娜,都已经施加了【模糊】的咒术,路人们只能看到一对很好看的一男一女,至于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过一会儿回忆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白川晴和赛琳娜两人现在所处的地方,在地铁的站台。
    此时不是繁忙的时刻,行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让白川晴能比较清晰地“看”到地上所留下的“脚印”。
    白川晴两人现在,正在追寻着另一起都市怪谈——“隐形人!”
    这是在这短短半个月里传播得很有名气的怪谈之一,或者说,应该算是最为出名的那个。
    “隐形”这种能力,往往会被应用在一些瑟(喵)琴的方面,在某些作品中经常出现。
    例如《透明人間のxx》《見えない人のo事情録》之类的。
    人们对这类能力,也总有一种特殊的渴求——或许不少男人都曾有过这样的幻想。
    总之,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这个都市怪谈流传的速度异乎寻常的快。
    但这位透明人,倒是没有那样做,反倒是做出了更奇怪的事情......

第两百七十六章 透明人间(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