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华山内斗争掌门

木剑无锋 作者:长头发的少爷

第四十六章 华山内斗争掌门

      张悦珊仍立于擂台之上,先后又有了两个人来挑战,分别是嵩山派的和恒山派的,却都败于她的手下,一时间张悦珊已经连胜四场了。

    不愧是百花谷的大弟子,功夫确实技压群雄。

    四下静了静,便又出一人前来挑战,那也是使剑的。只见那人身材高挑皮肤黝黑,唇红齿白,那右手紧紧的握住自己佩剑。

    “还请张姑娘赐教。”那人鞠躬道。

    “华山派的?”木无酒问。

    “没错,华山派大弟子何川宁。”郭奈回答。

    见台上的人话毕便个自动了身形,张悦珊仍使得那百花缭乱十一式。而何川宁使得也是正宗的华山剑法。张悦珊使得一招出水芙蓉式,而何川宁使得一招苍松迎客破之,张悦珊使出一招牡丹擒王式,何川宁便用一招白虹贯日迎之。

    一时间两人见招拆招,斗得是势均力敌,难解难分。不过几场战斗打下来,张悦珊早已体力不支了,何川宁一套华山剑法使得犀利能尽破张悦珊的百花缭乱十一式。这并不是说百花谷的秘传剑法不如华山剑法,而是张悦珊的这一套剑法没练到家。

    所以张悦珊终于变招了,她的身法由柔软飘逸变成平淡迅猛,招式看似不如之前的百花缭乱十一式,但却使得更加得心应手。原来这张悦珊也留有后招。

    “这什么功夫?”木无酒问。

    “百花谷的拂柳剑法。”郭奈回答道。

    “拂柳剑法!”木无酒点头,却道,“这张悦珊是有些好高骛远了。”

    这话的意思是指虽然拂柳剑法不如百花缭乱十一式深奥,但相比之下却更适合现在的张悦珊,如若她从一开始就使得这拂柳剑法而不是逞能的使用还不熟练的百花缭乱十一式的话,就不会出现现在的体力不支的情况。

    言外之意就是这场张悦珊是败了。

    果不其然,看那比武台上何川宁虽见张悦珊变了招但仍不慌乱,两人使得都是基础剑招但显然何川宁更加扎实一些。介于张悦珊体力不支,那出剑速度定是慢了一些,又没了先前百花缭乱十一式的出招诡异的优势,败了是必定的。

    何川宁与张悦珊对着招,却是找找占据上风,竟一步一步的把张悦珊逼到了比武台的边缘处,张悦珊是越战越慌,便被一招有凤来仪击退出了比武台。这一场便是华山派的何川宁胜了。

    “承让了!”何川宁对着台下的张悦珊抱拳道。

    张悦珊输得狼狈却也不失女子风度,同样抱拳,走回了百花谷的位置。

    这擂主又变成了何川宁,下面众人便好像开始议论着什么。

    木无酒便问道:“这何川宁有何特别之处?”

    郭奈答:“华山派现任掌门病入膏肓命在垂危,现在看来这华山大弟子何川宁是最有希望接任下一任掌门的。今日他如若在武林大会做出点成绩来,便会提高威望,更有助于他接任华山掌门了!”

    木无酒点头,心道这何川宁功夫扎实,看着为人也宽厚,接任华山派掌门是个好的选择,不过在今日的武林大会,他终究不是主角。至少他目测何川宁的武功不及自己,何况武林大会真正的主角中原五大派的真正高手还没出手。百花谷的大弟子张悦珊也仅仅算是抛砖引玉,相信若是换成花映月使这百花缭乱十一式定会厉害于张悦珊十倍有余。

    见那何川宁立于擂台之上,竟跳上来一个令众人皆想不到的人。或许不是人想不到,而是服饰令人想不到。

    “这什么情况?华山派的人来打自己的脸吗?”木无酒疑惑,不过转瞬就明白了,这新上来的华山派弟子,定是与何川宁争夺新任华山掌门之位的。

    郭奈看得出木无酒懂了,便也不多做解释,只说:“宗主,这是华山派的二弟子李昕声!”

    见台上何川宁也蹙着眉毛,对着上台来的李昕声说:“师弟,你这是做什么?”李昕声的行为无疑是把华山派的内斗摆到了台面上,自家门派与自己门派争斗是何道理?简直是家丑外扬。

    李昕声却不以为然,拔出自己佩剑,指着何川宁道:“师兄,今日这武林大会,江湖上的各大英雄齐聚,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出风头吧!”说道这里,看了看何川宁的反应,就不再废话,道了声,“师兄赐教!”便提剑上前招呼了。

    李昕声使得仍是华山剑法,招式套路与何川宁如出一辙,但身法中好像带着几分冷冽,狠辣,他招招击人要害,就好似这并不是比武切磋,而是生死决斗一般。而看另一边的何川宁却像是略有手下留情之意,可两人本来相差不大,一人出招狠辣,一个畏手畏脚,这何川宁便顷刻间落了下风。

    台上的人比得心惊,台下的看个热闹,人家门派的家务事,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家自相残杀,众人也乐得于此。

    木无酒静静的看着,转头问小青:“小青,你觉得这两人谁会胜?”

    小青摇了摇小脑袋,然后猜测道:“我看这何川宁出招畏手畏脚,生怕伤了门派和气一样,因此招招落了下风,若是继续这样的话,他必败无疑。”木无酒点了点头,小青却说了:“可是…”

    “可是什么?”木无酒想问问小青有什么看法。

    “可是华山派不应该只有华山剑法吧!”小青道。

    “那是不错。”郭奈插嘴道,“华山剑法错综复杂,源远流长,华山剑法只是最基础的剑法。”

    “那若是前任掌门偷偷传了某人更高深的剑法,战局就会顷刻间扭转!”小青分析道。

    “有道理!”木无酒点头。前任华山掌门命在垂危,但也定心系于华山派,他一定很了解自己的两个徒弟,定会为掌门之位有所争执,同样的他心里一定有一个掌门人选,所以偷偷传了某人更高深的剑法也不是不可能。

    台下议论着,台上却越来越激烈,李昕声越战越勇。他身宽体胖,个子不高,但身法却如行云流水,见何川宁只守不攻,自己便像打了鸡血,出招愈发犀利。但偏偏任他越战越勇,何川宁都能刚巧的化解他犀利的攻势。

    李昕声暗暗惊奇,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他收招退开一步,大喝道:“师兄,你使的这是什么剑法?”

    什么?

    台下的人皆惊奇,难道这何川宁使得不少华山剑法?

    木无酒也惊奇,李昕声一直处于攻势,所以何川宁的剑法套路看不出轨迹,似是华山剑法,但却又并不引人注意。如今听李昕声的质疑,莫不是前华山掌门真的传了何川宁什么高深剑法?

    ;

第四十六章 华山内斗争掌门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