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出行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 作者:しき四季

第71章 出行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魅魔的祝福_ 作者:しき四季

    心力交瘁。

    好不容易摆平了那位不知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开始对她亲切起来的骑士,洛兰妮雅垂头丧气地走在回房的路上,无比沉痛地认识到对自己如今状态的贴切形容。

    ——虽说如此,对方也就是在一开始说了那句差点把她吓到神思不属的关切之语,之后又极为谨慎仔细地询问了一遍昨日“落水”事件的终了始末,期间还很是同仇敌忾地帮她指责了冲撞王后的无礼之徒、莫德雷德一顿……

    这些小事看上去似乎都问题不大,但已经足够让心里有鬼的洛兰妮雅愈发紧张了。

    因为……那桩莫须有的落水事件,完全就是在掩饰某件不能公之于众的丑闻,至于莫德雷德那所谓的冲撞王后的言行……洛兰妮雅欲哭无泪,那根本就是在向她暗示那种意义上的“冲撞”吧!

    更别提昨晚她还……

    于是,金发碧眼的英俊骑士越对她昨天的遭遇表示同情与关心,洛兰妮雅就越是慌乱没底气。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把自己作死作出来的眼泪往肚子里咽,绷紧了神经、小心地应对起这位似乎往公婆方向发展的骑士来。

    好在之后,凯就十分自然地把话题转移到了王后近些天的日程上,同时拿出一小叠混杂着各种不同熏香气味的信笺,说要交由她过目。

    大概是因为做贼心虚,洛兰妮雅战战兢兢地接过这些来自王国不同出身的上流贵妇人的茶会邀请函,脑袋里却忍不住多疑地转起了其他的念头——近些天,她陆续也收到过不少类似的邀请函了,但没记错的话,每回的请帖都是由侍女交到她手上的,这位平时忙得人影都没的宫廷总管,今天怎么就闲得没事亲自来做这种跑腿小事了?

    “还不是因为王后陛下每次都让侍女代笔、回绝了众夫人千金们的邀请。”细心的骑士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解释道,“陛下的代笔侍女先前以您初来安格琳、身上尚有些水土不服的不适症状为由,推拒了各方的邀约。只是您既已决定外出前往市镇,那么想必这个消息很快也会传入那些想要结交您的上流人士耳中……我认为,或许您可以开始考虑一下前赴哪几家宴会的事了。”

    尽管骑士向她再三保证,所有邀请函都是经过他的精挑细选、确认了邀请人出身的贵族家系与其平日生活作风之后,才会送到她的手上的,但一想到社交场就头大的洛兰妮雅哪里遭得住这个。

    来到安格琳之前,某位成天把礼仪挂在嘴边的宫廷教师就为她恶补了一番贵族之间的交际常识,成功让远离贵族社交圈的第一王女对贵族女性间除了舞会、茶会、酒会就是歌会、故事会的消遣方式……产生了十足的抗拒心理;结果实际嫁来安格琳之后,以前总是念叨她要“合群”、要“参加贵族交际活动”的前任宫廷教师,反倒成了最纵容她任性的那一个,不催她去那些个她连名都记不全的大小贵族家族赴宴不说,连那些寄到王后手上的请帖都主动帮忙代笔回复完了。

    本就娇惯的洛兰妮雅这下就更被宠坏了——直到,某位关心王后陛下正常社交关系的新管事人出现,微笑着带给她一叠可以堆成小山的信笺,在暗示她平时闲着无聊可以出门交一些贵妇级别的闺蜜打发时间后,便挥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地离开了。02

    这边的洛兰妮雅光顾着和那堆香风萦绕的请柬大眼瞪小眼,自然不会注意到转身离开的骑士,背对着她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也更不会意识到,这个远比外表看上去要细心得多的男人,借着之前那些贴近她生活的话题,一步步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令她放松了警惕——

    王后从如临大敌、到无意识间松了口气的反应落在骑士眼中,简直是青涩到不能更可爱的嫌疑罪证了。

    满以为自己成功蒙混过关的洛兰妮雅回到房间,丢下怀中捧着的那一打请帖,再把底下那张意外收获的地图摆到书桌上,然后才有机会拿起那枚被她右手攥得发热的硬质纹章,对着窗外的明亮天光仔细观察起来。

    才一看到手中纹章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回想起了那句寒彻骨髓的问候——

    “王之黑手……就还真的是只黑色的手啊。”

    这枚判断不出具体材质的金属纹章被设计成了一个略显怪异的手的造型,通体漆黑的表面更让这只掌心与掌根都奇短无比的怪手看上去多了些诡谲的气息,而先前被她触碰到的那侧锐利边沿,完全就是四根长度相同的手指并拢在一处的指尖部位,给人的感觉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洛兰妮雅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又没胆子贸然做出试探性的举动,只好先把手中这枚纹章塞进储物道具的空间,和那些同样见不得人的变装用小道具堆在一起,打算之后有时间了再慢慢研究。

    把想不通的问题抛到一旁后,洛兰妮雅的心很快就飞到了那张地图所描绘的城镇街道上,而当她乐滋滋地眯着眼展开卡美洛城的总览图,目光流转间瞥见了被绘制者标上商业区注解的地域时,突然间灵光一闪,想到了某个可以完美解决魔镜问题的方案。

    “来,帮我去准备好外出用的衣服,再看情况帮我打理一下头发。”传唤来侍女后,洛兰妮雅毫不客气地使唤起了这个有点眼熟的短发女孩。

    “外、外出……王后陛下等会准备外出吗?”一来到王后面前就忍不住犯紧张的浅咖色短发侍女闻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洛兰妮雅哪会在意工具人的想法,继续趴在床上晃着一双包裹在精致长袜里的小腿,专心研究下午出去玩的地图路线,眼神都再懒得施舍给提出多余问题的侍女一个。

    没得到王后的回应,逐渐习惯了这种情况的侍女倒也不觉沮丧,只是斟酌了一下用词,便小心地出言提醒她道:“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王后陛下如果想要外出,最好还是告知总管大人,或是城内其他几位骑士大人……嗯,莫德雷德大人就算了,如果是兰斯洛特大人的话,想来应该会十分乐意为陛下安排好随行的扈从……那个!如果陛下需要跑腿,我很乐意帮忙把陛下的意愿转告给兰斯洛特大人!”

    听到某几个无法忽略不计的名字,洛兰妮雅转头看向了这位自告奋勇的姑娘:“……不必了。”

    “可是……外出时您身边可不能没有护卫啊……”小侍女的满腔热情并没有这么容易地被浇灭。

    “我说,不用了。”洛兰妮雅才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口舌争辩上,一指房间角落的大衣橱,“你到底帮不帮我挑今天出去穿的衣服?不乐意的话我就自己选了。”

    “对、对不起!非常抱歉,我这就去……!”小侍女被她带着些不耐烦的神情惊醒过来,连连弯身道歉,随即赶紧转身走到衣橱前打开柜门,大气不敢喘地为王后挑选起适合外出时穿的服饰来。

    洛兰妮雅话一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语气似乎重了些,房间里的气氛也在周围环境尤为安静的对比下显得极为凝滞。她稍作思考,难得开口解释了一句道:“总之这些事你就别操心多管了,这次出门有兰斯洛特跟着,不会有问题的。”

    此时已经轻手轻脚地选出一条贵族昼礼服长裙的侍女闻言,差点没一个手抖让裙子落到地上。几秒钟后,她才蓦地反应过来王后的意思,神情有些激动地抱着怀中的服饰转身惊喜道:“陛下这是要和兰斯洛特大人一同外出吗!”

    “……不能这么算吧?说要跟来的可是他……哼,要不是没得选,我才不想和他一起出门呢。”

    洛兰妮雅有点纳闷,没懂这个看上去还挺文静内向的姑娘突然兴奋个什么劲。

    “难、难不成……难不成是……啊呀呀呀,如果这样的话,穿成这样就不适合了……”

    浅咖色短发的小侍女似乎根本就没听进去洛兰妮雅怨气满载的说明,情绪亢奋地一边自言自语着什么,同时一改之前温温吞吞的动作,飞快地放回手中那条色调略偏暗沉的灰蓝色长裙,找出了三四条颜色清新粉嫩、裙摆上带有精致层叠花边的华贵宫裙,一手提着一两件也不嫌重,径直跑到洛兰妮雅面前露出了邀功似的可爱表情。

    “王后陛下早说嘛,去约会的话就该穿得漂漂亮亮的呀!”

    洛兰妮雅懵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背听错了少女带着安格琳口音的通用语发音,不然她怎么会从王城的侍女口中听到……像是在鼓励她红杏出墙的奇怪言论?

    “不,你误会了,这不是什么约——”

    她试图为自己澄清,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压抑不住兴奋情绪的小侍女用一种“没事,我懂”的会心微笑打断道:“不是约会,不是约会。陛下只是和兰斯洛特大人一起出门而已嘛,我们都不会多想的喔。”

    “……所以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啊!”

    洛兰妮雅板着脸再度为自己正了一次名,未果,无奈只好不再去看侍女脸上的迷之姨母笑,省得把本就解释不通的局面越描越黑。

    不过就在她准备严词拒绝那几条足有数公斤沉的宫廷礼裙时,忽然心生一计,于是眼珠一转,重新将视线投向身旁的侍女。

    “喂,你叫什么名字?”

    “……哎哎?您是在说我吗?!”正满怀欣喜地为王后比对几件宫裙上身效果的小侍女闻言一愣,马上便受宠若惊般地立正站直了身体,小声地低着头回道,“莉莉安娜……我叫莉莉安娜·桑切斯……”

    “好,莉莉安娜对吧?”洛兰妮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既然有胆让我穿上那样不便活动的裙子出门,那么你应该做好觉悟了吧?”

    “……哎?”莉莉安娜身体一僵,看着王后唇角勾起的弧度突然产生了某种极为不妙的预感。

    另一边,对女性出门前花在穿着打扮上的时长深有体会的湖之骑士,则干脆先绕路去了宫廷总管那边一趟,问清某些令他在意的细节之后,才皱着眉怀揣着心事来到了王后的寝房门外。

    房门不出所料地依旧紧闭,他问询过门口的守卫、确认王后还没有做好出行的准备后,便放下了悬着的心,耐性极好地等待起来。

    只是这一安静下来,一些萦绕心头的问题就不可避免地侵入了兰斯洛特的思绪,令他不由回忆起先前与凯进行单独对话时的场景——

    “凯卿,现在没有别人在,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卿是不是对王后持有偏见?不提其他,只说卿今日有意试探王后的次数就不止十数次,更不用论卿之后还刻意支开旁人、制造了与她独处的机会……卿与王后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到他这么问,凯当时似乎也有些讶异他的直白,不过只一下就回过神来,露出了无可挑剔的爽朗笑容。

    “还以为卿当时没提反对意见就是不打算深究了呢。真不愧是兰斯洛特卿,观察得还真是仔细啊。”

    见他全然没有否定自己猜测的意思,兰斯洛特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但更让他头疼的事显然还在后边。

    “不过,卿似乎没有什么立场来管这些事吧?要知道,无论我与王后陛下之间发生了什么,都还可以算作是‘家内事’的范畴,然而卿这边……失礼了,现在看来,卿似乎对王后的事格外上心啊,我可以认为这也是卿一贯以来、对待女性的骑士风度吗?”

    兰斯洛特没有料到凯对这件事的态度如此强硬,甚至还很是毒舌地出言讽刺自己曾经出了名的风流做派,对此他也只能是苦笑了。

    “卿可别忘了,我们的王后陛下不比安格琳那些早就对游戏规则耳濡目染的贵族女性……卿若打算找人玩一场‘骑士之爱’,那恐怕是挑错对象了。”

    兰斯洛特当然清楚,风靡这个王国的“骑士情节”究竟有着怎样难以言表的本质。面对凯隐含警告的话语,他唯有回以无比郑重的承诺,保证自己绝无半点类似的想法。

    ——他怎么会用那种毫无荣耀可言的骑士爱情,去玷污一尘不染的她呢。

    正这么想着,那个在兰斯洛特心中被描绘得无比美好的少女,就这样突然地推门出现了。她收回被包裹在象牙白色手套中的双手,身上着雪青色简式宫廷长裙,肩部披着一条带有霜白绒毛的带帽短斗篷,下半身荷叶边款的精致裙摆被裙撑敞起一个恰到好处的蓬度,更显得那柔美的腰身曲线到纤细了某种引人注目的程度。

    而直到少女发现门口多出来的身影,转过那张略施粉黛的娇俏脸庞,几步来到他的面前,兰斯洛特才从短暂的失神中清醒过来,像是羞于直面她经过打扮后的惊艳美貌似的低头偏开了视线:“王后陛下……”

    这一低头,从没有扣紧的斗篷领口处春光乍露的大片雪肌和隆起饱满弧度的上半边乳肉就直直地映入了骑士的眼中,呛得他差点没把自己想说的话忘个精光,停顿了好一会才赶在少女移开视线之前,掩饰般地轻咳了声。

    “抱歉,一时有点失态了……看来王后陛下今天的精神还不错,我也就放心了。出行的马车已经备好,请随我来。”

    洛兰妮雅眨了眨眼,少见地没在兰斯洛特面前表现出以往的抗拒态度:“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走在前方的兰斯洛特正带着路,心里盘算了几个适合作为开场白的话题,正要开口时却听身后的少女声音欢快地道:“你看,我就说他不会介意这些嘛。所以……莉莉安娜,你今天就乖乖地认命,当好我的随行侍女吧!就这么说定了啊!异议无效!”

    注意到前方骑士突然扫来的视线,被王后点到名的无辜侍女默默地抱紧了怀中的包裹,内心无语泪凝噎:呜呜,王后陛下啊,这位骑士大人哪是不在意多出一个人的模样啊……他根本就是全身心都扑在您这了、完全没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好不好!——

    这周不出意外就这一更了(风花雪月使人堕落_(:з」∠)_火纹真好玩……

    咳。小王女出门之后就要解放天性了。

第71章 出行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