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毫无花哨的直球!(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毫无花哨的直球!(4000)

      “果然现在的小女生,还是比较喜欢长得好看点的小白脸嘛.....”
    僧人虚影的话语继续幽幽地响起。
    可以明显地听出其中幽怨的情绪。
    不像是一个得道高僧,倒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媳妇,可怜兮兮的。
    白川晴:“......”
    西尾静:“......”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片刻。
    白川晴心想,这位高僧的画风,怎么和他想得不太一样?
    这都死了这么久了,还对这种事情这么关心嘛?
    而且你不是只能说两句话了么?
    岂不是这两句话说完就要真正嗝屁了?
    只是想想西尾静以及西尾善两人,能培养出这样的徒弟,师父会是这样的性格。
    貌似.....
    也蛮正常的。
    而西尾静在伤感之余,则是找到了几分亲切的熟悉感。
    师父,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老不正经呢!
    由于两人各怀心事,以至于都下意识忽略了这僧人话语里最关键的那个词语。
    “喂,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显然,僧人刚才所说的“两句”是一个虚数词。
    他能逗留的时间,比白川晴想的要稍微长一点。
    但是把这样宝贵的时间,花在提出这种问题上......
    白川晴再次看了那平平无奇的脸一眼,心想这真是个他看不懂的人。
    “白川晴。”
    毕竟,死者为大。
    白川晴还是很快回答道。
    “芳龄几许、家住何处、家里有无姐妹兄弟啊?”
    僧人的虚影轻飘飘的。
    声音明明很空灵好听,但从他嘴里冒出来,莫名有种怪异的感觉。
    【还有,芳龄几许!?】
    白川晴听着僧人这查户口般的话语,也是终于意识到他貌似把自己当做了要把他家白菜拱走的野猪,正想要开口解释。
    西尾静倒是率先叫出了声:“师——父!”
    略微拖长的音调,表现了她羞怒的心情。
    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
    “他不是我的男友啦!”
    虽然内心因为师父的误会而有几分暗中的窃喜,但已经二十几岁的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
    此时的头脑,还是异常清醒的。
    还是老实点说明真实的情况比较好。
    “好好好.....”
    僧人的虚影在半空中盘起了腿,活像是个躺在自己炕上的老大爷。
    嘴里说着认同的话,但是对待白川晴的态度却并没有多少的变化。
    稍带着点幽怨,又带着些许审视。
    就好像,他刚才的话不过是在哄着一个小孩儿而已。
    而那小孩,正是西尾静。
    “那么,白川君,你有女朋友了么?”
    “......没有。”
    “那不就够了?”
    僧人调侃地看向了一边的徒弟,露出了笑容。
    “我也不管以后你们会是什么关系,但反正现在,我是把你们当做一对情侣来看待的。”
    “白川君,你该不会拒绝一个死去多时的人,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吧?”
    白川晴沉默片刻。
    其实他是有点想说出“但是,我拒绝!”这种话的。
    只是眼看着那已经干瘪枯萎的尸体,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距离我死掉那天,过去多久了?”
    僧人懒洋洋地对西尾静问道。
    像是在问一个和自己无关的问题。
    “已经.....过去十三年了。”
    西尾静的语气不免有些低沉,鼻尖略有发酸。
    “啊,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僧人稍稍沉默,但身上的情绪并不伤感。
    只是带着怜惜的看向那既是弟子又算是女儿的西尾静。
    “怪不得,都长这么大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白川君明显比你小很多岁嘛!小静你果然好这一口啊!”
    “咸鱼老大叔,果然不会受欢迎啊岂可休!”
    僧人愤愤不平地挥了挥拳头,很是气愤的样子。
    “师父!”
    西尾静再次有点恼羞成怒地叫道。
    也是因为这些话语,空气里那股伤感的气氛,被冲散了许多。
    西尾静虽然眼眶微红,但好歹也没有哭出来。
    “别这么严肃嘛!笑一笑就好了。”
    僧人保持着那不羁的姿势。
    突然间,脸色又极为严肃地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发现这里、又怎么发现我的尸体,但我希望.....”
    “你们尽快、立刻、马上!离开冲绳岛。”
    “随便到个什么地方,总之离开这里就对了!”
    西尾静和白川晴相顾一眼,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了身形越发虚幻的僧人。
    “我是认真的。”
    “虽然白川君你体内有着股很可怕以及了不得的力量。但是.....”
    “起码在这座岛屿上,你,不会是祂的对手。”
    僧侣的五官很平常,但是那双不大的眼睛,在此时却亮着不同寻常的光芒。
    “师父,祂.....到底是什么啊.....”
    西尾静问道。
    这是她埋藏在心里很久以来的问题。
    她原本只以为那些佛像是制造出来,用来亵渎海理佛的。
    可是这样的一种存在,真的能诞生出一个意识,并且和海理佛分庭礼抗么?
    西尾静想不明白。
    更不明白的是,就连师父,都无法战胜对方,并且还沦为了祂的傀儡?
    “其实,我也不知道。”
    僧人摇了摇头,坦言自己也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应该,是普通的神像沾染上了海理佛的神性,才会演化成这样的吧......又或者.....”
    他想到了从前的一个猜测,只是由于它实在太过荒谬,最终摇了摇头,并没有把这个猜测说出口。
    “你们既然能看到现在的我.....就说明,祂已经突破了我设下的封印,你们应该也已经见到了祂的分身吧?”
    僧人的语句并不长,但是话语中所包含的信息量,却是相当大的。
    以至于哪怕是白川晴,都需要花上一些时间来消化理解。
    “分身”这一点白川晴是能够很快接受的,假如祂真的算是半个神明的话,具备这样的特性,并不令人奇怪。
    说不定都能算是标配了!——别忘了,就连当初的八尺女,都具备着这样的能力。
    但是.....
    “封印”,又是什么呢?
    在白川晴迷惑的时候,西尾静微微睁大了双眼,显然已经相通了一些事情。
    “解决之前的分身,想必对你们来说,都已经相当困难了吧?”
    “更别说,是祂的本体,就算是贫僧我,都只能暂时封印呐!还是搭上了我这条小命的情况.....”
    僧人无奈地叹息一声。
    又稍带自得和炫耀地说道:“别看贫僧我现在已经死得透透的,当初也是很厉害的!”
    白川晴其实很想说,刚刚面对祂的分身时,其实算不上特别费劲。
    更准确来说,除了你的残魂比较难对付之外,佛像本身造不成威胁。
    但是看看死去多年僧侣脸上的洋洋自得,白川晴还是默默把这话放在心里。
    人家死都死了,也就没必要再打击他了嘛!
    “总之,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僧人本就虚幻的身子,此时已经愈发透明,仿佛随时都能化作一阵青烟飘走那样。
    虚幻的手,落在了西尾静的发丝上。
    轻轻摸索着。
    只是虚影毕竟是虚影,并不能真切地触碰,更别提感受到那触感和温度了。
    僧侣笑了笑。
    “本来呢,觉海法师的使命,是守护这个岛屿才对,但是.....”
    “既然我的这条性命都为此而奉献了,也就没必要再让我的徒弟无谓的送死了吧?也算是我身为一个师父......仅存的几分自私了。”
    “所以,小静,要听师父的话啊.....”
    说到最后,那身影已经很淡很淡,声音同样很轻很轻。
    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白川晴心里叹了一口气。
    黯淡的虚影转向了白川晴。
    “臭小子!以后可一定得照顾好小静!”
    这句话语,倒是显得格外中气十足。
    身影像是更加清晰了些。
    即便对“臭小子”还有那语气里的幽怨,稍有在意。
    但这大概是这人留给世界的最后几句话了,他还是暂时忍耐着。
    “还有啊,以后生小孩,最好生两三个!一个岂不是孤单了嘛!”
    “对了,你大儿子就叫白川凉好了,要是女儿就叫白川凉子,诶嘿嘿,我可真是个取名鬼才,第三个孩子的话.....”
    眼看着,话题就要朝着白川晴的儿子结婚后生下的孩子该叫什么名字的方向发展了。
    白川晴正心想他回光返照的时间怎么会这么长,可是在这时抬头一看。
    那道虚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小的地下空间里,只剩下了西尾静和白川晴两人,以及地面上那冷冰冰的尸体。
    相当意外的。
    大抵是这位并不正经的僧人在最后消散前都一点儿都不消停的话语。
    伤感的气氛被冲散了太多太多。
    或者说,一想到这位大叔,就伤感不起来。
    感觉他还有可能随时在一旁幽幽地出现,说着他预想中白川晴的孙子的名字。
    “呼——”
    西尾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对白川晴鞠躬道歉说道。
    “我为那个老不正经刚才的表现道歉,他实在有点太无礼了。”
    白川晴:“......”
    所以你原来都是用“老不正经”这种词来形容你师父的么?
    你别说......
    还真合适!
    白川晴想想对方刚刚的姿态、话语,可不就是一个老不正经的么!
    但话说回来,白川晴并没有对那样的表现有任何生气——对一个已死之人,他还能怎么生气?
    骨灰都给你扬了?
    所以,对西尾静此时的道歉,他是有点惊讶的。
    “除此之外,我觉得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嗯?”
    白川晴的表情严肃起来.....虽说那老不正经的僧人在最后想让他们逃得越远越好,但是看西尾静现在的模样,像是并没有做出这样的打算?
    【她,会有怎样的打算呢?】
    白川晴严肃地想着,听西尾静抬着头,认真地看着他说道。
    “那个.....我想追你,能给个机会么?”
    白川晴做出来的严肃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在了脸上。
    像是化作了一座石像。
    “?”
    此时,只有这么一个简单的符号,能形容白川晴此时的心情。
    任凭他想破了脑门,也想不到西尾静想对自己说出的,竟然是这样的话。
    如果白川晴没记错的话,他和西尾静所见面相处的时间加起来,满打满算,也不过是这三天的事情吧?
    竟然会在这时候突然说出这种话?
    老实说,这一点倒还不算是白川晴最惊讶的一点。
    毕竟在他过往的被告白经历当中,这种情况也算是蛮稀松平常的。
    但是,在这样的地下密室,在身边还有着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的环境下,可还从没有人做过这么疯狂的告白。
    是以老实说,第一时间,白川晴脑子有点懵。
    下意识地就按照着过往诸多的拒绝经验开口。
    “抱歉,你是个好......”
    但是显然,在内心下定了某些决心后,西尾静已经不再像最开始那样对白川晴畏畏缩缩的。
    而是看着白川晴认真地说道。
    “我并不能确定我对你的情感就是喜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性,也是让我最有好感的男生。”
    “说来有点好笑,我从前还从没有谈过恋爱呢!老不正经的有几句话好像还蛮有道理的,你没有女朋友,我对你有好感。所以,我想试着追一下你呢!”
    西尾静的表情有些害羞,但还是异常顽强地说出了想说出话。
    白川晴怔了怔,思索了一下西尾静所说的话。
    但还是开口说道。
    “你想做出尝试,自然是可以的,但是现在的我,很大可能不会接受。”
    这并非完全是由于井上绫音的缘故,更大的原因,则是刚才出现在他身上的那种不稳定状态。
    他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刻的自己,仿佛是化作了别的某种存在。
    虽然这一次,有着黑猫提醒了自己。
    但下一次,他还能这么好运么?
    这是白川晴更加感受到了来自自身的危险性的经历,而且这种隐患在之前并不存在。
    触须和黑雾虽然危险,但那更多的还是针对他本身。
    不会驱使着他做出疯狂的事情。
    在解决这种危险性之前,白川晴或许不会真正开启一段恋情。
    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这么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西尾静笑了笑,并不气馁。
    或者说,她本身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开局。
    她指向了自己的双腿,羞赧且不好意思地说道。
    “背我。”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毫无花哨的直球!(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