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赌局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 作者:しき四季

第82章赌局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迷迷糊糊间,睡得昏沉的洛兰妮雅做了一个梦。具体的细节似乎有些模糊了,但被两只散发着亲切味道的大型动物抱来抱去、最后还被它们一齐压进柔软床铺里的大体印象倒是记得一清二楚……在那之后自己似乎还做了些什么,但朦胧的意识实在是已经濒临极限,当时在梦中的一举一动又不是什么需要她太过在意的事——

    才怪啦!

    在轻微的宿醉头疼感持续不断的侵扰下,意识逐渐清晰起来的洛兰妮雅突然猛地惊醒,直接从床上坐起,近乎呆滞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布置。

    她这是……被带到哪了?至少可以肯定这里绝不会是她自己的房间……

    就在少女呆然地回忆昨晚记忆的时候,有人打开了虚掩的房门,随即一道温和而轻柔的男性嗓音由远而近地来到了床尾附近:“您醒了?会觉得难受吗,需不需要为您准备些醒酒提神的饮品?”

    看清来人的长相后,即便被骑士披散着垂顺长发低头看向自己的模样害得心脏开始不争气地乱跳,洛兰妮雅还是忍不住大大地松了口气。

    “太、太好了……我还以为……”被那个辈分上是她晚辈、却天然得让她头疼无措的骑士给带回他家了呢……

    正按着胸口给自己顺气呢,洛兰妮雅忽地意识到了某个问题,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看身上穿着的衣物,登时想尖叫的心都有了。

    “啊,请不要多虑!您身上的衣物,是我……我唤来侍女为您更换的。”兰斯洛特一见少女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连忙开口澄清误会,“至于这个房间……这里是高文卿在内城的居室,因为考虑到昨晚回来的时候入夜也深了,若是再不经考虑地直接送您回到房间,未免有损您的清誉……当然,这件事我已经和凯爵士报备过了,也是得到他的点头同意后,这才借用了高文卿的居室。”

    虽然当时的凯看着他和高文,脸上神情很是有些说不清的微妙,但最后还是挥手由他们去了。

    可堂堂王后竟然夜不归宿难道就不有损她的清誉了么……洛兰妮雅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深究这些,但令她最为忧心的显然不是这个问题。

    “这、这么说来,我我我我的身份岂不是……岂不是曝光了嘛!!!”

    兰斯洛特不太明白少女如此纠结的原因:“我想,应该无需担心高文卿那边的问题。身为同僚、也作为熟知彼此的挚友,我十分清楚那位骑士不是那种会将您私服外出的事到处宣扬的人,因此您大可放心……”

    “不!完全不能放心好不好!”如果没有那段舞会上的初见相遇,或者外出时没被对方认出来她参加舞会的身份倒还好说,现在……现在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洛兰妮雅的记忆里清晰地浮现起,自己喝迷糊了之后,抱住人家的腰死缠不放的场景,她感觉自己简直快要社会性死亡了!更别提后来自己几次从半醉的梦中醒来,主动拉住骑士的手、靠上他的肩膀,化身大型挂件骚扰人家的糟糕行为了!

    完蛋,她一世英名大概就这样毁了……也连带着以后都不能好好直视她那便宜大侄子了!

    “……是不是,我在无意间又做出了什么令您困扰的举动?”兰斯洛特猜不到她心情突然转阴的原因,只好习惯性地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

    “……?”洛兰妮雅抬起埋在双膝处的脸,看向走到她身边来的男人,忽然注意到他左侧面颊附近的发间露出了一点水晶般的反光色泽,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骑士戴着的耳饰。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长相俊美的男人,伸手将垂至前边的深棕长发别回耳后,那枚亮紫色的水晶耳坠便贴近他线条流畅分明的颈侧、一晃一晃地折射着散碎光线的场景,洛兰妮雅忽地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和思考,呆愣地看着他那张越靠越近的俊脸,直到下腹部处传来表达欲求却又近于痛楚的抽动,她才骤然惊醒,捂住小嘴咬紧下唇,逃一样地向床边后退了好几步。

    遭不住,遭不住……为什么这看上去禁欲又认真的男人总要在她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展露出闷骚的一面诱惑她??昨天那身颜色灰扑扑、结构线条却又完美勾勒出他修长挺拔身姿的铠甲也是,总勾引她去看不说,还让她不知遐想了几次盔甲底下骑士鲜活美味的有力躯体……

    “停停停!不能再继续了!你不要再靠过来了啊!”

    兰斯洛特看着少女慌不择路地向后退去的动作,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抓住她,却不料对方红着小脸反应剧烈地避开了自己的手,然后……

    扑通一声,连人裹着被子一道摔下了床。

    处理完醒来时闹出的乌龙事件,洛兰妮雅便换上了储物手环里放着的备用衣裙——自前日被莫德雷德强撕了裙子后,担心再遇到类似的窘况(咦?这种事发生一次还不够吗?),她便往储物空间里塞了不少衣物以备不时之需,结果没想到它们在第二天就派上了用场。

    没有让侍女服侍,穿得慢是慢了些,但好歹她也是个拥有正常动手能力的成年人,往身上套件不算复杂的裙子是完全不成问题的。至于昨日被换下的那套与她身份不搭的战斗护甲,则是被收好放进了手环的空间里。

    魔法真是个好东西啊——某人第无数次地感叹道。

    在那之后,洛兰妮雅又从兰斯洛特口中得知骑士高文已经一早出门、赶往了位于王城贵族区元老院的消息,听完便不自觉地松了口气:说实话的,她还没做好与那个笑容爽朗阳光的青年碰面的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算了,已经发生过的事就不要多想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用完早餐,侍女们全程表现得都如同往常,并没有对由湖之骑士一路护送回房门口的王后陛下做出任何失礼的言行,就连带有暗示性质的暧昧笑容都没出现过一个,这让本来还有些担心传出绯闻的洛兰妮雅顿时坦然了。

    请了半天假的侍女莉莉安娜似乎还未归来,再加上今天原定的日程就是外出,洛兰妮雅想了想便挥手拒绝了一名长发的年轻侍女要为自己梳妆更衣的提议,屏退所有服侍左右的下仆,转身走进了更换家具后焕然一新的卧室。

    她环顾了一圈,然后扯下改在某面烫金花边落地镜上的防尘罩,发现在周围新家具的映衬下,这面新来的镜子似乎也不那么显眼了,便满意地顾自点点头,又掉转身子去准备出门的行装了。

    据称魔镜的光滑镜面上,安安静静地泛不起半点涟漪,之前曾经昙花一现的银发恶魔也好似少女的幻梦一般,直到她离去为止都没有再主动现过身。

    满心都是外面世界的洛兰妮雅哪有空去管那只莫名其妙的镜中恶魔在想什么、打算闹什么别扭,换回那身叫她爱不释手的装备,就转身出门、让兰斯洛特带她去找传来口信的宫廷总管了。

    这厢,凯刚训完圆桌骑士里的刺头后辈,换来对方桀骜不驯的几声冷笑后,便由着这个不服管教的臭小子闷头回去继续不要命似的训练了。只是还来不及头疼莫德雷德的问题,某位来自哈里斯王国的使者、现安格琳王国的特别在驻士官便敲开了宫廷管事的房门,笑嘻嘻地表示自己是来求见王后陛下、履行昨天的约定的。

    王后……王后陛下啊。

    一提起王后,凯就忍不住回想起昨夜那位王后归城时的情景,险些就要扶额叹气了:……不,虽然王后当时似乎有些醉了,意识不清地拉着人不放也不该是她的问题,但……那两个骑士要动起真格来,哪会拉不开一个小女人的手?就这么任由她借着酒力、小奶猫般地粘人,真的不是那两人刻意惯纵的吗?!

    只是腹诽归腹诽,面对使者的要求,凯还是找人给王后捎去了有人拜访的口信。

    没过多久,凯也处理完了手头的几桩宫廷杂务,王后陛下便带着俨然一副随从姿态的湖之骑士一同现了身。

    “小公主这身打扮可真帅!”神威一见到她,便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在凯看来,不再穿着符合王后身份的华贵长裙、而是换回昨晚那套利落劲装的少女,全身都似乎洋溢着一股他从未见过的活力,再加上她并未和昨晚一样遮挡面容,娇艳动人的俏脸配上一双秋水般的眼瞳,和长且发梢微卷的马尾组合在一起的杀伤力实在是有些惊人。

    只是少女本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神态十分自然地与他们寒暄了几句,便在凯的一通叮嘱后,跟着那个名为神威的男人走了——表示自己稍后有事需要处理的兰斯洛特则坚持,先与王后同行一段,等到了约好的时间、再赴约前往工作地点。

    至于洛兰妮雅,她自是没有发现一副公事公办态度的宫廷总管在暗地里观察了自己不知多少回,满心想的都是今天要把昨天没玩尽兴的遗憾全部扫清,这还只走出几步远呢,就已经在满脑子的游玩计划中傻乐了起来。

    “哎,小公主原来这么期待和我一起出门的吗?既然这样的话,小公主就劝劝你那位护花使者,让他回去好好工作嘛!放他这样打扰我们二人世界多煞风景啊!”神威一手搭上少女纤弱的肩膀,语带哄骗地笑着道。

    洛兰妮雅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支吾了一下,挥开这人自来熟的爪子:“呃……我和你有熟到可以过二人世界的程度吗?”……不管怎么说,三个人一起总比两人独处的环境要来得不尴尬些吧?她心想。

    “呜哇!小公主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就不怕伤我的心吗?!”神威一副颇受打击的样子,捂住心口退到一旁。

    兰斯洛特看了这个爱做戏的男人一眼,转向少女的时候已然换上了他自己也不自知的温柔神情。

    “外出的车马已经准备妥当,请随我来吧,王后……陛下。”

    他愿意带她前往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离开内城的途中,听罢少女的首站目的地,神威的表情登时变得很是古怪。

    “小公主,你想去冒险者协会?”

    “是啊,不行吗?”洛兰妮雅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掰着指头数了起来,“去那里玩过之后,我还打算去一趟法师同盟会……嗯,还有还有,那附近不是有一个超——大量藏书的奥秘之厅嘛,再顺道去那里看看吧!这样我就满足了!”

    “……咳咳。”神威突然有些后悔将地图提前送给这小丫头了。先不说她提到的法师同盟会,那个所谓的“奥秘之厅”其实就是那帮子法师整出来的一座大图书馆,里边据说除了大量只能同盟内部法师阅读的魔导书以外,也囊括了不少会令风土、历史学者废寝忘食静心钻研的文献资料,根本就不是她说的那种可以“顺道看看”的地方……虽然以他对那位热衷神秘学知识的王女的了解,她也确实会对这两个地方产生一探究竟的欲望就是了。

    还有,小丫头说要去冒险者协会……玩?

    “您是有什么委托,需要向协会所属的冒险者发布任务悬赏吗?”兰斯洛特代神威问出了这个他们都想搞明白的问题。

    “委托?没有啊。”洛兰妮雅眨了眨眼:她就是想去开开眼界啊。

    “那小公主是打算去那边做什么的?参观?体验生活?总不会是想注册成为协会的冒险者吧哈哈哈……?”神威见她听着听着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心里猛地一个咯噔,“等一下,小公主难道真的这么想过?!”

    洛兰妮雅闻言回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倒也没有……不过经你提醒之后,我突然觉得那样好像还会更有趣些?”

    “噗——祖宗,算我求您了,别尝试这种奇思妙想了好不好?!您老也不看看您这张脸,要是被那帮子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人见着了,还不引起暴动啊!”神威差点没被她故意使坏的回答弄到喷血,而且据他所知,注册冒险者的流程里是有核对身份证明这一项的!这小丫头是真的敢想,而他还真怕她拿着自己哈里斯王室的身份证物就往那协会跑……

    “啊,你是说长得好看容易引起麻烦?这种简单的问题我怎么可能没想到啊。”对自己脸蛋还是很自信的洛兰妮雅白了他一眼,伸手一指斗篷风帽和尚未拉起的面罩,然后话锋蓦地一转,“还有,你刚才说谁老?”

    收到少女略微眯起眼的神情威胁,男人秒认了怂:“我老,我老,我们的小公主是世界第一年轻漂亮可爱帅气的女孩子!……嘿,你说对不,这位骑士大兄弟?”

    兰斯洛特虽不明白他为何要对自己特此一问,不过还是立刻发自内心地真诚点头道:“没错,陛下如今正处韶年,自然值得世上所有称赞美好的辞藻。”

    “啊,唔……那个,别以为夸几句就能收买我了啊!我是不会放弃参观冒险者协会的念头的!”洛兰妮雅耳尖红红地扭头坚持道。

    ……小公主竟然对这骑士没辙?神威暗自挑了挑眉,感觉自己似乎嗅出了一丝隐情的味道,但面上却全然不显心底的兴味,笑眯眯地接口道。

    “好好好,都依你。不过在去那种满是男人汗臭气味的地方之前,我想推荐个更有意思的好去处,小公主有没有兴趣啊?”

    “什么好去处?”洛兰妮雅闻言眨了眨眼。

    来到神威所说的“好去处”,洛兰妮雅不禁有些怔忡,只是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在面罩和风帽的掩盖下显得并不起眼罢了。

    “怎么样,这里有够热闹吧?可更有意思的……哈,那就要等排到队之后再说了。”带路的男人一脸轻快的笑意,不顾洛兰妮雅反应缺缺的表现,拉着她挤进了长长的队列里。一直习惯对少女以礼相待的骑士反倒吃了周围人潮拥挤的亏,连连借过数十个过往的路人,这才艰难地找到了已经在某条队尾站定的二人。

    “这里是……斗技场?”洛兰妮雅踮着脚看向前方酷似前世罗马斗兽场的露天竞技场,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她虽到过卡美洛的斗技场,但那次是从王家城堡一侧直接过去的,这回似乎是跟着神威绕了一个大圈,到达了外城居民也能进场观赛的另一侧入口,可……这么人声鼎沸的样子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主办方即将进行什么斗兽比赛、这一大群人来买门票了?

    神威的回答证明,实际情况似乎和她所想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偏差。

    “是啊,谁让明天会有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试呢。这个国家的人似乎可喜欢看这些了,这不,光是入场券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了。”神威说着耸了耸肩,然后不着痕迹地看了身旁的娇小少女一眼,半开玩笑地打趣她道,“听说这里还能下注,赌对战双方的输赢呢。小公主想玩玩看么?”

    “呃,赌博什么的……”这里好像是过去的安格琳王族还是什么大贵族建造的产业吧,公然赌博真的没有问题吗?而且看周围的男女比构成……难道这里就连女性也热衷于这种血性的比赛?洛兰妮雅纠结了一小下,很快便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等等,我对这种野蛮的斗兽比赛又没有兴趣,干嘛拉我来这里啊?”

    话音刚落,神威就瞥见那个正向他们赶来的骑士脚下明显地一个趔趄,顿时没忍住嘴角上扬的动作,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斗兽比赛……噗哈哈哈,斗兽比赛?嗯嗯,没错,就是野蛮的斗兽比赛啦。据说是同一饲主饲喂的两只凶兽为了争宠,一见面就要闹腾起来,于是就被放上了斗技场的舞台哦。”

    “斗技场的斗兽也有争宠的心理?那它们的饲主一定没有虐待它们。”洛兰妮雅完全没有往别处多想,还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咳咳——”兰斯洛特好不容易拨开人群挤到两人身边,听到的就是某个健忘的人超没良心又置身事外的言论。事实上,只要少女多关心一下旁人讨论的内容,就能知道明天举办的并非什么斗兽比赛了,然而她却好似全然没有留意周遭纷杂热切的议论声,被那个叫神威的男人几句就又带跑到了别的话题,一副听得兴致勃勃的样子。

    兰斯洛特还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好在队伍看着虽长,但前进的速度却是不慢,不消一会儿就轮到了洛兰妮雅一行。

    洛兰妮雅打量了面前酷似售票窗设计的建筑几眼,随即便跟上神威的步伐,与骑士一同向空闲着的一个服务窗口走去。

    “非常抱歉呢,现在可供自由选择座位的票只有G区、H区和I区的观众席了,要不然就是其余分区的指定坐席票,请问客人您打算购买几张观战入场券呢?”斗技场售票区的女雇员笑容甜美地递来一张微缩的斗技场俯瞰图,上面明确地被分成多达十余数量的座位区,其中有大部分都已经被主办方标注出了红色的已售完状态。

    事实上,会来这里购买斗技场入场门票的多半不是什么上流圈子里的人物,有头有脸的王公贵族们都有独立的观战包厢,哪会自掉身价地和那些需要自己跑来买门票的人混迹到一起?女雇员从昨天起就厌倦了接待末流贵族和普通平民的工作,笑容都已经僵硬得不行了,但偶尔遇到像这样长得养眼、气质又特别的异族小哥,她还是很乐意多花些精力解说的。

    “我们的话,两张就够了吧。”五官柔和,眉眼间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冽感的年轻客人说完,然后略弯起那双狐狸似的眼睛,促狭地看向他身旁的铠甲武者,“我说得没错吧,骑士大兄弟?”

    女雇员也顺势转向那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双眼不自觉地亮了亮:“等一下!如果这位客人是拥有正式职业证明的骑士,那么根据我们斗技场的规则,这位客人可以享受到我们观战入场券八折的折扣……”

    这边的女雇员正极其耐心地为这两位购买入场门票的客人推荐最为合算的购买方案,另一边,神威似乎也听得认真,兰斯洛特更是沉默着一言不发,唯独有一个人全然不在状态。

    她呆呆地看着女雇员身后、明明白白地标注出赔率数字的公告示板,左边一侧写着“圆桌中最为年轻大胆、勇敢而不羁的天才骑士、莫德雷德”的字眼,右边一侧挂起“武勇无双、智计两全,绅士体贴的湖之骑士、兰斯洛特”的标语,感觉这里几乎就差一个“妖后洛兰妮雅蛊惑两骑士为其反目”的横批,就能编出一篇脍炙人口的花边新闻了。

    ——这里聚集起来的这么一大群人,感情都是来看两位圆桌骑士决斗的啊?!!

    洛兰妮雅都快懵了,突然听到前边的神威喊她。

    “小公主,你明天会来看比试的吧?那我可就买我们的这两张票了喔。”黑发黑眼的青年冲着她眨了眨眼,然后又对这才注意到洛兰妮雅存在的女雇员笑道,“至于旁边那位骑士的票就不需要了,他自己会想办法搞定的。”

    ……不然这人难道还打算让参赛选手买票观战?洛兰妮雅简直不知道自己该从哪吐槽起了。

    “啊,对了,小公主要不要也来赌赌看谁赢谁输呢?今天出门算我请客喔,所以你就放开了玩就好。”神威已经看到了少女呆愣傻眼的模样,心下愉快的同时不禁再次玩心大起,拉着她看起了两边的赔率,“目前看来,大家似乎还是更看好这位湖之骑士一些呢。喏,你看,左边这位骑士莫德雷德的赔率都到一赔十一了,好可怜啊,小公主要不要押这边?万一冷门的这一个赢了我们可就赚翻啦!”

    “唔——”洛兰妮雅一阵牙酸,捂住腮帮子悄悄去看兰斯洛特的脸色,却忘了对方在出城时就戴上了头盔,这一眼偷看得几乎毫无收获,于是便只好硬着头皮准备推拒,“算、算了吧,我不怎么会赌……”

    “没关系,要赌的话,您可以选择赔率稍低、但赢面更大的兰斯洛特大人啊。”女雇员笑着推荐道。

    “我——”洛兰妮雅好想断言拒绝,但身后来自骑士的那道灼灼目光有如实质般地压上了背脊,沉甸甸的,还带着一种满是热意的期盼,叫她到了嘴边的“不”字不得不又吞了回去。

    她缓了口气,让僵滞的大脑放松之后重新恢复运转,然后在闭目思考十余秒后,睁开了双眼。

    “好,要赌对吧?那我押——莫德雷德,”

    她说到这里,足足停顿了数秒才继续道。

    “和兰斯洛特,两人平手。有这种下注的选项吗?”——

    高文卿上线了!高文卿下线了!(下章尽量让高文卿再次上线hhhh)

    今天没有小百科

    凯哥隐约感觉到了不对:身边的圆桌同僚怎么都一副对王后很有兴趣的样子???

    莫崽:这个“都”字的意思是我也包括在内?

    兰斯洛特:难道不是?不然你躲起来偷练是为的什么?

    莫崽:(想起决斗事件的起因)……【摔剑】

    _(:з」∠)_话说最近加班加上用眼过度,枯了枯了

    ③щ奌нāǐτāηɡsんцщц奌CΘм

第82章赌局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