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仙劫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29.仙劫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章丘的si讯来得很快。说是病si。

    金宇采补正欢,r0u着洛欢的r峰骂章丘没用。“庞龙,你c不c?你在旁边g看什么,看得我都萎了。”

    “金哥,我觉得这东西有邪。”

    庞龙不敢再碰洛欢了,声音很虚:“我修为没涨,身也不爽利。你说章丘会不会……”

    “放p!你看我都快筑基圆满了!”

    金宇以灵气为引,凭空燃起一簇火苗。他退出洛欢的身t,指尖那缕火苗t1an舐着糊满jinge的x口,洛欢扭得厉害,惨叫声让庞龙确信金宇修为的确大涨。

    “金哥,别烧了,我还要c呢。”

    “放心,弄不si她。这几日她没什么灵气,随便玩玩咯。”

    庞龙不敢惹金宇不悦,俯身分开洛欢的腿让她不能再动。洛欢趁机咬了庞龙一口,他反手给了洛欢一拳,金宇看得直笑:“这y物还想报复我们?怕是做了鬼,都要被人抓着c。”

    半个月里,清涯一直在练剑。

    他没有再陪洛欢练功,每夜练剑读书。洛欢间偶然醒过一次,发觉清涯在咳血。她不会炼丹,也不懂医术,只能拿火苗烤了一点吃食给他。

    “仙尊,吃夜宵吗?”

    清涯见她献宝的模样,咳得更狠了。

    “洛欢,过来。”他将她抱在膝上。

    洛欢很紧张,手足无措地提起衣摆,生怕自己多碰触了他一点。

    “怎么不叫师傅了?”破晓时分,清涯哑声问。

    “没行拜师礼。”洛欢说:“我在无名山,也学会规矩了。”

    到修炼的时辰了,洛欢想从怀出来,可清涯不是很乐意,他漆黑的眼眸望着她,静静看了良久。而后,亲了亲她的脸。

    洛欢发觉他一直在看清净经。

    她匆忙躲开:“脏。别碰。”

    “无碍。”

    “师傅……你是不是……在渡情劫?”突然被清涯拉住手,洛欢终究鼓起勇气问:“我让您心境动摇了,是吗?最近道场的长老总说,仙尊您要渡劫,这劫很是艰险,我去藏书楼看了,世人都说情劫最难。”

    清涯默不作声,他扭开了脸,叹了一声:“是最凶险的劫。”

    洛欢心里被r0u成一团,苦涩得说不出话。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对她那么好,她不想清涯有事。

    “我要去测验了。”洛欢走之前说:“仙尊,之后我便不回云从峰了。”

    “你去哪儿?”

    洛欢微笑道:“您放心,我si不了。”

    ……

    洛欢竟然以一人之差没有落入差等,这让金宇很意外。但这意味着,他能多采补半年洛欢。而且庞龙因为两次差等,不愿为奴已撞墙自尽,他可以独占洛欢。

    他这次是前十的优等,若是再独占洛欢一年半载,升为内门弟胜券在握。

    内门弟有单人小院,到时将洛欢招为奴仆,豢养在院供自己日夜采补j1any1n,金宇只觉得这计划天衣无缝。

    但测验结束,洛欢却被天慕当场领走。

    说是清涯仙尊近日渡劫,凡心尘念颇多,出于同情让他多看管洛欢。渡劫时最忌变数,天慕只得听从师命。

    洛欢被带进一处暗室。

    墙上有新钉的锁链镣铐,她问天慕:“真是师傅安排的吗?”

    “我安排的。”

    天慕锁上门,将洛欢推倒在地,恶狠狠地说:“自从收了你这祸害,师傅一日没得太平,这劫也是你招来的。我还能放你出去?”

    “对不起。”

    洛欢没想自己这样会害清涯。她只想好好活着,没想别人因她而si。

    “对不起有用吗?师傅与人为善,才让你钻了空,如今自食恶果。你早就该以si谢罪!”天慕拉来铁链镣铐:“你可知这天下有三千年未出真仙?师傅是千年来最近真仙的人,若让你毁了……”

    天慕懒得与她多言,将洛欢铐si之后离开。

    暗室之内没有白天黑夜的分别。

    起初,天慕还会偶尔来给她送饭。隔了许久之后,却是莫灵。

    她见洛欢饿得不像人样,将手的馒头泡进热水,一点点喂给洛欢。

    “多谢……”洛欢想叫师姐,但又不敢叫。

    她怯怯的,像是一只等si的弃兽幼崽。

    “天慕真是败类!”莫灵边喂边骂,见洛欢吃了直吐,手忙脚乱地替她顺气抚背。

    她是真人ainv,自幼风光,走的是光明坦途,从未见过这样场面,一时间吓哭了出来。

    “我没事。”洛欢努力伸手去替莫灵擦她的衣衫。

    可衣衫上除了馒头渣,还有一道未g的白浊se。洛欢一眼认出,这是yuny时留下的yanjing。

    莫灵见洛欢如此震惊,低头一看,才察觉竟然弄到了她的衣服上!

    她将天慕里外骂了个遍。

    “又能怎办呢?也怪我se令智昏,被天慕那副君皮囊骗了去。还以为他有仙尊三分风骨,实则不过是个小人。”莫灵愤愤道:“他竟借我对他的ai慕之心,骗我与他同房,yuny时采补我。”

    洛欢震惊至极。

    “怎么会……”天慕不是嫉恶如仇吗?怎会用这种卑鄙手段!

    莫灵不敢同任何人说自己失了元,只敢同洛欢坦白:“前些日突现海上秘境,应是千年前大能真仙的飞升之处,若得机缘,定能修为大涨。仙门已合计商议,每门每派出两人进入秘境。生si自负。”

    这四个字极为沉重。

    “天慕尚未结婴,应想借我修为突破,可他失败了。”这也是莫灵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此时她看洛欢不样,心想天慕不至于这般禽兽不如。

    “您是觉得,天慕会采补我么?”洛欢看出她眼闪烁。

    “是。他为了修为,什么都做得出来。”莫灵必须得走了,她m0m0洛欢的脸,最终念在几面之缘嘱咐:“你且小心。你若si在无名山,仙尊渡劫定生变数。洛欢,无名山受不起这损失。”

    “多谢。”

    洛欢连连点头。

    她的师傅真好。谁都喜欢她的师傅。

    半夜,天慕来时带着一身酒气。他未醉,但没了平日模样,身上冷极狠。

    “我托莫灵喂你吃食,可是与你多说了什么?”

    洛欢闭紧嘴巴,但天慕扼住她的喉咙,冷笑道:“那nv人定是同你诉苦,将我采补她的事告知了你。她诉苦无门,笃定我会杀了你灭口,你还当她是个好人?”

    “我没有。”洛欢一直不敢深想这一层。

    此时被戳穿,心里又疼。

    天慕将她一把丢下,也不掩饰自己突破失败的窘态,取来细鞭将心怒火发泄g净。

    他见洛欢奄奄一息,白皙肌肤上红痕遍布,忽然开口:“你这身倒是奇特。真不知师尊最ai玩你哪儿?”

    “我没……”

    “是你的ni,还是你的小b?”

    “别说了!”洛欢不敢听:“您怎可以借仙尊渡劫时凡心躁动,取笑仙尊?他可是你师傅。”

    “那你可知当我发现仙尊与你亲吻时有多恶心!从小教我清心寡yu,重道苦修的仙尊,竟然与你共赴yuny!恶心!恶心!”天慕气的双眼血红,“仙尊?不过如此!尚不如我!”

    “你想修为想疯了。”

    天慕已然疯狂,但他冷静至极。

    “你定是有妙用。金宇采补了你,修为大涨。只是另外两人没寻对方法,竟si在你身上。”天慕握住洛欢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分开。

    半月来未被人碰过的那处饱满莹白。

    当真是人间极品。

    “若采补你能结婴,我也该放下身段。”

    洛欢怕得发抖,她努力踹腿,但天慕欺身而上。

    “很怕?”他笑道:“清涯弄你时,你不是叫的很欢吗?怎么,只有仙尊才弄得了你?”

    “你闭嘴!”

    天慕反手一掌,松开洛欢不屑道:“你以为我瞧得上你这皮r0?我可不是清涯。”

    他取来一柄短刀,抵在洛欢的脖颈处威胁:“下月海上秘境,你去向宗主求情顶我名额。”

    这么好的机会,天慕却要让给她?

    洛欢惊喜时,天慕冷嗤:“蠢东西,那是龙潭虎x。能活着走出来,修为大涨不假,但别的人呢,都是去送si!”

    他是天慕。天生灵根极佳,又得仙尊收徒教导,何须走这种野路?只要他踏踏实实,早晚会超过清涯所为。

    刃口下划,血丝殷红。洛欢知道,自己答应是si,不答应也是si。

    “你且跪在宗主门外求情,若不答应便自杀。看在师傅正在渡劫,大家定会答应你。但你若敢将我说出来,师傅唯一的弟名声被毁,他会怎么样?”

    “我不会说的。”

    “你若说了,我便将师尊与你yuny,玩弄过你身的事说出。到时候全无名山都会知道。”

    这人着实可怕,无所不用。洛欢发了毒誓,天慕才带她出门。

    她一身淤青,身形瘦弱,像是绝食自残。

    宗主听说洛欢想去海上秘境,怒斥她自以为是,胆大包天。那秘境乃是仙家圣地,也是她能去的?怎能让她抵了天慕的名额?

    天慕思索道:“仙尊渡劫在即,洛欢若是si了,出了岔,没人担得起。”

    “那就让她去秘境送si!”宗主只得答应。

    去秘境的另一人是莫灵。洛欢猜她应是元被采,生怕留在无名山被人发现身败名裂,只能去秘境寻找机会,早日结婴。

    去秘境是大事。三位长老给了莫灵很多嘱咐,法器,以及各种指点。

    洛欢呆在角落里,揣紧了怀的符。

    “为什么要去秘境?”

    一阵清风徐过,天边彩云流光,清涯骤然出现在洛欢身前。

    他闭关出来了。但劫数尚在,面se苍白,清冷,孤傲感很重。

    “你会si。”清涯问洛欢:“你不是不想si吗?”

    “可我总不能再呆在无名山。我自己会寻到生路的。”洛欢如释重负地松口气,微笑道:“我走了,仙尊您也可以轻松许多。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我不该与您作对。”

    清涯抿唇不语,他倏然拉住洛欢的手,给了她一本符书。

    “好歹你叫我几日师傅,这书赠你。”

    “多谢仙尊。”洛欢本想亲亲他,可她不敢。她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害他,怎能再留下念想。

    她不敢再看清涯。怕自己舍不得。

    莫灵那儿已经依依惜别,洛欢往前走时,忽然被揽进怀里。

    “师傅?”洛欢浑身发颤,被清涯扼起下巴,狠狠地亲了一口。

    “您在渡劫,不可失了本心。”洛欢匆忙擦嘴,“我会忘记的。您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渡的不是情劫。”清涯摩挲她潋滟的唇瓣,发觉她的脸颊消瘦,他养的r0全没了。他冷声道:“洛欢,你别忘了,你当初求我留下你是为什么。”

    “我记得的。”

    她不想si,也不想活着当一条母狗。

    他也说过,她命数如此。

    “请您多多保重,早日成仙。”

    这秘境,是si境,也是生机。洛欢挣开清涯的手指,跑向莫灵。

    两人共乘一车,路上莫灵给洛欢很多点心。

    丰盛至极,像是断头饭。

    所有人都笃定洛欢会si在秘境里。

    “你若是有幸从秘境出去,也不要再回无名山了。”莫灵说:“宗主已将你从无名山除名,严令不许再踏入半步。”

    本身洛欢也没留下过名。多此一举,想必是为了安抚‘被夺去名额’的天慕。

    “嗯。”洛欢仍惦记着清涯,怅然若失地点头。

    “其实你不回去也好,天慕那个样,指不定会对你做出什么畜生所为。清涯仙尊将他当做珍宝,不可能听你说他半点不是。”

    说到清涯,莫灵忽然忧心忡忡地说:“其实我们离开也好。仙尊渡劫时最为暴戾,谁知怎样就会触到霉头?昨夜他在主峰,被一人挡了路,直接以碍路为由一剑杀了。那人是叫金宇吧,怪可惜的,这次测验还是前十呢。”

    “仙尊将金宇杀了?”

    洛欢不敢置信。可莫灵点头,还绘声绘se地描述了金宇尸t被砍成两断的惨样。连眼睛都没闭上呢,突然就没气了,还被仙尊以染眼睛为由,命人将尸t拖去喂狗。

    可师尊会是一点小事就动杀心的人吗?

    仙人怎可能有杀心!

    “最凶险的劫,不是情劫是什么?”洛欢想起清涯的话,怕极了。

    “情劫不算凶险,至多为情所伤。最凶险的……”莫灵绞尽脑汁想:“最凶险的应是仙劫。若仙劫未过,道心不清,可能成魔。定是天雷,天地诛杀。”

    洛欢想起清涯初见她时的那句命数如此。

    他说命数有常,天道自有安排,与天相争不过自取灭亡。

    可他还是帮了她……

    就在洛欢头疼yu裂时,莫灵拍拍洛欢,祭出飞剑邀她一同前往:“走了,秘境就在前方!呆坐在这里可不行,万一别的弟未进秘境便使招,那可不是等si!”

    海上云烟缥缈。

    秘境犹若海市蜃楼,神秘不可窥测。

    洛欢可不能在原地等si。

    ***

    状态不太好。

    这段情节挺重要的,但大家可能不想看洛欢憋屈的日,便这一章全写完吧。

    很多洛欢心理不敢多写,怕太nve了让大家产生不适。

    ***

    弃不必告知。多谢。

    喜欢就请多夸夸我。感恩。/③W点PO18点US/

29.仙劫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