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强势打脸

枯颜 作者:白水三千

第102章 强势打脸

      此时,明珠的寝殿之中,却出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身影——司空凌。

    当初秦凤驾崩,司空凌随之辞去在朝职务,称要去云游四方,不愿再为世俗所累。然而现在,本该潇潇洒洒逍遥山水之间的他,却似乎卷入了明珠□□一事之中。看来,权欲,并不是说能放下就能放下的了的。

    黎梦在这关头离开颜居,当然也是有要事。他的父亲,龙族的族长——帝音,找了上门。在这种时候,帝音当然不可能说要黎梦回归族里之类的话。他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以后做铺垫。

    “九命猫妖作祟,六界之安稳恐被打破。虚镜,本座知道你能力大,肩负重任。这次本座来找你,却是受了你母亲的嘱托。”帝音从识海中取出一个水晶匣子,亮晶晶的,十分符合龙族的审美,“这是你母亲让我带来给你的,她的身子越发不好了,估摸着距离羽化也没有多少年了。”

    黎梦的眼神闪了闪,接过了水晶匣子打开。水晶匣子中,是一片晶莹剔透的薄片,黎梦却不可抑制地皱起了眉头。他好歹也是一条龙,认得那是一片龙心。

    帝音似乎叹了口气:“枯颜那孩子不容易,你母亲知道你们的事情之后,就剜了一片心让本座找机会送给你们。对枯颜而言,这是不可多得的补品。”

    黎梦抿了抿唇,合上了水晶匣子:“本座知道了,母亲一片苦心,黎梦自然不会辜负。”帝音称他虚镜,他却偏要自称黎梦、本座,这里面已经反映了他的态度。母亲依旧是母亲,然而其他的,都是浮云。

    帝音被噎了一下,下意识想搬出身份来训斥黎梦。然而望进黎梦那双深沉却无情的眼眸,帝音蓦地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就可以扔到放逐之地去的孩子了。若是无视血统,把身份地位摆出来比一比,黎梦却在自己之上。

    枯颜虽然说着自己身子懒不愿意动弹,但是在梓阳醒来的时候,她还是走出了房门去看她。梓阳醒来之后,让她喝汤就喝汤,让她吃饭就吃饭,就是不拿正眼看人,也不说话。尤其是优昙在场的时候,梓阳更是没有好脸色。

    看到枯颜过来,优昙叹了口气,退了出去。梓阳依旧木木地喝着参汤,双目空洞,不知何所思。

    枯颜坐到梓阳身边:“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确实让人无措。”

    梓阳扔下手中的汤匙,结束了自己食不知味的进食。“当初母皇还在的时候,我和明珠的关系就很好,甚至比和自己的亲姐妹都好。后来,我做了女皇,便封了她爵位,给她封地,赐她宅邸。我不能明白,她为什么……”

    枯颜轻轻敲了敲桌子,打断了梓阳的话:“你自己也说了,你封了她,给了她,赐了她,你用着高高在上的身份,干着在她眼中为施舍的事情。人心是会变的,也许正是因为当初你们的亲近,让她如今难以接受你们身份上的落差。”

    梓阳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这样说,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我们的决裂就是无法避免的,是吗?”

    “这就得看明珠的想法了,如果她能看得开,你们当然还是亲密的姐妹。但若是她的心眼不够大,那就得另说了。”说话的时候,枯颜的眼神是不是地瞟向梓阳面前的瓦罐,浓郁的香味正从中不断的向外飘散。枯颜一闻就知道,这是出自优昙之手的闷十珍。

    所谓闷十珍,乃是采用六种不同的菌类,加上当归、黄芪、何首乌,炖上刚刚开始打鸣的雄鸡,滋味鲜香,口感滑嫩,十分适合人族补身。当然,也是十分美味的食物。然而由于工序繁琐,优昙甚少做,枯颜也曾经尝试过自己做,却总觉得味道差了一截。

    梓阳看到枯颜的目光,将瓦罐推到枯颜面前:“我不饿,你若是想吃就吃吧。”

    枯颜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不必了,我今天已经吃了很多了。这是优昙特地为你做的,你还是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刚好你吃的时候,我还可以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梓阳歪过脑袋:“你的故事?”很快,梓阳反应过来,“抱歉,我竟然忘记了,你们和我不一样。”

    枯颜给梓阳盛了一碗闷十珍,吞了吞口水,开始讲自己的故事。既然是故事,那就必然需要一些修饰,既然要用来安慰现在的梓阳,那就要着重讲述自己“被背叛”的事情。

    那么多年的逃亡生活,枯颜身边当然不乏背叛者。只是那些人,很多都已经在记忆中模糊,甚至已经被抹去。而最大的、被记得最清楚的“背叛者“,当然是黎梦。虽然当初只是一场戏,但是不可否认,即便那只是一场戏,也差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也许不是差点,是已经。现在,很多事情都已经回不到从前。

    梓阳被枯颜的“故事”惊得忘记了自己此时应当没胃口,一口口吃得毫不犹豫。最终,她吃完了一碗闷十珍,枯颜也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圆满回房睡觉。

    优昙站在门外,听完了枯颜和梓阳的谈话,当枯颜说起“从那时候起优昙就已经在我身边,然而他却从未让我失望”的时候,不由得弯起嘴角,决定明天也给她做一锅闷十珍。

    枯颜胃口突然变大并没有让优昙十分注意,有句话说“能吃是福”,优昙能想到的,也只是做点好吃的犒劳枯颜罢了。

    直到黎梦回来,苏黎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黎梦将龙心交给了优昙,让他找机会把龙心混入枯颜的吃食中。如果他直接把龙心送到枯颜面前,枯颜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所以,把龙心混在吃食中,让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下去,是最好的选择。先斩后奏,或者斩而不奏,都是完成目的的上佳手段。

    而洋洋得意的明珠,并不知晓自己的一切行动,已经暴露,还沉浸在那个神秘男子对自己的承诺之中。

    “帮我做几件事,我就可以让你坐上那个位置。”英俊魅惑的男人,曾经在她耳边这样说。与一生荣耀永垂青史想比,姐妹情谊算什么,做几件亏心事又算什么?生在皇家,她不会不知道那些腌臜事情,哪个上位的人,不是踏着别人的尸骨心血走上来的?

    司空凌会回来帮她,是出于明珠意料之外的事情。当这位深受先皇宠信的易容师出现在大殿上,为明珠作证的时候,朝中所有人都咽下了质疑的话。

    明珠在凤椅旁安了一个孔雀座,端坐其上,接受百官朝拜。明珠身后,司空凌与明珠的贴身侍女慧琴对视一眼,微微勾起唇角。

    而此时,枯颜正对着面前的一碗闷十珍流口水。枯颜早晨是被闷十珍的味道勾得饿醒的,照理来说,她已经辟谷,是不会再感觉到饥饿的。平时的用餐,也只是习惯使然,加上对美食的享受罢了。久违的饥饿感,让枯颜觉得陌生,也有些惊惧。可是黎梦也已经给她把过脉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优昙揭开瓷碗上的盖子,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枯颜简直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软了。黎梦看着枯颜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吃着闷十珍,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可抑制地开始担忧。

    龙心被优昙切成细丝掺入了闷十珍中,枯颜也只是嘀咕了一句“今天的味道有点不一样”,并没有多想。

    吃完一碗闷十珍,枯颜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奇怪哦,昨天吃了那么多都还是饿,今天只吃了这么点,竟然有些撑了。明明刚才,我还觉得自己能吃掉十头牛的。”

    优昙的眼光闪了闪,让人进来收拾碗筷,自己则借口还要照顾梓阳先行跑路。黎梦猜想到,可能是龙心的效果,但是这话是绝对不能明说的。

    “吃饱了就好,今天宫中传来消息,明珠已经开始监国,她的身边,还出现了一个让我们想不到的人——司空凌。”这时候,转移话题是最明智的选择。

    枯颜果然不再纠结自己的胃口:“司空凌?”对这个人,枯颜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她一直以为,司空凌会成为超脱世俗之外的一品易容师。

    “你觉得,有多少人能够在尝过鱼翅的鲜美之后,还能甘愿自己去制作粉丝?”黎梦拉过枯颜的手腕,再次替她把脉。上次把脉的时候,枯颜的脉象略为急促,这次明显缓了下来,大概是龙心的作用,“你的身子弱了些,该多吃些。”

    梓阳休息了一晚上,精神已经恢复。收到朝中传来的消息,毅然决定当场打脸。明珠既然不仁,那就莫怪她不义。别人扬起手想要打你的时候,那就不要犹豫地先打过去。最好得防御是攻击,这句话,梓阳从来没有忘记过。

    优昙当然不放心梓阳只身犯险,再次扮作她的贴身侍女,随之入宫。万万没想到,梓阳竟然在宫门前被拦下了。守卫称,无监国诏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宫门。优昙二话不说,上前揽住梓阳的腰肢,当着他们的面飞身而起,越过宫门,直奔大殿而去。

    没有人来得及通报,正当明珠一脸严肃地代替梓阳处理朝务的时候,真正的女皇却从天而降:“她说谎,我从来都没有任命任何人为监国。”

    明珠神色慌乱了一瞬,看到身后两人仍在,定下了心:“来者何人,竟敢冒充女皇陛下。来人呐,把她给我拿下!”

    虎视眈眈的护卫,立即手持武器逼近梓阳。梓阳从袖袋中掏出玉玺,高举在头顶:“玉玺在此,尔等不得放肆。明珠郡公,你说朕是假的,不如把你的玉玺拿出来给大家瞧瞧。”

    明珠倒吸了一口凉气,冬日的寒风似乎透过了厚实的墙壁,吹到了她的心中。玉玺,被那个神秘男子“借”去了。

    玉玺,是一个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不管是谁,哪怕是路边的叫花子,拿到了玉玺,并且有本事保住它,那么别人也得俯首称臣。

    明珠迟迟没有拿出玉玺,朝堂的风向一下子就变了,看着明珠的眼神充满了斥责和质疑。司空凌显然不曾想到,明明他亲手交给明珠的玉玺,会被明珠亲手送出去。慧琴当然知道玉玺的去向,然而梓阳来得太快,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应对之策。

    梓阳冷笑着步步逼近明珠,优昙一步不落地跟在她身后。慧琴的手偷偷缩进袖子中,微微抬眼却撞上优昙讥讽的眼神。

    这边已经开始行动,暗影肯定很快就会收到消息。枯颜正觉精力充沛,遂不欲浪费时间,开始追踪玉玺的下落。暗影当然不可能自己拿着这枚玉玺,但是能够得他信任的人,也必然不是什么小角色。

    在枯颜感应到自己的元神的时候,便感觉到一股不小的力量试图在不损毁玉玺的前提下将自己的元神取出。幸而那玉玺本身就是由枯颜所捏造,枯颜将元神分布在玉玺的每一寸中,想要毁她元神,除非花大工夫丝丝剥离,否则就只能毁掉玉玺。

    但是现在,玉玺是暗影控制枫国的利器,不可损毁。他们当然也想自己捏造一个玉玺出来,但是玉玺是由人皇所造,人皇也曾放话,除了她自己,无人可破解玉玺的制造之法,若是有人用假玉玺发布诏令,必然会引来执法者联盟的注意。

    杞柳把玩着手中的玉玺,踢了踢脚边软成一滩的苏黎:“听说你是执法者联盟的,还能被派到枯颜身边,一定知道玉玺中的秘密吧。来说说,你们究竟是怎么辨别真假玉玺的?”

    苏黎紧闭着双唇,明显不打算开口。杞柳也不恼,自顾自地观察着手中的玉玺:“元力波动很强烈,很陌生,难道人皇封了什么神兽在里面?”

    苏黎敛下了眼睑,他能进入执法者联盟都是侥幸,跟在枯颜身边完全是因为枯颜的原因,跟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秘辛什么的,他不可能知道。尤其是这种事关一界安危的秘密,绝对不是他这样一个小喽啰能够知道的。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玉玺上不该有元力波动!

    他被抓到这里已经有一天多的时间了,什么也做不了。这对他而言是个好消息,枯颜那边的人很有可能会找到这里来。那么现在,他只要能稳住杞柳就可以了。

    “你不要轻举妄动,一旦让玉玺里的东西察觉到威胁,执法者联盟会立即作出反应。”苏黎终于说出了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句话。

    杞柳低下头看他:“这么说来,这枚玉玺是真的了。主上还说那黎梦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尔尔。”他之所以迟迟没有使用这枚玉玺,便是不能确定玉玺的真假。

    将苏黎掳到这里来的梅精——红萼,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她的身份应该算是十分特殊的,之所以她能够出现在颜居而不被发现,就是因为她本身就是颜居中的一株红梅。在十年之前,她已经开了灵智,开始修炼。

    枯颜在每一间颜居停留的时间都不会很长,但是她每次看到枯颜的时候,都会十分羡慕。枯颜修炼的起点本就高,又有一个好师父,更有神秘的优昙保驾护航。在她看来,枯颜的修炼之路可谓一帆风顺。

    所以,当机会落到她的身上的时候,红萼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杞柳拿着呗确认为“真”的玉玺离开了,苏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养神。恍惚间,似乎有人想要把他搬起来。在敌人的地盘,苏黎当然不会毫无警惕之心。睁开眼睛,便看到红萼惊慌失措的眼神。

    “你想做什么?”苏黎挥开红萼搭在他身下的手,对绑架了自己的人,苏黎不觉得需要什么好颜色。

    红萼无措地站到一边,慌忙比划着:“你别误会,我没有想害你。只是你躺在地上也休息不好,我想把你移到榻上去。”

    苏黎嗤笑一声,不想害他,都已经把他绑到这里来了的人,说她不想害自己。这个笑话,可真是可笑。如果不是拜她所赐,他至于沦落到这般境地吗?现在来给他装好人了,早前干什么去了?

    那边,枯颜蓦地发觉施加在自己的元神上的力量消失了,心顿时提了起来。

    黎梦握着枯颜的手,不敢放松:“有两种可能,对方已经开始行动,无暇顾及你的元神;或者,他被唬住了,暂时放下了戒心。”

    枯颜的脑海中闪过一道光:“是苏黎!他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很可能是被暗影那边的人抓去了。一个执法者联盟的成员,对他们来说,作用很大。”

    黎梦对这个猜测也表示赞同,二人不再浪费时间。早一点找到那人,苏黎便少几分危险,暗影一方成功的可能性就小一点。

    杞柳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相信苏黎给的所有信息,玉玺里确然有强烈的元力波动,然而却没有生灵的气息。里面即使有什么神兽,也绝对不会有多厉害。至于他所说的,玉玺里的东西感到威胁会惊动执法者联盟,杞柳保持怀疑态度。但是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事关大局,必须万分小心。

    将暗影准备好的“圣旨”取出,盖上玉玺,准备让人送到明珠那里去。收到召唤前来请圣旨的侍者为难道:“前朝出了些许事端,监国希望大人能将玉玺暂时归还。”

    杞柳挑了挑眉,很快反应出来,可能是女皇打脸来了。既然是同一战线的盟友,适当的出手相助还是必要的。杞柳爽快地将玉玺交了出去,甚至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让做好准备受到责难的侍者受宠若惊,捧着圣旨和玉玺飘飘然回去了。

    大殿之上,梓阳声声逼问,明珠节节败退。朝堂之中,人心几乎都偏向了一边。对于想要谋朝篡位的人,大多的朝臣都是没有好脸色的。但是,就在明珠几乎崩溃的时候,慧琴轻轻拖住了明珠的腰背:“监国,小三子到了。”

    明珠愣了愣,才想起小三子也是她和杞柳大人的接头人。这个时候,小三子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是为她解围来了。毕竟,玉玺就在杞柳手中。

    “宣,赶紧宣。”明珠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紧盯着内殿入口处。

    小三子弓腰拖着一个纯白色的匣子走上来,跪在明珠面前:“回禀监国,奴才把玉玺给您取来了。”

    明珠顿时松了口气,打开匣子,玉玺伴着一道圣旨一同出现在面前。明珠率先拿出玉玺,举到自己头顶:“传国玉玺在此,尔等休得放肆!”这句话的气势,倒是有几分像梓阳。

    梓阳瞥了明珠手中的玉玺,冷然一笑:“我瞧着匣子里还有一道圣旨,不妨拿出来念念。”

    明珠拿到了“玉玺”,自恃有了绝对的权柄,哪里还会畏惧:“小三子,宣旨。”

    小三子又是深深一拜,自是应下。躬身站起,恭敬地取出圣旨,缓缓展开:“众臣听旨。”堂下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缓缓跪了下去,而梓阳和优昙,自是站得笔直。

    小三子为难地看向明珠,明珠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小三子直接宣旨。小三子清了清嗓子:“奉天承运,天降祥瑞,有贵人踏七色霞彩降世,庇佑我枫国。君子杞柳,温良恭谦,品行兼备,福祉我枫国。今奉其为国师,居鸿天塔,位同女皇!钦此!”

    朝堂一片静默,只有被可以压制住的呼吸声。梓阳嘲讽地看着明珠:“这道旨是你下的?你最多不过一个监国,有何权利谈及‘位同女皇’四个字?”

    慧琴扶住明珠快要软倒的腰:“阁下误会了,这道旨意,乃是在女皇的寝宫发现的,也就是说,是在女皇失踪之前自己下的旨意。”

    梓阳没有说话,优昙一个健步上前甩了慧琴一巴掌。这一巴掌,虽然优昙没有使用任何元力,但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慧琴登时倒地,唇角渗出血色。

    处置了慧琴,优昙一脚将小三子手中的圣旨踢到了堂下:“在念出圣旨之前,麻烦先看看玉玺的印记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在堂下展开的圣旨上,玉玺的印记渐渐从圣旨上脱落下来,看呆了一群人。司空凌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不可能,玉玺明明是我亲自取回来的。”

    优昙转身看着司空凌,一朵纯白的昙花绽放在指尖。优昙轻轻嗅了一口花香:“司空凌,你知道枯颜对你的期待值有多高吗?可惜,你太让人失望了。你本有大好的前途,却被你自己给毁了。”

    司空凌冷笑:“期待?我曾经也对自己有期待。我期待着自己功成名就,期待着师姐披上凤冠霞帔嫁给我。可是,在我努力拼搏的时候,我所追求的,已经不在原地等我。她偏离了我的道路,向着一条更加宽阔的路去了。到那时候我才知道,期待是不可靠的,真正能依靠的,只有握在手中的权利。”

    玉玺已经不在杞柳手中,方位的迅速移动当然逃不过枯颜的感应。枯颜不会傻到随着玉玺的移动改变追踪路线,而是根据先前的路线,继续寻觅。枯颜不再试图寻找自己的元神,而是寻找苏黎的气息。

    黎梦虽然对枯颜对一个“无所谓”的男人的气息的熟悉有些不豫,但也知道这不是吃醋的时候。执法者联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进去的,但凡能够成为执法者的,都有保命的法诀。

    即便杞柳已经想方设法隐藏苏黎的气息,但是还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可以被搜寻到。更何况,苏黎身边还有一个漏洞——红萼。苏黎经过观察,终于看出红萼的心地真的不坏,但是却无法分辨行为的对错。她会帮助暗影,完全是因为暗影给了她加速修炼的机会。这对每一个修行者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何况一个心智刚开的妖修。

    因为愧疚,红萼几乎对苏黎有求必应,当然是在不违背杞柳的命令的前提之下。所以当苏黎说想要几块灵石的时候,红萼立即贡献出了自己的珍藏。

    枯颜和黎梦摸索到鸿天塔的时候,杞柳正在晒太阳。他是一棵万年的柳树,对阳光的钟爱从未改变。枯颜站上鸿天塔的地界的时候,杞柳的眼睛眯了眯:“熟悉的气息啊,难道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

    梓阳和优昙当然不是这么好解决的,此刻回应他的,只会是锋利的红魔剑。杞柳一时不察,被斩下一截长发,却没有大碍。但是杞柳最看重的,就是他一头秀丽的长发。枯颜竟然敢断他的发,当然惹怒了他。

    枯颜和杞柳缠斗的时候,苏黎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塔内,寻找苏黎。也不知这杞柳是自负还是傻,还是真的没本事,塔内的守卫都是人族,或者一些道行十分浅薄的小妖精。黎梦出手,自然不同凡响,很快提溜着身子还软着的苏黎和耷拉着脑袋的红萼走了出来。

    杞柳的眼睛陡然瞪大,抛下枯颜直冲黎梦而去,意图夺下他手中的两个人。且不论苏黎的本事,枯颜也不会轻易让他甩下自己。心一乱,手脚慌忙,杞柳渐渐落了下风。杞柳心知自己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返身躲进了鸿天塔内。

    枯颜不欲放过杞柳,跟着他进入鸿天塔。然而,自从进入塔内,杞柳便如同失去了踪迹一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枯颜无奈,只能作罢。

    黎梦将红萼扔给枯颜:“不用你动手,暗影也不会放过他的。轻敌,在对阵之中可是十分致命的错误。”

    “万一,他不是轻敌,而是故意的呢?”

    “故意的?”黎梦歪着头看着枯颜,枯颜眼睛也不眨眼地看着他,“你没有发现吗,我们一直以来的行动,都十分顺利。似乎每一次,我们都可以及时阻止暗影的行动。他当然是故意的,但是我们必须阻止他。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精心的部署也好,庞大的脉系也罢,都只是为了拖住我们的脚步,让他有机会成长。”

    枯颜了然:“一旦他进入成熟期,那么他将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控制人界,意义并不大。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下定决心要将人界拿下,这只是一个幌子。”

    “没错,他知道自己的潜力,当然会把赌注压在自己身上。”黎梦往苏黎口中塞了一颗药丸,“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灵魔会和他同期出世,并且站在了我们的阵营之中。”

    枯颜愣了愣,灵魔,大概就是指莫离了。看来她的命数果然不好,血凰、九命猫妖、灵魔,三大被列入古籍之中的“有不可测之深浅”的物种同期出世,而她,竟然还是其中之一。

    枯颜突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不是正确的了,在九命猫妖出现之前,她的目的便是变革六界,然而现在,她却在为守护六界而竭尽全力,似乎南辕北辙。而且,有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黎梦,我如今已经摆脱了血凰的身份,暂可不提。但若是我们除了暗影,莫离会有怎样的命运?”

    如果还是按照以前的处事方式,莫离逃不过被追杀的命运。但是枯颜还是期待着,能有所改变。黎梦扔开已经渐渐恢复的苏黎,拍了拍枯颜的头顶:“他的命运,把握在他自己,和我们的手中。”

    红萼尽量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试图将自己变成一缕空气。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黎梦和枯颜并没有继续卿卿我我浓情蜜意,反而同时将目光对准了她。

    枯颜的表情很温柔,黎梦眼中似乎带着笑容,但是红萼却越来越害怕了:“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虽然苏黎的声音几不可闻,但是枯颜和黎梦还是听到了。他说,是这个女人将他从颜居带走的。能够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作怪,这个小妖精,真的只是一个小妖精吗?

    枯颜挑起红萼一绺发,在鼻子下轻嗅:“梅花香,小梅妖,你是怎么做到不被我们发现的。”

    红萼缩了缩脖子:“我如果说了,你们能不杀我吗?”

    枯颜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红萼会认为她会对她起杀心。枯颜所不知道的是,红萼是曾经见过她处置几个“叛徒”的。枯颜对于自己身边出现的异心者十分痛恨,几乎但凡被出现的,都被以极其可怕的方式处理了。比如,曾经有一个侍女,被绑在她的身上,生生剥下了皮囊。直到今天,红萼似乎都还可以清晰地回忆起那女子的惨叫声。

    “我……我是……是……颜居的……一棵梅花树。”红萼爆出自己的身份之后便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身体下意识蜷缩,整个人便是挂在了枯颜的手臂上。

    枯颜仔细地回想,种了梅树的颜居不少,但是……

    “你不是应该刚刚开智吗?怎么这么快就修炼成人形了?”枯颜问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毋庸置疑肯定是暗影的手笔。

    黎梦把红萼拎回自己手上,右手掌心在红萼头顶旋转了三圈,一阵黑雾升腾而起,而红萼也渐渐化为原型。黎梦将化为原型的红萼缩小:“走吧,回去把她再种上。”不杀她,不代表可以放过她。

    回到颜居,看着黎梦将红萼种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枯颜的脸上不见笑颜:“明明知道暗影另有所图,我们却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这样被动的局面,实在让人憋屈。”

    黎梦拍了拍手上沾到的泥土,弯了弯唇角:“你最近似乎有些焦躁了。暗影是在一直拖延时间,但是我们又何尝不需要时间呢?”

    枯颜抚了抚额,只觉得自己是时候去吃点什么了。要说饥饿感,并没有多少,但是枯颜就是想吃。也许是受到心情影响,心情不好的时候,有的人会吃不下东西,有的人则会选择用食物填补心情。

    在枯颜享用食物的时候,黎梦收到了碧落的传信。最近一顿时间,宁秋的胎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不是说胎像不稳,只是孩子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动静很大,折腾得宁秋十分辛苦。而最近妖界并不太平,碧落希望枯颜可以去妖界,帮忙照顾一下宁秋。

    “那我就去妖界吧,反正在这里,也只是陪着暗影小打小闹而已。倒是宁秋肚子里的那个,似乎很有趣的样子。黎梦,你说这孩子会不会天赋异禀,还没出生便察觉到了六界之乱,所以才这么焦躁?”枯颜一边往嘴里塞着梅花糕,一边调笑。

    黎梦却似乎有几分同意她的说法,竟然没有摇头:“你去妖界也好,妖界灵气比人界充沛许多,在妖界修炼,对你很有好处。再者,暗影暂时还不敢直接对上妖殿。”

    优昙和梓阳将明珠的真面目公诸于众之后,梓阳自然留在宫中稳定局势,优昙当然得寸步不离地守着。在枯颜准备出发的时候,黎梦将鬼狐召了回来,陪着枯颜一同前往妖族。

    鬼狐与枯颜一别数月,甫一见面鬼狐简直要扑到枯颜身上去,却被黎梦拦住了。一个人的路途难免寂寞,有了鬼狐的陪伴,枯颜自然是乐意的。抱着鬼狐踏上祥云,枯颜微笑着向黎梦道别。

    宁秋的日子的确不是很好过,以前十分乖巧的孩子不知是怎么了,一直都不肯安静,弄得她经常腹痛难忍。偏生在这个时候,妖族中出现了叛乱者,意图将碧落拉下马。宁秋是碧落最大的软肋,她的处境当然不会很好。刺杀,绑架,接二连三。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宁秋这才有了切身体会。

    碧落让枯颜回来照顾宁秋,并不是一时起意做出的决定。枯颜需要妖界的资源与保护,也需要一些历练让她成长,宁秋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的保护。几厢考虑,枯颜是来照顾宁秋的恰当人选。

    奇怪的是,在见到枯颜之后,宁秋明显感觉到自己腹中的不适渐渐消失了。

    “看来,枯颜你果真是我的福星。这孩子,折腾了我这么久,见到你就安静了。”宁秋歪在榻上,轻抚着自己又大了一些的肚子。

    枯颜将耳朵贴到宁秋的肚子上,细细听了一会儿:“宝宝,你出生之后,就跟着我混好了。不过现在,你还是得乖乖的哟。”

第102章 强势打脸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