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酒量不行

我没想捉妖啊 作者:白菜官

第一百零二章 酒量不行

      魔界的援兵很快到来,领头的是一个眼神阴鸷,名叫毕罗的魔王,一身阴冷的魔气,连魔兵也不敢靠近。
    最初,他对吴俊这个新任的军督并不放在眼中,想要称量一下吴俊的修为。
    不过,在得知吴俊将赤烛君脊柱节节敲碎,并且囚禁起来充当“玩物”之后,他便彻底打消了挑战吴俊的念头。
    经过他的观察,吴俊完全就是个以折磨人为乐的变态!
    不光囚禁赤烛君,还整天给她灌些奇怪的迷之液体。
    若是他挑战失败落到吴俊手中,恐怕比死了都痛苦!
    正在熬药的吴俊察觉到毕罗投来的目光,转过脸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毕罗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转过了脸去。
    吴俊见状,微微叹了口气,幽怨的看向了天南关的方向:“老皇帝他们究竟是肿么回事,再不来救我,我可就要当上魔军的老大了……”
    正忧愁的时候,忽然间一个魔兵惊慌的跑到了吴俊身前,浑身哆嗦道:“军……军督大人,赤烛君不见了!”
    吴俊一愣:“不见了?依照她的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可能下床走动啊?”
    魔兵吓得肝胆都快抖了出来,满心恐惧道:“小人不知……但赤烛君是真的不见了……”
    吴俊起身来到了赤烛君的卧室,发现床上果然没了她的影子,不禁疑惑的皱起了眉,仔细嗅了嗅屋子里的气息,赫然发现有人来过,屋子里还残留着一丝那人的气息!
    吴俊思考了片刻,将毕罗唤来身前,询问道:“毕罗,赤烛君在魔界与何人交好?”
    “赤烛君从不与人交好,也无人敢主动结交她……”
    毕罗说着,脸上露出一丝钦佩的神色,继续道:“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目标是打败魔皇陛下!”
    吴俊微微有些诧异:“她不是被魔皇打败了吗,怎么还想挑战魔皇?”
    毕罗道:“虽然她的目标遥不可及,但悍不畏死的斗志,还是很值得人敬佩。”
    说话间,忽然有人来报:“军督,幽君晚间邀请人族掌权者去落凤坡会盟,让您埋伏在落凤坡,围杀前来议和的高手!”
    吴俊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说道:“告诉幽君,让他放心,到时摔杯为号,我必定现身。”
    传令兵领命,去到殿外与幽君派来的人接洽去了……
    很快的,太阳落山,夜幕缓缓降临。
    落凤坡上,幽君让妖兵支起大帐,按照他们以前与人族会盟的规格,准备好了宴席。
    幽君稳坐高台之上,目光眺望远方。
    不多时,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为首的是贞元帝,侠魁和赵剑萍并没有跟来,身后跟着的是西域北域派出的代表,不过在随行的人中,一个让幽君不舒服的身影赫然在列。
    神龙王长庚!
    看到王长庚,幽君眯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随即笑着起身,出帐相迎:“诸位远来辛苦。”
    贞元帝停住脚步,朝着幽君一拱手:“朕乃大夏前任皇帝赵景明,代表人族前来会盟。”
    幽君笑着回道:“原来是皇帝陛下,在下有礼了。我乃魔族军师幽君,酒席已经备好,诸位快请入座吧!”
    贞元帝率人走入大帐,在幽君对面落座,面容威严道:“幽君,议和之事,汝等还有何问题?”
    幽君笑着端起酒杯,敬了贞元帝一杯,说道:“议和之事已定,并无波澜,不过既然你我两方谈和了,之后便该是互通有无,同舟共济。”
    贞元帝诧异的看了幽君,心中飞速盘算起来。
    “魔族似乎并不吃人,若是真的能和平相处,也未尝不能接受。并且,有魔族横亘在大山南方,在妖族入侵时还能当做缓冲……”
    正思索间,幽君似乎有些醉意,手中夜光杯啪嗒掉落在地上,摔成了几片碎玉。
    贞元帝思绪被打断,目光深邃的望向幽君。
    幽君愣了愣,见赤烛君没有现身,不禁心中疑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脸歉意的模样道:“这酒就是好东西,可惜我不善饮酒,已经有些醉态,在贵客面前失礼了啊!”
    拱手之后,高声喊道:“来人,给我换个杯子!”
    一个妖兵立刻端着一个新的夜光杯进来,送到了幽君面前,为其重新斟上了酒。
    贞元帝微笑着点头,说道:“不妨事,改日朕送来宫中珍藏的美酒让幽君品尝。我们对魔界知之甚少,不知魔界有何珍稀之物,幽君可否为我等介绍一二?”
    幽君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我魔界盛产矿石,打造的兵器锋利无比,我想贵方应该已经领教过了……”说话间,手中酒杯啪嗒落地,摔了个粉碎。
    幽君等了片刻,始终没等到赤烛君和援兵,保持着端酒杯的姿势,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这特么什么情况???
    说好的摔杯为号,特么的赤烛君呢!
    在一片安静的空气中,贞元帝和王长庚等人齐刷刷看向幽君,感觉这个魔族的军师,酒量是真的不行!
    ……
    与此同时,东域的一户民宅中,赤烛君已经苏醒,看着桌前佝偻着腰的背影,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神情:“修罗!”
    被称作修罗的老人缓缓转过身,朝她露出一个微笑:“好久不见,幸亏我去的及时,不然你就要被吴俊那臭小子折腾惨了。”
    阳光照在老人脸上,赫然是丢下坟场,说是去外面躲债的老许!
    赤烛君闻言一怔,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失声道:“那个爸比是吴俊?!”
    老许噗的一声笑喷出来,咳嗽一阵后,呼吸才缓缓平稳了下来,回忆着说道:“吴俊小时候在街上是一霸,打朱斌那群富家子弟的时候,嘴里还经常念叨,说什么金华北城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打赢之后,吴俊还让他们喊‘爸比,我错了’,然后才会放过他们,后来我去套他的话,才知道爸比原来是爹的意思。”
    赤烛君:“@#¥%¥#……”
    这个臭小子,居然算计老娘!
    看着老许乐不可支的模样,赤烛君缓缓松开了拳头,脸上出现了一丝僵硬的温柔表情,朝老许道:“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老许缓缓点头:“还好,已经习惯了。”
    赤烛君怎么看他的身体,也不像还好的样子,眼神逐渐变得坚定,道:“等我养好伤,就去杀了天魔,替你夺回魔皇之位!”
    老许摇了摇头:“此事以后再说,先安心在这里养伤吧。”

第一百零二章 酒量不行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