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偶遇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 作者:しき四季

第79章偶遇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那是一双惯偷的手。”兰斯洛特道。

    正在走神的洛兰妮雅听到骑士的发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所指的人是谁,顿时大窘:她也就是临走前又多瞄了那双手几眼,结果就这么偷看了一眼的小动作都能被他注意到?可……等下,他说的是惯偷?

    “只有苛求完美的艺术家、追逐神秘的施法者和职业惯偷,才会带着贵族女子般的耐心、那样细致地保养自己的双手。”兰斯洛特看出她的疑惑,主动开口解释道。

    只是骑士不会知道,他的王女殿下才不是因为注意到了西伦·诺利斯的违和之处、而对那双异常精致白皙的手多加注目的——她纯粹是手控,加上想起了同样拥有一对美丽双手的哈里斯首席宫廷法师,落寞之余又有点难耐的心痒罢了。

    不过……这么想来,骑士们的手虽然不是她喜欢的那种如玉般白皙光滑的类型,可习剑之人特有的薄茧若是压在她敏感脆弱的腰窝,或者狠狠地捏住圆润顶峰的粉嫩蓓蕾……

    洛兰妮雅不期然地回忆起下午那场更衣室中的意外欢爱,小脸噌的一下变得通红,急忙伸手拉起衬甲衣领处自带的面罩,笨拙地扭过头去掩饰脸上的羞意。

    “是、是这样啊,原来还有这种说法……”

    她一边随口应付骑士,一边在心底暗自庆幸:万幸自己在离开诺利斯家之前,就坚持以帅气又实用的新装备换下了那一身累赘的裙装,不然……万一被这人看见她现在的表情,指不定会想歪些什么呢。

    被洛兰妮雅认定会想歪的骑士一脸正气地点头,然后话锋一转,略带忧虑地提起了某件她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事。

    “说起来……陛下,时间也不早了,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说了在外面不要这么叫我!”洛兰妮雅先是炸毛似的纠正了他对自己的称呼,然后才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低下头蔫蔫地道,“就、就不能再玩一会么……我还有想去的地方呢。”

    兰斯洛特没有立即回应她有关称呼的问题,而是委婉却坚持地道:“您或许还记得出门前向凯爵士报备过的,会在天黑前回去的保证?如果您忘了,我可以再提醒您一遍。”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啊?”洛兰妮雅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是怨念。

    兰斯洛特就当没看到她试图蒙混过关失败的小可怜样。“而且,关于您的侍女、莉莉安娜小姐向您请求了半天假期的事,也必须向宫廷总管的凯爵士通报才行。”

    “这也要上报?她不是明天早上就会回去城堡工作吗?”洛兰妮雅惊讶道。

    “这是规定,宫廷总管有权也有责任管理宫廷内的一切事务。”兰斯洛特说完,却又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事关王后陛下的话,我想应该也不是不能通融……”

    “也就是说……!”洛兰妮雅隐隐听出了骑士的意思,两眼放光地等他把话接下去。

    兰斯洛特被少女饱含热情的视线注视着,差点没绷住严肃认真的态度,几秒后才装腔作势地咳了咳:“也就是说,既然您还有想去的地方,那,稍微晚些回去应该也不碍事……这样您满意了吗,大小姐?”

    洛兰妮雅正要拉住骑士的手欢呼出声,冷不防被磁性悦耳的低音炮来了声杀伤力惊人的“大小姐”,脸上顿时一热,脚下便是一个踉跄。

    “小心。”兰斯洛特极其自然地伸手接住了少女险些平地摔倒的娇躯,随即再度忧心起来,“外出这么长时间了,果然还是会有些疲倦吧?要不然今日还是回去早些歇息……”

    “不不不是啦!我没有累!只、只是……”洛兰妮雅脸红得厉害,再次庆幸对方现在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她总不能说,下午还让她觉得很有趣的大小姐play一到如今孤男寡女独处的环境下,怎么想怎么让她羞耻吧?

    “对,对了!我现在的样子,打扮,哪里像什么贵族家的大小姐了!你再这么叫我不是会显得很奇怪嘛!”危急关头,她灵机一动找到了十分合理的借口。

    “……说得也是。”兰斯洛特点点头,然后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所以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呃——”自诩聪明伶俐的少女卡壳了。

    除开那些昭示地位的尊称以外……她还有什么适合让他称呼自己的方式呢?

    直呼名字?总感觉不太对。可她的小名又是只属于两位哥哥的爱称……再说,她和他还没熟到用昵称爱称的地步吧!……虽然已经是睡过的关系了。

    ……不过那个不能作数的吧?

    看出她的为难,兰斯洛特略一沉吟便主动提议道:“若您不介意的话……今后再遇上类似的情况,请允许我称呼您为格温娜薇雅——不,薇娅小姐,您觉得如何?”

    格温娜薇雅,桂妮薇儿……他是怎么知道她的这个古语名的?巧合吗?洛兰妮雅闻言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但仔细一想,这样经过变体的名字反倒意外地适合现在拿出来用。只要不介意“桂妮薇儿”和“兰斯洛特”这两个名字同时出现的冲击力的话。

    洛兰妮雅万分纠结地挣扎了好一会,这才跟着骑士一同停下脚步,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就这样吧,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嘛。”

    话音刚落,两人前方的小巷中便有一道尖锐又刺耳的怪笑传来:“嘿嘿嘿,没错没错,小妞你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喽!不如乖乖站住,交出身上值钱的东西,我们还可以考虑考虑不为难你们喔。”

    “交出值钱的东西……大哥,那小妞穿的一身装备看着就不像是地摊货,我们是让她自己脱还是……”

    “老三你个蠢货!这种问题有什么好问的!让她自己脱哪有我们帮她脱来得爽?哈哈哈你说是不是!”

    前路被阻,洛兰妮雅便回头看向身后,发现退路也已经被那两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家伙堵得死死的了。这伙满口标准强劫犯台词的劫匪显然极为默契,不仅都用深色的布巾蒙住头脸,身上也是黑漆漆的轻便装束,轻易就能融入巷子里的浓浓夜色之中。

    没想到为了图方便走的近路,竟然能碰上这种事……她左看右看,发现这条通往大路的巷子两边分别各为两个大户人家的院落,从附近几乎没有灯火的情况来看,八成是不会有谁能注意到深巷中发生的这起拦路事件了。不过——

    一刻钟后,甚至直到跟骑士来到王城的治安戍卫所,看着他把那三个被剑鞘砸晕过去的贼人扭送进戍卫所的临时牢房,笑容很是亲切和蔼的戍卫所副所长还亲自出面,感谢了这位维护王城治安的无名灰铠骑士和他的同伴,洛兰妮雅都还有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茫然感。

    因为在她看来,刚才的那场战斗……发生和结束得都太快了。

    她还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身前就有数柄反光的利器叮叮叮地跌落在地。紧接着头顶又呼地一下略过一道劲风,她连忙抬头去看,却只看到那个拦住他们前路的劫匪被连人掷过她的头顶,以一种迅捷勇猛的气势飞向后方的另两个歹人,直接将他两个同样反应不及的同伙砸得人仰马翻。

    然后那个连剑都没拔的骑士便好整以暇地走了过去,从容不迫地给那三个倒地痛呼不已的劫匪一人来了一记猛敲,世界于是又恢复了往常的安宁与和平。

    于是,这才刚一踏出让她感到气氛压抑的治安戍卫所,洛兰妮雅就停下了把玩手中飞刀的动作,捏起这柄从地上捡来的战利品,在骑士眼前晃了晃。

    “啊……有什么问题吗,薇娅小姐?”兰斯洛特似乎难得有些心不在焉,慢了好几拍才对她的动作做出了回应。

    洛兰妮雅并没有留意到这些小细节,扁了扁嘴,便又把先前的话复述了一遍:“我说,刚才的事……谢谢你了。这些飞刀明明是冲我来的,但是你却把它们都打下来了……这实力差也太过分了吧?”

    兰斯洛特一看她手上的东西,顿时明白过来:“您是指这些飞行道具?实不相瞒,这并非值得您向我开口道谢的事,因为某个名为『避矢之加护』的祝福效果,普通的飞行道具攻击是无法对我起效的。我所做的……不过是站在您的身边,提供被触发的加护效果而已。”

    “『避矢之加护』……还有这种常驻的伤害豁免被动?!”洛兰妮雅忽然两眼放光:这不就是某种永驻的特殊buff嘛!完蛋,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好想去弄几个类似的效果来啊!

    常驻什么?豁免被动?兰斯洛特被少女突然冒出来的专业术语绕得有些晕,但对她眼中跃跃欲试的亮光倒是并不陌生,不由有些失笑。

    “这是我在晋升中阶骑士时获得的,来自湖之精灵的祝福……我想薇娅小姐或许应该听说过有关我的那些传闻?”

    洛兰妮雅犹豫了一下:“被湖中仙女抚养长大的事,是真的吗?”有关湖之骑士的逸闻故事,似乎和她过去那个世界的传说并无太大出入。

    “如果您指的是出生后被家人弃置在湖边,然后被湖中的仙女发现并抚养直至成人……那大体上就是您所听闻的这般了。”兰斯洛特在说起自己的过往时语气很是平静,感觉不出半点身为被家族遗弃的当事人的半点怨恨或是不甘。说完这些,他甚至还语调轻快地和少女开了个玩笑,“不过,薇娅小姐这是对骑士职业晋升时可能获得的加护效果感兴趣吗?您难不成打算从现在起改变目标,以此为志开始进行骑士的修行吧?”

    “……那还是算了,我讨厌一切会流汗的运动。”尽管心里感觉有点可惜,洛兰妮雅还是赶紧摇头表明了立场。

    讨厌……会流汗的运动?

    洛兰妮雅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就害得身边的骑士浮想联翩起来,遗憾地放弃了获取永驻buff的想法后,便转头看向街上灯火通明的热闹景象。

    或许是临近王国士兵驻地、不必担心治安问题的缘故,这条街道上的大多数店铺都没有早早关门歇业,而是点亮了各自的照明用具,让或明或暗的灯火烛光透过店铺的门缝或橱窗,在路面上留下了形状各异的光斑。街上的行人也大都三五结伴而行,隔个几步远的距离就能看到那些脚步摇晃虚浮、明显才从哪家酒馆喝完一杯出来醒酒的醉汉,以及警惕地关注这些醉酒民众的巡逻卫兵,看得洛兰妮雅不禁咋舌感叹,这个世界的人果真像极了前世那些西方民族,就连他们嗜酒如命的特征都一点不差地复制了过来。

    不过想起酒馆这个概念,又望了望街道上大部分明显只是普通工人、行商等常见职业的民众路人,发现鲜少有见到佩戴武器的冒险者出现,洛兰妮雅便心思活络起来,回头轻轻碰了碰骑士的手。“嗳,这附近有没有那种……就是那种,冒险者们常去的、可以打听各种小道消息的酒馆什么的?”

    兰斯洛特却似乎有些反常地又走了神,直到她再次伸手碰了他一下,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下意识答道:“您是指‘长夜守卫(LongNight'sWatch)’和‘镶金玫瑰(TheGildedRose)’?这两家酒馆旅店,基本也算得上是城东和城南有名的冒险者聚集地,有什么想要打探的情报或者消息的话……请等一下,您问这些做什么?”

    “做什么还用问吗?当然是去开开眼界啦。”洛兰妮雅眨了眨眼,回道。

    拗不过少女的强烈意愿和那对水眸中明晃晃写着的期待,骑士虽觉得有些不妥,但最终还是让了步,带着兴致明显比下午还要高扬许多的洛兰妮雅,前往了位于城东费诺里昂区的酒馆旅店,“长夜守卫(LongNight'sWatch)”。

    事实上,虽说“长夜守卫”是属于职业冒险者们共饮庆祝或进行短暂休憩的乐园,但因为其特供的麦芽酒着实美味得让人心痒,就连在王城内城的卫兵、骑士们偶尔也会在难得的休假日跑来这里,点上一小桶金黄色的佳酿、与伙伴们度过一个不醉不归的纵饮之夜,因此这家酒馆对兰斯洛特而言绝对算不上陌生,他甚至隐约记起,每逢王国的节假祭日,那家酒馆的主人还会请来专业的吟游诗人,为店内小酌或痛饮的客人们弹奏即兴乐曲。

    总而言之,在王城开业多年的长夜守卫是一家氛围相当不错的好店,来店的客人们也大多不是那种惹是生非、不服管教的刺头,照理来说应该没什么值得他担心的——

    然而,兰斯洛特却始终无法忽视某种令他额角突突直跳的诡异直觉,就好像……自己在无意中疏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或者证据,可同时却又在潜意识里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所以才会产生这种令人情绪躁动不安的奇怪预感。

    距离酒馆旅店“长夜守卫”还有一段不短的步行距离,可骑士的异状实在太过明显,就连满心沉浸在期待中的洛兰妮雅都发现了他的异常,不由有些担忧起来。

    “兰……咳嗯,你怎么了啊?从刚才走出警察局……不是,从刚才走出戍卫所开始就有点怪怪的,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是不是被副所长的那双油手握得皮肤过敏了?”要是他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呜,那她的酒馆观光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怎么会——”兰斯洛特失笑,正要摇头的瞬间,那位被她恰巧提及的治安戍卫所副所长令人生厌的虚伪笑脸突然闪过脑海,与之同时灵光一现的,还有戍卫所驻地士兵略显敷衍的态度、三名贼人在临时牢房醒来后不慌不惧的镇定表现。结合种种反常现象,他被自己第一时间得出的合理解释怔得停下了脚步。

    “到底是怎么了嘛!”洛兰妮雅见他停下,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那个,真的是非常难以向您启齿……”看到她不自觉皱起眉头着急的样子,兰斯洛特顿感为难,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贯彻身为骑士的正义,还是遵从本心、继续履行随行保护少女的职责。他思索了一下,决定把选择权交由心中的女神大人——他相信她的选择,无条件的。

    “……刚才那三个小贼很可能买通了卫所的士兵,甚至是那个胖胖的副所长?!”洛兰妮雅捂住嘴小小地惊叫了一声,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或许是她亲身遇上的第一桩受贿事件,却必然不可能是看似美好安康的王国中唯一的污点。她不会怀疑身为圆桌骑士的兰斯洛特的判断,因此当她意识到他竟然是在向自己征求意见,不由得愈发迟疑起来。

    “你应该回去的,可是……”可她不想啊!再说她回去好像也没什么卵用,碰上这种揭穿王国贪官丑恶嘴脸的场合,国王陛下最为信任器重的骑士亮明身份是很王道的剧情展开,但是再加一个王后?

    那恐怕明天有关她和兰斯洛特的风言风语就传遍大街小巷了。

    正当洛兰妮雅左右为难之时,一道似是有些熟悉的爽朗笑声向驻足停步的他们靠来,然后笑声的主人便重重一掌拍在了……湖之骑士的肩上。

    “这是何等幸运的偶遇!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吾友兰斯啊!不过看你一副踌躇不前的样子,是碰上什么难事了吗?”来人有着一头灿若朝阳的金色短发,清隽深邃的英俊五官再搭配上那张洋溢着热情的灿烂笑脸简直杀伤力十足,完全不需要去多看他把好友肩膀拍得哐哐直响的惨烈画面,“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骑士高文,乐意为卿效力!”——

    【大侄子你来啦!你的好朋友已经吃饱喝足啦!现在王城内的圆桌就你没尝过肉味了!

    大侄子:???】

    两个酒馆的名字分别致敬冰火的守夜人军团和魔兽世界联盟主城暴风城的镶金玫瑰旅店。

    感觉最近的节奏是好像慢了些,不过对未来的发展而言都是必要的展开嘛。

    而且大家肯定也发现,我们的小王女志在江湖(?)呸,志在自由冒险的刺激生活,未来的主场自然是要一点点偏移向外面广阔的世界啦。但是,身为贵族的过去也是一种枷锁,想要那么轻易地摆脱……似乎有点困难吧?

第79章偶遇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