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oцщёňщц.dё 分卷阅读768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гoцщёňщц.dё 分卷阅读768

      团聚
    正所谓是小别胜新婚,许久未见的两人情浓难解,素和凌龙精虎猛,恨不得一天里面就把这两年多欠下的欢爱都补回来,苏盈罗又没能抵挡住男色的诱惑,着实与他疯了一场,结果就是一直折腾了许久,长安宫的大门才被打开。
    小四和珍珍已经在门外等了好一会,此时再也没有人能拦住两个小娃娃,苏盈罗刚喝了一口素和凌递过来的茶,就看到一儿一女迈着小短腿朝她跑了过来。
    珍珍胆子大,举着小手就往苏盈罗袖口里塞,“娘亲不开门,我和四哥哥等得手都凉了!”
    “是吗,那我可得好好摸摸!”苏盈罗拉过女儿的小手捂在掌心,软嫩的小肉手是有些微微的凉意,不过手心里还是热的,一看就知道她根本没受凉,就是找借口来撒娇。
    “小四也来!”她招手把儿子也叫到身边,一左一右的给他们捂着手,故意说道:“既然手这么凉,还是回去钻进被窝里暖和着吧,留在我这万一要是把你们两都冻坏了可怎么好?”
    两个小东西不肯走,都把头扎在苏盈罗怀里哼哼唧唧地撒娇,又都歪着脑袋偷偷去看一旁的素和凌,他们就是听说小四的父亲回来了,专门跑来看的。
    素和凌被两个小娃娃看得忍俊不禁,笑着问:“怎么,你们两个不认识我了?”
    珍珍和小四同时把脸全都埋到苏盈罗怀里,羞得直摇头。
    “你回西川的时候他们才一岁多,要是记得住才算奇怪了!”苏盈罗笑着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背,“小四,这是你父亲,珍珍也叫爹爹!”
    珍珍胆子大,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爹爹,素和凌笑着应了,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珍珍越来越漂亮了!”
    她自来熟地揽住了素和凌的脖子,瞪着亮晶晶地大眼睛看了好一会,低头叫道:“四哥哥,这位爹爹的眼睛和你一模一样呢!”
    “胡说八道!”苏盈罗哭笑不得地说:“那是小四的眼睛和他一模一样,哪能父亲和儿子一样的!”
    “珍珍还小嘛,等她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素和凌先给珍珍解围,又问儿子,“小四怎么不说话?”
    大概是血缘天性,小四一看到素和凌就莫名觉得亲近,他靠近这个高大的男人,试探着叫道:“父亲?”
    “好儿子,真乖!”
    素和凌一手抱着一个,说说笑笑地逗着两个孩子说话,没过多久他们两个就跟素和凌混熟了,小短胳膊搂着他不撒手,高兴极了还要啪嗒一声亲在他脸上,素和凌那张俊脸一会功夫就被印了不少口水。
    当天晚上那些男人们都识趣得很,没有一个人跑来打扰他们共享天伦,因为两个孩子都喜欢素和凌,到了睡觉的时候非要他抱着送回寝殿去,苏盈罗想要阻止,素和凌返倒执意要送。
    等他送了孩子回来,一进屋就二话不说地抱起苏盈罗,两人一起滚到了大床上。
    可是这一次他只是抱着她,许久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怎么了?”苏盈罗问。
    素和凌把脸埋在她的肩窝,呼吸间不断汲取着她的气息,声音闷闷地说:“小四长大不少,说话都顺畅了,也认了不少字,聪明得很!”
    苏盈罗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地问:“这是好事啊,你怎么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没有不开心,只是舍不得!”素和凌越发抱紧了她,失落地呢喃着,“我们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下次见面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你说小四以后会不会怪我?”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要不以后我都不给他好脸色了,他跟你走的时候大概能多高兴一点?”
    素和凌冷着脸支起身子,看到苏盈罗眼中满是揶揄,气得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我和你说正经事,你却要来笑话我,哪有你这么狠心的娘亲?不行,你得好好赔偿我!”
    “赔偿就赔偿,我又不是赔不起!诶,你扯我衣裳做什么?”
    “哼,你得肉偿!”
    温馨日常
    素和凌回到天临之后,恨恨不得时时刻刻地贴在苏盈罗身上,可他的身份太过敏感,苏盈罗上朝时还是要避讳些的,每到了那时候他就带着孩子们一起玩,有时候赶上几个大一点的也进了宫,素和凌干脆就成了孩子王,带着他们满宫里疯跑。
    三个大点的孩子都记得素和凌,老大见到他直接扑过来抱住大腿;老二倒是稳重,不过素和凌朝他一伸手,也乐颠颠地凑过去了;老三最是乖巧,笑眯眯地叫了爹爹,张开小手要他抱。
    如此这般一直过了五六日,别的男人们也没有跑来争宠的意思,苏盈罗反而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礼让谦和,根本不是他们的风格。
    于是这一日午后,苏盈罗正于几人议事,素和凌就带着几个孩子跑进了偏殿,他们还没进门的时候就有孩子清脆的笑闹声传了过来,苏盈罗也不由得嘴角带笑,然而当她抬眼望去,这笑就僵在了嘴角。
    只见那三个大的人人手里都抱着一只半大的雏鸟,素和凌脖子上骑着珍珍,手里抱着小四,小四一脸羡慕的看着哥哥手上的雏鸟,珍珍则是一边揪着素和凌的头发一边撒娇,“爹爹,我也要小鹰,怎么只有哥哥们才有?”
    苏盈罗眉头一皱,呵斥道:“看看你们几个,像什么样子?”
    儿子们统统闭了嘴,珍珍也不敢再撒娇,连素和凌都下意识站得笔直。
    苏盈罗先是指着双胞胎说:“你们两个,还不快点下来,总让爹爹抱着做什么,自己没长脚吗?”
    “不是……”素和凌刚想开口替孩子们解释一下,就被苏盈罗瞪了一眼,悻悻地又把嘴闭上了。
    他把两个孩子都放下来,就听珍珍噘着嘴小声说了一句:“娘亲自己还不是总让爹爹们抱着……”
    苏盈罗一听这话又羞又气,真想拍着桌子大吼一声:我也没有骑到别人脖子上去啊!
    可是这话要是真说出来,那就更丢人了。
    这小孽障,也不知道给她亲娘留点面子!
    这时候就该王清翳出场了,他掩着唇轻咳一声,压着笑意说道:“珍珍,不许顶嘴!”
    亲爹出马自然不同凡响,珍珍果然被王清翳一句话说老实了,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另外几个男人趁机转移话题,他们是好心不假,只不过好几个人一起开口就显得格外刻意了,弄得苏盈罗脸上越来越烫,总觉得他们都是在帮倒忙。
    等到他们讪讪闭嘴,素和凌终于等来开口的机会,赶紧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是鹘鹰的雏鸟,长大之后勇猛迅捷,拿来哄孩子玩的,从小养起会与主人更亲近。”
    鹘鹰是种猛禽,训练好了可以报信、捕猎,且极为护主,普通人家根本养不得,每一只都价值千金,也就素和凌如此财大气粗,一出手就是三只。
    三个大儿子都抱着自己怀里的雏鸟去找父亲显摆,只剩下两个小的一脸不开心。
    素和凌哄了小四又哄珍珍,“珍珍别急,等你再长大些,爹爹送你一只最好的,比别人的都大,都漂亮!”
    珍珍这才点点头,“爹爹说话可不能不算数!”
    哄好了两个小的,崔洋叫来侍女把孩子们都带下去休息,素和凌挤到苏盈罗身边坐下,环视一周后问道:“怎么了,都瞧着我做什么?”
    崔洋端起茶盏轻抿一口,说了句好似不相干的话:“可汗好悠闲。”自己的国家扔着不管,非要跑到天临来献殷勤!
    素和凌似笑非笑地看向崔洋。
    装模作样的,说白了不就是想要轰他走?
    崔洋与他对视:你来得时间不短了,该滚蛋了!
    别离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虽然崔洋这句话看似无关紧要,可是谁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素和凌听后但笑不语,他与崔洋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鄙夷。
    眼看着身边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苏盈罗赶在他们变本加厉之前开了口,“崔洋说得倒也有理,你登基时日不长,况且西川本就动荡未安,长期不回去的确是容易人心浮动,难免不会有什么心怀鬼胎的趁机闹事。”
    “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他们闹!”素和凌不开心,虽然明白苏盈罗也是在为他着想,可他总共才能和她厮守几天?
    长睫微垂,他委屈万分地问:“陛下这是新鲜劲过了,赶我走呢?”
    “这叫什么话,我哪里赶你走了?”苏盈罗看着他那副样子实在是哭笑不得。
    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就算是装得再委屈,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可怜的!
    王清翳笑道:“这倒是奇了,没想到可汗身为一国之君,还要在我家陛下这里受委屈!这可使不得,为了两国邦交,还是请可汗早些归国一统大事吧,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家里最顺心了!”
    男人们一本正经地表示同意,卢湛直说送行的相关事宜都已经准备好了,素和凌随时可以动身。
    素和凌都被这些人气笑了,他总共才来几天,他们就这么急着轰他走了?
    视线凉飕飕地在那些人脸上转了一圈,最后看向王清翳,眼神之中满是鄙视。
    为了把我赶走,连两国邦交都扯出来了,你还要不要脸?
    王清翳轻哼一声,瞪了回去:独自霸占陛下这么久,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了?
    视线交汇的地方都快有火花迸溅出来了,苏盈罗百般无奈地叹息道:“好了,都给我老实一些吧,万一叫孩子们瞧见了,你们也不嫌丢人?”
    最终苏盈罗还是心软了,考虑到素和凌来一次实在不容易,又多留了他两天,可他毕竟是西川的可汗,总不能一直呆在她身边,纵使又偷得了两日佳期,总归还是要走的!
    出发那日阴云蔽日,习习凉风吹得旌旗猎猎作响,苏盈罗左手领着珍珍,右手牵着小四,缓缓走到素和凌面前。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从初见时的落魄质子,到如今的西川之主,他总有令她惊艳的本事,如今分别在即,她是真的舍不得了。
    身后还有不少官员随行,任她再是不舍,也不好太过缠绵,只能再一次叮嘱道:“归程路远,你要好好保重,也别忘了好好照顾小四,他若是哭闹,你就多哄一哄。”
    素和凌点头应道:“你放心,他也是我的儿子,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他!”
    在这最后的两天里,除了上朝的时候,素和凌几乎与苏盈罗形影不离,该说的话都说尽了,可是真的到了分离的时候,又有千言万语梗在喉间,反倒不知从何说起。
    大人们无语凝噎,珍珍也在跟小四告别,“四哥哥,等你到了西川记得给我写信,到时候我和娘亲也会给你写信的,你可不许忘了我们啊!”
    “嗯,我一定记得!”小四拉着娘亲的手舍不得放开,琥珀色的大眼睛里面已经蓄了泪。
    礼官的声音突然响起,吉时已到,他们该要启程了。
    小四哇地一声哭出来,两只小手抱着苏盈罗的腿不放,“娘亲,我不走了!”
    苏盈罗心下不忍,险些也落了泪,还是素和凌更有决断,一把抄起儿子抱在怀中,好声好气地哄着,“别哭,等过段时间我再带你回来看娘亲和妹妹!”
    他抱着儿子利落转身,走了几步又冲回来,揽住苏盈罗深深地一吻,哑着嗓子恶狠狠地说:“不许忘了我!”
    祥瑞降世
    素和凌带走了小四,着实让苏盈罗心疼了好一段时间。
    小四自出生起就一直在她身边,离开得又比前面的三个儿子晚,况且此去是真正的山高路远,苏盈罗一连好久都睡不安稳,时常在梦里听到小四临别时的哭声,还会梦见他水土不服,红扑扑的小圆脸越发的苍白瘦弱。
    每到这时候,身边的男人就会抱紧她好生安慰,告诉她小四不会有事,她也知道自己大概是思虑过重,只能暗暗劝解自己不要过于担心。
    常言道母子连心,要她不去担忧又怎么可能?
    分别当天,素和凌看出苏盈罗的不舍,为了不让她为难,他便做了恶人,抱着儿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盈罗看着他们父子离去,心里一阵钝痛,尤其是小四一见真的要与娘亲分开,小小的一团趴在父亲肩头,努力地朝她伸出小手,奶声奶气地哭着,“娘亲抱抱我呀!”
    眼泪瞬间迷蒙了视线,苏盈罗想都不想地追了两步,就被崔洋及时拉住,“我知陛下不舍,可是他们总归是要走的!”
    这个道理她怎么能不明白,可明白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孩子离她越来越远,心中满溢的不舍与难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四不哭,过些日子娘亲就去看你!”她大声对小四说。
    苏盈罗飞快的抹去泪珠,她是小四的母亲,却也是天临的君主,她的身上担着千千万百姓的安康,绝不能意气用事,而且她自己也清楚,小四跟着素和凌一起去西川,才是最好的归宿。
    可汗的马车高大奢华,由百名骑兵护送,素和凌一声令下,伴随着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他那一声“启程”低哑酸涩,听得苏盈罗也是满心不忍。她伫立风中,直到西川使团完全淡出了视线,才幽幽地叹息出声。
    唉,让她不舍的,哪里只有小四一个呢?
    后来也是为了让她放心,素和凌每天都有手信传来,他用了鹘鹰,把这迅捷的猛禽完全当成了信鸽使唤,日复一日的为他传递着他们父子的消息。
    比如:【小四已经不哭了,现在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这小子能吃得很,一点也不挑食,倒是好养活!】
    【小四天生就招马儿喜欢,哪怕是烈马都愿意与他亲近,不愧是我儿子。】
    【睡不着,想你!】
    信的内容都不长,每次也就是一句话,却渐渐安抚了苏盈罗的情绪,知道他与小四一切安好,她也就放心了。
    没了担忧,苏盈罗在政事上越发勤奋,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女皇,各地的民生人口、经济税收,她全都心中有数,这几年又一直都是风调雨顺的,天临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修养生息。
    临近新年的时候,男人们各个都忙得废寝忘食,虽然往年这时候也都很忙,但苏盈罗就是觉得他们有些不对劲,似乎是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苏盈罗也趁着闲暇的时候问过他们,可是这些平时最爱给别人找不痛快的男人们竟然罕见的统一口径,一个个都跟锯了嘴的葫芦一样,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
    问了几次之后,苏盈罗也懒得再问了,反正不管他们在筹备什么,总有让她知道的一天。
    果然,一个多月之后,一个消息炸然而起:京城郊外的山中发现一块奇石,上面自带如意云纹,百姓之中传起歌谣,都说这是上天授意,陛下乃是由天授命的治世明君。
    听到消息之后,苏盈罗翘起嘴角,轻笑出声。
    对于这些所谓的出世祥瑞,百姓们大多是相信的,然而当权者却都明白:这东西的本质,无非就是一个引子罢了。
    在乱世之中,它是揭竿而起的引子,于太平盛世,它是锦上添花的由头。
    苏盈罗自问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就算是他们想要为她再添一份功绩,还有什么可添的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心头一颤:该不会是那件事吧?
    她有了猜想,可是男人一直按而不发,她也不好意思腆着脸去问,直到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朝会,说完正事之后,就有官员请求上表。
    苏盈罗正襟危坐,心知是时候了。
    百官请愿
    关于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苏盈罗心里影影绰绰的已经有了猜想,只不过她的猜想若是真的,她也不能满脸高兴的一下子就答应了,正所谓三辞三请,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宸光殿的大殿上突然安静下来,一名官员出列禀报道:“自陛下执掌天下以来,我朝的人口增长了近四成,每年的新生婴儿皆比往年更多,如此兴旺堪称空前之功。”
    苏盈罗不以为然地说:“丰足人口,令百姓休养生息,本来就是我身为女皇的责任,我也不过是做好了份内之事,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自满的。况且倘若没有他们辅佐,光靠我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此刺激民生的。”
    她眼中含笑,视线扫过男人们一张又一张或英挺、或俊俏的脸庞,最后停留在崔洋修竹般挺拔俊逸的身上。
    崔洋抬眼与她对视,眸中满是深情。
    虽然她把场面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苏盈罗心里却在想:她与他们之间的那点风流事早就被传遍了,只怕连刚懂人事的少年少女都知道她是怎么被他们欺负起来没完的,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安排这事的人早就知道,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说服苏盈罗,于是又有一名官员出列,继续说道:“不止是人口,陛下任命大将军远征西川,打得其元气大伤,直将西方最强的铁骑之国收为附属,如今更是令西川可汗拜服,就连西川太子都是陛下的骨血,此等丰功伟绩可谓绝后之治。”
    当初西川大捷的确是苏盈罗的一大乐事,不过她也没有骄傲自满,而是摆了摆手,颇为自谦地说:“最初派兵出征也是实属无奈,若不是他们屡次挑衅,犯我边境,我也不愿在登基之初便兴起战事。”
    说话间,苏盈罗看向程函锋与郑元集,“虽说我那时登基的时日尚短,可我不只有百万雄兵,更有能在沙场上披荆斩棘的将军。有他们在,是我之幸,也是天临之幸!”
    这时候下面的普通官员已经开始心里打鼓了,女皇陛下波澜不兴地就把他们的话都化解开来,这可怎么好?接下来还要怎么说下去?
    殊不知站在最前方的三位宰相相视一笑。
    就知道瞒不住她,她肯定已经猜到了!
    朝堂之上无小事,纵使普通官员已经开始忐忑,可是宰相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们也必须认认真真地说下去,接来下就是各部官员一个接一个的唱颂苏盈罗的政绩了。
    “我朝国力强盛,民生富足,各地税收皆无拖欠,百姓均可丰衣足食,实乃太平盛世!”
    “五年来新建学院两所,学堂百余所,私塾更是不计其数,便是乡野小儿也得以识字明事、读书听贤,能够达成此等不世之功者,放眼望去,唯有天临,唯有陛下啊!”
    这位老臣说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情绪激昂,唱念俱佳,听得苏盈罗嘴角直抽抽。
    你有点过火了啊!
    她都不好意思了,赶紧开口制止,省得后面还有人学他再来这么一出,“身为一国之君,既然享受了百姓的拥戴,自然应该为了国家百姓尽心尽力,你们又何必大惊小怪?”
    “天下之大,而英主难求,能够得遇陛下,于臣等而言乃是万幸;百姓们能够有陛下庇护,更是万幸中的万幸,感恩戴德之心又怎么能说是大惊小怪呢?”
    崔洋迈步向前,他身后分别是卢湛与王清翳,后面是其他近臣,再往后就是普通官员。
    他与她四目相对,漆黑的眸子亮如繁星,率领百官朝她俯身跪拜,“臣等代民请愿,请陛下移驾五岳之首,行封禅大典!”
    三辞三请
    苏盈罗高高端坐在御座上,毫不费力的就能将整个大殿中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些跪在她面前的臣子,每一个都是朝廷的机括,他们各司其职,承载起了偌大朝堂的运转。此时此刻,他们戮力同心,请她登上五岳之首,行一起盛大的封禅大典。
    柔嫩的红唇微微开合,发出一声几乎令人无法察觉的叹息。
    她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对于一国之君而言,封禅一事并不神秘,几乎历朝历代的君主都举行过封禅大典。苏盈罗的母亲,也就是先帝就曾举行过封禅典礼,只不过先帝选择在京郊的山上举行典礼,这又和崔洋提议的五岳之首有所不同。
    五岳之首是为泰山。
    传闻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四肢与头颅化为五座高山,人们称之为五岳,其中泰山便是盘古的头颅所化,亦是五座山峰之中的最高峰。
    能够登上泰山行封禅大典,可以说是对一位帝王的最高礼赞了,在迢迢历史的长河之中,真能在泰山封禅的帝王屈指可数,也只有寥寥几位而已。
    苏盈罗真的没想到,她的臣子们对她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可是,她……担得起吗?
    苏盈罗缓了一会才回过神来,“都起来吧!你们不要夸大其词,我登上皇位才几年,怎么也到不了可以去泰山封禅的地步啊!连太祖都不曾封禅于泰山,我又怎么能行呢?”
    王清翳首先说道:“陛下过谦了,太祖故然有不世之功勋,陛下亦不逊色!”
    “曾经的天临民生凋敝,百姓穷苦,西北尚有大敌压境;陛下掌管大统后不过几年时光,家家皆有婴儿出生,百姓都能丰衣足食,去年冬季整个京城都没有一个冻饿而亡之人,百姓们愈发爱戴陛下。更何况西川附庸,广开边市,四皇子成为西川皇储,即便改朝换代,依然会与天临亲近有加。”
    “陛下之功林林总总,试问哪一样不能为陛下铺就一条泰山之路?”
    这一番话掷地有声,官员们再次跪倒,请求她的同意。
    王清翳声音清越,貌美如仙,被他这么热切地夸奖着,哪怕是苏盈罗都有点扛不住,脸上发热,心头滚烫。
    苏盈罗只好再让他们都站起来,继续推辞:“泰山路远,要是去了肯定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好端端的何必劳民伤财呢?”
    卢湛肆意笑道:“陛下这话说得不对,如今国库充盈,百姓富足,一场远行罢了,根本就算不上负担。”
    “可是……”
    苏盈罗还想推辞,可她的臣子们这次跪得利索极了,她话都没说完,又齐刷刷地跪倒一大片,异口同声地说道:“请陛下于泰山举行封禅大典!”
    三辞三请,苏盈罗已经表明了态度,可是百官比她还要坚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去。泰山封禅啊,对她这种既不能升官也不算发财的人来说,这是她这辈子所能得到的,最高的嘉奖了。
    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心动?
    于是女皇陛下依然矜持地点点头,“既然你们如此坚持那就去吧。你们将章程拟定好,先拿来给我看。”
    得到了陛下的同意,百官大喜过望,实际上他们也是有私心的。自己辅佐的女皇功绩斐然,他们身为臣子的,也是可以青史留名的啊!
    整个朝廷都因为即将到来的封禅大典而变得喜气洋洋,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池涣文都是笑眯眯的,出行的章程很快就拟定完毕,稍加修改之后,就到了出发的日子。
    天子出行,浩浩荡荡,队伍长为百余里,苏盈罗从小到大就没有出过京城,看着路上渐渐不同的景色,听着沿途百姓的欢呼,她的心情也由忐忑变为雀跃。
    想当初她刚登基时有过惊慌,也有过迷茫,如今一步步走来,一点点成长,终于赢得了官员与百姓们由衷的拥护,也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激动与满足。
    女皇仪仗浩大,也就无法走得太快,直到一个多月之后,苏盈罗终于来到了泰山脚下。
    封禅第一日:祭天
    女皇的仪仗浩浩荡荡地到达泰山脚下的时候,时值正午。苏盈罗下了马车,抬头望向泰山。
    此时的阳光璀璨明烈,眼前巍峨的山峰更显雄壮,峰顶高耸入云,几乎淹没于云海之中,已经不在目所能及之处。
    “如此壮丽,真不愧是五岳之首!”苏盈罗由衷叹道。
    崔洋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与她一起欣赏着眼前的景象,“正因如此,泰山才能成为陛下的封禅之地啊。”
    苏盈罗摇头失笑,“我自己都不敢有这么大的野心,倒是你们比我还要急呢,也不想想我要是当不起这份殊荣,上天怪罪下来可怎么好!”
    “天临在陛下的手中腾然而起,靠的难道是陛下的妄自菲薄吗?”崔洋毫不犹豫的揶揄她,唯独紧握的手掌怎么也舍不得放开,“陛下乃是一代英主明君,都到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再推辞了吧!”
    说完这句话,他又凑到苏盈罗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话虽如此,其实你也是想要的吧?怎么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呢?”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话里话外都带着暧昧,明明就是故意要让她想歪。
    苏盈罗斜了他一眼,凉凉地说:“从出京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操劳,早就憋坏了吧?”
    女皇出行自然是天临的头件大事,这一路上的各队人马的安排都极其的琐碎麻烦,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事情需要崔洋定夺,他们已经好久都没有亲近过了,也难怪刚一到地方,他就憋不住了,跑过来抓着她不放。
    只可惜现在时间不对,苏盈罗也没有那个心思,接下来首先要安顿苏盈罗的住处,还有她的男人们,然后是珍珍和她的三位哥哥,最后等到随行的官员都安排妥当之后,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当晚,崔洋还是守在苏盈罗的身边不愿离开,不过明天就是第一天的祭祀,为了显示虔诚,苏盈罗需要沐浴焚香,清心寡欲地过上一夜。
    崔洋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只是临走前拥着她狠狠地吻了许久,那双火热的大掌不断在她身上摩挲,直到把苏盈罗撩拨得面带潮红,穴儿湿得都不像话了,才意犹未尽地走了。
    苏盈罗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在心里把崔洋骂了一遍又一遍,明知道不能做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弄得她不上不下的,还只能咬牙忍着。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苏盈罗还有些水土不服,搞得她也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如今刚刚安顿下来还要干忍着,难道她就不想了吗?
    然而泰山封禅到底是多少任帝王盼都盼不来的大事,苏盈罗还是强迫自己忍了下去。
    她咬着唇在空荡荡的大床上翻来覆去,不停告诉自己要清心寡欲,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睡过去的。
    转过天来,苏盈罗一大早就在侍女的伺候下起床梳妆,她身着庄重的冕服,不疾不徐地行到泰山脚下。
    封禅第一日,祭祀昊天上帝于泰山之南。
    长长的供案列列排开,上面都摆放着祭品祭器,林林总总多达九百种,此乃最高规模的祭祀:祭天!
    祭天的流程复杂至极,从开始到结束将持续整整两个半时辰,而苏盈罗身上的冕服重达三十多斤,当她把表书与祈求上苍的玉册封入玉匣之中,亲手放入一处早已开凿好的山洞中后,再看着工匠用山石将山洞彻底封死,这第一日的祭祀才算结束。
    苏盈罗这时已经累极了,回到行宫之后躺上床上,真是一动也不想动,然而今天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这三天的祭祀可是一日比一日难熬的。
    最主要的是,明天祭祀列代先帝与贤臣,也不知道是谁想出那么多羞人环节,只怕到时候她连淫水都要泄干了!
    从下一章开始就要进入最后的黄暴阶段了,女皇篇到了最后的环节,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啊!
    гοцщεnщц.dε(Rouwenwu.de)
    --

гoцщёňщц.dё 分卷阅读768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