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95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95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那是你的真心啊,小傻逼。

    第75章 75

    75.

    在森德兰堡寒冷的秋日里,夏佐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里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她看着眼前的女人,望着她将自己的戒指轻轻地收了起来,视线落在了对方空荡荡的手指上。

    无名指传来的束缚感令夏佐垂眸,那精致的海纳石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下反射着璀璨的冷光。夏佐动了动指尖,看向了赫柏,“赫柏,我可以帮你戴上吗?”

    既然已经结婚了,她是不是可以再多做一点什么呢。

    她轻柔的话语落在了赫柏的耳边,好似微风轻抚,于是赫柏抬头,迎上了对方湛蓝色的眼眸,看到了自己刻在眸心的倒影。

    她笑了一下,轻轻说道,“这是应该的。”这么说着,将另一枚戒指递到了夏佐的手上,轻轻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在她的话语里,夏佐打开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看到了另一枚与她手指上那枚一样的戒指。

    很显然的,这是对戒,也是她们的……婚戒。

    即便是有这样的认知,但指尖触碰到那一枚戒指的时候,夏佐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指尖取下那一枚精致的戒指,夏佐俯身,牵起了赫柏的手。

    她托着赫柏的指尖,缓缓的,缓缓的将那枚戒指推进了赫柏的无名指里。没有典礼,没有誓词,所有和厚重的仪式感有关的东西都没有。可在这一刻,夏佐俯身将戒指推进去时,缓慢而虔诚的动作里,赫柏的心尖难以抑制的跳了几下。

    在这一瞬间,赫柏觉得夏佐就好像是最虔诚的信徒。

    “好了。”终于将戒指戴好之后,夏佐仰头,冲着赫柏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在这样寒叶飘零的深秋里,她的笑容好像最明艳的一束光落在了赫柏的身上。

    不,这样的人哪里会是信徒呢,她分明就是教堂里注视着芸芸众生的神祇。即将成为信徒的人……是她。

    可最虔诚的信仰,不就是将自己献祭给神吗?

    那些荒诞的想法盘旋在赫柏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直到她走下台阶,都没有和夏佐好好的告别。恍惚之中她听到自己对夏佐应了一声再见,于是转身,脱离了那个温暖的目光,将自己融进了寒冷的秋日里。

    就在结婚的当天,赫柏决定了再一次分别。

    赫柏出门登记的事情并没有告知桑絮,为此大中午跟着父亲去赛马的桑絮在赫柏回来之后有些生气。约莫是担心夏佐会丧心病狂的将赫柏掳走,为自己姐姐人身安全操碎了心的妹妹一脸严肃的叮嘱了自己姐姐。

    原本还在生气的人在听到赫柏保证夏佐有一段时间并不会再出现的时候,瞬间目瞪口呆了。好吧,看起来真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契约婚姻。

    因为预产期即将到来的原因,已经做好决定让自己的孩子在联邦出生的赫柏,并没有按照计划在森德兰堡待上多久。好吧,她当初来森德兰堡只是为了躲夏佐一段时间。可她并没有想到,夏佐的动作那么迅速,将她们之间横贯的问题给解决了。

    已经不需要再避开夏佐的赫柏返回了海松,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并且等着预产期的到来。

    银蛇的覆灭则是温斯特家族衰败的契机,很快,在帝国即将来临的女王庆典前夕,国防部的会议上发布了诺顿元帅退休的消息。紧接着,帝国通过了一项提案,那便是将多年的军部总指挥权落在大元帅一人肩上的集权制度,恢复成为了一人统领,多人参与的议会表决制度。

    在这样的和平年代,恢复这样的制度无疑可以避免军权影响政权的夺权之势。

    贵族们忙着分割温斯特家族散落的势力,但在各家的把持下并没有十分的过火。毕竟即将组建的军部指挥议会的成员里,还是有不少温斯特家族的人。

    但是一些与温斯特家族合作十分紧密的家族,就没有那么的幸运了。比如莫琳的家族,毫无疑问的彻底破产,再也没有起复的余地。但令人惊讶的事情就是,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都保持中立的福克斯家族,这一次也受到了波及。

    大概是因为那个被称之为老狐狸的侯爵退休之后,新任的执行总裁太过急功近利的缘故。当然,更深的原因只有一手将福克斯拉下水的夏佐知道。

    不过是赫柏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了保证自己继承人的位置,和莫琳有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

    比如,为了保证自己继承人的位置,这个弟弟曾和莫琳一起合作,逼着赫柏放弃了福克斯的家业。甚至到后来,还一度从福克斯侯爵那里探听到赫柏的位置,交给莫琳。

    在海松那一次的策划,原本隐藏的很好的赫柏,就是这样被莫琳找到的。要知道,夏佐为了确保赫柏的安全,将她一直很好的藏起来,不让外人干扰。

    基于以上种种的缘由,或者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夏佐为了保证赫柏在福克斯家是安全的,毫不犹豫的朝着对方下了手。

    在她的操作下,福克斯家的股票跌的惨不忍睹,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在圣兰伦索的主要产业几乎都在夏佐的手中。很奇怪的一件事,作为家主的侯爵在这一次并没有出面,事情一直到所有的董事会成员都劝谏他回来掌权的时候,才有了转折。

    侯爵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赫柏,但是一直都在关注自己帝国财富顶层结构的赫柏或多或少猜测到了一点。她并没有出手去帮着自己的家族,反而和桑絮一起,在此期间购买了不少福克斯名下不少企业的股票。

    而且根据帝国的形势,推断这一段时间夏佐应该是忙得不可开交了。毕竟温斯特家族的那棵顶梁柱被推到之后,军部会更换人才。加上夏佐的出身,她没有不在军部高层占据一席之地的理由。

    很显然,这样的夏佐又要开始自己忙碌生活,因此并没有时间来海松看望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赫柏隐约的松了一口气。

    加上桑絮最近正在为了新电影的宣传而忙碌奔波,只能偶尔挤出时间来陪她,为了自己考虑,赫柏并没有自己一个人处理家务,而是请了佣人。就在赫柏以为自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和夏佐见面的时候,某一个夜晚,有人敲响了她家大门。

    黑色的夜幕里,高挑的alpha拖着厚重的行李箱,站在了赫柏的门口。赫柏家新请的佣人莎拉看着出现在眼前这一位陌生的女性alpha,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称呼,直到她的目光落在了夏佐左手无名指上那一枚璀璨的戒指上,想到自己正在待产中的女主人和她手上那一枚一样戒指,机灵的佣人迟疑的问了一句,“是……威斯特瑞尔阁下吗?太太,是威斯特瑞尔阁下回来了。”

    好的,莎拉女士,一位土生土长的联邦传统beta已婚妇女。在知道自己新服侍的主人,是一位已婚的孕妇之后,就从赫柏小姐改成了太太。按照她在许多讲究礼数的富裕人家工作经验来看,这样的称呼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当然,并没有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结的赫柏接受了她的称呼,并且与自己的佣人愉快的相处了一周。就在她看到夏佐的那一个瞬间,她才想,早知道自己应该让莎拉改口的。

    威斯特瑞尔?自己的姓氏是这个没错,但是……夏佐的……

    结婚之后,成为伴侣的两个人有一方会更改姓氏。很显然,赫柏的这位新佣人以为自己的女主人是在结婚之后更改了姓氏。因此可以这么推算,站在她眼前的这一位,很显然就是和自己女主人结婚的那一位,所以按照推理,是威斯特瑞尔阁下吧。

    全然陌生的面孔令夏佐有些发愣,陌生的称呼也令她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转着视线,下意识在这个不算陌生的地方搜寻自己唯一熟悉的那个身影,终于在沙发上看见了一脸讶异的望着自己的赫柏。

    她忽然想到了赫柏的姓氏,才反应过来太太说的是谁,威斯特瑞尔阁下指的又是谁。

    太太……

    夏佐在心中默默的唤了一遍,转眸,将视线落在眼前的佣人身上,轻笑了一声,“我不姓威斯特瑞尔,我叫夏佐,夏佐.韦尔。”她这么说着,将目光落在了赫柏身上,稍微提高了音量,“赫柏,我能进来吗?”

    赫柏能拒绝她吗?当然是不能的。

    于是在这样的深夜里,夏佐堂而皇之的闯进了自己妻子的房子里。

    是的,夏佐来了,将自己在圣洛伦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扔给了下属,只身来到了赫柏所在的地方。

    “你怎么会……有时间过来。”已经吩咐了莎拉,将夏佐的行礼提到客房的赫柏,看着端坐在眼前的年轻人,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95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