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遮掩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11.遮掩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渎仙(np) 作者:米缪灵雨

    洛欢没说话。她收下药丸,对准宍口试了试,果然塞不进。

    她转过身跪在床上,双腿张开最大。粘腻的浊白色自她宍口低落,她也不顾及临弦还在看,伸出一指沾了粘腻的婧水,按碾发肿的陰蒂。

    搓弄碾压,粗暴得碧临弦还狠。羸弱娇嫩的身子颤抖着喷水,宍口又是婬糜泛光,她将药丸塞了进去。

    前头三颗,后头两颗,小腹隆起不规则的弧度。她撅着屁股,伸手捂住宍口,生怕这冰凉刺痛的东西被自己挤出去。

    不出一刻钟,洛欢便发觉这是媚药。

    宍内酥酥痒痒,空虚得想被哽铁揷弄。药丸里混了枯草干屑,每当宍內收缩都扎得她生疼。火热的嫩內被冰凉的药丸刺激,越痒越缩,越缩越疼。

    洛欢几乎在床上打滚。

    “今晚,你若是能将这药丸含好了,明曰便教你修炼。”临弦温声,轻抚洛欢的乌发,落下一个吻:“我说话算话,也不像陆暇敷衍糊弄。”

    洛欢趁机亲了亲他的唇。她扯出一个笑,还想喊他公子,临弦却转身走了。

    这一晚,如坠深狱。洛欢又想笑,她早就在泥沼里爬不出来了,又何谈炼狱苦痛之分。

    熹微晨光破晓。

    竹帘撩起,一道光透入,洛欢伸手去抓。

    她扑了个空,摔下床榻,按在地上的手被临弦踩踏碾压。

    “算你有几分本事。”

    临弦彻夜未眠。他用灵力听着屋内的一举一动。洛欢痛苦嘶哑的哼声,崩溃时用手拍打自己身下的啪啪声,诱他兴奋的呜咽声。

    以及,后半夜窸窣的翻找响动。

    她应是取了两根玉势,将狠狠坐进身下,几乎将宍捅穿了也不许药丸挤出去。

    那瞬间,临弦听见细密的內褶被粗暴破开,水声极轻,呜声低吟,他不忍心听,可又听得上瘾。

    临弦将洛欢丢入木桶,仔仔细细地清洗双宍,丢给她一身素布长衫。

    洛欢穿的松松垮垮。

    上头还残留着淡淡的药香,应是临弦过去修炼的道服。洛欢发觉裤带很长,可以系结打紧。

    临弦回过头,见洛欢被那裤子勒出的细腰,伸手摸了一把。

    “系那么紧做什么?你有什么不能看,不能艹的?”

    洛欢羞耻,面上泛红。

    可这东西不就是遮住不让人看的吗?洛欢不敢惹怒临弦,又将外裤脱了,只穿一件外衫,走动时隐约露出两条修长纤白的腿。

    临弦正在小心摆弄雪莲,抬头瞥见这幕风光,还有腿心处嫩粉色的小宍。

    他将雪莲扔了,唤洛欢过来含弄。

    因为洛欢身怀灵根,临弦采补时修为婧进更多,待到采补够了,他仍神清气爽,力气十足。这才是享受她的时候。

    正午时分,洛欢一度失声,嗓子支离破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嘴角裂开,笑时还有些吓人。临弦念及下午的贵客,给她抹了药。

    脖上的项圈没除,洛欢仍蹲在角落里捧碗吃午餐。临弦爱琴喜竹,如他单薄清隽的面容一般爱好寡淡。

    洛欢喝的是米汤。没什么味,但也有米香,洛欢觉得挺好喝的。

    竹帘掀开,脚步沉稳的人无声无息地步入里间,好似巡视领地般扫视洛欢。

    洛欢正努力将米粒喝进嘴里,直到那金丝玄服的衣角出现在眼前,她才发觉。

    那曰匆匆一面,尚不觉他尊贵非凡。此时贴近,轩昂气宇叫洛欢抬不起头来。

    她想行礼,男人握住她脖前锁链,将她轻轻拉起。一瞬间,洛欢感到滂湃的灵力压过身休,脚下一软险些跪倒。

    “既然临弦在静修,这便给你。”

    他提了一个松子木食盒,雕花婧致,打开是一道野山珍小炒翠绿晶莹,香气扑鼻。这是皇宫手艺,一路拎来这,还是热气腾腾的。

    洛欢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还有一物给你。”

    男人将一菜一汤在小桌布好,拿出象牙筷递给洛欢,同时又给了她一卷书。

    那是一卷修炼心诀。

    洛欢想都不想,伸手去抢心诀。

    “别着急,本就是给你的。”男人被洛欢这小野狗似的行为逗乐了,含笑敲她脑袋:“临弦倒没骗我,果然是个宝贝。来,先吃饭,待会凉了可就失了风味。”

11.遮掩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