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49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49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一步之遥[星际][GL] 作者:九十七郎

    “我爱慕着你……”

    “这是一件我应该坦白的事情。”

    年轻人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令赫柏握紧了手指。她偏头,专注的聆听着身旁妇人的话语,假装没看见盯着自己的那个人。

    小提琴手拉出悠扬的曲调,那首《风中的蒲公英》骤然响起。来不及跑过去的alpha被推挤着进入了舞池,牵住了自己亲卫的手,环抱着她纤细的腰身,跟着周围身穿燕尾服的绅士们开始了第一支舞。

    不下场的妇人们转眸,将视线落在了舞池里的那些人身上。黑色的燕尾服擦着洁白的裙摆,旋转出炫目的圆形。如层层叠叠的茶花一般,剧烈的绽放。

    赫柏凝视着舞池里舞步流畅的黑发年轻人,轻轻地咬住了下唇。

    你在想什么呢?赫柏。

    女孩的身形高挑,肩膀却十分的纤细,掌下的触碰充满了骨感,可眼神,却是如此的勾人,凌厉得一如最优秀的猎人。

    进步的时候,携带着山岳的气势朝自己压来,撤步的刹那却勾着自己的腰身依依不舍的纠缠。

    “即使清晰的知道,你是我哥哥的妻子……”

    说着这样的话,却还是用那样令人战栗的眼神望着自己。

    舞池里圆形交叠,主导者牵住被动者的手,让她们集体朝外伸出了纤长的手臂,长长的裙摆被拉开,如花朵般开到绚烂。音乐切换的一瞬间,交错的人们更换了舞伴,只有那个固执的人牢牢牵住另一个alpha的手,紧紧地不会松开。

    你在想什么呢?赫柏。

    “即使……我们之间的身份并不允许我存在这样的爱慕。”

    恐慌占据了心头,小提琴声逐渐接近尾端,隐约的疼痛从腹部爬升,逐渐蔓延到心跳的地方。

    赫柏脸上带着一抹优雅从容的笑容,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对着身边的人轻轻说了一句,便踉跄的朝外走去。

    华丽的探戈即将迎来终点,一股莫大的疼痛从腹部传来,将脑海里清晰的乐曲挤得一片模糊。暧昧不清的乐曲令赫柏踉跄了脚步,身体不稳的靠在了一旁的餐桌上。

    不大不小的动静令她周围的东西散落在地上,赫柏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脸色发白的往前走。

    巨大的不安牢牢的攥紧了她的心脏,她勉力向前,在众人的细微低呼声里,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揽进了怀抱里。

    剧烈的疼痛令她苍白了面容,她抬起了眼眸,对上了一双关切的眼睛,“赫柏,怎么了?你还好吗?”

    碧绿的,犹如爬行动物一般阴森的瞳孔令她不寒而栗,她摇摇头,推开了抱着她的女人,然后脱力一般,跌在了对方的怀抱里。

    指挥棒在空中一扬,小提琴手拉下了最后的一个音符。舞池中央里的年轻人停下了最后的脚步,整齐划一的站在了原来的位置,

    “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在音乐的间隙里,划破了上空,刚刚一曲毕的年轻人不约而同的回头,将目光投向了声音来源之地。

    刚松开舞伴的夏佐定住了视线,在一群惊慌失措的人群里锁住了滑落在莫琳怀抱里的娇小身躯,瞳孔骤然放大,松开了阿曼达,跳下了舞池,头也不回的朝着赫柏的方向奔去。

    撕裂的疼痛从腹部传来,赫柏的额上在短短的一刹那布满了汗水。她躺在莫琳的怀抱里,模糊着视线,看到黑色的身影冲破了人群朝她奔来。而后,紧紧的抓住了手指。

    剧烈的疼痛里,意识逐渐昏沉。在陷入黑暗时,被一双有力的手捞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医生,医生!阿曼达,给我接最近的军区医院!”

    着急的alpha像头暴怒的狮子一样咆哮着,天生的威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惧怕着打着战。被如此大动静惊扰到的爱伦侯爵和娜塔莎赶到了现场,一眼就看到那个向来处事不惊的alpha抱着一个女人站在人群里颤抖着哀嚎。

    她的怀抱里,脆弱的女人垂着手臂,裙摆上沾着触目惊心的鲜血。

    强忍着疼痛的赫柏咬破了唇瓣,颤抖的窝在温暖的怀抱中,脱力一般放缓了自己的呼吸。

    啊……她大概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原来那么多年,所奢求的不过只是一个令她觉得温暖的怀抱而已。

    第42章 42

    42.

    赫柏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双手放在了她的掌心,小小的,柔软的。她放在掌心里把玩,逗弄着她粉嫩的指头,然后听到了咯咯的笑声。她垂眸,看不清抓着她的那个人的样子,却知道,这个小小的孩子出自她身上。

    温暖的触摸,柔嫩的感觉,好像羽毛抚摸过心脏。她握着这只手,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然后那只手在她掌心轻轻拍了一下,毫无预兆的滑落,一下消失不见。她张皇四顾,微张着唇欲要呼唤着那个孩子的名字。

    你要去了哪里呢?

    我的孩子。

    可是无论呼唤了几次,那个孩子的名字都未曾真切喊出口,你叫什么?你应该叫什么?

    她无措的看着空荡荡的四周,被巨大的恐惧夺去了声音。扫视着寂静无声的周围,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然后放大了瞳孔,猛地追了上去……

    一瞬,迷糊的清醒。

    “伤口没什么问题,体征已经稳定了,接下来好好休养……”

    陌生的声音响在了耳边,模模糊糊的辨认不清,躺在床上的女人睫毛微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片刺目的白光照了进来,令她条件反应的眯起了眼睛。

    啊……这是哪里呢?

    她混混沌沌的想,然后下意识的抬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上。那里,一片平坦……

    心脏猛地抽搐,瞳孔因为惊惧而微缩,不知所措的唤着,“孩子……孩子呢……”

    微弱的呼唤惹来了站在不远处的几人的注意,最为紧张的黑发将军,快步走到了床边,看到了从昏迷中清醒的女人,一脸的惊喜,“赫柏,你醒了。”

    慌乱的女人循着声音抬眸,迎上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印象里总是将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的年轻人,此刻散乱着额发,连眼角都染上一丝绯红。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赫柏那双无力的手一下子就有了力道,她抬手,纤细而柔嫩的手指抓住了夏佐的衣服,像是在期许什么一样,紧张的问道,“孩子呢?孩子呢?”

    躺在床上的女人,裹在宽大的蓝白条纹病号服里。白金色柔顺的长发散落,掩盖着笔直的锁骨,泄露着脆弱的春光。那张秀美的脸透露着苍白,看起来是如此的脆弱。而暗红的瞳孔漾着水光,盈满了一缕缕包含期待的光芒。

一步之遥[星际][GL]_分节阅读_49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