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酒馆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 作者:しき四季

第80章 酒馆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兰斯洛特一早就注意到了接近过来的友人,回敬完对方热情而又用力过猛的见面礼后,这才笑着向他问道:“卿是什么时候回到卡美洛的?我这边都还没收到消息呢,想来距离那一位大人的归期应该还有段时日?”

    “没错,在下这回是作为被派出的机动先遣,提前回到王城收集某些必要情报的。”高文说着便叹了口气,“卿怕是不知道,为了尽快从荆刺平原赶回王城,我这一路上走的都是最短的直线路径,但是即便如此,我亲爱的格林嘉莱特都还整整跑了两天!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一定要给他放个假、好好犒劳犒劳我这忠诚而又勇敢的好伙伴!”

    “卿每回都是这么说的,可结果……算了,你那亲爱的好伙伴是最清楚结果的。”

    两人默契地不去提及某些可能涉及军情的话题,稍稍寒暄了几句后便将注意力转回了面前的问题上。

    “不提这些了。吾友兰斯,卿似乎与身边的这位女士遇上了什么难题……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告知在下、为你们一同分忧呢?”

    兰斯洛特回头一瞧,只见少女正盯着好友那一身英气的白银铠甲看得眼睛都直了。注意到他的视线,她复而回过神来,一改之前犹豫不决的样子,眨着一双美眸开始对他使眼色,就差比口型表示分头行动的意思了。

    见此情景,骑士也只好无声摇头苦笑,暗叹好友出现得真是太是时候了。

    “难题倒也说不上,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工作上的急事需要去处理……卿应该明白这种苦衷吧,就是不知道卿现在是否方便……”兰斯洛特说着,顺势看向了好友身旁几步远的地位置。

    兰斯洛特这样问不是没有理由的——好友高文并非独自一人,而是与一个看上去有些眼生的黑衣剑士走在一起。

    不过虽说眼生,在兰斯洛特的印象中,卡美洛城内有着褐肤黑发、略带异域血统长相的职业大剑士本就不多,更不用论这人身后负着的那柄足足比正常成年男子还要高大几分的魁梧巨剑又是一件极具个人色彩的标志物,他几乎很快就从记忆的某个角落里翻出了他的名字……或者说是代号。

    “喔,卿是担心我旁边的这一位?”高文摆手表示不必在意,“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只是打算一起去附近的酒馆喝几杯,再探讨探讨有关某些特殊魔兽和怪物的传闻……您说是吧,冒险者协会的‘赤色断刃’Ash阁下?”

    一直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景象的男子闻言摇了摇头:“叫我Ash就行。”

    “哈哈哈,Ash阁下还真是客气呢!如果是在平时,我会非常乐意这么做的,只是现如今在下多少也算是公务之身,断不敢对愿意协助吾等任务的阁下行这般失礼之举,这一点就请阁下海涵了。”高文笑了笑,爽朗而又语气诚恳地道。

    “……”见太阳般灿烂的骑士如此表态,男子便又恢复成无言的旁观状态,似是表示默认。

    “既然如此——”见好友重新转回自己,视线却已经止不住地开始往他身旁的娇小少女身上打转了,兰斯洛特也只好无奈叹气,侧身让出一步介绍道,“这位格温娜薇雅小姐是一位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友人。正巧,她在听说了附近的‘长夜守卫’后对这家酒馆很是好奇,于是便打算动身前往那里感受一下氛围。只是碍于某件突发的事故,我无法陪伴格温娜薇雅小姐一同前去,不知卿是否愿意顺路……”

    话还没说完,兰斯洛特就见他这位至交好友笑容灿烂地点了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明白了!完全没有问题,非常顺路!不如说我们要去的酒馆正好是同一家呢!卿的委托,就由骑士高文接下了!”

    (Ash:……之前是谁笑着表示这家酒馆的名字和自己相性不好的?)

    “格温娜薇雅小姐……所以,情况就是这样,还请原谅我的失陪。”兰斯洛特不舍地轻轻执起少女的柔荑,几次想要单膝跪下、脱去头盔后在她纤巧的指尖印下轻吻,但他最终还是压抑住了心底的这股冲动——他担心好友看出她的王后身份,更怕自己难抑心中爱意的举动为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取舍之际还是决意了隐忍。

    明明是她让他折返回去的,结果这人一副自己临时有事的抱歉模样,为了帮她的身份打掩护也太认真了吧……洛兰妮雅有点脸红,但转念想起旁边的高文可是近距离听过她的声音的,便只好低着头小声应道:“知、知道啦,你快去吧,别耽搁了。”

    “两位感情可真好啊,短暂分开一小会都能酝酿出一种生离死别似的气氛。”见好友身边的女伴开始朝着自己这边走来,高文忍不住揶揄地笑着打趣了兰斯洛特一句。……啊,说起来,好像有很久没见到兰斯和哪位女性一同外出了啊,更别说逛街逛到现在这个时间……难不成?

    这么一想,骑士不禁又认真地打量了那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女性几眼,发现她隐藏在皮甲风帽阴影下的大半张脸都被面罩遮住了,看不清五官具体的模样,只有几缕鬓角垂下的浅色秀发和那双介于青碧之间的明亮水瞳格外引人遐思——不过一旦细看那套极显身段的护甲所勾勒出的曲线,他立刻就有了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净瞎说,什么生离死别的。卿你就不能少乌鸦嘴两句?”兰斯洛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也知道脑筋笔直、偶尔ky程度满点的友人纯粹只是想开个玩笑,颇为没辙地摇摇头,“格温娜薇雅小姐就暂时拜托卿了。”

    简单地道过别后,他便转身踏上了折返的道路,身后太阳骑士含着笑意的温和声线清晰可闻。

    “那么格温娜薇雅小姐,还请随我们来吧。”

    “格温娜薇雅小姐不是本国人吧?您发音的通用语可以说是我听过的最悦耳的语言之一了,就连尾音也有种说不出来的婉转韵味,完全没有安格琳本土口音的那种粘滞感呢。”

    “……啊……是、是这样吗?”好不容易离开了兰斯洛特似乎随时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洛兰妮雅正要松口气,却被有过短暂相处的骑士一句赞美夸得心里一惊,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应付起来。

    “格温娜薇雅小姐是不是有点紧张?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啊,我明白了,您一定是第一次来酒馆吧?请安心,有我与Ash阁下在您身边,就算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也能保证您的身心不受到任何侵扰!您说对吧,Ash阁下?”

    “……”褐肤的剑士沉默着,一言不发地往旁边挪了半步,避开了骑士差点拍到肩上的那一掌。

    “啊哈哈哈,说起来阁下的出身地似乎是邻国的希尔温斯特公国吧?我依稀记得历代统治公国的大公都主张不与他人进行肢体触碰的交往礼节,看来阁下果然也和其他希尔温斯特人类似、对这方面的事比较在意啊。”

    洛兰妮雅见骑士极其自然、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圆了场,之后又兴致勃勃地讲述了一番自己曾经前往公国游历时的见闻,还不时的主动把她也引入交谈的话题中,到最后洛兰妮雅甚至都忘了自己先前还担心的掉马甲问题,忍不住沉浸到了骑士所描述的、骑着骏马走过大小城镇,途经碰上有困难的人就出手相助、遇到不平之事便挥剑而战的游历场景之中。

    “……最后当在下退治完井底的魔物、返回到了农场主人的家中,因为实在是在意农场主的妻子先前有关作收的悲观预估,我便没有收下农场主最开始承诺过的金币报酬。那对善良的夫妇却说过意不去,坚持要我收下他们的谢礼,我盛情难却,想着那家农场十分靠近盛产红宝石的克里夫矿山,便在收下农场主夫妻赠与我的那一小块宝石后离开了。结果你们猜,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作为唯二的听众之一,洛兰妮雅立刻很给面子地接道:“发生了什么?那块宝石的价值比他们承诺过的金币报酬还要高吗?”

    “您说对了一半,Lady。回到城镇中,被珠宝鉴定商人告知了宝石的价值后,我就立刻准备动身返回那家农场,可在那之后发生的事——”高文故意卖了个关子,稍一停顿后微笑着停下了脚步,“哎呀,很遗憾,看来在下的故事只能到这里中断了呢。我们到了。”

    感觉像是在听某个奇幻游戏任务剧情故事的洛兰妮雅忍不住失望地一叹,怨怨地瞪了这个故意吊她胃口的骑士一眼,这才抬头看向面前的建筑。

    这是一间不算特别宽阔的二层木造房屋,入口处悬挂着刻有酒馆名称的木质标牌,只要跨过两节四五阶的木质台阶,便可以登上酒馆一楼外侧的走廊,来到虚掩的那两扇木门前。橘色的暖光连同人声伴着欢快活泼的乐曲一道透过窗户,热闹嘈杂的感觉迎面而来,几乎瞬间唤醒了少女体内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

    ——在过去的那个世界,她到过类似的地方,也在各种虚构的作品中体验过类似的光景,而这十余年来,唯一被允许了自由的梦境中,她同样踏入过各种令她憧憬和向往的、外面的世界……可是,只能停留在记忆里的那些东西哪比得上此时、此刻!亲身站在这里的触动感!

    就算是第一次离开哈里斯那奢华宏伟的王族宫殿、亲眼看到沿途经过各种宏伟要塞城池时的振奋感,与之相比也不逞多让啊!

    洛兰妮雅激动得手都有些颤抖了,勉强跟在同行的两人身后一步步跨上嘎吱作响的阶梯,然后看着骑士伸手推开了酒馆的大门,转身微笑着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才一踏上被擦洗保养得锃光瓦亮的木地板,就有阵阵浓郁的酒香和一声抬高了嗓门的大吼朝着刚进门的客人们扑来。

    “听好了!不许再叫老子‘破颅矮人铁拳’!‘破颅’和‘铁拳’都没问题,毕竟老子前几天才徒手锤爆了那只变异水栖豹狮魔兽的脑袋……嗝——可是,‘矮人’不行!老子那死鬼爹的祖上那边或许是有那么点矮人的血统,连累老子一家四兄弟都长不高,可这该死的……嗝,别以为长得高就了不起啊你们这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球们!”

    注意到身旁的少女在见到那个背着重锤、身材却只有寻常男人一半高矮的牛角铁盔战士时,一下子就瞪圆了那双晶亮澄澈的美眸,高文体贴地为她挡去酒客们有意无意向门口投来的视线,同时噙着笑低声道:“格温娜薇雅小姐这是第一次遇见混血的人类吗?”

    “混血人类……”洛兰妮雅被他这么轻轻一喊,瞬间回过神来,记忆起了在书本上看到过的文字,“这难道是,传说中神秘消亡的矮人……和人类的混血后裔?!”

    刚说完,她便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个正与同席的某个游侠弓手争得面红耳赤的牛角铁盔战士,发现对方既没有她印象中矮人那满脸夸张的长胡子,也不见得有多少特别明显的肌肉,完全就是正常的人类体型——缩水一半之后的样子。

    “或许,但也可能是人类与侏儒的混血吧。”高文很快替她补充完了判断。

    洛兰妮雅小声地点头认可:“矮人还要更矮矮壮壮的感觉。”

    “喂!你们!新来的你们!”谁知那个明显是有点喝高了的矮个子战士耳朵灵光得很,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两人交谈中的关键字,丢下喝了一半的酒杯砸在桌上,跳下椅子就往门口这边跑来,“你们刚刚说了‘矮人’是吧!说了是吧!”

    “呃——”洛兰妮雅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气势汹汹的小矮子,几秒后便向身旁的圆桌骑士投去了求助的视线:怎么办?这莫不是碰上了找茬的?

    收到少女无措的目光信号,骑士下意识地挺了挺本就笔直的腰板,然后扬起灿若辉阳的笑容,径直迎上了眼前这桶似乎就要炸开的火药。

    若干时间后,前来观光的洛兰妮雅甚至都已经在酒馆招待的推荐下,要了一杯广受众多女性冒险者好评的黄金蜂蜜酒,捧着朴实又有分量的木雕大酒杯,边小口小口地抿着里头的醇香酒液、听着酒馆里的吟游诗人弹奏的快节奏乐曲,边抬眼去看某位圆桌骑士俨然已经和那一整桌与矮个子战士同席的职业冒险者打成一片的样子。

    “哎,做骑士是真好啊,伙计。你一定是拿到了骑士徽章的正式……不,看这气势!说不准还是个中阶骑士呢!”先前还气势汹汹的铁拳战士晃着脑袋和头上的牛角盔,羡慕地打量着高文那一身显然价值不菲的白银盔甲与肩部那条带有毛领的藏蓝披风,然后闷了一口酒又长吁一声道,“真不愧是王国最热门最抢手的职业啊,能从王国那边拿到补贴不说,要是能加入王国骑士团那可就出人头地啦!要不是老子那死鬼老爹把老子腿生得这么短,骑个马都够不着马磴子的,老子肯定早就改行了!”

    “嘿,铁拳老哥你可省省吧,看看你那锤,再想想你平时用它的次数、和用拳头揍烂魔物脑袋的次数,难不成你打算骑在马上用拳头和人战斗吗?”旁边的游侠弓手立刻笑道。

    “哈哈,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死了。要知道王国的众多骑士里面,善用各种武器的几乎都有,这其中说不定就有哪位精通空手格斗术的呢。”

    洛兰妮雅远远望着青年骑士面带笑容、没有半点作伪敷衍神情的模样,不由眨了眨眼,暗自感叹了一句对方惊人的亲和力,便继续抿着甜甜的蜂蜜酒,谨慎小心地观察起了其余聚集在酒馆一楼大厅的客人们——

    在她打量他人的同时,殊不知自己也成为了被他人观察的对象。

    因为担心在无意间冒犯到这位一看便知是某个贵族家庭出身的娇弱大小姐,Ash特意挑了和她同席、却不紧邻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惯点的烈酒,随即便抬起酒杯,向进门时对他点头或举杯示意的几张熟面孔回完礼,就开始无声地灌起了酒。

    他对她面罩下的五官长相毫无兴趣,但倒也确实好奇过,她这么一副打扮要怎么喝酒,结果却发现人家大小姐那身魔法护甲果然有门道——她不过抬手在靠近嘴部的位置轻划了一下,连着内衬甲衣领口的面罩便被打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开口,恰恰好好贴合着那双柔软唇瓣,不会阻碍到进食的同时,遮住五官的面罩也依旧发挥着它原本的作用。

    有钱人的花样就是多。Ash大概估算完大小姐这身行头的价值,不禁在暗地里啧了啧舌。

    不提那件附有抗风压效果、似乎还铭有缓落咒(减缓坠落速度)和混淆咒(淡化个人存在感)的魔法斗篷,光是覆盖全套皮甲上下的“静默”效果,就已经足够大部分游荡者们(Rangers)眼红的了。要知道,落地时的脚步声和行动间护甲碰撞发出的噪音,正是菜鸟游荡者练习潜行技能的头号敌人,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也不敢说自己每一次的潜行都能做到完美无缺。每当深入地下迷宫或是魔物巢穴的要紧关头,潜行技能的成功与否几乎就是性命攸关的问题了。

    而这套高级的魔法护甲穿在这位明显没有受过任何战斗训练的娇小姐身上,都能完美消除她的每一步足音,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她被人注目的几率——整间酒馆的客人中少有人能注意到这位其实尤为格格不入的少女,不然光看她那挺拔傲人、被紧身皮甲牢牢固定在胸前的某个部位,估计就能在几乎大半都是男客的酒馆里引起骚乱了。

    同样的一套魔法护甲若是交予某位技巧娴熟的游荡者、或者善于隐匿和单独行动的游侠使用,究竟会出现怎样惊人的提升效果……Ash正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他顺着感应到的视线回望过去,发现视线的另一头是一个头顶长有牛角、双腿都呈现兽化状态的半兽战士,对方正略带疑惑地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然后注意到了对视回来的Ash,便咧嘴笑了笑,对着他举起了酒杯。

    Ash记得这个见过好几次的蛮牛族半兽战士,于是便也举杯回礼,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辛辣的烈酒。

    只是才与蛮牛族的半兽战士打完招呼没多久,Ash很快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某个正在角落里和同伴划分战利品的豹人半兽游荡者突然看了过来,来回打量着他与同席的那位贵族大小姐,过了好一会才转头重新和同伴继续嘀咕战利品的问题。

    直到酒馆中几位半兽特征明显的冒险者纷纷做出了类似的举动,Ash这才猛地反应过来,扭头看向身旁的贵族大小姐,果然见到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最开始那位蛮牛族半兽战士……的后腰,那里正有条带着鬃毛的粗壮尾巴左右一甩一甩的。

    “第一次见到半兽吗?”为了阻止这位不知世事的大小姐继续做出失礼的行为,Ash不得不轻咳一声提醒她道,“大部分半兽都不喜欢被人盯着看他们的兽化部位……类似的举动在半兽眼里基本等同于挑衅。”

    “喔,这样啊……”洛兰妮雅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意识到和她搭话的是之前一路上都板着张生人勿近的冷脸、一看就是平时少言寡语的冷酷型男,突然就有了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这人先前可是连高文那样健谈的人都随意地点头应付过去了!

    可冷静下来后,初次见到半兽这一据说人口总量不亚于人类的大陆第二大种族,洛兰妮雅还是有些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又瞄了一眼角落那个长着豹子尾巴的年轻半兽,这才转向正对着她皱眉的剑士,语气诚恳地道:“抱歉,因为确实没怎么见过半兽,一时好奇……”

    没见过半兽的贵族?在这几乎三成人口都是半兽的安格琳王国?

    Ash有些不可思议,转念记起骑士先前对她“并非本国贵族”的猜测,而这位大小姐当时似乎也并未反驳这个观点,于是结论便很明晰了——

    “原来是哈里斯的贵族大小姐……哈,这样的话确实可以理解。”

    洛兰妮雅听出了他说话间突然冷淡下去的嘲弄语气,正要低头思索自己刚才是不是哪句话得罪到了人家,与新结识的酒友道别归来的骑士便恰好走到坐席附近,听到了剑士的这一句话。

    “格温娜薇雅小姐是哈里斯出身的啊!难怪……”高文拉开少女身边的椅子坐下,笑容绚烂地道,“我就说似乎在哪见过您呢!”

    “……哎?”洛兰妮雅瞬间懵了,不祥的预感随着面前骑士越来越耀眼的笑容开始逐渐加深。

    不是吧?她做了什么了?就要突然掉马甲了吗?!

    高文却误解了她脸上的茫然,收起笑容、故作伤心地长叹了一口气:“Lady,您该不会已经忘了吧?去年的那场舞会。当时您可是答应了会与在下共舞的呢,结果后来却自己跑得没影了……美丽的淑女,可不要低估了骑士对约定的执念喔。”

    知识小百科:

    希尔温斯特公国:是哈里斯王国的附属公国,公国的统治者为哈里斯王国边境公爵的希尔温斯特大公,享有一定政治自治权。

    另外,哈里斯王国的贵族除通常的公、侯、伯、子、男这五个等阶划分以外,还有边境爵与王属爵的区分。

    第一卷中提到的三大公爵家族都是王属爵,同样拥有封地,但封地并不会冠以“公国”的名义,相对边境公爵的封地而言,领地较为丰饶繁华、位置相对靠近王国首都圈,政治依赖于王权,自主自治权则略低于边境公爵。

    写这章的这些天里每次打开fgo开始界面就各种蹦出来这群圆桌的词条一会高文一会兰斯洛特一会我好悲伤2333行啦你们别暗示我了!(在写了在写了.jpg)

    然后……有点低估了自己摸鱼的程度,正文进度还没到王出征归来,之前说好的番外放出来的话就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最近有点沉迷魔兽怀旧服_(:з」∠)_垃圾游戏……哎,真香)

    光是这一章重写了有好几遍吧(虽然并不算卡文,但总担心写不出想象中的场景)

    其实大家应该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意外地庞大,以后如有必要,应该都会在正文结束之后增加部分知识小百科,科普国家风土或者其他一些异世界常识的简单提要(不然正文里有时候会没有时间和场合一一介绍)

    最后,悄咪咪地问下大家对文中世界观的一些设定兴趣大不大。【纲已经写到了大后期,实际进度……泪目】如果有想了解的问题,或者一些我自己也遗漏的重要细节,可以加入神秘代码814601892(思索再三还是弄了群…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加就是了hhh验证请写文名或任意人物名字~)

    我应该会在这里公布一件有关本文的重要决定(不是弃坑啦2333)所以每一位小天使的意见都是十分重要和珍贵的参考材料,在此谢过读到这里的你。

第80章 酒馆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