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幻术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 作者:しき四季

第74章 幻术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太糟糕了,各种意义上的糟糕。

    洛兰妮雅早先在撞见那对贵妇和男侍者调情的时候就被挑起了体内的欲火,如今耳边又被阵阵淫糜的呻吟和噗嗤直响的水声萦绕不绝,死死并拢的腿心处几乎是立刻就起了湿意,腔道深处的爱液不受控制地向外涌出,潺潺地打湿了才换上的半透内裤。发现到这一羞人的事实,她不禁眼眶微润,为这具完全禁不起半点挑逗的下流身子而羞涩难当地咬紧了下唇。

    只是要论难捱的程度,骑士所面对的煎熬并不比少女好到哪里去。

    附近更衣室里传来的淫声浪语本没有让他产生半点动摇,可在发现透明墙壁的奥秘之后,那些声响就像是引发雪崩的成因一样,一直克制自律的理性几乎瞬间溃不成军。

    兰斯洛特知道自己不该去看那面映出墙后景象的镜子,不该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将失礼的视线贪婪地黏着在那具香艳诱人的娇躯上,可胸腔中翻腾的灼热情感却制止不住他想要这么做的欲望,直到她脱去身上最后一片遮掩羞处的布料,身为骑士的骄傲才猛然间重新觉醒过来,令他逃也似的挪开了视线。

    然而就算不再去看对面更衣室里的香艳换衣场景,娇美绝伦的少女一点点地脱去裙装、将一身美好展现在镜子前的画面却始终占据着骑士的脑海。

    兰斯洛特从没想过,或者说从来没敢这么妄想过,她那一身清纯高贵得足够出席任何舞会都不失礼的宫裙底下,竟然是那么一副……性感又魅惑的装扮。镂空蕾丝样式的胸衣几乎遮不了多少羞,完全是在发挥将那两团白嫩乳肉固定住的作用,至于下身那条同色的丁字裤……动态视力极佳的骑士并没有错过她在脱去它时,从腿心拉出的那条长长银丝。

    她情动了?可这一路上似乎没有什么……莫非仅仅只是摩擦着腿心那点精致的布片,她就有了感觉?……不、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了!

    透明的墙壁似乎隔绝了两个房间的声音,兰斯洛特闭着眼深深呼吸,打算静心摒弃那些混乱的想法,只是好不容易让体内的欲求平息下来一点,下身的肉根也没之前那样硬得发疼了,他再一睁眼,面前就是一片平坦而白皙的小腹,其上方那对浑圆挺翘的胸乳打下来的阴影也近得仿佛伸手可及。

    他愕然伫立,她却在无意中摔进了两个更衣室之间的机关门。

    下意识想要接住少女的骑士错估了两人的位置差,虽不慎没能保持平衡站稳,倒也成功护住了她的身子,没让他珍视的姑娘受到半点伤害……

    之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兰斯洛特几次想要说些什么,可每每打算开口的时候,就有不知哪个隔间里的浪荡呻吟传来,让枕着他膝枕的少女愈感羞涩似的红着脸,欲言又止地避开他的视线。

    胯间的火热男物也在看到她美眸含泪、咬紧下唇的娇羞模样时没出息地更硬了几分,可这除了加深尴尬与趋近燥热的暧昧气氛以外,对骑士而言毫无帮助。

    “啊啊~~对,肏我那里!对准人家最深最敏感的那里……唔哦哦哦!用力,再快点!啊啊~子宫,子宫要被肏开了啊!好舒服……嗯……”

    “夫人真骚啊,小逼这么饥渴,一进去就咬住鸡巴不肯放了呢。是我们的前戏让夫人等太久了吗?”

    “呼……唔嗯……夫人当然骚的很,看这逼口红彤彤的,昨晚没少被男爵大人干吧?说不定里面还含着男爵大人高贵的精液,就跑来这里找野男人肏……呵,一个侍从也不带,还主动跑进这边的男更衣室,夫人也不怕被干死在这里?”

    “唔啊啊啊~不,不会被干死的……人家可耐肏了,看……嗯啊啊~骚逼是不是把鸡巴咬得很紧?嗯~而且,昨晚进了人家这里的可不是那个不懂风情只会蛮干的老男人……呼啊嗯嗯!”

    “夫人当真是喜欢偷情的淫乱女人呢。听说您前段时间才爬了柯尼斯特子爵大人的床,昨天就又忍不住打野食了?……唔,来,换个姿势,再自己把屁股掰开,我要干你后面那个洞了。”

    那个不停传来啪啪肉体拍打声的更衣室里稍稍安静了一小会,没过多久便又响起了更加糜烂放荡的动静,两个频率不同、却同样沉重的打肉桩般的声音混杂着女人爽到极致的尖叫,令无言沉默的某两个人同时开了口。

    “你……”“您……”

    在收到骑士女士优先的示意后,洛兰妮雅小心地坐起身来,然后护住胸前遮与不遮都没什么两样的丰盈乳肉,垂下视线侧身低声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不知道这家店……里面是这样的……总之,现在需要……嗯,想办法先离开这里……”

    尽管她努力压低了声音,可兰斯洛特怎么可能错过少女声线中软得快要出水的媚意,更别提带着无尽诱人气息的那一声“嗯”和后边婉转动人的尾音,几乎下意识地催使骑士凑近了些许。

    “抱歉,外边有些吵,您可以再说一遍吗?”骑士心中微动,低声向少女半真不假地提出了祈求。他没有说自己听不清她说话的内容,却狡猾地表示出了这个意思,而对此没有多想的她也只是嗔怒地瞪了拉近距离的骑士一眼,便配合地满足了他的请求。

    “我说——有办法离开这里吗?”洛兰妮雅忍住下身和体内的炙烤和痒意,凑到骑士的耳边轻声问道。

    骤然被少女吐息如兰的馨香味道袭上耳际,还沉浸在先前那个含羞带怒的娇嗔眼神的骑士险些没一个激灵闷哼出声,强烈的刺激感从被馨香气息喷吐的部位沿着脊柱直接传递到了敏感的腰间。等他从短暂的失神中重新惊醒过来时,鼻端已经隐隐可以嗅到那丝不太明显的腥膻气息了。

    而从他耳边离开的少女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正眨着一双润泽的美眸看向贴着浅米色墙纸的更衣室墙壁,一副不怎么敢与自己对视的样子令兰斯洛特只想无奈地苦笑出声。

    不过这样也好,趁着她还没注意到的时候……

    就在兰斯洛特盘算着怎么遮掩自己这狼狈至极的丑态时,久等不到回应的洛兰妮雅可坐不住了。她清楚自己那惨不忍睹的忍耐力,现在自己完全就是在靠最后一点理智强撑着,才没被体内愈演愈烈的肉欲驱使成为只知道对着男人打开双腿的爱欲奴隶。结果这人倒好……一边看着她却呆愣着没有半点反应?

    洛兰妮雅这下也顾不得身上少得可怜的那点布料能不能为她遮羞了,一手撑到男人身体一侧,就要凑近过去再复述强调一遍。

    兰斯洛特不敢由少女这么无防备地靠近自己,只好避着她的视线侧身挡住裤子上的濡湿后退起身,同时顺带着抓住她伸过来的右手,把她也从坐着的绒毯地面上拉了起来。

    “请稍等一会,这里没有您能用得上的衣装……所以还得先想办法回到对面的房间去才行。”

    兰斯洛特一边告诫着自己别到处乱看,一边摆出平时正经严肃时的表情,走到那面透明的墙壁前开始摸索起隐藏门的开关来。

    见男人果真没有对几近全裸的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洛兰妮雅看着他高大结实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的奇怪情绪。

    只是还没等她胡思乱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兰斯洛特就像是刻意避免她会尴尬一样,主动挑起了不必专注于耳畔淫浪动静的话题。

    “抱歉,这一次的事故……都怪我没有提前和您解释清楚。我明明早就从其他骑士那边得知这家店背后的龌龊,包括借着试衣的名义为女性客人提供男侍者的享乐,但却没料到他们连两个更衣室之间都做了手脚……总之,这一次的事全怪我没能提前觉察并提醒您,您事后打算如何惩罚我都不会有半点怨言。只是在找到这里的秘门暗道之前,要委屈您多等一会了。”

    “唔……嗯。”洛兰妮雅头脑发晕地点点头,然后有些无力地向后退了几步撞上后边的软凳,便顺势坐了下去,同时也将骑士先前脱下的紧身上衣一并压在了身下。

    啊……那边的声音越来越淫乱了呢。肉棒插进水穴里的噗噗声好激烈又好响亮,几乎不用闭上眼都能清晰地想象出粗大紫红的男根肉茎插在通红淫穴里前后插动的画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说不上来的腥味。

    洛兰妮雅捂住怦怦直跳的心口,努力忽略下身泛滥到一塌糊涂的爱液早已将内裤打湿的窘况,强行按捺住手指伸向私处或乳尖的冲动,无力地靠墙喘息着。

    身后甜腻的娇喘,对于五感敏锐到了极致的骑士也是一种难言的折磨。

    之前没出息地泄出大量存货的肉屌又生龙活虎起来,将湿透的内裤裆部撑起一块醒目的硕大凸起不说,还生疼生疼地叫嚣着想要进入勾起他欲望的少女体内,大大拖延了骑士寻找暗门的工作效率。

    不过好在兰斯洛特不愧为卡美洛乃至整个王国都数一数二的骑士,尽管身体躁动不安,他还是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找到了墙上某一处手感异样的地方。

    想必这里应该就是暗门的机关了,偏偏被安在墙上偏高的位置,显然就不是让身材相对娇小的女客们触碰的设计。兰斯洛特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出这家以服务贵族女性为主要理念的服装店如此设计的初衷,无非是让试衣到了一半的女客“惊喜”地迎来另一侧更衣室里的男伴,之后两人无论是在女更衣室里抱成一团,还是到男更衣室这一边享受随时会被旁人听到的偷情快感,都是客人的自由了。

    只是骑士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明明已经按下了暗门的开关,异变就此突生。

    洛兰妮雅也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会在辨认出空气中漂浮着的腥臊味道来源的瞬间,开始变得像沸水那样滚烫起来。

    精液……呜,男人精液的味道……她瞬间被脑中意识到的这个事实烧尽了理智,私处和骑士上衣若有若无的磨蹭已经满足不了骤然发情的身子了。她便下意识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壁站起身,一点点向那个背对着自己的人靠近过去。

    兰斯洛特当然发现了少女向自己走来的动作,可他没有回头看见她脸上被情欲占据的春意,因此当两团绵软弹性的温暖物体突兀地压上后背虬结的肌肉,骑士才会像中了魅魔的精神魅惑一样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走嘛,门都开了。”身后的少女娇声催促着,他便机械地点头,脑中空白一片地在后背那两团乳肉的压迫和推动下、走过了那扇翻转过来的隐藏门。

    一走进对面那间弥漫着淡淡玫瑰香气的女更衣室,兰斯洛特便愈发僵硬了。

    先前至少还是隔着一道透明墙,可如今放眼看去,不论是一旁散落的衣物,还是被随手弃置在地的性感胸衣,无一不在借着骑士意中人的名义挑逗他的神经。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身后的少女即便回到了这边的更衣室也没有松开轻轻圈住他腰身的手,一对触感绝佳的美乳就这样紧贴着他的后背,兰斯洛特从旁边的镜中瞥见它们压得扁圆的模样,只觉喉间干涩更甚。

    “王女殿下……”紧张之下,他甚至无意吐露出了在梦境中才敢对她使用的称呼。

    曾经的第一王女殿下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转身,看着我。”

    她近乎命令的祈使句令他浑身都快忍不住地颤抖起来——不是屈辱,不是不满,而是发自骨髓血肉、乃至灵魂深处的兴奋。

    兰斯洛特低低地应了一声,在她松开了一点抱住他的力度后,转身径直便对上了那双泛着水光的青碧色眼瞳。

    “之后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我不许你记住。你会忘记这短暂的、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美貌更甚昨年的王女带着她自己或许也不明白的迷蒙神情,轻启红唇,编织出了带有魔力的字句。

    幻术学派,三阶魔法·遗忘宣言。

    身上属于高阶骑士的精神加护效果被突然启动的魔法效果触发,兰斯洛特仅仅一个恍惚便回过神来,心中却讶异不止。他可从来没听说过王女还对诡秘莫测的幻术学派有研究,而且刚才那无吟咏、无手势,仅凭眼神接触便完成的施法技巧……至少也是拥有五阶幻术魔法师才能掌握的水平,她是怎么……

    虽然,这个三阶法术已经被他的加护无效化就是了。

    ③щ奌нāǐτāηɡsんцщц奌CΘм

第74章 幻术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