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灾厄之物(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一百六十二章 灾厄之物(4000)

      “海理佛?”
    细川麻世的眼神有些古怪,语气有些迟疑。
    好像......
    还带上了几分警惕?
    “当然是知道的,只是......”
    “白川君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其实我是今天去了觉海寺,它那里所供奉的佛像,不就是海理佛么?所以就有点好奇。”
    白川晴说道,顺带还温和地笑了笑。
    “要是不方便的话,不告诉我也可以的。”
    “原来是觉海寺啊.....”
    细川麻世听到这个名字,明显放松了不少,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
    “每一代觉海法师,都是很好的人呢!”
    “倒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是觉得你们这些东京的学生,会知道海里佛大人,有点奇怪而已。”
    “但既然是因为觉海寺知道的,那就没关系了。”
    白川晴敏锐地从这话语中听出了某些隐含的意思。
    只是一时难以深究。
    这时细川麻世继续开口说道。
    “海理佛大人,在我们冲绳岛上,其实有相当特殊且崇高的地位呢!”
    “我们以前大多是以渔业为生的嘛,海理佛大人对我们而言,就是海上的守护神。我们在出海之前,都是要去拜一拜的。”
    略带沙哑,但温和的声音娓娓道来。
    白川晴轻轻点头,这是他先前就了解到的内容——海理佛在冲绳岛上,就类似于妈祖在沿海地区的地位。
    是以,没有丝毫意外。
    “我小时候,家里还是打渔的,所以很有印象。”
    “只是近些年以来,我们不是来办民宿了么?所以也就逢年过节会拜一下,接触少了很多。”
    “像我们这样来搞旅游行业的人,冲绳岛上还有蛮多的。”
    细川麻世脸上显出追忆怀念的神色。
    “岛上的几座寺庙,现在也都是游客去得多一些了吧......”
    “唔,是这样啊。”
    白川晴做出了好奇的表情,“但我听说,海理佛好像有一些奇怪的传言呢......”
    “这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好像在m国那边驻扎在冲绳岛上的时候,有m兵相对海理佛不敬,然后显灵的事迹呢!!”
    这时候,细川麻世的谈兴显然是起来了,也就坐着和白川晴聊起天来。
    “还有这种事么!”
    白川晴惊讶地回应——当然,绝大部分是做出来给细川麻世看的。
    “是啊是啊,我小时候还有点不相信呢,只是听说当时有很多人目睹了显灵的场景,就连我的祖母也都这么说,所以才把这件事记下来了。”
    “一晃眼,都是这么多年了啊......”
    细川麻世感慨道。
    “真是年纪大了,动不动就想着过去的事情呢!”
    “麻世阿姨一点都不老,看着很年轻呢!”
    白川晴说道。
    这话说出口并不违心,细川麻世虽然已经年纪不轻,但从表面上来看,仍有着年轻的气质,保养得也算不错。
    “你这孩子,小嘴真甜呢!”
    细川麻世笑了起来,没有一个女人会在被夸年轻的时候而不感到高兴,更别说是由白川晴这样好看一个男孩子口中说出来的。
    “要不是我几个女儿都结婚了,真想把她们中的一个许配给你呢!”
    “当然,也要白川君你看得上才行。”
    能看出细川麻世此时的心情的确很好,都有兴致和白川晴开起玩笑来。
    又是闲聊了一会儿之后,白川晴有意识地把话题留在有关于海理佛的方面上。
    细川麻世大概也很少和儿女讲起过这样的事情,两人的交谈相当顺利且愉悦。
    “对了,我有一个同学,之前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他好像在后面的小树林里看到了一个海理佛的佛像。”
    白川晴使用了“我有一个朋友/同学”这样的句式。
    “.....嗯?”
    细川麻世脸上没有太多别的情绪,只是有些疑惑。
    【所以,她其实也并不知道那个佛像的存在么?】
    白川晴想着,同时,做出有些困惑的模样,问出了他最想问出的话语。
    “而且,那佛像.....好像是无面的呢!麻世阿姨,你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么?”
    “......”
    白川晴一直盯着细川麻世脸上的表情。
    而在白川晴说出“无面”二字的时候,他就立刻看到细川麻世的双瞳不自觉地放大,呼吸阻塞了一瞬,那张有些许苍老的脸上,出现了害怕和惊慌。
    再也没有上一秒那样慈祥欣慰的神情。
    只是除此之外,那双算不上澄澈的双眼里,竟是还有几分愧疚和伤感?
    ——害怕和畏惧很好理解,但那愧疚,又是从何而来呢?
    而看到这表情,白川晴也真正能够确认——那被他当做夜宵吃掉的无面佛,或许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你.....说的是真的么?无面的海理佛佛像是么?!”
    细川麻世再次向白川晴确定道。
    语气极为急促。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啦,也可能是他离得太远,没看清楚。”
    白川晴没有把话说死,其实是有点担心一不小心把细川麻世吓得够呛——那样就是他的罪过了!
    “呼......呼.....”
    细川麻世这才小小松了一口气。
    但是明显心里还很是担忧,眉宇间,有着化不开的阴云。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
    细川麻世轻轻叹了口气。
    “麻世阿姨,那是什么啊?为什么你好像很担忧的样子?”
    白川晴顺势问道。
    “唉......”
    细川麻世再次叹息,声音幽幽地扩散开来。
    她先是犹豫了一会儿,像是不知道该不该和白川晴说明。
    这时,刚刚白川晴和她聊了一会儿的基础就发挥了作用。
    细川麻世再次开口。
    “告诉白川君你也没什么,只是最好不要随便告诉别人。”
    “我会的!”
    白川晴心中一喜,表面上却仍是一幅好奇的姿态。
    “那是......灾厄之物!”
    细川麻世的脸上,透露出了浓郁的忌讳。
    好像提起那样的词语,都会承担厄运一般。
    “是亵渎了海理佛大人的神像。”
    “亵渎?”
    白川晴念着这个词汇,觉得相当贴切那佛像身上的气质。
    同样是大海的味道,却是掺杂了一股浓郁的腐朽之意。
    明明和那海理佛有着相同的身躯,但那张没有五官的面庞,却是怎么看都令人心里发毛。
    “而且,每当有人目睹了那样的神像之后,就会遭遇非常凄惨的遭遇!”
    “那样的厄运,甚至会传递到他身边的人!”
    细川麻世认真地看向白川晴说道。
    “我真不是在说笑!之前有一对小情侣也住在我们民宿里,后来说看到了那样的神像。”
    细川麻世叹息了一声,脸上有着浓浓的愧疚之色。
    “我那时候其实还不怎么相信,也就没有提醒他们。”
    “后来......等到他们离开后,警察来我们这儿做笔录,我这才知道,他们竟然失踪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细川麻世眼角都有些泪花。
    “一转眼,都已经快十年了。”
    想来,这件事一直在让她感到愧疚,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
    “像这样的事情,我后来去了解过,真的不少!”
    “如果你那同学真的看到的是那样的无面佛像的话,最好赶快带他去觉海寺找觉海法师,他说不定会有办法!”
    “嗯,我知道了!多谢细川阿姨提醒!”
    白川晴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建议,对一般人来说,说不定还真是能保下一条命的。
    “千万要记得啊!”
    在白川晴离开之前,细川麻世再次提醒了一句。
    白川晴以点头作为回应。
    没过一会儿,绫音等同学们,也是终于回到了民宿里。
    “呼!真是漂亮啊!”
    “这才有在冲绳旅游的感觉嘛!爽到!”
    学生们感慨道
    “就是不知道晴君什么时候回去的,美人配美景,这才绝佳嘛!”
    这是几个女生之间轻声的窃窃私语。
    “哼!欧尼桑,不守信用!”
    而细川比奈子,则是撅着小嘴,很是不满地说道。
    看那小嘴撅起的弧度,大概挂着一个拖油瓶都不在话下了。
    她也是很快就看到了正在向他们走来的白川晴。
    故作生气地把小脑袋偏向了一旁。
    像是不想要去看白川晴那样。
    “比奈子酱,对不起啦!”
    白川晴上来就蹲在了细川比奈子的面前,很是诚恳地看着小家伙的双眼道歉。
    那好看的双眼,闪动着诚挚的光芒,杀伤力十足。
    尤其是对细川比奈子这样的小萝莉而言。
    小萝莉本身其实想再生气一会儿,但是.....
    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jpg
    以至于她这气鼓鼓的模样,根本没能保持多久。
    只能像只小猪那样哼哼了两声,随后就不怎么生气了。
    “比奈子,比奈子,别生气了嘛~”
    事实证明,通过哄妹妹白川葵的经验,白川晴在哄小萝莉的时候,的确很有一套。
    没过一会儿,细川比奈子也就重新兴高采烈了。
    “对了,欧尼桑,这是我想给你看的!”
    细川比奈子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
    里面装着半瓶沙子。
    “嗯?”
    白川晴先是有些不解。
    “欧尼桑,这可不是一般的沙子哦,你仔细看嘛!”
    顺着比奈子的手指,白川晴仔细地盯着那瓶子里的沙子看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其中不同寻常的地方。
    那一小颗一小颗的沙粒,竟然呈现出了......
    星星的形状?
    就是五角星的那种星星!
    “这是......”
    “这是星沙哦!很好看吧!就是那片沙滩实在太小了,要找好久才能找到这么多呢!”
    比奈子高兴地说道。
    像是一个和朋友分享喜悦的孩童——其实她本来也就还是一个孩子嘛!
    白川晴都略有惊诧,找到这么多这么小的沙粒,再收集起来,这可不是一个小的工作量。
    “就算是欧尼桑,我也不会把它送给你哦!”
    比奈子把这一小瓶星沙护在了身边,颇有些像是护食的老母鸡。
    只是眼睛一转,又说道。
    “除非......”
    “除非什么?”
    “嘻嘻!就不告诉你!”
    细川比奈子做了一个鬼脸,顺势就从白川晴身边跑开了。
    “欧尼桑,早点休息哦~晚安啦!”
    “嗯,晚安!”
    在互道晚安后,各个学生们,基本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旅游了一天了,他们其实也没有力气再搞什么晚间活动,明天又是要奔走的一天呢!
    ——虽然在出门之前,他们其实对晚上的活动还是极为期待的。
    真实的旅游就是这样的。
    出门前:要到哪里哪里玩,去吃什么什么东西,晚上还要逛夜市!
    出门后:早上恨不得十点钟起床,根本不想去离住的地方很远的景点!整天呆在酒店里也不错哦~
    人嘛,毕竟是会累的。
    白川晴和绫音道晚安后,也是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只是他也不是直接就睡觉的那种,而是带上了猫眼石胸针,想要再次感受一下它能否发挥白川晴想要它发挥的作用。
    说到猫眼石胸针,白川晴其实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今天下午西尾静对他发起的那一道攻击。
    如果他的直觉没有出错的话......
    在西尾静的身上,恐怕也有一件【收容物】吧?
    就是不知道那具体的效果会是什么了。
    白川晴躺在床上,在脑海中不断尝试着一个又一个动词,寻找能够触发猫眼石胸针的那些。
    这无疑是一个相当困难的过程,但反正现在白川晴闲着没事,也就可以利用这个时间。
    而这次白川晴比较幸运的是,还真的很快就找到了几个能触动它的词语——
    【骑马】
    【射箭】
    这两个动词,都能让白川晴的脑海中,浮现出相应的画面。
    如果白川晴更深入地体验的话,估计学会这两项技能,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而实际上,白川晴是在【骑马】产生作用后,才联想到【射箭】的。
    因为这两个技能,难道不就是古时战争中相当常用的吗?
    再联想到【剑术】。
    白川晴心中的某个猜想更加笃定。
    就是令他还是觉得有些奇葩的是.....
    【烹饪】这能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而且很快,白川晴就想到了有一点——
    他好像,从没有带着猫眼石胸针进入过睡眠状态?
    白川晴微微睁开了双眼,意识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好在现在,也并不算晚。
    白川晴的直觉在告诉他,这样做,或许就能更加明白这猫眼石胸针的效果。
    只是他不会发现,在他倒在床上闭着眼的时候,
    头顶上,
    多出了一对黑色猫耳的虚影......

第一百六十二章 灾厄之物(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