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一枚钱币(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两百三十六章 一枚钱币(4000)

      “呕——”
    黄黄绿绿的呕吐物,从男人的口中倾泻而出。
    一下子,带着股食物被消化后特有的酸臭味,以一种很恶心的状态,弥散在了这过道之中。
    就算船员们已经退后得相当及时了,但是位于前方的两个船员,还是非常不幸地沾染上些食物的残渣。
    好在没踩到地毯上那半固体半液体的事物,要不然的话那才是真的恶心到家了!
    他们面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神色,但是他们的身份,却让他们不敢对这位游客说些什么。
    说白了,他们不过是这艘游轮上的服务生而已,而服务行业,本身就是这样的。
    要是他们招惹上了某些身份了不得的人物,他们的这份工作,是肯定保不住的。
    是以,虽然心里相当不愉快,船员还是关切地问道。
    “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呕——呕——咳咳!”
    这客人没忍住喉咙里涌上来的不适感,再次呕吐了一会儿,几乎把腹中所有的食物都吐得差不多以后,终于咳嗽两声,异常虚弱地说道。
    “抱歉,抱歉,应该是我的晕船又犯了。”
    语气,充满着歉意,还很有礼貌地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会给予一定现金赔偿的,还有你们两位.....”
    客人看向那两个被溅到的船员,歉意地一笑,掏出了几张面额不小的美金,分别递给了两人。
    “希望这点小钱,能让你们原谅我的过失。”
    客人摘下了帽子,放在身前行了一礼。
    像是一位对自己行为感到歉疚的绅士。
    这样的态度,自然是让两个船员很是满意,挑不出丝毫毛病来——就算他们本来作为服务行业,受到一些不平等的对待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这种平等的态度和尊重的姿态,还是让他们心中很是舒服。
    因为对方呕吐而带来的不快情绪,也是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船员们的幻觉。
    从刚才这客人开始呕吐时,他们就感觉对方身上的气质,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看着看着,他的形象,就有些变化。
    就比如说,他的皮肤,仿佛在蠕动着?
    似乎有某种生物,要从那下面钻出来似的!
    可是眨眨眼再看,哪里有那些奇怪的画面?只是一个略显虚弱的绅士游客罢了,也根本没有变化。
    “需要我们帮您送回房间吗?”
    波奇问道,看这客人这虚弱的模样,恐怕自己回到房间,都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
    “不用不用,你们去忙就好了,我自己可以的,还要麻烦你们把这里清理一下呢。”
    客人再度歉意一笑,随后又掏出了几张钞票,作为清理和赔偿的费用。
    等到这位客人的背影逐渐远去,船员们便向着下一个将要检查的房间走去——至于地上呕吐物,他们则是已经通知了船上的保洁人员。
    “那位先生,可真是个好人呢。”
    船员们说道。
    “很有气度,态度也很好呢!”
    “可能,这就是绅士吧。”
    作为游轮上的船员,他们也算是已经和不少游客有所接触,自认为看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而在他们接触的众多客人当中,这位客人或许不会是最帅的,但是应该是最有风度的那几位之一。
    像是一个英国绅士,为人举止都让人很舒服。
    他的长相也是如此,用种花国的一个词语来形容,大抵就是“温润如玉”,算不上多么英俊,但是看起来绝不会令人心生厌恶。
    至于那些稍显诡异的画面,因为持续时间太短,又好像他们每个人自己才能看见,所以就被他们下意识地当做是看花了眼,船员们自然不会主动提及。
    “但他看上去面色很差呢.....应该是一直没休息好吧?”
    “的确非常憔悴,要不然,他肯定不会在过道里就忍不住吐出来的。”
    “唉.....还真是可怜呢!”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乘坐游轮。”
    绝大多数船员都对那人的表现有着很高的评价,根本就没对他有什么怀疑,只觉得他是一个有绅士风度、且饱受晕船困扰的客人。
    ——至于为什么晕船还要乘坐这跨洋游轮,那就不是他们应该询问的问题了,总之,应该是有些不得已的理由吧?
    “......总感觉,他好像有点面熟啊......”
    只有身为大副的波奇,心中略有些疑惑,他皱着眉,轻轻自语道。
    “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
    “哐当!”
    重重的锤击声,从桌面上传来。
    “可恶啊!”
    被认定是一名具备绅士风度的客人,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正在用力用拳头敲着桌子。
    额头上和拳头上,都有青筋暴起,再加上桌子上的声响,可以见得,他用的力量那可是一点都不小。
    也使得那张本来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脸庞,都变得狰狞异常。
    哪里还有刚才那种所谓的绅士风度。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桌面上,有着一枚样式古朴的钱币,自然不是中式的那种铜钱钱币,而是西方中世纪乃至更早时期使用的,由多种金属铸造而成的钱币。
    在钱币的正反面,都铸印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图案,像是一座高山,又像是某种体积庞大的动物!
    可偏偏那线条和图形组合在一起,倒是有一种特别的美感,总让人想要把它放在手心细细把玩。
    当然,只是样式和西方中世纪时期钱币类似,它的真正身份及来源,估计无人知晓。
    就算是它此时的主人,这位面容狰狞的男人,也并不清楚。
    但是男人清楚地知道,这枚钱币,其实是他的一棵摇钱树!
    这并非是由于钱币本身的商品价值,而是.....
    它所具备的特殊能力!
    男子名叫艾德森,是一名国际通缉犯。
    正像是艾蕾所猜测的那样,先前那起针对杰森·金的谋杀案,就是他的手笔!
    艾蕾能辨认出来的原因并不复杂,是因为艾德森的作案手法,在小范围的警察和罪犯之间,有着极高的辨识度。
    无非是断去电力设备的功效,随后趁乱又或者是在私下轻易地完成刺杀。
    这样的手法,听起来实在太过简单,以至于好像根本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但是艾德森作为杀手的成功率之高,能获得巨额的悬赏和相当的名声,则也是说明了,这手段绝不寻常!
    而帮助艾德森完成击杀的,便是这枚桌子上的小巧钱币!
    最开始的时候,艾德森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属于那种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就算被警方逮捕了也只能算是小鱼小虾的分量。
    那时的他,无意间在一起暗杀中得到了这枚钱币。
    一开始,艾德森只是觉得这枚钱币好像特别漂亮,时常拿在手里把玩,除此之外,并没觉得它有什么异常。
    直到有一天,就在他把玩着这枚硬币的时候,觉得头顶的灯有些刺眼,正想要关灯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触碰开关的情况下,灯就突然熄灭了。
    而与此同时,失去电能的事物,不仅仅是电灯而已,手上的手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变成了黑屏。
    等到十几秒钟之后,一起才重新恢复正常。
    老实说,在这会儿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艾德森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或者说,惊吓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产生的反应。
    电灯突然断电或许还可以理解,但是手机.....
    怎么也会出现这种症状呢?
    艾德森敏锐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之处,并且很快做出了不少尝试。
    最后惊讶地得出结论——这都是这枚钱币造成的效果!
    它能使一定范围内所有需要使用电能的器械,全部失效,哪怕是自身内置电源的手电筒这类设备,也不能幸免。
    艾德森把这种能力,称之为“电力真空”。
    哪怕他其实一点也不清楚,着一枚小小的钱币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很快就针对这种能力开发出了不少的用法。
    要知道,在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已经和电能息息相关,说是根本不可分割也不为过。
    世界要是停电一个小时,天知道会造成多么大的损失。
    正因为电力在现代社会实在是太重要,这么一种随时随地断电的能力,在某些情况下能发挥的作用,其实相当强大。
    不仅如此,它还能进行数量有限的强烈放电,是足以致死的那种电压!
    而且,它在表面上来看,只是一枚比较漂亮的钱币而已,完全可以说是他所喜爱的收藏品。
    几乎不会有什么人,怀疑这一枚钱币的特殊效果。
    正像是先前,其实已经有另一波船上的工作人员,来检查过他的房间了,却根本没有找到所谓的“电击器”,至于那把凶器匕首,则是早在混乱时被丢进了大海,永远不会被人找到。
    再加上他那精湛的表演,又哪里会被他们发现。
    本来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经非常圆满,接下来他只需要等待游轮到达下一个港口靠岸,他就可以带着杀死杰森·金的酬劳,去陆地上好好潇洒一段时间。
    等到钱不够用了再接下一个单子,顺便也避避风头。
    可就在今天下午,还没有实行暗杀的时候,一阵诡异的声音,就在艾德森的耳边响起。
    他无法形容这声音到底是怎样的。
    好似某种存在的低声呓语,无法听清话语的内容。
    可只是听到那样的声音,艾德森就发自内心地感到一种不适感,眼前会恍惚看见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影子。
    那些混沌的线条和图形,似乎不该在这世界上出现!
    他本能地厌恶这声音,一点都不想听到它!
    但不管他是捂上耳朵、闭上眼睛,还是带上耳机,想用嘈杂的音乐来掩盖它,都不能制止他的灵魂接收到这般音调。
    他在认真思考后,终于才意识到——这样的诡异之声,是来自于他一向依赖的怪异钱币!
    仔细回想一下,在前段时间,睡梦之中,仿佛就隐约出现过这样的声音,并且看到了一些模糊不清的幻象。
    但那毕竟是在睡梦里,导致他一直都没怎么在意。
    可是现在,可绝不是一种能随便忽略的情况啊!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呓语声非但没有减弱,还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都开始影响他正常的行动了。
    也就是由此,艾德森才打算在今天突然发动刺杀——他原本是打算在将要抵达下一个港口的时候再动手的,但是他担心,如果他再不出手的话,这种变化到最后,会让他彻底失去出手的机会。
    事实上,艾德森的猜测并没有错。
    因为在忍受了那样声音的煎熬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深深的黑眼圈,并不是这几天以来造成的,而就只是这一个下午的时间所造成的变化!
    他都快要被逼疯了!
    耳边的呓语愈发回荡,幻象在眼前层出不穷,既混乱又令他感到恶心。
    那在楼道里呕吐出来的失态场景,那简直是艾德森从没有想到过的。
    还好他当时反应还是比较快,在面对那些船员时,还能面不改色地编造出借口。
    【难道是这钱币上带着某种诅咒?】
    【还是这游轮上的别的什么,让它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一边受着煎熬,艾德森一边思考着。
    并且觉得这两者都有可能!
    毕竟,这种现象是突然出现的,在先前的暗杀行动里,可从未出现过。
    【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艾德森狠狠地咬了咬牙,却怎么也想不通。
    【不行,得赶紧把这情况给解决了才行!】
    到现在为止,艾德森还从没想过把钱币扔进大海这件事,这可是他的摇钱树啊!对于一个无比贪财的杀手而言,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艾德森走进卫生间,用冷水用力地搓揉着脸,企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清醒一些。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镜子里的自己,皮肤正在颤动着,五官奇怪地扭曲着,仿佛......另一个存在,已经占据了这具躯壳!
    追寻着冥冥中的一种直觉,艾德森走出了房门.....

第两百三十六章 一枚钱币(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