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2章 风波

北颂 作者:圣诞稻草人

第0062章 风波

      北颂 作者:圣诞稻草人

    刘从德被狗腿子们架着,回到了刘府。

    他哀求刘美帮他报仇。

    却没料到刘美又责罚了他一番。

    刘美亲自上阵,手持着水火棍抽他,胳膊粗的水火棍,抽在刘从德屁股上,打的刘从德哇哇大叫。

    刘美一边抽,一边破口大骂,“最近汴京城里风声鹤唳,你还敢给为父添麻烦,还嫌为父脑子不够乱吗?”

    刘从德听不懂刘美话里的意思,只能哇哇大叫着喊疼,祈求刘美可以饶过他。

    刘美心里很烦躁,听着他哇哇大叫,更烦躁,下手就更狠了。

    刚从府门口进来的刘亨,看到了这一幕,掉头又逃出了刘府。

    刘美表现的很凶残,他害怕刘美抓住他以后一起打。

    七日前,他被刘美抓回来以后,已经被打过一顿了,到现在屁股上的伤势还没好,他可不想再挨一顿打。

    刘亨看到这一幕,逃跑了。

    但有人看到了这一幕,却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就迈步进了刘府。

    此人身形消瘦,面容俊朗,套着一身金甲,更显得英武不凡。

    单从外表上看,几乎无可挑剔。

    他进了府以后,对刘美痛揍刘从德,视而不见。

    只是拱了拱手,施礼道:“父亲……”

    刘美早就看到了他,待到他施礼以后,刘美收起了手里的水火棍,沉声的问道:“大郎,消息探明了吗?”

    刘从美摇摇头,沉声道:“宫里只有周怀正一人,效仿寇准等人,圈养老鼠。他口风很紧,纵然是官家和姑母亲自盘问,他也没有开口。

    为此还遭了两顿板子……”

    刘美烦躁的搓搓手,“寇准那一群老东西也是的,没事干,圈养什么老鼠。弄的汴京城里人心惶惶的。他们难道就不知道,他们身为朝廷重臣,一举一动都受到百姓们的关注?

    以前的时候,老鼠过街,那是人人喊打,恨不得将其五马分尸。

    现在呢?

    老鼠过街,人人喊抓,抓到了就拿到寇准那一群老东西的府邸上去换钱……

    什么时候,老鼠这种祸害,也成了能换钱的宝贝了?”

    刘从美晃了晃脑袋,沉吟道:“父亲……似寇准这等重臣,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不说其他人,就拿寇准、李迪二人来说,他们就不是胡闹的人。

    他们这么做有什么深意,孩儿不知道。

    但孩儿感觉,这背后必有大事。

    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接连七日不上朝,也不可能在官家下旨质问的时候,依然守口如瓶。”

    刘美烦躁的道:“为父担心他们谋划的目标是你姑母。你姑母要是倒了,我们刘家也得跟着倒。”

    刘从美闻言一愣,笑道:“父亲,如果您只是担心这个的话,那大可不必。只要姑母没有做出什么危害官家的事情,她的地位不可动摇。”

    “真的?”

    “真的!”

    得到了儿子肯定的答案,刘美烦躁的神情尽去,缓缓点点头。

    对于自己大儿子,刘美很信服。

    因为他的大儿子,是他三个儿子中,最聪明的一个。

    从小还在皇后身边接受调教,不论是智慧,还是政治头脑,都远超于他。

    “那为父就放心了,不过此事还得持续关注。一旦有什么动向,立刻通知为父。寇准等人的谋划万一危及到了你姑母,我们必须出手帮你姑母。”

    刘美提醒道。

    刘从美点点头,“这是自然……”

    刘美拂了拂衣袖,回后堂去了。

    刘从美看了一眼趴在那儿装可怜的刘从德,冷冷的道:“滚回你自己房里去……”

    刘从德打了一个哆嗦,赶忙让狗腿子们抬着他回房去了。

    刘府上的这一幕,在汴京城内的各大府邸上,纷纷上演。

    满朝文武,外戚皇族,纷纷在猜测寇准等人圈养老鼠的用意。

    其中最慌张的就数丁谓。

    作为寇准一党最大的政敌,他自然而然的觉得,寇准等人背地里谋划的,肯定跟他有关。

    八成是要害他。

    于是乎,丁谓发动了所有的力量,探查寇准等人圈养老鼠的目的。

    然而,却没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丁谓显得更加恐慌。

    他开始发动他的党羽,一起弹劾寇准等人。

    企图以这种手段,逼出寇准等人提前出手,他好见招拆招。

    短短七日。

    弹劾寇准等人的奏折,就堆满了资事堂。

    赵恒很难得的出现在了资事堂。

    他侧躺在龙椅上,让坐在一旁的刘娥,一篇又一篇的帮他在读那些弹劾寇准等人的奏折。

    当赵恒听到了第一百八十三份奏疏的时候,疲惫的摆摆手。

    “不用念了……千篇一律的东西,没什么好听的。”

    赵恒望着殿外,幽幽的道:“寇准啊寇准,你到底在闹什么妖。身为宰执,七日不上朝,已经是极大的疏漏了。

    再这么下去,朕就算有心帮你,也不得不下旨惩处你了。”

    刘娥正在整理龙案上的奏折,听到这话,看向赵恒,认真的道:“恃宠而骄,忘了自己应有的职责,理应惩处。”

    赵恒瞥了刘娥一眼,叹息道:“朕知道,当年寇准阻止你封后,你对寇准心怀怨念。可这朝堂上的事情,万万不能参杂私念。”

    赵恒捶了捶瘫痪的腿,脸色苍白的道:“朕这身子骨,越发羸弱了,益儿又年幼……朕若是去了,就只剩下你们孤儿寡母了。

    你是个妇道人家,在朝堂上说话,难免弱了三分。

    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则会趁着益儿年幼,欺负他。

    这个时候,就需要寇准这样的臣子帮你们说话,帮你们镇压那些不臣之人。”

    刘娥听到赵恒这话,脸色一变,急忙道:“官家,千万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臣妾相信,您会长命百岁的。”

    赵恒苦笑着摆摆手,“朕的身子骨如何,朕心里清楚,你别打断朕的话。”

    刘娥目光关切的看着赵恒,识趣的闭上了嘴。

    赵恒幽幽的道:“当年……朕生的晚,没赶上太祖陈桥兵变的壮举。但朕从那些经历过陈桥兵变的文武官员们嘴里听到过不少有关的事迹。

    朕不希望,朕去了以后,有人效仿太祖当年的壮举,威胁你们母子……”

    圣诞稻草人说

    感谢‘书友20190118210209248、吹梅落雪’一千书币打赏!感谢‘你的美’五百九十九书币打赏!

第0062章 风波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