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B迫(500珠加更)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43.B迫(500珠加更)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洛欢试图ch0u回手,但陆暇不许。

    他见洛欢这般扭捏,强忍怒意道:“欢儿,你是在怪我收徒会时,临弦将你拖走时不救你?”

    洛欢顿时清醒,诧异看着陆暇。

    她当时太害怕,透过人群,只见陆暇往台上去的背影。

    她以为他没看见?

    “为什么……”

    洛欢紧咬下唇,颤抖道:“为什么?”

    “你果然是在怪我。”

    陆暇重重地叹气,眉宇间满是无奈:“当时情况紧迫,我若是错过上场,定是驳天剑宗面子。我无法入仙途修炼,现在哪有机会在秘境中见你?我下台后就第一件事便是去救你,哪想你被无名山收下,万幸,我没有挡你修炼的道。”

    洛欢想哭又想笑,往后退开半步,苦涩问:“那我若没有上台,真被临弦拖走杀si呢?”

    “临弦医者仁心,虽然x子古怪欺负了你一些,可也不会造杀孽。”陆暇见洛欢悲愤无b地看他,叹息更重:“欢儿,大丈夫以天下为重,你也该为我考虑,顾全大局。现在不是一切都好?”

    这一声叹息,反而像是她不懂事,她不讲道理。

    洛欢怎会不懂大局为重?也不是不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清涯也说过的,顺天道听命数。

    “那也请陆公子抛去儿nv情长,莫要再在我这小人物身上费心了!”

    但这话从陆暇口中说出,洛欢仍觉心凉。

    她甩开陆暇的手,连被窝也不要,滚到一边抱成团睡了。

    “洛欢!”

    陆暇见她这般抵抗,为免再闹动静,直接将她抱走。

    离篝火极远的一处角落,洛欢被陆暇抵在石上动弹不得。

    “陆公子!请你自重!”

    手腕几乎被他折断,洛欢尚未恢复,昏暗中一派苍白病弱的可怜模样。她紧咬着唇,似是被欺辱般不甘,陆暇只觉心火大盛。

    “自重?若我未入仙途,你已经是我妻子了!”

    陆暇质问:“难道我的聘礼还不够?”

    “我没有嫁给你!陆公子需我报恩,我已将元y给你,难道还不够吗?”洛欢动气时顾不上羞耻,“难道还要为你生儿育nv才算?你救了我的命,不是买了我!”

    “那你想嫁给谁?”陆暇愣了愣。

    他没见过这样凶狠的洛欢,面上青红,斥骂她:“洛欢,我养你六年,你就这样待我?你可知这六年来,我日夜修炼,心中只想早日变强,好接任庄主娶你!”

    陆暇手下一再用力,咔嚓一声,骨头竟是断了。

    洛欢受不住这被活活扼断的疼,泪水直落。

    她挣扎时露出雪白的脖颈,陆欢曾亲过,t1an舐过,他面se温柔许多:“疼不疼?”

    “痛。”洛欢ch0u噎道:“陆公子,我疼。”

    “我更疼!”

    陆暇可没那么快忘记她方才骂过他:“我修炼如此辛苦,你却不领情?你可知我日思夜想!心瘾深重几成魔魇!”

    “不,别过来。”

    他眼中清明不再,怒意似血,还有y暗翻滚的yuwang,洛欢害怕地躲,但无处可逃。

    脖子被咬住时,洛欢害怕得哭了。

    “陆公子,陆公子,你醒一醒。”他刚正不阿的清名呢?怎么可以这么折辱她?

    “我清醒的很!”

    陆暇粗声:“欢儿,我要你,你若再拒绝我,我才真是要疯了。”

    “我不想被采补,我辛辛苦苦,自己练功攒的修为。”

    洛欢双腿乱蹬,被陆暇生生对折。

    她双手被压在头顶,双腿被按顶在x前,身下的布料被陆暇一把撕碎。

    “不要,别这样!”

    陆暇伸指按进x内,洛欢只觉陌生可怕:“不要采补我,求你。”

    “在无名山,他们没采补过你么?到我这就不行?”

    xr0u绵软,小口看似紧窄,却是口是心非,轻而易举便被cha进,层叠媚r0uhanzhu手指,往外ch0u出时已有一层浅浅的透明yye。

    陆暇看着洛欢这副绝望的崩溃模样,只想把她弄得再狠一些。

    “不是的。”洛欢躲不开,手断了,腿也快断了,她小声哀求:“陆公子,你别弄我,求求你了……”

    “我不弄你,我要娶你的。”

    陆暇低头亲她,“你乖一些好不好?以前你多乖,从不会惹我生气。”

    洛欢怯怯地张嘴,任他亲吻缠绵。

    “今夜是我唐突了,但我忍了那么久,欢儿也不怨我再忍了,对么?”

    陆暇低声叹着,手指不时cha入x内ch0u动,恋恋不舍地ch0u出。

    左右抠挖时有浅浅的水声,他紧盯着流水的粉nengxue口,将第三根手指cha入:“都被c那么松了?”

    “疼的。”洛欢绷紧了大腿根,“我疼。”

    “娇气。”

    陆暇将她的yye涂在后x的r0u褶处,往内按压时,竟还有些兴奋:“这里呢?我还没碰过,被谁开ba0了?”

    “唔……”

    洛欢很怕被碰那儿。

    后x不b前头,本就不是用来欢ai的地方,被填满时总有一种支离破碎的可怕痛楚。快感也显得y1ngdang难当。

    “是被尾巴,一根尾巴破的。”

    洛欢溢出轻轻的哼声,陆暇难以忍耐。

    “你也对我耍心机了。罢了,不说就不说,这么多人,你说不定也记不得了。”

    陆暇安慰着解开衣衫,早已b0涨难忍的yan物对准x口磨蹭。

    他几次cha进前x,guit0u顶开最紧致的那层xr0u,洛欢都怕得发抖。

    “不采补你,我不是那样的人。”

    陆暇将洛欢抱起,对准自己粗壮的yan物压下。

    “唔……痛……”

    后x被撑开,破开的一瞬间洛欢几乎崩溃。陆暇一入没底,里头濡sh火热,挤着他的柱身。听见洛欢痛苦的哼声,总是g着他更加放肆。

    “已经不碰你前头了,还不行?”

    陆暇抱住洛欢的pgu上下抛弄,想去吻她安抚,洛欢侧过头只是sheny1n不理。

    他拍洛欢的pgu,叫她自己抬腰吞吐。

    一手抚m0她的左r,不断拉扯rujiang:“被别人m0了那么久,也没m0大一点,无名山伙食不如青峰庄?”

    洛欢艰难地吐出一截yan物,再被狠狠按下,她不住摇头:“别,别r0u,难受。”

    她想说不要了。

    可陆暇在她后x不断进出,根本由不得她。

    他将洛欢压倒,两条腿儿拉至肩头,速度极快地顶进去,重重地发出啪啪声响。

    “嗯嗯……痛……痛……”

    “娇气,前头水流得这么多,还痛?”

    陆暇将手指深入前x戳弄,连着后xc弄的频率一起,搅得洛欢汁水淋漓。

    他将jingyes在她的最深处。

    ch0u出时发出啵的一声,仍是不满足。

    “欢儿,给我t1an一t1an。”

    “陆公子,我想睡觉……”

    “就t1an一会儿。”

    陆暇难过道:“你不许我1前x,还不愿为我t1an?”

    洛欢想说话,但刚张嘴,那根沾着两人tyeyan物已经塞进嘴里,她只能艰难地发出呜呜声。

    她被陆暇按着后脑勺,鼻尖贴在小腹,喉咙被一次次破开顶弄。

    翌日早晨,倪彩云拿出两份吃食,陆暇不满问为何不给洛欢。

    “我不吃的。”

    洛欢急忙摆手,可骨伤未愈,痛得龇牙咧嘴。

    她嗓音破碎不堪,还有开裂未好的嘴角。

    倪彩云反感道:“她不是吃那些脏东西就饱了吗?你要心疼她,你就喂她啊!”/③W点PO18点US/

43.B迫(500珠加更)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