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能吃吗?(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两百一十九章 能吃吗?(4000)

      光线稍有些黯淡的树林里。
    原本的寂静,被嘶鸣、鳞片的摩擦声、诡异的扭曲声打破。
    触须与巨蛇交错缠绕。
    同样是光是看到就能让人类生理性地产生不适的存在,却在进行着异常激烈的搏杀。
    哦不,或许用“屠杀”来形容这次战斗更加合适。
    即便大蛇们的数量的确十分惊人,而且身为一种动物而言,它们也已经相当强大。
    起码在绝大多数被世人们所知道的动物之中,它都已经是非同寻常的。
    但很遗憾,就算再怎么不一般的动物,本质都还是动物而已。
    是有血有肉的生物。
    但是触须,早就摆脱了这样的范畴。
    它虽然有着一般八爪鱼触须的那种形状,从外表上看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它的内在结构以及功能,早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真要说的话,恐怕要用“神话生物”这种词汇来形容它。
    这样的存在,又哪里会是一群毒蛇能够战胜的?
    毒蛇们的确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动物趋利避害的本性,让它们想要避开触须,直接钻进去攻击其中的白川晴以及赛琳娜。
    在它们简单而浅薄的智慧中,只要它们用毒牙在那些两脚生物上咬下一口,等待对方的,就是死亡的结局!
    只是毒蛇们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
    因为白川晴早就猜到了它们可能的行为模式。
    哪怕在视线中依旧不能看清毒蛇们的行动和身躯,但是在触须的内部,则是有着更多的触须,正在等待着对方!
    同样的,“暴食”也守护在两人的身边。
    别忘了,白川晴本身的身体,可并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能达到的范畴。
    在这样三重的防护之下,白川晴的身边,可以说是真正的固若金汤、滴水不漏。
    偶尔能看到一两道灰影在马赛克的世界里,艰难地越过一两层阻碍,来到了白川晴的面前。
    因为距离的靠近,白川晴终于能够看清它们的模样。
    正是那条被白川晴宰了的大蛇的同类。
    刚刚经历了艰难的突破,这两条蛇的样子还显得有些狼狈。
    一条的后半个身子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上半身。
    另一条稍好一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大片一大片的鳞片,大抵是被触须上的吸盘给撕扯下来,同样也是遍布鲜血。
    但即便如此,它们的眸子里还是表现出了强烈的凶厉情绪。
    几乎没有停留地,就向着白川晴扑去。
    还没等白川晴亲自动手,在一旁等待已久的“暴食”就化作大口冲了上去,一口吞了下去。
    ——这是白川晴默许的行为,毕竟“暴食”的意识,正处在休眠之中,恐怕也是需要大量的能量才能恢复过来。
    两条受伤的毒蛇,就这样成了“暴食”的腹中餐。
    明明只是一本书的大小,很难让人想象,它是怎样把体积远远大于自己的血肉给吃下去的。
    是以,虽然从表面上来看,白川晴始终处于一种防御的姿态。
    始终都是毒蛇们在进行着攻击。
    但是实际上,这样近乎疯狂的袭击,非但不能对白川晴造成任何的伤害,反倒只是一种“自杀式袭击”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触须之外,已经听不到多少嘶鸣声。
    就连鳞片的摩擦声,都消失殆尽。
    环绕在周围的触须,不断地收回,白川晴环顾四周。
    此时的视觉,已经逐渐恢复清晰。
    看到的,无疑是一幅惨烈的画面。
    只是这惨烈,同样是单方面对于毒蛇而言的。
    一具又一具残破的蛇尸,散落在四周。
    有的身躯干瘪,只剩下一张蛇皮,这是被触须抽干的可怜蛇。
    有的在触须大力撕扯下被撕成了好几截,鲜血喷洒了一地——虽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由于这种生物的特点,断裂的身躯仍再不安分地扭动着。
    大部分的蛇尸上,都有着被吸盘撕下的鳞片的伤痕。
    一大片一大片的,看得就颇为触目惊心。
    血迹和残肢到处都是,对蛇们来说,这恐怕是类似于“蛇间炼狱”一样的场景。
    对这样的景象,白川晴同样没有多少波动,而一旁的赛琳娜,也不过是小脸微微发白,但还能够保持冷静和清醒。
    只是和白川晴相触碰的小手,倒是握得更紧了一些。
    白川晴抬眼看向前方,在那里的不远处,正是那朵妖异的花朵。
    其实在这个距离观看,这朵巨大的花,算不上漂亮,并且因为它那过于庞大的身躯,导致花瓣的形状也并不好看。
    用“丑陋”来形容也毫无问题。
    再加上那花瓣上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凸点,那构成的如同一只只人眼般的模样。
    正常人在看到这种画面时,大概只会为此感到惊悚,而绝不会称赞它的美丽。
    白川晴虽然不是个正常人,但是也欣赏不来这种美丽。
    他现在倒是发现了,这朵花的样子,倒是酷似那种热带雨林中的大王花。
    所谓大王花,乃是地球上最大的一种花,有“世界花王”的美誉。
    但是它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欣赏得来的。
    花叶的形状,并不好看,而且还会散发着类似于尸体的腐臭味。
    故大王花也有“腐尸花”“食人花”这样的别称。
    吃人它倒是不会吃的,但是它在盛开时产生的腐臭味,却能够吸引苍蝇等细小的昆虫,借由它们来帮助授粉。
    而且在结果时,花瓣逐渐变黑凋零,在几周内变成一滩黏稠的黑色物质,花朵内逐渐形成一个半腐烂状的果实,极为丑陋。
    眼前的这株花,即便不是大王花,但也肯定有某种亲属关系。
    现在的白川晴更想知道的——它是如何成为现在这种状态,并且拥有这样强大的致幻能力。
    在探寻这些问题之前,自然是要让它彻底地失去反抗能力。
    出于对未知事物的警惕,以及慎重方面的考虑,白川晴不会亲手去把这朵花摘下来。
    而是伸出了一根触须,向着那个方向缓缓前进着。
    现在的触须,已经代替了“暴食”原本在白川晴心目中的“最佳工具人”地位,用它来作为这种试探,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触须一点一点地深入着.....
    它身边的空间。
    一点都不柔软,反而相当强硬,并且目的性极为精准。
    就只是向着那朵花的所在不断靠近而已。
    在这一过程中,却是相当出乎白川晴意料的,没有受到多少阻碍。
    本来在白川晴想来,这诡异的花虽然失去了这么的毒蛇的保护和驱使,但应该还有一些没有展现出来的能力和底牌。
    比如说,眼下它所处的位置,其实还是虚假的,只是眼睛看起来它处在那里而已。
    说不定眼下这情况是它设置的一个陷阱,现在还在等着自己上钩呢!
    正是出于这样的猜测,白川晴才会异常谨慎地用触须来作为探路的工具。
    可是,直到触须都触碰到了那丑陋的花瓣。
    伴随着一阵怪异的触感,从触须的那一端传来。
    这朵猩红的花朵,都只是像一棵普普通通的植物一样,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只有在触须碰上了它过了几秒后,一团带着颗粒状粉末的气体,就这样随着花瓣的一次轻轻颤动,蓬松地散了开来。
    那粉末气体是无形无色的,哪怕是白川晴的视觉,也根本不可能看见。
    他之所以能发现这些粉末的存在,则是由于触须上敏感而细腻的触觉,那颗粒状的物质,沾染在了触须上。
    白川晴即便没有近距离的接触,却还是能够基本判定——它们,大概就是它的花粉。
    正是这片树林如此怪异的根源!
    假如是他本人靠近的话,在猝不及防之下,还真有可能会意外吸入那样的花粉,随后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但是触须,可不会因为这样的花粉而受到影响。
    无色无味的花粉,根本就没对它造成丝毫的影响。
    白川晴还有些警惕,等待着这朵花最后的手段。
    可是接下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朵花就那样萎靡不振地呆在那里,好像就连花瓣上的猩红之色都褪去了不少。
    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期末考试前的学生们。
    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变化了。
    这让本来还以为要再经历一场战斗的白川晴,甚至想说出一句话——
    “就这?”
    虽然这语气有点轻蔑,但仍然很好地形容白川晴此时的心情。
    他往萎靡花朵的方向走了两步,才意外地看到,在花朵下面,像是浸润出了一片鲜红的颜色。
    仿佛.....是这朵花的鲜血?
    可是,植物,哪来的鲜血?
    白川晴稍加思索,就隐约明白这怪花萎靡不振的缘故。
    现在看来,这些毒蛇和怪花,恐怕是一种伴生关系。
    只是这类伴生,已经和常规动物的伴生不一样了,那种剔剔牙缝、住在一个壳子里的伴生,估计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种地步。
    在这片树林里,并没有其他的生物,那么这么多蛇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呢?
    恐怕,依靠的就是这朵花所创造出来的能量。
    这朵怪花的生命,或许早就已经和它们连接在了一起。
    所以,当这么多毒蛇死去之时,这朵花本身都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这是为什么随着毒蛇被杀死,周围能影响的感官就越弱,以至于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影响了。
    想到这一点,白川晴放松了不少,但是却仍旧保持着相当的警惕。
    依旧用触须拨弄着这朵大花的花瓣,乃至于深入它的花蕊,探寻一下其中的奥秘.....咳咳!是物理意义上的“拨弄”以及“花蕊”。
    甚至于它的最关键的要害部位——位于泥土中的根部,都被触须触碰,乃至于把玩了一番。
    但是.....
    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一株庞大的花朵,就像是已经死掉了一样,安安静静地瘫软在那里,任凭触须的摆弄。
    又像是一个都已经被玩坏的玩具。
    到了现在这时候,白川晴终于能基本上确认,这朵花已经失去绝大部分的反抗能力。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该怎么处理这样一朵诡异的花呢?
    白川晴低着头思考着。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无疑直接把它给直接吃掉,这便是一种最优的选择。
    但是这玩意儿.....
    真的能吃么?
    看着花瓣身上漆黑的纹路,那宛如一只只眼睛般的形象。
    实在是有点难以下口。
    不过白川晴其实不是那种特别在意形象的人,他更在意的是,这玩意儿说不定会存在着某种特殊毒素。
    还要更小心慎重一点才行。
    想到这里,白川晴最终还是决定,先让触须把这朵花丛泥土中整个挖起来,确定它的死亡,再进行接下来的考虑。
    “咔咔.....”
    泥土一阵松动,随着触须的运动,巨大的花朵被一点点地带离地面。
    但在泥土下的画面,却是让赛琳娜和白川晴两人都有些惊讶。
    花朵的根部,是暗红色的。
    其中也像是在流淌着血液。
    另两人惊讶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
    那些根须,从花朵所在的地方开始,不断地向外扩散。
    根须的紧密程度,甚至能让一些密集恐惧症患者一眼看过去直接晕厥。
    紧紧地缠绕、凝结在一旁的泥土中,深深地扎根下去。
    不知道蔓延到多远的地方。
    而因为触须的用力移动,不少根须不断断裂,但仍有更多的根须,顽强地扎根在泥土里,在阻挡着花朵被拔起。
    这样的力量,竟然还意外地不小,按照一棵植物的标准来说,更可以说是相当巨大了。
    以至于触须都感受到了一定的阻力。
    但触须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众多的泥土被翻了上来,众多根须在暴力下被扯断。
    看着这花朵衰弱到奄奄一息的样子,仿佛都能听到它在发出惨叫。
    只是白川晴可不会在这时产生不应该的同情心,而是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并且在这时,他还异常敏锐地察觉到——
    在这泥土下面,或许还隐藏着某种东西!
    想到这一点后,白川晴索性加快了触须的动作,更加用力地向下挖掘着。
    很快,泥土里,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红色莹润......

第两百一十九章 能吃吗?(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