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采补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28.采补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在云从峰一个多月,洛欢被养出了两斤r0。

    清涯总是m0她的脸蛋,细腰,来回捏那点软r0。

    洛欢知道,师傅其实是不喜欢玩她的。他如果喜欢玩弄她的身,分明她的r儿圆润丰满,可以玩得尽兴,但师傅只会在她动情时才碰那处抚慰。

    洛欢b自己每顿都吃三碗饭,吃不下也得吃,不能总让师傅督促自己长身的事。

    今早,她画的火符终于燃起一簇火苗。洛欢喜出望外,可惜清涯最近彻夜练剑,没法第一时间给他看。

    洛欢将火符宝贝似的揣在衣襟里。午在食堂又吃到最后一个,她悄悄掏出一张,小火苗将凉馒头烤的焦脆s香,再沾一点咸菜的酱汁,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下午习剑结束,洛欢去了食堂。

    若是回峰,晚餐是清涯命人送的珍馐,洛欢可不敢拿小火苗献丑。洛欢等了很久才拿到两个白馒头。她想回去切成片穿成串,烤的金hs脆,让清涯尝一尝。

    ……

    暮se浓重。

    半月后便是年度考核,今日真人长老们皆忙内务,主峰很空。洛欢怕生,平日不敢多看无名山的楼宇道阁,今日正好缓步而行。

    路过道场时,洛欢发觉里头还有人在练剑。

    弟们都很着急,生怕落了差等。洛欢只看两眼,想回去练功时,被金宇叫住。

    “金师兄。”洛欢抱紧怀馒头,怯怯地往后退。

    金宇身上戾气很重。他身材远b洛欢高大,可修剑的天赋与她不相上下,都是在角落里b划模样。

    “你不修炼?”

    金宇见洛欢还有闲情逸致吃,不禁哼道:“你真的张开腿就能涨修为?”

    “不是的……”

    无名山是仙门清净地。平时弟们言语她,也是偷偷m0m0的。

    如此当面羞辱,洛欢一时不习惯,急切摇头:“我也是要好好练功的!”

    “是吗?怎么练?从没见你练过功。”

    “我的功法特殊,不能在众人前练……”

    “我看你是一直在偷懒吧?”

    金宇身后的两人应声嗤笑,可金宇却没了声音。他灵根杂多,对万事敏感,此时能清晰地感受到洛欢的修为。

    初见时连炼气都勉强的人,竟然快赶上他了。

    怎么可能!

    “你当真只要张开腿就行?”金宇怒不可遏,拽起洛欢的手臂质问。

    怀馒头掉下,x脯在拉扯时不住颤动,晃得金宇口g舌燥。

    章丘已近二十,灵根开慧极晚,早有妾室。他看了眼无人的道场,提议道:“我听说她是欢喜g0ng的y物,专门调教来给人采补的!”

    金宇的眼神变了。

    他放下手剑,开始撕她衣服,洛欢不断挣扎乱踹:“放开我!这是无名山!你们不是正派弟吗?怎么可以采补我?”

    “c,都要贬为凡奴了,管它正派邪派,能涨修为就行!”

    金宇命令章丘把洛欢按下。

    章丘极瘦,洛欢趁机反抗,掏出怀的火符拍下。

    啪——一朵小火苗燃燃升起。

    三人看愣了。

    那火苗烧在金宇的衣袖上,只灼出一个黑se小洞,便被风吹散。

    “哈哈哈,这东西竟然还想当个符修呢!连筑基都没有,还当符修?给人掌灯点火吗?”章丘笑得前仰后合,只觉洛欢b他的小妾有趣多了,扯下衣带捆住洛欢的手:“金哥,我们赶紧试试!”

    令一人在旁边瑟瑟发抖。

    他很怕。洛欢向他哀求,可他躲开洛欢的眼神,问金宇:“金哥,要真有用,能给我试试吗?我上次也是差等。”

    “放心,要真能涨修为,咱们仨都有!”

    金宇拖着洛欢往道场的角落去。

    “你住手!”

    衣衫破碎,洛欢大声呼叫,章丘一个法诀叫她喉咙刺痛。洛欢嗓沙哑,愤愤道:“我师傅是清涯仙尊,你们要是敢动我……”

    金宇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清涯仙尊能是你师傅?”

    两手撕开她的衣襟,雪白浑圆的rr0跳出,金宇笑道:“你要清涯仙尊如何来寻我们?他的弟是欢喜g0ngy物,被我们采补了?好啊,大不了我们仨都当凡奴,你呢,无名山还留得下你?”

    “你要清涯仙尊日后如何做人?谁见了他都会问,他为了一个y物弟大动肝火,有损清名!”

    仙尊的清名,众人皆知。为她脏了自己,怎可能?

    洛欢被打蒙了,近乎失语般哀叫,金宇便知自己这威胁有效。

    他将洛欢的衣衫全数撕下,m0到她g涩的甬道,两指急切往内。

    “不要,不要!”

    洛欢越是挣扎,身下被入得越深,调教敏感的身开始冒水。

    两只手不断r扯rjiang,不时按下挑逗。章丘通晓房事,啧声道:“金哥,可以了,这东西该泛lan了。”

    金宇脱下外k,紫黑r0柱早已在洛欢挣扎扭动时b0起。

    他知晓男nvyuny滋味,可家小妾亦是凡奴,哪有洛欢这般娇软白皙。

    双腿被金宇分开,yan物对准x口磨蹭,几下噗的一声尽根没入。

    “c,真紧。”金宇爽得直骂:“这东西里头又sh又软,不停在咬我!sao得都是水!”

    整根粗物不断进出,好似挞伐般贯穿她的下身,章丘看得过瘾至极,低头吮她一侧的r:“这东西rjiang都y了!”

    “我不是,我不是!”

    洛欢不断蹬腿,可一直沉默的男按住了她的脚踝,一直盯着她被c弄的那处:“金哥,我也想c她。”

    “待会就给你!”

    金宇抱住洛欢的pgg得极其凶狠,乱囊拍的x口发红,将yshi磨成一层层白沫。

    啪啪声在道场里回荡。

    洛欢没力气叫了,她的x都被c开了,怎么收缩都挤不出去。

    “呜呜呜……放开我……”她试图求饶,可越叫三人眼yu火更甚。

    水声y糜的道场里,忽然传出一声冷喝。

    “你们在做什么?”

    “啊!”

    金宇险些吓软,roubang重重往前一顶,强破开洛欢的g0ng口,jinge全数灌进。

    洛欢哭得上气不接不下气,看见天幕,也顾不得自己正被灌jing,嗓音破碎地哀求:“师兄救我,救救我。”

    天慕捂住口鼻,面容沉不悦。

    “您听我们解释!”

    “不用解释了!”天慕说:“这y物被采补时fangdang不堪,下次再做这事,不许再在道场里。”

    “师兄?”洛欢听见什么碎掉的声音。

    b金宇cha入时更痛一点。

    “你叫谁师兄?区区一个y物,真拿自己当个东西。”天慕见三人连声道谢,要将洛欢拖出道场换地再g,他喊住了。

    天慕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找了一瓶疗伤药,给金宇说:“采补完之后,不许留下一点痕迹。她整日在我师尊眼前晃荡,师尊这几日劫数未定,最需静心,若让她一身痕迹扰了师尊心境,我用你们祭剑!”

    “多谢师兄!”

    金宇更是肆无忌惮。

    他不断g口,将她t内的灵气尽数卷走后,仍是不满足。可章丘已经将她的r儿吮得老高,早不够味了。

    “要不一起试试?”章丘提议道:“我们轮流c她小b和p眼,还有上头这张嘴。”

    金宇立刻答应,他勉强将洛欢的花x让给了章丘。

    章丘躺在地上,洛欢被他和金宇压着,身下两根r0柱轮流进出c弄,一下b一下狠。口更是被另一人的roubang塞得满满的,近乎窒息的xa里,洛欢恨不得咬断口里的东西。

    可她没有力气。

    连合拢腿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让他们c得舒爽至极。

    章丘sjing的那一刻,洛欢夹紧了xr0,她本想夹断他的脏东西,可蠕软的xr0只会收缩吮x1。

    除了yanjing,什么东西也被吮了进来。

    “唔嗯……”

    洛欢意乱情迷地吐出roubang,将男人的yanjing全数吞下。

    “瞧这sao样,pg一直在摇,求c呢!”金宇骂了一句章丘:“n1tama行不行,让你cb采补都做不好,滚开!”

    “金哥,你让我缓缓……这东西太邪门了,噢,咬得我爽si了……”

    他好像真像要si似的。金宇才不管他,和另一人面对面站着,将洛欢抱在yan物上吞吐,痛痛快快地c爽为止。

    ……

    托天慕给的药,金宇又给她掐了清洁法诀。洛欢回云从峰时,除了媚软的xr0,一丝异样也无。

    洛欢将脏了的馒头剥下吃掉,留下最美味的芯。

    她画了一张新的火符。火苗炽热,转瞬将馒头烤为焦炭。

    “你在那偷偷m0m0做什么?”

    清涯从屋外回来,衣衫微乱,似是练剑整日至疲累。

    “仙尊……”

    洛欢急忙将馒头藏好,拿出那张火符说:“我新画的符,您看。”

    清涯只瞧一眼,便知她进步卓越。

    “哭什么?”清涯伸手抚m0她的脸颊,喉头滚动,“洛欢,你哭什么?”

    “我没哭!我……我修炼能吃苦,不哭的!”

    洛欢匆忙躲开清涯的手,下意识抹了一把眼角。

    她真的没哭。她早就把眼睛擦g净了。

    “莫要说谎。”

    “我没说谎。”洛欢脑袋越来越低。

    “若是说谎,我会罚你。”

    清涯步步紧b,但洛欢倏然抬起头,无助问:“仙尊,如果我……我犯了b说谎更严重的错呢……”

    “若离经叛道,天地不容,人人得而诛之。”清涯直言不讳。同人前严苛冷漠的仙尊无异。

    洛欢呆了许久,缓缓点头,而后捏住了清涯的手。

    他常年握剑,手掌微凉,苍劲有力。

    “师傅,您可以抱抱我吗?”洛欢小声哀求:“我有点冷。”

    清涯沉默许久,最终褪去外衫,罩在洛欢肩头。

    “记得还。”他捏捏洛欢的脸颊:“今夜早睡。”

    他又去练剑了。

    听着屋外纷乱无序的剑声,洛欢做了光怪陆离的梦。她想起自己在欢喜g0ng被调教灌血的痛,想起静水给的点心,想起临弦si时瞪她的眼。

    那一刀痛快至极,可洛欢不敢多想,只有无尽后怕。

    翌日,洛欢去主峰修业。

    金宇旁边空了个座位,章丘告病假了。金宇同另一人嗤道这废物定是要当凡奴了,正好,他们俩可以独占洛欢采补。

    道经课间隙,他们就已经将谁先c她哪个洞谈好了,只待课一结束,便将洛欢拖到昨日寻好的地方。

    洛欢并不怎么怕。

    大抵是因为清涯没有杀她。

    ***

    以下是解释:

    如果这是一本ai情小说。

    师傅就该抱抱洛欢,然后开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但这是一篇nv主努力修炼的小说……

    如果师傅这样做,洛欢就真成了师傅一人的禁脔。

    ***

    其实师傅发糖(造业)了的。

    不要打我!如果一定要揍我,请拿珍珠捶爆我的鱼脑袋(……qaq)/③W点PO18点US/

28.采补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