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主播-朱芳君(02)

肉食主播-朱芳君 作者:shisu1235

肉食主播-朱芳君(02)

      肉食主播-朱芳君 作者:shisu1235

    肉食主播-朱芳君(02)

    肉食主播-朱芳君(02)

    人,生于世,终也于世,虽说终究是一钵黄土,但在这载浮载沉的中间,就

    算是浮云,也是会想要牢牢的抓住的,毕竟这就是人,人有七情六慾,有些人对

    于权力有着绝对的嚮往,有些人对于物质有着强烈的慾望,有些人对于美色有着

    无法抗拒的痴恋,有些人对于钱财有着说不清的贪婪,但不管是什么,人终究是

    想要得到。

    在点着彷烛光色的灯光的餐厅,一名留着长长、带着一点金色、将微捲的秀

    髮有些在背部有些在肩头上有些在胸上,自然不做作地垂放下来的女子穿着一件

    简单白色小可爱和一件深蓝色的丹宁热裤,让女子62公分高、34d253

    5的身材以及一双修长的美腿完全是一览无遗地呈现在坐在后面的男子的眼中。

    女子打开锅盖,将锅子中的鲑鱼给盛起来放到一旁的白色陶瓷盘中,接着再

    移身到另外一个小汤锅前,将汤锅锅盖打开,拿起来了黑色的石碗,将麵条捞进

    石碗中,关了火,端着陶瓷盘和石碗转身走到餐桌前,虽然是开着冷气,但大概

    煎鱼煮麵的温度还是太高,让女子的身上有了不少的汗滴,不过那些汗滴却让白

    色的小可爱更加浮贴在女子的水润肌肤上,同时女子的丰乳也更加地凸显出来了。

    女子弯身将陶瓷盘和石碗放到了餐桌上,而在这个动作的时候,那一对浑圆

    硕大的丰乳自然而然的垂了下来,一道黑沟乍然地冲击了男子的双眼,女子心裡

    也知道,嘴角微微地上勾,用蜜糖一般甜的声音说:「老公,赶快吃吧,工作一

    整天,这么晚才回到家,肯定是饿了,而且你老婆可是难得下麵给你吃呢!」

    男子心想:「朱芳君,我今晚不干死你这骚货,就溃对我生为堂堂男子汉!」

    朱芳君快速的将锅子和汤锅洗完再把台面都擦乾淨后,坐到了她老公对面餐

    椅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她老公,心想:「我的好老公,芳君今晚肯定要你在

    我身上做好做满」

    「好吃吗?」

    朱芳君问。

    朱芳君的老公点点头:「还不错,不过这麵要是酱油可以再一点就好了」

    「你阿,不要一天到晚都吃这么重口味的,这样会把身体给搞坏的」

    朱芳君说。

    朱芳君的老公笑了笑:「知道知道,不过我口味重,你也不是不知道」

    「就是知道才要跟你说阿,怎么说我都是你的老婆,这种话也只有我能说了

    吧」

    朱芳君的老公将最后一块鲑鱼肉夹起来:「是说这鲑鱼肉真好吃,吃完感觉

    会超补的感觉,整个精神都来了」

    「这个阿,这是我同事前几天去高雄玩后带回来给大家的,昨天我就已经听

    说超好吃的了,想说今天你难得回来跟我过夜,我就试试看了」

    「是谁啊?到高雄玩还可以带回来这么好吃的鲑鱼」

    「痾,是叶芷娟啦,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到那些鲑鱼的,而且他还说要是

    有想吃什么远洋海产的,都可以跟她说,她说她绝对都可以帮我们拿到超高级而

    且比市面上更便宜的」

    「这样喔,也是个不错的资源,不过我倒从没听过你以前提过这个女孩欸」

    朱芳君老公站起身,说。

    朱芳君没有起身接过老公手上的碗盘和筷子,朱芳君心想:「没提过,还不

    是因为他对我是个大威胁」

    暗蓝色,宛如置身夜店之中的灯光打在汽车旅馆的房间中,让华丽的内装

    了一分的律动的感觉,同时从吊挂式喇叭中传出的爵士舞曲,以及利用吊隐式冷

    气吹下来的风来散布带有一点放鬆中有着挑逗的香气,更是让整个房间瀰漫着一

    股使人心痒的氛围之中。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床上,只脱了黑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因为一

    整天的忙碌工作显得有点皱了,黑色的西装裤利用一条皮带扎住了白衬衫的衣摆。

    而在床头柜上则是有一个亮橘色的袋子,中年男子用手拨了拨黑色的提带,

    心想:「不过就是一个包,这些女人还真是的,需要这样子抢吗?」

    而就在此时,一名留着黑色及肩的短直髮、53公分高、穿着鲜黄色套装

    、套装裡头是一件在领口上镶着两排鑽石的白色简单衣服、踩着一双普通的粉肤

    色鞋子的女子开门走了进来,套装的播报服让女子322534的身材看起来

    并没有特别的突出,但在女子的眉宇之间,却有着一种让男人不由自主陷入女子

    独特的魅力之中的吸引力。

    中年男子转头看向女子,用一种打量的眼光上下看了女子,心想:「他到底

    有什么特别的呢?值得刘老头这么推?」

    「邱副总」

    简短的三个字,却是在如黄莺出谷一般、不甜不腻却感觉得出万种风情的声

    音下发出,这让邱副总心裡的分数勐烈的跳动。

    女子笑了笑,他并不对邱副总那因为毫无防备而在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惊诧神

    情感到意外,女子不知道已经看过少次那样的神情,几乎可以说每一个和他第

    一次的都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女子表面虽是微笑,但心裡却想:「这些肤浅的

    男人,只会用外表评断一个人」

    「邱副总,芷娟今晚会让您感到心满意足的」

    女子,叶芷娟,人称「小资主播」,微笑着道。

    叶芷娟并没有马上的就脱去今天的播报服,而是直接走到侧坐在床边的邱副

    总的面前,然后因为身高的关係,叶芷娟对于这样的高度亲吻,是特别的得心应

    手,毕竟这种女站男坐的亲吻,一般女生半都会必须弯身弯的不少,而因为弯

    身的关係,通常这样的亲吻会让女生在一刚开始失去主导权和一点的吸引力,但

    叶芷娟因为矮小所以反而显得游刃有馀。

    擦着大会的特製口红「咬唇」

    的叶芷娟,刚开始是有点蜻蜓点水的亲着邱副总,闭着眼的邱副总,一下又

    一下地感觉到叶芷娟的软嫩红唇点在他的嘴唇上。

    而就在邱副总逐渐对那种点水一般的触感感到疲乏而想要来点不一样的时候

    ,叶芷娟早就已经准备好要进入下一段的亲吻,就在邱副总要睁开眼睛、展开主

    导权的去深吻叶芷娟的时候,叶芷娟直接将红唇整个贴了上去,让邱副总感觉到

    一股冲击的刺激,原本要睁开的眼睛,也就继续闭上了。

    叶芷娟双手搭在邱副总的肩膀,身体欺近邱副总,利用身体的轻微摆动来带

    动红唇亲吻邱副总的动作,叶芷娟感觉到邱副总的嘴巴比刚刚张开的更大了些,

    便让唾液一点一点地悄悄流进邱副总的嘴巴中。

    一感觉到叶芷娟的唾液,邱副总的身体瞬间有一种兴奋感,这让本来只是轻

    轻放在床上的双手手掌,渐渐地用力抓起了被单,而这细微的动作自然是逃不过

    叶芷娟那一双玲珑鹿眼,叶芷娟心裡轻轻一笑。

    邱副总的下巴逐渐抬起来了,双唇也开的更大了,这让叶芷娟的亲吻角度变

    的更高,而这也表示叶芷娟弯身的程度也就更低了,而这样一来叶芷娟更加的全

    心全意地深吻邱副总,而且就在刚刚叶芷娟悄悄地加入了透过吸吮邱副总的下嘴

    唇来达到双方唾液的来回流动的目的后,如今唾液的往来更加的快速且,这让

    邱副总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而就在邱副总颤抖的这一瞬间,叶芷娟的右手离开了邱副总的左肩,而是摸

    向了邱副总双腿之间那一根只是亲吻就硬挺起来的阴茎。

    颤抖的那一瞬间,又被由下往上的带撩的摸法,邱副总本来是平放在地板上

    的双脚这下也不得不因为激动而垫了起来。

    邱副总睁开了眼睛,叶芷娟也停下了接吻,头稍稍往后移,玲珑鹿眼看向邱

    副总,还带着一抹甜甜的露齿微笑,邱副总说:「想不到你的技巧这么好诶」

    「不是芷娟的技术好,是副总你给芷娟的感觉相当的好」

    叶芷娟说。

    说完,叶芷娟又再次亲吻起邱副总,不过这一次叶芷娟将精力有一半分给了

    右手,右手那似摸似撩的动作让邱副总的阴茎不断地跳动。

    叶芷娟大概撩摸了二十几下后,便巧妙的单手解开了邱副总的皮带和裤头,

    这让邱副总有点惊讶,心想:「芳君都不见得能每次都做的这好,他做的也太完

    美了吧!」

    叶芷娟拉下了邱副总的四角裤,然后右手轻轻地握住邱副总的阴茎,而在叶

    芷娟的手掌和邱副总的阴茎触碰的那一瞬间,邱副总的体内有一股电流瞬间窜遍

    全身。

    同一时间,叶芷娟的亲吻离开了邱副总的嘴唇,而是来到邱副总的耳垂,叶

    芷娟轻轻地咬了下邱副总的耳垂,然后用鼻息吹了吹邱副总的耳朵,最后悄声且

    带有一点魅惑的语气说:「好烫喔!」

    邱副总决对自己都没有想过今夜会有这样的经验,叶芷娟一句话就让本来就

    硬挺的阴茎更加的充血,向着腰部用力的挺上去。

    叶芷娟身体慢慢地蹲了下来,握住邱副总的阴茎的右手掌轻轻的向上移动了

    一下,接着又直接降落到阴茎的最下面,之后又缓缓地上升到棒身和龟头之间的

    交接处,叶芷娟的手轻轻的转动了几下,最后嘟起嘴,吐了一口气在龟头上。

    看起来是简单到不行的打手枪动作,却在叶芷娟的巧妙转换力道和精准掌握

    位子和时机下,邱副总感觉到此生被这么一尻似乎也无所求的至高快感。

    叶芷娟的左手手掌把玩起邱副总的睾丸,有点像是把两粒睾丸当做两颗小球

    一样的在手掌上转动,有时还轻轻的向上托起,邱副总喘息声「呼呼呼呼」

    的大作。

    叶芷娟的右手则是没有停下来的继续套弄邱副总的阴茎,叶芷娟如今只用了

    食指跟大拇指圈住了邱副总的阴茎,将套弄集中在棒身的上段,而且速度相当的

    快,几乎每一秒都可以触碰到龟头的下缘,邱副总的腰不断地前后摇摆。

    叶芷娟对着邱副总轻轻一笑后,吐出了红舌,舔舐其馀没有被手指覆盖到的

    阴茎棒身,本来就已经濒临高潮的邱副总,被叶芷娟这么一舔,竟是直接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芷娟除了用舌头舔舐,还会有时亲吻阴茎的棒身,邱副总的下巴高高抬起

    ,嘴巴张的大开,喘息声和呻吟声没有停过。

    叶芷娟忽然张开嘴,含住了邱副总的龟头,含住龟头的瞬间,同时也用右手

    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邱副总的阴茎上段、左手则是紧紧包住睾丸并且向上推,叶

    芷娟的红舌更是在嘴中不停的在邱副总的龟头上画圈。

    也不过几十秒的时间,邱副总的双手就按住了叶芷娟的头,接着屁股用力向

    内夹,精液一股脑儿地往叶芷娟的嘴裡喷,同时邱副总的手机响起铃声。

    「该死的!那个老太婆竟然个时候来找!」

    喘着气的邱副总挂上电话,叶芷娟还蹲在邱副总的前面,抬着头看着邱副总

    ,邱副总叹了一口气:「真是的,都已经来了,却不能干你,叶芷娟,你明天晚

    上有单吗?」

    「有是有,不过」

    「我出三倍,明天同样时间同样的这裡」

    邱复总一边说一边穿起裤子。

    叶芷娟站起身,拉了拉套装:「不用三倍啦,只要两倍,芷娟就可以了喔

    ,那就明天见,邱副总」

    叶芷娟说完的时候,走到了邱副总的面前,替邱副总将皮带繫上,又跟着把

    西装外套让邱副总穿上,就在邱副总穿上西装外套的时候,叶芷娟低语地在邱副

    总的耳边说:「芷娟很期待明天喔!」

    而画面回到肉食主播,朱芳君的家。

    此时的朱芳君全裸地躺在床上,任由着她的老公对她的一对d罩杯丰乳进行

    搓揉挤压,朱芳君的老公大手用力的由上往下直直地抓,却还是无法完全掌握朱

    芳君的丰乳,但朱芳君的老公这么一抓,从指头与指头之间的缝隙溢出来的丰乳

    更是诱惑的令人眼红。

    就这样让手指来回的抓放抓放几次后,朱芳君的雪白丰乳上已经有了浅浅的

    十根手指头的印记,朱芳君的老公双手从旁边将朱芳君的丰乳向内挤压,丰乳被

    这么挤压,中间更时呈现了一个大写i的字型,而在浑白的丰乳上头的两颗宛如

    红豆一样的乳头因为经过刚刚的抓捏和亲吻的前戏,早就已经挺的直指天庭,朱

    芳君的老公就算知道朱芳君早已经是他的女人,也还是忍不住的疯狂凑上嘴去吸

    吮因为向内挤压丰乳而靠拢在一起的乳头。

    「嗯嗯嗯嗯哼哼哼……老公老公痾痾嗯哼……你好坏你好坏喔……痾嗯哼不

    行啦不行啦……这样子这样子芳君芳君会太爽的啦……」

    朱芳君虽然是嘴上这样的呻吟着,但双手却是抓住他的老公的头,完全没有

    要让她的老公的嘴巴从乳头上移开的意思。

    朱芳君的老公不仅仅用嘴唇吸吮朱芳君的乳头,有时候还会用舌头去舔乳头

    ,朱芳君身为非凡新闻台的接单王,这个时候朱芳君非常清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

    样的来取悦男人以及让自己快乐,朱芳君的身体蠕动的幅度相当的大,让她的老

    公感觉到因为乳头的刺激,让朱芳君非常有感觉,这么一来,朱芳君的老公便会

    更加着墨,而同一时间,朱芳君也能让乳头上的敏感点吸收的刺激,让朱芳

    君的性慾更加的澎湃汹涌。

    朱芳君的老公好不容易才不再继续对朱芳君的乳头进行刺激,但如今的朱芳

    君早已经是春心荡漾,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完全的骚态,这让朱芳君的老公更加

    忍不住,但毕竟也不是头一遭跟朱芳君做爱了,还是可以稍微忍着一点。

    朱芳君的老公双手用力的乱拍乱打朱芳君的一对丰乳,朱芳君那一对浑白的

    丰乳被她的老公拍打的是不停的震动,而且不管是方向还是晃动的程度都不一样

    ,这让朱芳君更是感觉到性慾的刺激,朱芳君闭着眼,张着嘴叫床道:「好爽好

    爽好爽阿阿痾痾痾……老公老公芳君芳君好爽芳君芳君的奶子被你用的好爽阿痾

    痾痾痾……芳君芳君嗯哼哼哼哼想要芳君想要你了啊……快啊快啊大力一点……

    让芳君芳君想要的更爽啊啊啊啊啊……」

    朱芳君的老公听朱芳君用那天生就带有点娃娃音的嗲声叫出来的淫叫后,在

    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兽性,就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老婆,也完全不再愿意怜香惜玉

    的对待朱芳君,脱下了最后的一条三角裤,露出了那一根肿大的肉棒,然后将朱

    芳君一双修长的美腿用力的向两旁拉开,肉棒对准了朱芳君的肉壶,用力的插进

    去。

    「啊啊啊啊嗯哼哼哼痾痾痾……好大好大太大了阿痾痾痾嗯哼哼……老公老

    公不要这么用力……不要这么用力阿啊啊痾痾痾……要坏掉要被撑坏了阿啊啊…

    …」

    朱芳君在被她老公用肿大的肉棒插进肉壶的瞬间,朱芳君的腰整个都挺了上

    来,而朱芳君的老公抱着朱芳君的大腿,奋力地摆着腰,让肿大的肉棒快速且暴

    力地进出朱芳君那既是骚浪又是湿润的肉壶。

    「痾嗯哼哼亨喔喔呜呜呜……老公老公芳君芳君被你干得好痛好痛啊痾痾…

    …阿嗯哼哼哼好深好深好大一根痾痾痾……不要不要再下去会高潮的太爽的阿啊

    啊……」

    朱芳君双手举过头,抓住了床板上的空隙,大腿因为被老公的双手给抱住,

    使的朱芳君的美腿弯成一个小山状,脚底板完全地踩在床上,再加上朱芳君的老

    公那每一下都是用尽全身力量的快速抽插,朱芳君的翘臀整个都提了上来,悬在

    半空之中。

    「不行了不行哦拉阿啊阿亨亨亨……老公老公芳君芳君要不要行了阿啊啊…

    …亲爱的老公亲爱的老公痾痾嗯哼亨亨……芳君芳君要被你干死了阿啊啊……」

    朱芳君老公将朱芳君从床上拉了起来,接着双手改抱住朱芳君的翘臀,不过

    与其说是抱住朱芳君的翘臀,不如说朱芳君的老公是用两个手掌用力地掐住朱芳

    君的翘臀,那饱满又富含弹性的翘臀被这么一掐,除了留下了红手印,更是让朱

    芳君的身体整个更加的贴近他的老公。

    而朱芳君这样比一般对坐互抱位更加的贴近她老公的这个举动,让朱芳君一

    对浑白又巨大的丰乳完全挤压在他的老公的脸上,朱芳君老公从最刚开始认识朱

    芳君以来就对朱芳君的这一对丰乳特别的喜欢,就算已经揉搓拍打捏抓挤、甚至

    乳交都都已经在从交往到现在结婚都已经尝试过,但对于朱芳君的老公儿而言,

    朱芳君的这一对丰乳还是让他心神嚮往不已。

    朱芳君老公将脸埋进朱芳君的丰乳中,不停的用鼻子、脸颊、嘴巴磨蹭朱芳

    君那一对柔软又浑圆的的丰乳,而朱芳君也渐渐的让性慾带动他的身体,缓缓地

    配合起她的老公的抽插地摆动起腰来。

    「嗯嗯哼哼啊啊啊喔哼哼哼……老公老公痾痾嗯哼哼……胸部胸部被你用的

    被你用的好痒好热啊痾嗯哼哈啊啊啊……喔喔喔喔……」

    「嗯哼哼喔喔芳君芳君的胸部啊啊啊啊啊……老公亲爱的亲爱的……痾嗯哼

    哼顶到了顶到了啊啊痾噷哼……嗯哼哼喔喔喔……感觉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啊啊啊

    ……痾痾痾嗯哼哈……」

    「喔啊啊喔啊嗯哼哼哼……喔呜呜呜呜呜呜芳君芳君不行芳君要不行了啦啊

    啊啊……喔嗯哼鞥不行了要被亲爱的亲爱的大肉棒插到高潮了啊啊啊啊……」

    朱芳君的老公再一阵子陷入「乳泥淖」

    当中后,抽身出来,一脸痴样地和一脸荡漾的朱芳君对视,朱芳君喘着气:

    「亲爱的亲爱的……芳君芳君的好哥哥……还不让芳君高潮到疯掉吗?好哥哥亲

    爱的好哥哥……芳君芳君可是等了一整晚啊……」

    「朱芳君!我这就把你干死!我就不相信你这么骚货不会高潮到死!就让我

    用我的大肉棒插爆你!」

    说完,朱芳君的老公身体向前一压,把朱芳君再一次强压在床上,而因为从

    对坐互拥的姿势直接往下压,朱芳君的老公的肿大肉棒更是直挺地深入朱芳君的

    肉壶的深处,朱芳君在那一瞬间,整个头都快要翻折到背后去,嘴巴大大地张开

    ,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全部全部全部都插进来了啊啊啊啊

    ……痾痾嗯哼哼芳君芳君被亲爱的好哥哥插满了啊啊喔嗯哼鞥哼哼……」

    朱芳君的老公一听见朱芳君这样如此不计形象的淫叫,肿大的肉棒瞬间又肿

    大了一圈,这一肿大又让朱芳君叫了:「喔喔嗯哼哼老公老公真的假的痾痾嗯哼

    鞥……不会吧不会吧痾嗯哼鞥又变大又变大了啊啊啊啊……不行啦不行了呵呵呵

    会死会死掉的啊啊啊……爽死芳君芳君要被老公插到爽死了啊喔喔喔……」

    朱芳君的老公更是无法无天的狂抽勐插的对待朱芳君的肉壶,而朱芳君也早

    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样的性爱之中,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做出一般女人就算是高潮

    到一个极致都不见得会做出的动作,朱芳君的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夹住她老公的腰

    ,用力的夹住,然后用脚后跟用力的压住她老公的屁股,让他老公的身体起来的

    非常有限,这样一来,朱芳君老公的抽插不论是速度和深度都会达到另外一个新

    的境界,再加上朱芳君那一对丰乳因为被狂暴的抽插而剧烈且不规则的弹跳晃动

    ,让朱芳君的老公眼睛看的是红的如月蚀一般红,腰杆子摆动的便更加的疯狂了。

    「要去了要去了呵呵呵喔嗯哼哼哼……老公老公老公芳君芳君要去了啊啊痾

    噷好哼哼好……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啊……」

    朱芳君的一对丰乳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在他的老公的肿大肉棒抽插肉壶的

    每一下而乱跳乱弹的,而且因为本身体质的关係,朱芳君容易出现潮红的现象,

    雪白的丰乳如今更像是两朵又大又饱满的西瓜一样的令人肉棒大动,朱芳君的老

    公卯足了全力,做最后的抽插。

    「阿阿阿阿阿喔喔嗯哼哼去了去了啊啊啊啊……亲爱的亲爱的全射进来全射

    进来啊啊痾嗯哼鞥哼……把芳君射成你的专属母猪啊啊啊啊嗯嗯嗯痾痾痾……」

    朱芳君老公腰杆子一挺,种大的肉棒膨胀了最后一次,而在那一瞬间同时也

    射出了今夜的精液在朱芳君还痒着的肉壶中。

    隔天早上,朱芳君送她老公到高铁站后,便直接来到了非凡新闻上班,一到

    了自己的位子上,打开电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坐着每天工作都要做的事情,看

    全球新闻、关心股市的走向、期货选择等等。

    朱芳君吃完早餐后,点开了信箱,由于非凡新闻的接单制度和其他新闻台不

    太一样是採取像是业务员一样的算业绩制,所以每一天的早上都会由非凡的一个

    特别的统计纪录部门发出一封信来告诉所有主播昨天谁接了少单、昨天进帐

    少、截至昨夜累积「业务」

    收益的总数以及整体排名,而在月底、年中和年底都还会有一个整体的排名

    数据。

    朱芳君点开了那一封统计信,一点都不意外的是自己再一次拿下昨天的单王

    宝座,昨天中午一张、下午在两张、晚上在老公回家之前还挤了一张,而且四张

    单子都是有宽以解带的让男人插入体内的单子,而且其中还有两张单子是有额外

    加码内射的额外金额,朱芳君昨天稳稳地坐稳了第一名的宝座。

    发邮件到@gmail.

    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ībǎnzhǔ@gmail.

    而且刚好适逢月初的关係,上个月的接单总排名刚好也出来了,当然朱芳君

    是完全毫无悬念的再一次拿下了上一个月的接单王,不过这倒没有让朱芳君感觉

    有特别的喜悦,虽然可以说早已经习惯当接单王的感觉,不过令朱芳君真正感觉

    心情不好的是那一股始终存在的威胁正逐渐的茁壮,而且令朱芳君感觉更不得不

    烦心的是这一股渐渐变大的威胁,从发自己发现到现在也不过才一年,而且还是

    一个外表除了那一张姣好的脸蛋之外,看起来根本就是毫无威胁性的新生代。

    「芳君姐,恭喜啊」

    朱芳君转过头去,露出他那个招牌的甜美笑容:「谢谢你啊,家莹」

    赖家莹笑了笑:「真好,芳君姐都不用去特别拉,就可以这么稳稳地坐在第

    一名」

    朱芳君替赖家莹拉了一张椅子,让赖家莹坐了下来后,朱芳君握住赖家莹的

    手:「家莹啊,你的条件其实是蛮不错的,不过我有听说过了一些事情,似乎让

    你没有办法好好的发挥」

    「芳君姐,连这个你也知道喔」

    赖家莹惊讶地説。

    「虽然我不是很常待在公司,但我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尤其是对我关心的

    人,家莹,我跟你说,其实你不要太执着在你的缺点上,你应该要好好的看清楚

    你自己的优点,我相信以你的条件,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肯定会有很大的成长

    的」

    朱芳君边说边用手摸向了赖家莹的胸部,赖家莹小声的叫了声,朱芳君笑了

    笑:「情人眼裡出西施,而且再加上这个,我对你相当有信心喔」

    「芳君姐,你最讨厌了啦」

    赖家莹红着脸说。

    朱芳君有一点坏坏的笑了下,把头伸到赖家莹的耳边,低声地说:「我今天

    会帮你推几把的,名单明天你就会看到了,要怎么做,我相信你这么聪明,会知

    道要做什么的」

    「是说芳君姐」

    赖家莹说。

    「怎么了?」

    朱芳君问。

    赖家莹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朱芳君,最后还是说了:「昨天那个邱副理,不是

    一直以来都是你的客人吗?怎么会昨天登陆的是芷娟?」

    朱芳君转了转手上的笔:「来来去去吧,昨天晚上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芳君姐,我有听说一件事」

    「什么事?」

    赖家莹又犹豫了一下:「我似乎听说过芷娟会抢芳君姐你的单子」

    朱芳君本来一直在指间中转动的原子笔突然打住、停了下来,赖家莹还是有

    注意到这个变化,立即说:「芳君姐,我说错话了,怎么可能呢?芳君姐是什么

    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取代呢?」

    朱芳君转过身去,关掉电脑萤幕上的信箱视窗:「不,你没有说错话,家莹

    ,这件事是真的有的,而且还不是刚开始而已」

    赖家莹惊讶朱芳君如此坦白,赖家莹又问:「难道芳君姐,你没有出手阻止

    吗?」

    「家莹,你应该清楚我们非凡是採取跟其他新闻台不一样的制度吧?」

    赖家莹点头,朱芳君再一次转身面向赖家莹:「这个制度好在我们的时间非

    常的弹性且价格和单数完全不受限制,而且可以从中获得的东西可以比其他人还

    要,但相对的,除非客人非常坚持地想要某一个人,不然只要那个位子空出来

    ,谁都可以透过正当的管道去接触甚至取得,家莹,你要知道,数的客人在选

    人接单这件事上面,就算是大企业的大老闆,都还是趋向于用下半身思考,换

    言之,只要是能满足的,都没有关係」

    「我朱芳君再怎么会接单,一天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接单,总是会有

    一个极限的,所以就算有很人想要我,但真正能让我挑中的也就是那些我觉得

    我应该去接的,那其馀的呢,就算是非常习惯且熟悉的客人,还是半会愿意接

    受另外一个可以满足的女人来满足那一晚,而且家莹,你既然可以听说我的单子

    被抢走这件事,你应该也有听说过叶芷娟的传闻吧?」

    赖家莹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似乎客人对于叶芷娟的依赖性很强,我们所有

    人的客人跑单流动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但芷娟他的客人似乎流动性相当的低」

    「你说的都是真的,叶芷娟的客人留动性可以说是只进不出的,在我们,不

    应该说,放眼整个红床大会,都没有几个可以做到这个样子,为了这一个让我始

    终很疑惑的现象,我特别动用了一点我在大会裡面的关係,家莹,你应该还知记

    得在成为大会登录名单人员之前,我们都有上过一系列的训练课程吧?」

    赖家莹点点头,朱芳君继续说:「你也应该还记得在那系列的训练课程之后

    有一个同梯次的排名吧」

    「当然,虽然那个时候我一点都不在意那个排名,毕竟我自己也知道我不会

    高」

    赖家莹似乎有点不在乎的说。

    「家莹,但你知道你那一梯次的第一名谁吗?」

    朱芳君问。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自己的」

    赖家莹说完,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似的瞪大了眼睛:「难道芷娟他是其中一个?我记得当时呼声最高的是那个蔡尚桦啊,他根本无庸置疑地被认为会是那一梯

    次的第一名」

    朱芳君摇摇头:「没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当年那一梯次的第一名不是由

    人称童颜主播的蔡尚桦拿下,而是现在大家都因为外在和称号的关係而有所忽略

    的小资主播,叶芷娟」

    中午的艳阳辣的令人连在外面待上一秒都不愿意。

    但是在如此火热的天气下的某一间高级饭店的某一间房间中,却也同时上演

    着一齣火热的床战。

    只见穿着黑色无袖合身、在只到一双美大腿三分之一高的裙摆上用白亮亮的

    大小珍珠镶着如海浪和月亮的花纹的洋装,让拥有62公分的身高、34d2

    535的三围魔鬼身材的朱芳君在故意将带捲度的秀髮放下来,更加的妩媚动人。

    一名看起来并不老,顶只有四十出头、抓着一个很新潮的髮型的男子穿着

    灰色的polo衫和蓝色的牛仔裤坐在床尾,眼睛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朱芳君的看

    着朱芳君,朱芳君展开了她那招牌的笑眼笑容,但这抹笑眼笑容比起平时都还

    了一份妩媚。

    朱芳君踩着如猫一般的轻灵脚步,有点像是模特儿一样的走向男子,右手轻

    轻地搭上了男子的肩,右腿故意勾了起来,朱芳君低着头,让本来只垂落在肩上

    的秀髮完全悬空,朱芳君用她那令人感到酥麻的声音说:「廖经理,今天的中午

    会很热喔」

    说完,朱芳君擦上了大会特製口红「咬唇」

    的红唇便吻住了男子,廖经理,的嘴唇,而这一贴上去,朱芳君红唇的柔软

    触感以及「咬唇」

    特殊的刺激感,让廖经理整个人像是被电到一样的打了一个勐颤。

    朱芳君的手托起了廖经理的脸,让廖经理的脸整个抬起来,这样一来,朱芳

    君的亲吻就变得更加的顺畅且让廖经理宛如置身仙境一样的舒服。

    朱芳君的手轻轻地摸向廖经理的胸膛,虽然隔着一件polo衫,但朱芳君

    的纤纤细手在廖经理的乳头上面打转挑拨,竟是瞬间就让廖经理的两粒乳头凸了

    起来,朱芳君微微一笑,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两粒乳头,廖经理嘴角失守地发出

    呻吟声:「嗯嗯嗯嗯嗯哼哼哼……」

    朱芳君用舌头舔了廖经理的脖子侧面一下,然后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廖经理

    的乳头更加的坚硬,而且全身还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朱芳君将廖经理的灰色polo衫脱去,弯着身子,翘着丰臀,用嘴唇亲吻

    着廖经理的胸膛,用舌头舔舐着廖经理的肌肤,用牙齿咬啮廖经理的乳头,朱芳

    君做着这一切是那么的平常,是那么的熟稔,是那么驾轻就熟,是那么妩媚动人。

    朱芳君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廖经理说:「光是这样子,我就已经好爽了」

    「那接下来芳君会让廖经理更爽的喔!」

    朱芳君笑着说。

    「等一下再带你去买包包啊,上次只买了一个,似乎太对不起你这样的美人

    了!」

    朱芳君笑到牙齿都露出来了,如月亮一般的笑眼更是宛如下弦月一样的弯,

    朱芳君再一次将嘴巴凑近廖经理的耳边,带着挑弄的妖豔语气说:「等一下芳君

    会让廖经理超爽的喔!」

    朱芳君的「肉食主播」

    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起的,有着天使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之外,同时还有那

    种令人致命的吸引力,以及那完全不害臊的主动淫荡,让朱芳君在床战上一直都

    佔有很大的优势。

    朱芳君将廖经理向后一推,男人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平时朱芳君这轻轻一

    推,是绝对推不倒廖经理的,但如今受了挑逗和性慾燃起,廖经理就像是自动般

    地向后倒在床上,朱芳君爬上床去,右手按住廖经理的裤头,露出一副淫荡发骚

    的样子瞟了廖经理一眼,接着把廖经理的牛仔裤给脱了。

    黑色的四角裤包覆着廖经理那早已经蠢蠢欲动的阳具,朱芳君先是用脸颊磨

    蹭了几下廖经理的阳具,让廖经理因为看着朱芳君姣好的脸蛋磨蹭阳具的画面而

    让阳具更加的充血。

    朱芳君隔着黑色四角裤,左手对着廖经理的阳具进行滑转的摩擦,朱芳君的

    动作看起来是那么随兴,但却是每一下都是针对了廖经了刺激点进行些微的加重

    「处理」,廖经理被朱芳君这么一弄,阳具再也臣服不了,撑起了黑色四脚裤地

    直立了起来。

    而在廖经理的阳具立起来的同一时间,朱芳君拉下了廖经理的黑色的四角裤

    ,让直立的阳具直挺挺的裸露在外头、在朱芳君的眼前。

    朱芳君吐出舌头,从廖经理的阳具最根部往上舔了一下后,便直起了身子,

    让原以为要被朱芳君吹喇叭的廖经理感到意外而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朱芳君,然

    而廖经理这一抬头可真让他受不了了。

    只见朱芳君就这么坐在廖经理的大腿上,然后将黑色无袖合身的洋装给脱了

    ,同样是以黑色为基底、白线为凋镂牡丹花纹的内衣包覆着朱芳君那一对美胸,

    光是脱洋装的动作就已经足以让廖经理大动精关了,再加上看见朱芳君将手伸到

    后面,巧妙地解开了自己的内衣,一对美胸像是解脱了束缚一样的弹了出来。

    朱芳君笑着弯下身:「不要感到沮丧,芳君相信你会更喜欢被芳君乳交的!」

    说完,朱芳君用一对d罩杯的美胸从左右两边包住了廖经理的阳具,阳具一

    进入美胸的包覆中后,一种被挤压却又柔软的包覆性,让廖经理欲仙欲死地抬起

    下巴。

    朱芳君低下头,滴了几滴口水,好让乳交更加的滑润、顺利,朱芳君托住美

    胸的双手不断地上下交错的移动,让夹住阳具的美胸左右两边不同时段地上下移

    动,完美的刺激着阳具上的每一分每一寸神经。

    朱芳君突然让本来是上下交错的美胸变成了同步进行上下移动,而这比起刚

    才的上下交错是比较侧重在刺激阳具的敏感神经,同步进行上下移动的这种动作

    完全就真的是访打手枪、口交的乳交,简单但强大地完全地将阳具托高托起再放

    开放下,再加上乳交的本质是用比嘴巴更全面性、比手掌手指还要柔软的美胸下

    去做,这让朱芳君的乳交没有一点浪费的攻击到廖经理已经兽性大发、精炮在管

    中,蓄势待发。

    朱芳君将美胸鬆开那已经硬挺到不能再挺了的阳具,朱芳君鬆开了自己绑在

    腰间的丁字裤绳,将黑色的丁字裤丢到一旁,然候手握廖经理的阳具,移动了身

    子,缓缓地将廖经理的阳具送进自己的浪洞中。

    「插进来了呢!好大好热的一根喔!」

    朱芳君眉头微微蹙在一起,对着廖经理露出一抹笑容。

    朱芳君缓缓的摆动起她的细腰,廖经理的阳具在朱芳君的缓慢骑乘之下,不

    快但却每一下都很扎实地碰撞着朱芳君浪洞中的肉壁。

    朱芳君的髮尾随着身体的摇摆而轻微地在朱芳君地香肩和胸膛上半部飘动着

    ,朱芳君的手放在廖经理的腰上,带着妩媚的眼神,盯着廖经理。

    廖经理虽然是躺着,但看起来很轻鬆、完全不用动的姿势,却是让廖经理全

    盘的承受着朱芳君的刺激,不管是朱芳君那妩媚的眼神,还是朱芳君那动人的身

    形,或是朱芳君那熟练得骑乘技巧,廖经理全部都是百分之百的承受着。

    廖经理的脸越来越红,而在朱芳君的浪洞中的阳具在每一次碰撞着朱芳君浪

    洞肉壁,都感觉到至高至极的刺激,而且不知到朱芳君是身体自己的活动还是朱

    芳君真的如传闻中连自己的私密处肌肉都可以控制,朱芳君浪洞时而紧时而鬆的

    收放,更是让廖经理的阳具感觉到无法想像的剧烈刺激,廖经理的喘息声越来越

    大声了。

    「啊啊喔喔嗯哼哼喔喔喔……好爽好爽好深入的感觉阿痾痾嗯哼亨……不行

    了忍不住忍不ˋ住了阿啊啊痾嗯哼哼……」

    「喔呼喔呼喔呼喔呼!芳君芳君,你这样你这样太刺激!太刺激了阿啊啊啊

    啊!好厉害好厉害喔喔嗯哼哼!」

    只见突然朱芳君将身体向下、向着廖经理压下去,朱芳君的一对美胸就这么

    直接压在了廖经理的身上,而且因为身体往下压的关係,朱芳君的浪洞将廖经理

    的阳具「吃」

    进去的就、更完全了,朱芳君大概是真的可以控制自己浪洞中的肉壁肌

    肉,比起刚刚的收放,现在朱芳君的浪洞可以说是完全得紧紧夹住了廖经理的阳

    具。

    「啊啊啊啊啊啊啊!芳君!朱主播朱主播!痾痾痾痾!夹的夹得太紧太紧了

    阿啊啊!不行不行朱主播这样夹!会会会受不了的阿!」

    「嗯嗯嗯哼哼哼不要停不要停……芳君芳君想要听到的……芳君芳

    君想要得到的阿啊啊啊啊……」

    朱芳君抱住了廖经理的头,然后开始使力地进行帮浦式的运动,朱芳君一双

    美腿弯曲,双脚的脚底板踩在床上,下半身的力量全部因为这样的姿势而得以完

    美的运用上。

    朱芳君的丰臀快速地上下震动,而且因为姿势相当的好,再加上廖经理一点

    反抗都没有,更是让朱芳君的抽插更加的顺利,从后面看着话,可以看到廖经理

    那一根直挺挺、沾着朱芳君浪洞中淫水、可能已经充血绷紧到极限的阳具,正直

    挺挺的被朱芳君那又白又有肉又大小合宜又因为上下抽插而产生波动的丰快速地

    臀吞没、吐出。

    「喔喔喔喔阿亨亨亨亨好爽好爽爽死芳君爽死芳君了阿阿阿阿……喔喔嗯哼

    不要停不要停再大一点再硬一点……嗯嗯哼哼哼芳君芳君最爱最爱这样的阳具了

    阿啊啊……」

    「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阿啊啊阿芳君芳君……芳君要变成廖经理的女人啊

    啊啊……好爽好爽要高潮要高潮了阿啊啊痾嗯哼哼亨……」

    就在朱芳君喊着高潮的瞬间,朱芳君的上半身不由自主地稍稍挺了起来,而

    且又再加上朱芳君自己的双手抱着廖经理的头,廖经理的头完全地陷在了朱芳君

    的一对因为刚刚挤压并且因紧贴肌肤而不透风、上头佈满了香汗的美胸中,而这

    么一来,廖经理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兴奋了起来,本来是平放在床上的双手抓住

    了朱芳君的美胸。

    「啊啊啊啊啊讨厌讨厌啦痾痾嗯哼亨……讨厌啦痾痾亨亨芳君芳君芳君的胸

    部好爽好舒服啊啊啊……痾嗯哼哼不行这样……芳君芳君会受不了的阿啊啊啊…

    …」

    廖经理的双手对着朱芳君那一对美胸又是揉又是捏又是抓又是拉的,朱芳君

    的美胸本身就因为大的关係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且成为床战上的攻击目标,再

    加上朱芳君的美胸上头有着不少可以触发朱芳君发浪发骚的敏感点,理应在因为

    被廖经理这样玩弄下,朱芳君会崩溃,但偏偏朱芳君的个性和床上习惯,让朱芳

    君在被这样的玩弄下,下半身抽插竟是变的更快更勐烈了,骚浪的程度更胜刚刚。

    「喔喔嗯哼哼亨好爽好爽爽死芳君芳君要死了阿啊啊……阿阿亨天阿天阿芳

    君要被廖经理弄死了阿啊啊阿嗯……再来再来给芳君给芳君一个痛快的死法啊啊

    啊……」

    廖经理早已经忘记了自己也以经被朱芳君逼到极限,原本只要乖乖的躺着被

    朱芳君干,好说歹说都可以享受个半个小时以上,但廖经理现在因为双手玩弄朱

    芳君的美胸的触感和快感,让廖经理完全失去了理智,阳具开始向上顶插朱芳君

    的浪洞,而这么一顶插,让朱芳君更是叫的淫声荡语不绝于耳。

    朱芳君坐直了身子,然后双手按住廖经理的大腿上部,这一个动作让朱芳君

    的手臂夹出了那一对晃动不已的美胸,廖经理管不住自己的极限,就是一整个往

    上疯狂顶刺,让朱芳君的美胸疯狂的甩晃,而朱芳君也是疯狂的叫着:「啊啊啊

    嗯哼喔喔喝痾痾痾痾痾痾……爽爽爽爽爽插死插死芳君插插死芳君的浪洞了阿啊

    啊……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啊……」

    约略被廖经理顶刺了五十几下后,朱芳君忽然一个挺腰、一个美胸挺出,朱

    芳君在美胸的上下晃动中高潮了,但在同一时间,廖经理也无法在撑下去了,阳

    具喷出了满满的精液到朱芳君的肉洞中,朱芳君嘴巴大开:「喷进来了阿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热好热啊啊啊……嗯嗯痾痾痾痾痾痾嗯哼亨……」

    一个小时后,朱芳君在廖经理的一句话:「喜欢的尽量挑,整间百货公司想

    要什么就买什么,一切都由我出钱!」

    后,开始在百货公司大开杀戒。

    朱芳君在法国高级精品店中选了几款当季最新款包包,朱芳君转头看了廖经

    理,只见廖经理完全不动声色,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朱芳君对着廖经理露出她

    那一个最招牌的大大甜美笑容,然后转回去跟服务员说:「就这两个吧」

    就在朱芳君要走到柜台前去时,忽然看到一只男用的短皮夹,看起来很简单

    ,但非常耐看而且价格也还算是在整间店中非常亲民的,朱芳君让服务员给她稍

    微介绍了一下,并且让他看了看后,朱芳君便决定也买了一个这个男用短皮夹。

    结束了购物之旅后,廖经理在朱芳君拜託下,载着她来到了存着和其他好姊

    妹主播共享帐号的银行后,才正式跟廖经理分手。

    柜檯的服务生一看到朱芳君,便立即站起身,走出柜檯,领着朱芳君往贵宾

    接待室走去。

    服务生在贵宾接待室的门口止步,朱芳君笑了笑,拿了一张一百块给服务生

    ,服务生双手推着朱芳君的手,摇头,朱芳君却笑着说:「拿着吧,晚上犒赏

    自己一点」

    「可是我」

    「就拿着吧」

    说着,朱芳君将一百块硬塞进服务生的手上,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喔,海茵姐,还真巧,又跟你在这裡碰面了!」

    朱芳君一走进去看见陈海茵已经坐在裡面,便笑着说。

    陈海茵转头看见朱芳君,也笑着说:「芳君喔,又来放存款了啊,大家都托

    你的福啊」

    朱芳君边说边走到陈海茵旁边坐下来,陈海茵看见了朱芳君手上拿的黑色包

    包,是刚刚廖经理买给朱芳君的其中一个包包,陈海茵说:「哇喔,这可是昨天

    才刚到的诶,芳君,你可真是大手笔的赚诶!」

    朱芳君对着陈海茵笑了笑:「还好而已啦,没有像海茵姐你说的那么夸张啦」

    朱芳君边说边从包包中拿出一本像是存款簿的红色簿子,交给坐在对面、穿

    着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的银行万副理:「麻烦你了」

    「能为二位效劳,是我的荣幸,请二位在这边稍等一下」

    说完,银行万副理起身往贵宾接待室的房中房的门走去。

    话说红床大会的接单收益虽然名义上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简单方式,而且

    也都是当下见面的时候才能进行双方同意的确认,做完确认后才能让买方转帐,

    但由于红床大会的属性不能太过于招摇,所以就算是单一卖方,每一次的接单时

    收到的帐款都会先转汇入隶属于红床大会许帐号中的其中一个,这样的方式第

    一是为了做到避嫌、第二是为了让大会可以先做把关并且能统计的手续。

    而由于这样先转汇到红床大会的帐号之后才再转汇到卖方的帐号中的机制,

    让卖方必须在一定的时候带着属于自己在红床大会中开设的帐号的存款簿来到特

    定的银行中,由红床大会的会计部门的人员进行登帐并且转会的手续。

    「海茵姐,近来可好?」

    朱芳君问。

    「还不错」

    陈海茵点头说。

    「也是啦,上次活动的时候大赢对手,怎么看都会相信海茵姐最近一定很开

    心」

    朱芳君笑着说。

    「喔,你有看喔」

    陈海茵抬起一边的眉毛,说。

    「当然有啊,虽然我没有去参加、去帮海茵一臂之力,但海茵姐的比赛我可

    是也有很大的关注呢!」

    朱芳君笑着说。

    「毕竟大家都是好姐妹嘛,不过说起来上次能赢的这么顺利,还是要拜佩颖

    的头脑啦」

    「喔,这怎么说啊?佩颖又没有下场」

    朱芳君不解的说,突然又说:「等等难道那个一切都是已经被设计好的了喔?」

    陈海茵点点头,朱芳君惊讶的说:「天啊!我原本以为佩颖就是能帮海茵姐

    私底下在东森做一些小动作而已,没想到竟然连活动都可以诶,看起来我真的是

    太小看佩颖了」

    「其实有很事情都不是我发落的,反而都是佩颖在帮我,要不是有佩颖的

    帮忙,我想我也没有今天的地位啊」

    朱芳君疑惑地问:「怎么会?」

    「事实就是如此,比头脑,我自认比不过他」

    陈海茵一副自在地说。

    朱芳君眼珠子转了转:「不过话说回来了,海茵姐,不介意我问一个比较私

    密的问题吧?」

    「你说说看啊」

    「为什么佩颖会帮海茵姐,你啊?」

    朱芳君看着陈海茵,问。

    陈海茵皱起眉头,朱芳君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如果佩颖他真的有那么好

    的头脑,而且脸蛋也不差,床上的功夫听说也不差,为什么会愿意当第二,在海

    茵姐你的后面,而不是自己力争上位?毕竟这样似乎比较符合正常人的感觉」

    陈海茵笑了笑:「你果然不是个胸大无脑的美人胚子啊,芳君,马上就问到

    重点上来了」

    朱芳君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陈海茵说:「因为我跟佩颖算是有个共同的

    敌人,我想你应该知道那个敌人是谁吧?我今天心情好,就不想造口业了」

    「嗯」

    朱芳君点点头,心想:「原来又是跟吴宇舒有关了喔,看来东森的事情真的

    是十件有八九件的脱不了吴宇舒,这个女神主播,吴宇舒,还真的是东森那边的

    漩涡中心诶」

    「喔,都顾着说那些不重要的,差一点就要忘记重要的事情了」

    陈海茵突然说道。

    朱芳君歪了歪头:「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陈海茵拿出手机,点开行事曆,给朱芳君看:「芳君,这几天你有空吗?」

    「应该会有空吧,我记得那几天我还没有排什么事进去,也没有先预订的大

    单子要接」

    朱芳君边说也边边拿出了手机看行事曆。

    「你确定一下」

    陈海茵说。

    一下子,朱芳君点了点头:「嗯,确定没有事,怎么了吗?海茵姐,你有安

    排什么活动吗?」

    「是这样的啦,平时大家的聚会或聚餐都会用这裡的钱,不过其实大家也都

    知道,这个帐户裡面有很大一部分的来源是你」

    「海茵姐,你怎么这时候跟我客气起来了啊?」

    「不是跟你客气,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你刚刚也提到了,上次的活动是

    我赢了,然后我拿到了冲绳邮轮之旅的奖品,刚好时间又落在我的生日附近,所

    以我就想说就约你一起来参加这场算是我的生日派对的游轮旅行,也算是我代大

    家回馈你这些日子以来,为我们大家的付出」

    「冲绳邮轮之旅喔,听起来很不错呢!我应该没有意外会要参加的」

    「太棒了!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陈海茵高兴的说。

    「那海茵姐,你还邀了谁啊?」

    「有我、你,还有佩颖、涵竹、智菡以及尚桦,总共六个人」

    「好喔,我相信这会是一场值得期待的邮轮之旅!」

    朱芳君的笑眼又弯成了向月亮一样地说。

    就在陈海茵为了庆生而特别抢下的冲绳邮轮之旅的前一天晚上,朱芳君又刚

    从接单的饭店回到家门口,原本眼神有点疲倦的朱芳君一看到站在门口前、背对

    着从电梯走出来的自己的少年,忽然眼睛都亮了起来,三个大步地且故意尽量不

    让自己的鞋子发出声音地跨步上前,从后头抱着少年,然后右手就像是没有抱紧

    的往下滑动到少年的三角地带,朱芳君的右手手掌在少年的三角地带上用画圆的

    方式抚摸。

    「嗯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哼……」

    少年发出低声地呻吟声。

    朱芳君侧着头,在少年的耳边轻声地说:「昊昊,你可让芳君想得好苦好难

    受啊,昊昊,你知道芳君有么想念你吗?」

    少年,昊昊,朱芳君老公旁边的助手,说:「不要这样子,夫人」

    「都把我干成你的专属母猪了,还叫我夫人喔?难道你忘了芳君了?」

    发邮件到@gmail.

    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ībǎnzhǔ@gmail.

    朱芳君换了一边的耳朵,说。

    「没有,我没有」

    昊昊低声地说。

    朱芳君笑了下,偷偷的亲了昊昊的脖子一下,然后对着昊昊的耳朵吹了一口

    气:「今晚不要走啊」

    说完,朱芳君来到昊昊的前面,打开了家的大门,让在后面的昊昊也跟着进

    来。

    昊昊一进家门,朱芳君立即关上门,并且将昊昊压在门上,身体倾斜了大概

    有3度,露出了一道又黑又深的乳沟,朱芳君对着昊昊笑了一下,然后擦着鲜

    红的口红的赭唇吻了过去。

    昊昊虽然刚开始表现得有点抗拒,但其实生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的昊昊,打从

    心底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抗拒朱芳君的意思,再加上朱芳君如此的主动,昊昊对这

    位早就已经在心中觊觎许久且身体上有一阵子没有温存感觉的上司的老婆便再也

    没有保留的回应。

    昊昊回吻朱芳君的赭唇,两人之间的热吻就像是天雷在那一瞬间勾动了地火

    一般地灼热,而且通常在亲吻这个动作上,都会有一方是属于比较被动的享受的

    一方,但「被动」

    这个词似乎在朱芳君与昊昊之间是完全不存在的,朱芳君和昊昊两个人就像

    是草原上两头饿昏了公狮子和母狮子一样地渴望对方,朱芳君的赭唇强吻着昊昊

    的下嘴唇,而昊昊则是用滑舌强迫交缠朱芳君的舌头。

    朱芳君的手很快地就摸上了昊昊的运动裤裤头,朱芳君心想:「好样的,知

    道我一定会找你做爱,就穿了一件好脱的裤子,真是一个心口不一的小子!」

    在朱芳君把昊昊的运动裤给拖吊的瞬间,昊昊也翻起了朱芳君的伞裙洋装的

    裙摆,朱芳君那一对丰满的屁股在只穿了一件丁字裤下完全露了出来,昊昊的手

    抓了上去,惹得朱芳君叫了声:「嗯嗯嗯嗯……」

    朱芳君蹲了下来,抓住了昊昊那一根早就已经精神奕奕地硬挺着的黑大屌,

    亲了亲黑大屌的龟头后,便张开嘴直接将黑大屌吃进嘴中。

    「呜呜呜呼呼呼呼呼呼呼……虎度虎度虎度瘀估……户户女督赌你督赌虎度

    虎度……呜呜哼哼嗯嗯哼哼……」

    朱芳君一边吞吐着昊昊的黑大屌,一边用模煳不清的声音说着那些会让男人

    的肉棒子更大更硬的淫语,虽然朱芳君的说的话是完全的不正常,但昊昊却大概

    能心领神会朱芳君的意思,而如此心领神会下,昊昊的黑大屌真的在朱芳君嘴中

    产生了变化。

    朱芳君的嘴其实不算小,但此时朱芳君的赭唇却是完全圆成了o字型,朱芳

    君的舌头在嘴吧中时不时地对着昊昊的黑大屌进行攻击,朱芳君除了性爱技巧好

    ,口技也是相当的好,光是这样吞吐间用舌头挑逗,就让昊昊的黑大屌感觉越来

    越忍不住。

    「嗯嗯哼哼哼哼嗯嗯哼哼哼……痾痾痾痾嗯哼哼敷居敷居督虎姑姑虎姑姑…

    …女督女督赌愈卢玉炉度噜噜屋……嗯嗯哼哼哼……」

    朱芳君忽然将昊昊的黑大屌完全吐嘴巴,昊昊还在因为朱芳君的这个举动感

    到奇怪而低下头看朱芳君的时候,朱芳君双手突然就把洋装的v领给往旁边拉,

    一对浑圆、雪白、丰硕、34d的大奶霎时间就这么炸了出来。

    朱芳君双手托起了他的大奶,包住了昊昊的黑大屌,开始上下前后的做起了

    乳交,而且还因为昊昊的黑大屌本来就比较大sie,就算是朱芳君那一对令

    人看了就眼红的大奶,还是没有全部的包住,而朱芳君为了这个情形,更是特别

    的使出了不常用的边乳交边口交的高超技术,靠在门上的昊昊被朱芳君弄的是全

    身肌肉紧绷,而心中那雄性的火焰也越烧越旺了。

    朱芳君抬起头对着昊昊笑了下,鬆开了托着大奶的双手,然后站起身,左手

    搭在昊昊的肩头,右手在自己的肉穴上的阴唇摸了摸,早已经氾滥的肉穴,让阴

    唇也湿的不可开交,而朱芳君的右手手指也不过就是这么轻轻一摸,竟然就让手

    指上沾满了淫水。

    朱芳君笑了笑,将沾满了淫水的手指靠近昊昊的嘴,昊昊张开嘴,将朱芳君

    的手指头含住,舌头还不断地转动、舔舐朱芳君的手指,朱芳君说:「昊昊啊,

    你原来这么喜欢我的手指喔,怎么不早说呢?」

    昊昊这才忽然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就陷入了朱芳君的骚媚攻势中,昊昊眼神

    从迷乱到再次变得如雄狮一班的具有侵略性,朱芳君似乎也期待着昊昊的这个改

    变,抽出了手指,让自己感觉起来毫无防备且随时可以攻击。

    昊昊的背从门上离开,抓住了朱芳君的手,将朱芳君拉到客厅的正中央,而

    且让朱芳君的脸面向旁边的落地窗,虽然如今已是夜晚,但谁又知道在对面是不

    是刚好有人正朝着这边看来呢?这样的情绪和想法让朱芳君的身体越发的有感觉。

    昊昊的左手抓住朱芳君的其中一颗大奶,抓放之间还包括了上推下拽左推右

    挪的玩弄,让朱芳君的那一颗大奶跟另外一颗大奶变成了红白大赛般的鲜明对比

    ,而且昊昊的玩弄还让朱芳君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摇晃了起来。

    而昊昊的右手则是食指指和中指一起插进朱芳君的肉穴中,无名指和小拇指

    以及大姆指称在两片湿润的阴唇旁边,两根插在肉穴中的手指开始前后的挖动朱

    芳君的肉穴。

    「啊啊啊啊好爽好爽痾痾嗯哼哼……我的天阿我的天啊啊啊……痾嗯哼哼爽

    死了爽死了痾痾嗯哼哼……不行了不行了啊……」

    朱芳君被昊昊挖了快要五十下后,整个人的性慾已经来到要爆发出来的临界

    点,昊昊也不愧是跟朱芳君时有往来的男人,少清楚了朱芳君发情的徵兆,看

    见朱芳君用自己的手搓动另一颗没有被抓的大奶,还有那不停抖动的腰以及没有

    断过的淫叫,昊昊知道可以下更重的手了。

    昊昊将朱芳君的其中一隻脚抬放到电视柜上,让朱芳君整个人倾斜,而这样

    一来肉穴变得更加裸露,昊昊也放弃了抓弄朱芳君的大奶,蹲下身,全心全意全

    力地用手指快速深掘朱芳君的肉穴,而由于昊昊的蹲下,朱芳君的整个人完全就

    面对着落地窗,朱芳君正式的来到了发情的境界,头一仰,大叫了一声,然后再

    加上昊昊的快指挖掘,朱芳君潮吹的是如水库溃堤一般的壮观。

    朱芳君的这一次潮吹喷的是客厅地板上全是斑斑水迹,同时也有不少喷溅在

    昊昊的身上,朱芳君似乎有点恍惚,而被朱芳君的淫水喷溅的昊昊,再也忍不住

    想要霸占朱芳君的慾望,勐然起身后直街绕到朱芳君的身后,抓住朱芳君的腰,

    将朱芳君转向面对电视柜上的牆壁,朱芳君虽高潮到有点恍惚,但对于红床大会

    中实至名归的肉食主播的朱芳君而言,这样的高潮还不足以让他完全失神。

    朱芳君知道昊昊想干什么,而在这种情形下的性爱,朱芳君也知道要再得到

    更爽的话,就要乖乖的顺着昊昊的想法来,朱芳君的双手趴放到牆壁上,让

    自己的屁股稍微对着昊昊翘起来,而一对大奶则是些许地垂吊着。

    昊昊的大黑屌在昊昊单手扶住了朱芳君的腰后,没有任何由预和阻碍的深深

    的插进了朱芳君的肉穴中,在经过一刚开始的激吻,接着又是朱芳君的吹喇叭和

    乳交,最后又是看着朱芳君的绝顶潮吹,昊昊的大黑屌早已经大的完全不像话,

    朱芳君的肉穴虽然是包屌无数,但对于此时此刻的这一根大黑屌,还是感觉到一

    股强烈的撕裂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插进来了阿啊啊痾痾亨亨亨……不行了不行了阿痾痾痾

    痾……昊昊哥哥昊昊哥哥的大黑屌插进芳君的肉穴了阿啊啊痾痾痾……」

    「爽爽爽爽好爽好爽我的肉穴我的肉穴被昊昊哥哥插满插到坏掉了阿啊啊痾

    痾痾……天阿天好大好大一跟好大一根的屌啊啊啊痾痾爽爽爽……」

    「不要停不要停来阿来阿痾嗯哼啊啊哈哈哈哈哈啊……嗯嗯嗯嗯嗯芳君芳君

    好爽爽死了……芳君芳君会被昊昊哥哥的大屌插死的阿啊啊喔喔哼哼哼哈哈哈…

    …」

    只见昊昊双手抱着朱芳君的腰,黑大屌插在朱芳君的肉穴中,腰杆子前后摇

    摆着,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昊昊虽然是慾望爆棚,但却是意外的沉着,对上朱

    芳君这样的床战老手,昊昊的摆动是出乎意料地慢,每一下都是慢慢地插到最深

    处,直到黑大屌的龟头顶到朱芳君肉穴的花心为止。

    昊昊这样的举动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正常,但其实昊昊这样做却能让朱芳君想

    瘦到平时征战无数床的时候享受不到的那种被肉穴一吋一吋被撕裂的快感,就像

    是好久好久以前第一次害休且有点半推背就地张开脚让男人的肉棒插入时那种椎

    心却又激发出朱芳君天生骚荡的本性的感觉。

    「嗯嗯嗯嗯嗯嗯……昊昊哥哥昊昊哥哥芳君芳君爽爽好爽啊……芳君芳君的

    肉穴要被你的黑大屌给撑坏了阿……痾嗯哼哼哼哈阿啊啊奶子奶子被抓了阿……」

    昊昊的手忽然改抓朱芳君因为垂吊且受到抽插的动力而轻微晃动着的大奶,

    朱芳君被这么一抓,本来闭着的眼睛瞬间像是被电到一样的睁大起来。

    就在朱芳君的大奶被昊昊抓住的同时,昊昊的腰杆子上的马达开关似乎也在

    同一时间被朱芳君大奶的柔软绵密的触感给启动了,连缓冲都没有缓冲就直接跳

    了好几档,勐烈的是如火一般的滚烫,迅速的是如雷一般的瞬即,昊昊的黑大屌

    一秒十下地爆冲操干朱芳君的肉穴,而且完全不因为速度和力量的改变而减少了

    深度。

    「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啊嗯哼哼……好大好大好大力啊啊啊啊痾嗯

    哼天阿……昊昊哥哥昊昊哥哥芳君芳君要被你干死干坏了阿阿阿……」

    「爽爽爽爽爽好大力好快好勐阿痾嗯哼……这只有这只有你做得到阿阿嗯哼

    哼痾痾……爽爽翻了芳君爽翻了阿阿阿喔嗯哼哼……肉穴肉穴要爆炸了阿阿阿…

    …」

    朱芳君的大奶就算是被昊昊的手给抓住也因为如此动山撼河的勐烈操干而不

    停的晃动,昊昊两边的手掌都感觉到如果不再大力一点地抓住朱芳君的大奶,随

    时都会被这对剧烈晃动着地大奶给挣脱,然而昊昊却是没有再加大力器的掌抓朱

    芳君的大奶,反而是将手掌鬆开了已经被抓的泛红且佈满了香汗的大奶,同一时

    间昊昊也把朱芳君从原本向前倾的胴体给拉抬了起来,然后昊昊用他的双手将朱

    芳君的双手从腋下抬起来,接着昊昊把朱芳君的手给架住在半空中,让朱芳君的

    一对浑圆、白裡透红的大奶完全悬空、随着背后的黑大屌的操干而上下剧烈甩晃。

    「要疯了要疯了啊啊啊喔……芳君芳君要变成母猪了啊啊啊……痾嗯哼哼要

    死了要死了……爽死了爽死了芳君要被昊昊哥哥的大黑屌干死了啊啊啊……」

    昊昊的大黑屌像是完全不给朱芳君任何的喘息或是休息的机会,疯狂的操干

    着朱芳君的肉穴,朱芳君的肉穴此时已经因为淫水的关係而变得相当滑顺,就算

    裡面的皱摺很,但对于现在已经进入狩猎状态的大黑屌而言,皱摺只是让兽慾

    更加的强烈。

    对着落地窗,朱芳君被昊昊用双手架住,然后大黑屌像是打桩机一样地疯狂

    操干朱芳君的肉穴,而透过落地窗的倒影,朱芳君的那一对大奶不仅仅的是上下

    的甩晃,而是会像是陀螺一样的呈现圆形的转晃,而且如果要是昊昊突然心血来

    潮的加快速度或是加大力道,都会让朱芳君的大奶甩的更加的淫荡,同时也会让

    朱芳君的淫叫声更加的骚荡。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痾嗯哼哼哼……芳君芳君被昊昊昊昊

    哥哥的大黑屌大黑屌干到高潮高潮了啊啊痾嗯哼哼……母猪芳君去了啊啊啊啊啊

    痾……嗯嗯嗯……」

    「朱芳君!你看你!打扫你家的人打扫得这么辛苦!你还喷那么你那肮髒

    的淫水在玻璃上,擦玻璃的人很辛苦的诶!」

    昊昊在如巨雷轰顶一样的三十下狠肏后,勐然将大黑屌抽出朱芳君正打算要

    因为高潮而向内紧缩的肉穴,在昊昊的大黑屌抽出的这一瞬间,朱芳君要是没有

    昊昊抓住,肯定会整个人因为腿软而向前扑倒,朱芳君除了高潮到失神腿软,如

    水舞一样的淫水柱更是从朱芳君的肉穴中喷了出来,喷的是整面落地窗淫水斑斑。

    昊昊拉着朱芳君,将朱芳君带到沙发上,手轻轻一推将朱芳君推倒在沙发上

    ,在经过刚刚的潮吹后,朱芳君有稍微的回过神来,朱芳君回过神来后意识到昊

    昊想要什么,便用十根手指头抓住沙发坐垫之间的细缝,然后维持不让不知道是

    刚刚被抓还是性高潮的兴奋又或者是刚刚激烈的性爱让大奶上下甩晃的太厉害而

    打到自己而变的通红的像是两颗红球的大奶不压到沙发上的狗趴姿势,将因为刚

    刚的剧烈碰撞而如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豔红的屁股稍稍翘高,昊昊用手打了朱芳君

    的屁股一下,朱芳君整个人不由得抖了一下,而且更令昊昊惊讶的是,竟然还滴

    出了不少淫水。

    昊昊弯身在朱芳君的耳边低语:「我说朱主播,你这也太淫荡了吧,竟然漏

    尿」

    「昊昊哥哥最坏了……人家哪有漏尿阿……人家人家指是太兴奋了……想要

    想要的昊昊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干死芳君吧……」

    「我可是会让你的沙发坏掉的喔」

    说着,昊昊舔了朱芳君的脖子。

    「嗯嗯嗯嗯嗯……昊昊哥哥……你儘管干芳君吧……把芳君干成母猪把芳君

    干成淫荡的母猪……沙发坏了再买就好……来阿来阿芳君痒死了阿想要想要高潮

    了阿……」

    昊昊的大黑屌虽然是迟早都会在插入朱芳君的肉穴,但朱芳君却没想到就在

    自己还要继续说淫话的时候,昊昊的大黑屌就这么突然的强力插入,而且这一插

    ,除了暴力的插入,还直接直挺挺的插入最裡面,朱芳君整个脸都纠结在一起。

    原来昊昊刚刚还没有使出全力,如今的肏法完全就像是千万铁骑般践踏无限

    生灵似的毫无保留、毫无怜悯地爆肏朱芳君,朱芳君感觉自己的肉穴真的要被昊

    昊给肏坏了,昊昊的大黑屌好像要把朱芳君的花心给肏到破掉,朱芳君十根手指

    头紧紧抓住坐垫,秀髮随着因为被昊昊大黑屌的肏干而肆意飞扬。

    「喔喔阿喔阿嗯哼哼喔喔喔喔天阿天阿天阿痾痾……要死了要死了阿痾嗯哼

    ……我的天阿我的天阿昊昊哥哥昊昊哥哥要死了要死了阿嗯哼哼……」

    「爆了爆了真的要爆掉了阿阿阿阿阿……好哥哥好哥哥芳君芳君是你的母猪

    是你的专属母猪阿阿阿痾痾痾痾痾……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给芳君给母猪芳君爆

    裂的高潮阿嗯嗯嗯嗯……」

    「去了去了去了阿痾嗯哼……芳君芳君芳君死了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芳君芳君不能没有哥哥了阿阿阿芳君……芳君最爱昊昊的大黑屌了阿」

    整组沙发都因为朱芳君的偷情和昊昊的交媾而晃动且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昊昊的大黑屌不知道被朱芳君的肉穴紧夹放鬆来回几次了,昊昊的大黑屌也来到

    了这一发的极限,昊号双手抓住了朱芳君的腰,再使出全力地肏了朱芳君将进五

    十下,朱芳君也在这将近五十下中连续高潮了十几次,最后昊昊将大黑屌顶在朱

    芳君的花心上,整整射了一分钟才拔出大黑屌,殊不知大黑屌一拔出朱芳君的

    肉穴,朱芳君的淫水竟是连着昊昊的精液一起喷出来,看的是昊昊忍不住又是一

    阵硬。

    隔天朱芳君在昊昊这位特别司机的载送下来到了和陈海茵约定相见的地点,

    朱芳君侧过身,亲了昊昊一下:「我会发图片给你看的,要回来的时候,来接我

    ,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

    昊昊点点头,朱芳君下车后,走到海骚主播,陈海茵和金钗主播,韩佩颖的

    旁边,朱芳君露出她最灿烂地笑容:「海茵姐,佩颖,早」

    陈海茵看了一下刚驶离的车,然后看向朱芳君:「那是?」

    「昨晚的客人」

    朱芳君一点都没有犹豫,很自然地回答。

    在陈海茵旁边的韩佩颖眼珠子转了转,朱芳君笑着问:「其他人呢?」

    「涵竹和智菡在裡面办手续,尚桦说他要来了」

    陈海茵回答。

    这实又是一台车来到,蔡尚桦从车上走了下来,陈海茵笑着说:「说人人到

    呢!」

    蔡尚桦对着陈海茵、韩佩颖和朱芳君打招呼:「海茵姐、佩颖姐、芳君姐」

    「好啦,这样人就都到齐了,我们走吧」

    四人转身,正巧本来在裡头办手续的娇嗲主播,刘涵竹以及大砲主播,陈智

    菡似乎办好了走出来要叫人,陈海茵笑了笑,而在陈海茵身后的朱芳君笑着说:

    「相信这一趟冲绳游轮之旅会很好玩的!」

    肉食主播-朱芳君(02)

    - 肉肉屋

肉食主播-朱芳君(02)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