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潮汐奔涌(4000)

我的东京怪谈 作者:只是一只咸喵

第一百五十八章 潮汐奔涌(4000)

      “上面,写着什么?”
    看着西尾静僵硬的神情,白川晴哪里还看不出异常,好奇地问道。
    “施主......”
    西尾静犹豫了片刻,脸上甚是僵硬。
    “没事的,你直说无妨。”
    “那、那我就说啦!”
    西尾静咬咬牙,最终说道。
    “签子上说,施主你近期,会有大的危险和厄运,很可能......”
    “会死!”
    从她嘴里,吐出了这样的话语。
    这位法师的脸上,也是有些许苍白。
    像是这种签子,在她过去,可从来都没有抽到过!
    而且身为他们庙宇的住持,她也知道,自己家的签,是非常灵验的。
    十个里面有八九个都能预测正确。
    要是放在平时,这准确率或许是西尾静所引以为豪的事情,但是在现在,她只希望这条签,是那不准的十分之一二了!
    “哦?”
    白川晴挑了挑眉,倒并没有特别惊讶,更别说被这求签的内容所吓到了。
    ——说白了,白川晴嘴上说对这佛啊神啊抱有着敬畏,但这敬畏也属实没有重到哪里去。
    对求签的内容,他本身只是抱有着“试试看”的态度。
    真要说,要被这么一条小小的签子就决定了他的命运,白川晴是绝不相信的!
    人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
    就算当真遇到了危机,那也没办法,只能拼尽全力解决了!
    而看着白川晴平淡的表情,西尾静反倒有点急了。
    【他该不会还没意识到这事儿的严重性吧!】
    “施主!”
    西尾静语气严肃,“这求来的签子,一向是非常灵验的,你......真的有可能会遭遇那样的危险!”
    “所以,请你务必放在心上!”
    西尾静甚至对着白川晴深深地鞠了一躬,来表明她的郑重。
    她算不上正统的法师不假,也有不少市侩气,小市民嘴脸很鲜明,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忘了她的本心。
    作为一个佛教信徒,再怎么说,也都是慈悲为怀的。
    自然是想尽可能地帮上白川晴一点忙。
    而且她没有说出来的一点是,竹签上所写的危险程度,不是“有可能”死亡的程度,或许用“十死无生”来描述,会更加合适!
    “嗯,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白川晴对西尾静郑重地点了点头,表明他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他也却是很感激西尾静此时善意的提醒。
    看着白川晴沉稳的表情,即便西尾静心里仍有着不安,但莫名的,心情却是莫名地平静了不少。
    不像是最开始那般紧张了。
    【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真的有把办法解决的吧?】
    西尾静悄悄地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也是不再多加劝说了。
    这事儿她就算有心帮忙,也是.....
    实在没那个能力啊!
    这样再三提醒他一句,也已经是她全部能做的了。
    西尾静接着看了眼手中的竹签,发现那后面竟然还有剩下的一部分。
    就是看了两眼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则是再次变得相当古怪。
    “命运交织......嗯?这是......”
    “怎么了?”
    白川晴再次发问。
    “这是什么意思?”
    “通常来说,这是表明......你要找到一生的伴侣了,或者确定关系之类的......”
    西尾静的表情不可谓不古怪。
    “再直白点,就是......桃花运!”
    这一条签子上的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而且莫大的危险和桃花运,竟然还能撞到一起的么!?
    西尾静用复杂的眼神看向白川晴,这到底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话说回来,单看这家伙的面相,桃花运怎么着都少不了的吧!
    【可恶,我都快三十了,还是单身呢!】
    西尾静暗自腹诽了一句。
    老实说,她真没想到这次求签会求出这么个玩意儿出来。
    她本来只是想像平时一样,用高超的话术技巧把坏的说成好的,把好的说成更好的,糊弄过去就完事了!
    ——靠嘴皮子吃饭的江湖道士,差不多用的就是这种伎俩。
    谁想到,这签子上会是这样的!
    “......啊?”
    这下,白川晴再也没有刚才的淡然,显得很是吃惊。
    【确定关系?在近期?】
    白川晴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自然便是井上绫音了——最近在他身边,唯一能称得上可以成为未来一生伴侣的,也就只有她了吧?
    可是......
    绫音不是对他没意思来着么?
    白川晴有些苦恼。
    更多的,还是疑惑。
    这些日子,由于感性上的缺失,白川晴是真没把心思放在这方面上。
    谁想到会抽到这种签。
    这样一来,白川晴反倒开始有点怀疑它是否灵验了。
    “总之,我能告知施主你的内容就只有这么多了,施主......还是要注意安全!”
    西尾静对白川晴说道。
    最后提醒了一句,也算是仁尽义至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这个时候,我就把赔偿交给你。”
    白川晴回复道。
    在将要走出寺庙之前,再次抬头看了眼面前这尊大佛。
    灰黑色的石像,沉静地矗立着。
    那双同样灰黑色的眼睛,淡然地注视着眼前。
    和那双眼对视的时候。
    恍惚间,白川晴则是有一种被注视着的感受。
    “哗哗——”
    潮汐涌动的声音,浮现在耳畔。
    越发浓郁的咸腥味,是大海独有的味道,倒像是越发浓郁。
    同时,那不久前才出现过的饥饿,再度在白川晴心底浮现。
    只是这次,白川晴倒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它。
    【果然,我对它.....也有想法么?】
    白川晴想着。
    先是有些惊奇,可是......
    对这想法本身,他并没有觉得不可思议,更别提会感到荒谬了。
    似乎,
    这才是理所应当的!
    【算了,它还提醒了我这两点呢。】
    白川晴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像是在给他找着借口。
    “哗啦——哗啦——”
    更加清晰汹涌的海浪,在白川晴面前奔涌着,积蓄着令人心惊的气势。
    那样的浪潮,如果当头涌下的话,肯定能活生生砸死很多人!
    只是白川晴却不以为意。
    思绪中的情绪波动,更是极为平静,明明想着算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却连一丁点儿亵渎的感觉都没有。
    活生生像是在思考着“明天早上吃什么?”这样一个问题。
    【而且,当着他们的面,把它给“吃”掉,终归是不太好的。】
    白川晴认真地想着,终于打消了原本那个大胆的想法。
    要是让西尾静两人得知白川晴的想法,他们恐怕第一个念头,绝对会是——【这人肯定已经疯掉了!】
    压抑下心底翻涌而出的饥饿,白川晴最后看了一眼那高大的佛像。
    雕刻而出的面庞无喜无悲。
    身躯稳重而庞大。
    安安静静地站立在大殿之中。
    好似刚刚那些浪涌潮汐从来没出现过那样,就连海腥味都淡去了不少。
    白川晴在和西尾静两人道别之后,很快坐上了出租车离开。
    西尾静和西尾善,则是目送着白川晴离开。
    甚至西尾静还是有点担忧白川晴的生命安危——谁让现在的白川晴,可是他们的金主呢!
    赔偿还没有送到他们手里呢!
    要是白川晴在今天晚上就突然暴毙,她岂不是什么都拿不到了!
    在白川晴离开后,西尾善摸了摸光洁的脑袋,略有感慨地说道。
    “静姐,他可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呐!”
    “是啊。”
    西尾静轻轻点头。
    到了现在,在她看来,白川晴身上的秘密,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反而还增加了许多。
    比如,
    他本身到底算是什么?
    那时背后出现的书本又是怎么回事?
    又为什么能对那危险的预兆如此平静?
    “咔......咔.....”
    也就在西尾静脑海中思绪纷乱之际,一阵并不明显的震动感,从地面上传来。
    地板上一片震颤,让站在上面的人,身体一阵摇摇晃晃的。
    “这是.....地震了!”
    西尾静立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立刻高声叫了一句,随后就拉着西尾善冲到了寺院外的平地上。
    作为生活在日本的居民,碰上地震可以说是极为司空见惯的事情——当然,那绝大多数指的是小型地震。
    所以西尾静才能如此快速地判断出这一点,也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无他,手熟耳。
    只是好在,这地震的级数显然不高,还没等西尾静两人在院子里待上十分钟,那种震动感,竟然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弄得西尾静两人颇有些无语,他们本来还非常严阵以待的!
    结果竟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放两个屁就没响动了?
    虽说这样算是最好的情况,但这心情,还是会有些复杂就是了。
    为了确保安全,在震感消失了以后,两人还是在庭院里待了十分钟左右,其中只有一次能被感知到的余震,微弱地证明了它的存在感。
    就是这震动实在太弱,估计连个花瓶都晃不倒!
    到了这时,他们才终于放下心来,重新走回了大殿之中。
    心情,还是颇为轻松愉快的。
    只是刚一进来,两人的眼神就愣住了。
    因为.....
    在他们面前,所信奉的海理佛佛像,竟然横倒在地上,占据了大殿大半个位置。
    面庞朝下,像是个摔倒在地上的、五体投地的人一样。
    这幅景象,怎么不让两人惊诧非常。
    刚才的地震,级数绝对不高!
    持续的时间也而极为短暂。
    把一个人震倒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把这么高大沉稳的佛像震倒呢!
    虽说这不是什么镀金、纯金铸成的佛像,但也是实心的石头啊!
    重量绝对有好几吨!
    就算遇到七八级的地震,恐怕都能安然无恙。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事情,绝无可能!
    可事实偏偏就是,这尊大佛像,就这样倒在了地板上!
    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假如它是一个活人的话,以这样的姿势倒在地上,想必会很疼很疼的吧!
    “这.....这到底......”
    西尾静喃喃着,心里被不敢置信所占据。
    觉海寺流传了这么多年,这尊大佛,都始终屹立在这里。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而且很快她就注意到了更异常的现象。
    如果它真是摔倒在地上的话,为什么他们刚才没有听到声音呢?
    其次,他倒下的木板,竟然没有被压破?
    还是完好无损的。
    这就更加不可思议了,以它的本身的重量来说,会把整片地板都砸碎的吧!
    “刚才,发生了什么啊......”
    眼前发生的事情,超过了西尾静的认知能力范围。
    而西尾善虽然同样惊讶,但他却是主动来到了大佛的周围,很快惊诧地叫道。
    “静姐,快看快看!”
    西尾静匆匆跑到了他身边。
    他们来到了大佛脚跟所在的位置,看到了在它的背后,竟是......
    多出了好几道裂痕!
    类似蛛网。
    只是,相比于大佛庞大的体型而言,这裂痕所在的区域,只占据了较小的一部分。
    而且也只有从背后来看,才可以看到。
    但看着那裂痕,莫名的就像是它身上的伤口!
    在两人从前保养佛像时,可从来都没看到过这样的裂痕!
    西尾静和西尾善同时陷入了沉默。
    他们能够确认,这伤痕,和大佛会倒在地上的画面,有着深刻的内因。
    而且......
    这件事绝非是正常的!
    也绝非是人力能所造成的!
    “该不会是......”
    西尾善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双目都有些呆滞。
    他下意识地想找一个说法来否定他的猜测,可是思考良久,竟是找不到这么一个说法,可以否定他自己!
    西尾静沉默片刻。
    只是那呆滞的表情,还是说明了她绝不普通的心情。
    白川晴对后来寺院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微弱的地震,也只是让出租车司机,稍微在路边停靠了一会儿罢了。
    因为这地震实在是太弱了。
    和白川晴上次在小山上所感受到的地震,区别太大了。
    所以这点地震,也根本没被他放在心上。
    回到民宿里,才不过是五点。
    刚好赶上了晚饭。
    宫崎苍介坐在白川晴的身边,熟练地搭上了白川晴的肩膀,笑嘻嘻地问道。
    “晴,今天下午去哪里玩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高桥京子和苍介对了对眼神,都能看出其中挫败的情绪。
    他们本以为白川晴肯定会和绫音一起出去玩的,甚至都准备好了几个小计划,谁想到白川晴今天下午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要不是回了个信息,说不定他们都想着要报警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潮汐奔涌(4000)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