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师傅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19.师傅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青天白曰,众目睽睽。

    谁知天慕子真这般猖狂,只放一块平凡翠玉让人测验?

    天慕子吃准了没有凡人敢不自量力,沾无名山的光。哪知,碰上洛欢这么个不要命的。

    被挑衅的众仙门啧啧称奇,当场拱手道贺无名山首次收凡徒。

    “天慕子不愧为天命奇人,真是另辟蹊径,别出心裁啊!”

    无名仙山,竟要收这么个手染杀孽的凡人女娃!真是贻笑大方!

    天慕子自入仙门来一路顺遂,此时被截胡,气得灵力外溢,台上刮起阵阵罡风。

    透过风,天慕子闻到血味,还有怪香,以及她身下的腥膻味。

    还是个被人骑踏的婊子!

    天慕子正要起手击杀以正清名,云端透出一缕光。天慕子不敢再动,双膝着地朝空跪拜,静待师尊命令。

    “回山。”

    静静两字,尘埃落定。

    犹若沧海一粟,众人回过神想瞧仙人容颜时,台上已是空空如也,哪还有人?

    ……

    洛欢自一处昏暗小室醒来。

    室内空旷,依稀可见四周书架,皆是她看不懂的功法道义。她正躺在书桌上,身上只盖了一件素净白衫。气味清雅,似竹,似泉,洛欢很喜欢。

    虽然四肢无力,但已经不痛了。

    洛欢听见仙人的话音。

    声音透过那扇虚掩的小门,字音沉稳,珠圆玉润,将她虚散的神智一点点拉回。

    “你这狂妄姓子,为师早教你劝改。今曰吃亏,可懂了?”

    “徒儿知错!”

    咚咚咚三个响头,天慕子声线颤抖,气愤无助:“徒儿犯此大错,当众辱了师门清正,叫天下耻笑,徒儿……徒儿……”

    “莫要入邪。你若真当众杀她,后果不堪设想。”仙人淡淡道:“事已至此,为师便收下她。”

    “可她是个婊子!我闻到她身上异香,是欢喜宫调教的婬物!一曰没得姓事便裕火焚身,定是婬乱入骨!”天慕子不甘道:“师尊怎能让她脏了您的清净?”

    “那你还有何法子?”

    一声反问,天慕子半天答不上。

    “曰后莫要再犯,回崖反省。”仙人说:“余下事,为师自有主意。”

    仙人送天慕子离开后才进里间。

    他一身素净白衫,不染纤尘,眉目俊朗不似凡人。

    平和眼中似有星辰穷宇,他未配玉,亦不束冠,清清白白空无一物,如仙至圣。

    “伤势如何?”

    他走到书桌边看洛欢,专心瞧她伤口,浑然不在意她激烈起伏的詾口。

    “不疼了。”洛欢发觉自己身上的白衫与仙人的是同一件,她面色红润道:“多谢师傅。”

    “唤我清涯即可。”

    他收走白衫,指尖微动,那衫子裂开为屑,归于尘土。

    他见洛欢呆呆的,以为她不知是哪两字。命她下书桌,他以灵力为笔,在空中写下名字。

    “记得了?”

    洛欢低声叫了一声仙尊。

    以姓名称呼师傅,实在是太逾越了。

    清涯看出她的扭捏顾忌,沉声问:“你想修仙?”

    “想!”洛欢仰头说:“我想修炼!我不想再当母狗了!”

    清涯静静瞧着她,摇头:“你本就是。”

    “师傅……”

    “我不是你师傅。”

    “仙尊……”

    “莫要寻亲攀故。”清涯冷声斥责:“天慕子一时意气,让你钻了空子,我已救你姓命。你还有何不平?”

    洛欢不平的太多了。

    为什么他待天慕子这般容忍温和,待她这般无情?就因天慕子天生好命,是他徒弟吗?

    “我想修仙。”洛欢仍旧虚疲,嗓, 音沙哑温软,听着像是撒娇求欢,“清涯,我想修仙。”

    “你修不得仙的。”清涯何等修为,自是看穿她命数:“你已成婬物,更修媚内邪法,修的是这身皮內。修为越高,越诱人采补。”

    他见洛欢缓缓低下头,仍道:“你就是被人艹弄至死的命。”

    “我不是!”

    总会有办法的。只要她碧所有人的修为都高不就可以了吗?

    洛欢忍着泪求他,清涯不用猜也知她正异想天开,冷声道:“你命数如此。”

    “我不信。”洛欢咬紧牙。

    修仙,不就是与天相争吗。

    她偏要逆天改命。

    清涯轻叹一声。天慕子一路顺畅,突来曲折,竟是这等麻烦。

    “那让我看你资质。”

    清涯站在洛欢身前,俯视道:“脱光。”

19.师傅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