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十五章

单挑高傲公主 作者:小闵aa

第15章十五章

      单挑高傲公主 作者:小闵aa
    第18章:boss驾到
    温父从沙里站起来,跛着脚往厨房的方向走,“吃晚饭没?给你留了菜,我去给你热热。”
    千寻望着父亲不太利索腿,眸光暗了暗,当年若不是因为她,健步如飞的父亲又怎么会瘸了腿。
    本来没什么胃口,可她不忍拂了父亲的好意,“谢谢爸。”
    温父笑,“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不是客气,是感激。
    几天后,千寻接到总裁办秘书室何芳的电话时,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
    现如今的竞争真的是激烈,一个岗位,上百个人应聘,其中还不泛硕士与博士生。她仅有的那点优势,也就是比大学毕业生多了几年经验。
    原以来,再接到公司的电话,是马银玉通知她去财务结算工资,却没想秘书会说,“温经理,你的辞职函新来的总裁未批准,他希望能和你亲自面谈。”
    还有一个多月的工资和几笔单的提成还押在那里呢,那可是她的过渡粮,这一趟,她是非去不可了。
    刚到公司,许芸便踩着高跟鞋扑了过来,“千寻,见到你就好了,我还真怕你不来了。今天新老板第一天上班,他没有批你的辞职信,可把马银玉那狐狸精的鼻子都气歪了。”
    千寻在意的不是这个,倒是有些好玩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翻,印花冬裙,卷斜挽,插一枝漂亮的簪,尽显女人妩媚风彩。
    将许芸拉到一边悄声道,“你这是,有相亲节目?”
    许芸白了她一眼,然后呶了呶嘴,“她们,看中了钻石王老五的新总裁,可本姑娘我,对另外一个男人动了凡心。”
    千寻这才现今天的女同事们,确实有点不一样,平时职业化的套装,全都换都换成了风姿绰影的长裙,就像走进了百花园。
    “凡心?还仙女呢,也不害臊。”千寻打趣道,能让许芸动心的男人,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许芸趁机教育她,“你啊,别每天穿得这么老气横秋的,也该趁着还年轻,赶紧收拾收拾,找个男人嫁了,免得变成半老徐娘的时候,不是你挑男人,而是男人来挑你了,你就真的成了黄花菜都凉了。”
    这回轮到千寻翻白眼,“得了吧你,等你把自己推销出去后再来教训我,我先上去了,看惹得全公司女人犯花痴的新老板究竟长得啥妖孽模样。”
    玩笑归玩笑,真要见那传说中的新老板了,千寻还是不敢怠慢的。
    许芸说,“如果新boss不肯放你走,你就趁机留下来,把马银玉那狐狸精挤走。”
    排挤人的活,千寻并不擅长。
    老板的办公室在楼上,千寻乘电梯而上,门打开的时候,看见不想见的人,正笑靥如花,好像二世祖的离开,对她并有什么直接的影响,反倒让她现更大的宝藏一样,两眼正放光芒。
    马银玉轻轻地瞥了她一眼,“怎么,来求新老板留下你吗?”
    第19章:居然是他
    千寻顺着她的曲线往下一瞟,顿时觉得冷汗涔涔。
    超短裙,长筒靴,敞开的风衣。
    那真是超超超短的裙,几乎要包不住她翘立的屁股,果真是一个美丽冻人啊,也不怕在这种天气里结成冰。
    千寻一时生了兴趣,从电梯里走出来,笑道,“是啊,止不准新boss会看上我的姿色,让我当个总经理玩玩也说不准。马助理既然没有跟高少爷离开,可能以后要失望了。”
    马银玉脸色难看,故意地撞了她一下走进电梯里,“就凭你?”
    千寻含着笑,微翘着下巴,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然后,电梯门合上了。
    马银玉在电梯里跺着脚,新老板一来,就直接找人事部要温千寻的资料,她将温千寻的辞职信递上去,他直接给了她一句,“要辞职你叫她直接来找我谈。”
    凭一个女人的直觉,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可是,她猜不透,一个新来的老板,能和温千寻有什么*关联。
    秘书何芳替她通传后,千寻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低沉的声音,似是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
    千寻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装修并不奢侈,其实二世祖的爹是个挺有能力的人,白手起家,拼下家业,可惜,生了个败家仔。
    网络上最近流行一句,爹是儿子的通行证,儿子是爹的墓志铭。在富一二代之间,形容得挺有道理的。
    落地窗前,身形挺拔的男人,背手负立。
    “你就是温经理?”那人转过身来,淡淡地看着她。
    千寻只觉得逆光里一片晕眩,“你……”
    居然是他,纪君阳。
    他是这公司的新的老板?那之前碰到他,是来谈收购的?
    公司要卖,怎么之前没传半点风声出来。而且公司一向以来经营挺好,不存在需要变卖的可能。
    “温小姐认识我?”纪君阳似是随意地问着。
    千寻收回走远的神思,想到父亲的腿,活泼可爱的安安,迟疑了,有些事,不曾确定,她不敢赌,只得摇了摇头,“在商业杂志上看过关于纪总的报道,所以,有点印象。”
    “是吗?”纪君阳淡淡地瞟了她一眼,那目光里似乎含着探究。
    可是,她来不及确定,他已经收了视线,“午餐时间到了,一起去吃个饭吧。我听老高总说,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正好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
    只字不提她辞职的事。
    千寻有些惴惴不安地,猜不透他意欲何为。
    “纪总,我来,是想谈辞职的事。”
    她并不是来陪老板吃饭饭的,虽然,知道新老板是他后,心里也挺想多跟他呆一会的。
    只是,五年的时光沉淀,足够让她不再是那个莽撞不计后果的小女生。
    “呵,是吗?好吧,既然温小姐不愿意出去那我们就在这里用餐好了,这个提议温小姐应该不至于拒绝了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着。
    纪君阳见千寻没有拒绝,微微勾了下唇,然后像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张菜谱递到千寻跟前,“温小姐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千寻暗骂自己没用,他三言两语就让她弃械投降说不出反对的话来,处在他这样身份的人,只需一句吩咐,秘书就会尽职尽责地替他预订餐厅或者将餐点送到他面前,哪用得着她这样的人来替他效劳。
    她知道他不食辣,不吃甜,不喜油腻,还拒绝芹菜与香菜的味道。她便点了几样他爱吃的。
    第20章:正面交锋
    原来这么多年,有些习惯,还是忘不掉。他那张嘴巴子其实挺挑剔的,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有没有一点改变。
    好在安安没有遗传他的坏习惯,在吃食上不用操太多的心。
    不一会儿秘书就已经把他们点的东西给送了过来,顺带的还不忘打量了她几眼。
    纪君阳跟她并排坐在同一张沙上,
    “想不到温经理对食物的喜好跟我差不多。”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千寻反问,问得不轻不淡,其实心里却早已翻腾。
    “嗯,不奇怪。”纪君阳也不含糊地吃起来,“味道不错。”
    千寻在心底轻轻地叹了口气,若他不批她的辞职信,她不知是该去还是留。但看他这意思,一时半会摸不准他的心思,也不知道他出现在她面前是故意,还是纯粹只是巧合。
    现在的她,不得不瞻前顾后多考虑一步。
    “纪总,关于我辞职的事……”
    “为什么要辞职?”纪君阳问得轻淡,可是空气里却隐隐的携着压力朝她扑过来。
    “辞职信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辞职信我还没看,我想听你亲口说说。”听一听这声音,是否能与记忆里的重合。
    “没什么,就是工作有点累,想休息一阵。”
    “可是我听马助理说,因为温经理的行为,让公司蒙受了上千万的损失。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的这封辞职信,是引咎辞职呢?”
    马银玉会在他面前搬弄是非,是千寻早就料到了的。可是,纪君阳说话的口气,总是那样淡淡地,淡到千寻突然就冒出怒气来。
    “如果纪总认为这是事实,权当我就是引咎辞职好了。”千寻冷着脸语气不善的说道。
    似是没想到千寻会突然飙,纪君阳愣了一下,下一秒,唇角微勾,“这样一来,怕是难得有好的公司愿意再聘请你了。”
    千寻微微一怔,她无可否认,他说的是事实,背上这么大的一个过失离职,还有哪家公司敢放心地聘用她?
    可是她不能没有工作,一家人还等着她生活呢。
    正在想着,一阵微凉的触感突然袭上千寻的下颚,愕然抬首,视线所及是纪君阳深邃的眸子,他这是在做什么?
    “你……”
    “也许,我们可以达成一个契约,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不但不会让你离开,而且还会让你从此以后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纪君阳暗黑的眸子闪烁着势在必得的笃定。
    他疯了吗?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是那个她认识的他吗?还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思索间,下颚一阵惊心的刺痛,还不待千寻反应过来,已经置身在一个陌生而又熟悉怀抱里,猛然抬头,看到的竟是纪君阳无限扩大的俊颜,温热的鼻息打在脸上,千寻不自觉的想要转过脸,却现身子根本就无法动弹,狭窄的帐篷里,让人觉得空气稀薄。
    “纪君阳!你……”
    “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纪君阳云淡风轻的说着邪魅的眸子紧紧的锁住她因扭动而裸露出的大片*。
    一瞬间,千寻的身子僵住,他猛地垂下头,嘴唇精准无误的袭上了她的唇。
    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纤细的手腕固定住,另一只手则是托住她的后脑勺努力的加深着这个吻,两具紧紧纠缠着的身子因承受不住重力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第21章:我离了
    关键时刻,千寻的手机铃声响起,温父的声音仓促而惊慌地打进来,“千寻,你妈妈中风进医院了,你赶紧过来看看吧。”
    千寻脑子一下子懵了,“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好好地在看电视,说是去倒杯水喝,一起身就晕倒了,现在在抢救室。”
    “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千寻将包拎在手里迅速起身,“纪总,真不好意思,今天这饭我是没法陪你吃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越着急,越不顺,打个车,竟拦不到一辆空的,看着的士不停地从身边飞驰而过却没有停下来的,急得她脸色苍白直跺脚。
    纪君阳开着车子到她身边,“上车吧,我送你,但你得指路。”
    千寻仅犹豫了一秒钟,便迅速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谢谢。”
    到了医院,温母刚好被推出急救室。
    “医生,我妈怎么样?”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
    父女俩的声音同时而起。
    医生摘下口罩,“抢救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很快就会苏醒,但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千寻倚着墙根,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母亲是父亲的命根子,两个人相濡以沫了大半辈子,虽然日子一直过得不太宽裕,可从未红过脸。千寻一直觉得,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要是母亲有个三长两短,她真不敢想象父亲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好在,现在没事了。
    “你们谁去把费用缴一下。”护士提醒道。
    千寻回过神来,医院的救死扶伤都是有代价的,费用交慢了,轻则训斥,中则停药,重则赶出医院。
    “我去吧,爸,你陪着妈。”
    可是,到了收费的窗口,却现手里的钱不够。
    “刷这个。”纪君阳递过一张卡。
    “你没走?”千寻一心扑在温母的身上,哪曾注意到他也跟她在跑上跑下,以为他早走了。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谢谢,钱我过几天还给你。”是不是这就是多看他几眼的理由,自然无人知晓她的心思。
    “不用,就在你的工资里扣,你既然想休息几天,那我放你一个星期的带薪假,七天后,我希望能看到温经理来向我述职。”
    千寻一愣,“纪总为何非得留我一个想离开的员工。”
    “老高总对你非常赏识,虽然公司卖给了我,也知道人事上会有些变动,但一直力举推荐你。”
    原来只是这样,是她多想了吧,可是他话锋忽然一转,“而且,我若想留住一个人,纵使她有千般能耐,也是走不成的。”
    那扬长而去的背影,让千寻忽然困惑着他留下她的动机。
    这天的黄昏,千寻接到海芋的电话,“亲爱的,我终于解脱了,今晚来waittingbar陪我喝酒庆祝恢复单身,好不好?”
    终究是离了婚,王子和灰姑娘的剧情落下帷幕,那幸福的结局只存在童话里,而现实总是很残忍。
    残忍到千寻不敢幻想能和纪君阳再生点什么。
    如今的他,高高在上,再不是当年落魄的男子。即便当年他落魄,也是背景强大的人。她和他的距离,本来就不只一点点,如今,更是遥不可及。
    千寻赶到waittingbar的时候,海芋正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完全一副疯女人的模样,半道上又扔下话筒*着新来的酒保,闹着要把艾维珍藏的最好的酒全都拿出来。
    艾维是这家酒吧的主人,高挑的个子,白净的皮肤,像是长年不见阳光,有种孱弱阴柔的美,用时下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个花样美男。
    此刻他正站在一旁,摇头笑看海芋胡闹。
    如果说在这个城市里,海芋是她的闺中蜜友,那么,艾维就是她认识了五年的蓝颜知己。
    酒保年纪不大,再加上刚入这一行,对于海芋有意无意的*和忽悠,耳朵根子都红了,窘迫地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老板来解救。
    可老板对这一切熟视无睹,悠闲地啜着他的酒。
    千寻看见此状,不禁莞尔,一路赶来时的担忧终是松了口气。这女人,还是和之前一样地没心没肺。
    她在电话里说的解脱,大抵是真的想通了吧,鸡肋般的爱情,不如早点丢掉。
    这强悍的恢复能力还是让千寻忍不住咋舌了一翻,她用五年的时光,都没能从那个深渊里爬出来。
    海芋看见她,扑啦扑啦地就抱过来,“千寻宝贝,你终于来了。”
    每每被她唤作宝贝的时候,千寻全身都会泛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海芋将她的身体按坐在高脚椅上,然后朝艾维招了招手,“来,你们俩个,今晚上陪我不醉不归,庆祝我恢复单身。”
    今晚的海芋眼睛有点微肿,涂了厚厚的眼影来遮掩,可是那张脸蛋,依旧是那样地无可挑剔,就是酒保,也忍不住用余光相看。
    千寻不到万不得已时,一般不会喝酒,她胃不好。这些年忙碌的工作让她的饮食失去规律,坏了肠胃。
    可是,今晚,她也不推辞。海芋笑得再灿烂,可心底的那道伤,哪有那么快就愈合的。
    朋友,就是用来疗伤作陪的。
    酒至浓时,海芋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倒靠在千寻的肩上,此时他们已经从吧台移到了沙卡座区,桌上堆满了瓶瓶罐罐。
    “千寻,我净身出户了,无家可归,你可要收留我,要不然我可只能住公园长凳了。”
    冷不防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千寻不免大吃一惊,却又了然,只是心疼地抱着她,“你怎么这么傻。”
    虽然爱情没了,可几年的青春,换点分手费那也是应该的。
    “他给我留了一栋房子一辆车,还有几百万,可是我都没要。人都没有了,我要那几个子儿做什么,他父母亲戚一直认为我是冲着他家的钱去,我就让他们看看,穷人也有穷人的志气。”
    “志气又不能当饭吃。”千寻咕哝了一句,可到底没有大声说出来,换成了另一句,“你这个傻瓜。”
    海芋轻轻地笑,“你不是比我更傻吗?为一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却一直没让他知道,对我们也守口如瓶。这些年,也不见你接受别的男人,你的心里,还在想着他吧?”
    艾维听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有些懒洋洋的身体,忽然往前微微倾了一下,目光流转之间落在千寻的脸上。
    那张脸,带着些迷幻的色彩,看不真切。
    千寻沉默了片刻,端起酒杯,“喝酒吧。”
    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可是她哪有那么容易就醉掉,酒量好了也不是件好事,越喝越清醒,她要怎么说?安安的父亲出现了,可是他不认识她,也不知道有安安这么一个女儿,更加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她的存在。
    她曾经问过他,“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来找我。”
    他说,“会。”
    “要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办?”
    “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人,跑不掉。”
    可是五年,他都没有找来。再见面时,不过是陌生人。
    海芋喝得酩酊大醉,艾维开车送她们回家,醉倒了的海芋反倒安静多了,蜷缩地靠在千寻的怀里,像一只受伤的猫。
    艾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也难为她了。”
    “她会挨过去的,只是时间问题。”千寻怜惜地看着怀中的女子,她所认识的海芋,从来是打不垮的的小强。
    小区楼下,艾维帮着她将海芋架出车放到背上背着,轻车熟路地往电梯方向走去。
    千寻按了楼层键。
    当初父亲车祸医药费告急都没舍得卖掉的老房子,在安安四个月上头突急病无钱医治的时候,父母都没跟她商量,毫不犹豫地卖掉了。
    父亲对她说,“只要人还在,就会有希望。”
    那一刻,她便暗暗誓,等安安好起来,她一定要努力地工作,再买一栋大房子让父母安享晚年。
    第18章:boss驾到
    温父从沙里站起来,跛着脚往厨房的方向走,“吃晚饭没?给你留了菜,我去给你热热。”
    千寻望着父亲不太利索腿,眸光暗了暗,当年若不是因为她,健步如飞的父亲又怎么会瘸了腿。
    本来没什么胃口,可她不忍拂了父亲的好意,“谢谢爸。”
    温父笑,“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不是客气,是感激。
    几天后,千寻接到总裁办秘书室何芳的电话时,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
    现如今的竞争真的是激烈,一个岗位,上百个人应聘,其中还不泛硕士与博士生。她仅有的那点优势,也就是比大学毕业生多了几年经验。
    原以来,再接到公司的电话,是马银玉通知她去财务结算工资,却没想秘书会说,“温经理,你的辞职函新来的总裁未批准,他希望能和你亲自面谈。”
    还有一个多月的工资和几笔单的提成还押在那里呢,那可是她的过渡粮,这一趟,她是非去不可了。
    刚到公司,许芸便踩着高跟鞋扑了过来,“千寻,见到你就好了,我还真怕你不来了。今天新老板第一天上班,他没有批你的辞职信,可把马银玉那狐狸精的鼻子都气歪了。”
    千寻在意的不是这个,倒是有些好玩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翻,印花冬裙,卷斜挽,插一枝漂亮的簪,尽显女人妩媚风彩。
    将许芸拉到一边悄声道,“你这是,有相亲节目?”
    许芸白了她一眼,然后呶了呶嘴,“她们,看中了钻石王老五的新总裁,可本姑娘我,对另外一个男人动了凡心。”
    千寻这才现今天的女同事们,确实有点不一样,平时职业化的套装,全都换都换成了风姿绰影的长裙,就像走进了百花园。
    “凡心?还仙女呢,也不害臊。”千寻打趣道,能让许芸动心的男人,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许芸趁机教育她,“你啊,别每天穿得这么老气横秋的,也该趁着还年轻,赶紧收拾收拾,找个男人嫁了,免得变成半老徐娘的时候,不是你挑男人,而是男人来挑你了,你就真的成了黄花菜都凉了。”
    这回轮到千寻翻白眼,“得了吧你,等你把自己推销出去后再来教训我,我先上去了,看惹得全公司女人犯花痴的新老板究竟长得啥妖孽模样。”
    玩笑归玩笑,真要见那传说中的新老板了,千寻还是不敢怠慢的。
    许芸说,“如果新boss不肯放你走,你就趁机留下来,把马银玉那狐狸精挤走。”
    排挤人的活,千寻并不擅长。
    老板的办公室在楼上,千寻乘电梯而上,门打开的时候,看见不想见的人,正笑靥如花,好像二世祖的离开,对她并有什么直接的影响,反倒让她现更大的宝藏一样,两眼正放光芒。
    马银玉轻轻地瞥了她一眼,“怎么,来求新老板留下你吗?”
    第19章:居然是他
    千寻顺着她的曲线往下一瞟,顿时觉得冷汗涔涔。
    超短裙,长筒靴,敞开的风衣。
    那真是超超超短的裙,几乎要包不住她翘立的屁股,果真是一个美丽冻人啊,也不怕在这种天气里结成冰。
    千寻一时生了兴趣,从电梯里走出来,笑道,“是啊,止不准新boss会看上我的姿色,让我当个总经理玩玩也说不准。马助理既然没有跟高少爷离开,可能以后要失望了。”
    马银玉脸色难看,故意地撞了她一下走进电梯里,“就凭你?”
    千寻含着笑,微翘着下巴,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然后,电梯门合上了。
    马银玉在电梯里跺着脚,新老板一来,就直接找人事部要温千寻的资料,她将温千寻的辞职信递上去,他直接给了她一句,“要辞职你叫她直接来找我谈。”
    凭一个女人的直觉,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可是,她猜不透,一个新来的老板,能和温千寻有什么*关联。
    秘书何芳替她通传后,千寻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低沉的声音,似是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
    千寻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装修并不奢侈,其实二世祖的爹是个挺有能力的人,白手起家,拼下家业,可惜,生了个败家仔。
    网络上最近流行一句,爹是儿子的通行证,儿子是爹的墓志铭。在富一二代之间,形容得挺有道理的。
    落地窗前,身形挺拔的男人,背手负立。
    “你就是温经理?”那人转过身来,淡淡地看着她。
    千寻只觉得逆光里一片晕眩,“你……”
    居然是他,纪君阳。
    他是这公司的新的老板?那之前碰到他,是来谈收购的?
    公司要卖,怎么之前没传半点风声出来。而且公司一向以来经营挺好,不存在需要变卖的可能。
    “温小姐认识我?”纪君阳似是随意地问着。
    千寻收回走远的神思,想到父亲的腿,活泼可爱的安安,迟疑了,有些事,不曾确定,她不敢赌,只得摇了摇头,“在商业杂志上看过关于纪总的报道,所以,有点印象。”
    “是吗?”纪君阳淡淡地瞟了她一眼,那目光里似乎含着探究。
    可是,她来不及确定,他已经收了视线,“午餐时间到了,一起去吃个饭吧。我听老高总说,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正好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
    只字不提她辞职的事。
    千寻有些惴惴不安地,猜不透他意欲何为。
    “纪总,我来,是想谈辞职的事。”
    她并不是来陪老板吃饭饭的,虽然,知道新老板是他后,心里也挺想多跟他呆一会的。
    只是,五年的时光沉淀,足够让她不再是那个莽撞不计后果的小女生。
    “呵,是吗?好吧,既然温小姐不愿意出去那我们就在这里用餐好了,这个提议温小姐应该不至于拒绝了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着。
    纪君阳见千寻没有拒绝,微微勾了下唇,然后像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张菜谱递到千寻跟前,“温小姐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千寻暗骂自己没用,他三言两语就让她弃械投降说不出反对的话来,处在他这样身份的人,只需一句吩咐,秘书就会尽职尽责地替他预订餐厅或者将餐点送到他面前,哪用得着她这样的人来替他效劳。
    她知道他不食辣,不吃甜,不喜油腻,还拒绝芹菜与香菜的味道。她便点了几样他爱吃的。
    第20章:正面交锋
    原来这么多年,有些习惯,还是忘不掉。他那张嘴巴子其实挺挑剔的,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有没有一点改变。
    好在安安没有遗传他的坏习惯,在吃食上不用操太多的心。
    不一会儿秘书就已经把他们点的东西给送了过来,顺带的还不忘打量了她几眼。
    纪君阳跟她并排坐在同一张沙上,
    “想不到温经理对食物的喜好跟我差不多。”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千寻反问,问得不轻不淡,其实心里却早已翻腾。
    “嗯,不奇怪。”纪君阳也不含糊地吃起来,“味道不错。”
    千寻在心底轻轻地叹了口气,若他不批她的辞职信,她不知是该去还是留。但看他这意思,一时半会摸不准他的心思,也不知道他出现在她面前是故意,还是纯粹只是巧合。
    现在的她,不得不瞻前顾后多考虑一步。
    “纪总,关于我辞职的事……”
    “为什么要辞职?”纪君阳问得轻淡,可是空气里却隐隐的携着压力朝她扑过来。
    “辞职信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辞职信我还没看,我想听你亲口说说。”听一听这声音,是否能与记忆里的重合。
    “没什么,就是工作有点累,想休息一阵。”
    “可是我听马助理说,因为温经理的行为,让公司蒙受了上千万的损失。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的这封辞职信,是引咎辞职呢?”
    马银玉会在他面前搬弄是非,是千寻早就料到了的。可是,纪君阳说话的口气,总是那样淡淡地,淡到千寻突然就冒出怒气来。
    “如果纪总认为这是事实,权当我就是引咎辞职好了。”千寻冷着脸语气不善的说道。
    似是没想到千寻会突然飙,纪君阳愣了一下,下一秒,唇角微勾,“这样一来,怕是难得有好的公司愿意再聘请你了。”
    千寻微微一怔,她无可否认,他说的是事实,背上这么大的一个过失离职,还有哪家公司敢放心地聘用她?
    可是她不能没有工作,一家人还等着她生活呢。
    正在想着,一阵微凉的触感突然袭上千寻的下颚,愕然抬首,视线所及是纪君阳深邃的眸子,他这是在做什么?
    “你……”
    “也许,我们可以达成一个契约,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不但不会让你离开,而且还会让你从此以后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纪君阳暗黑的眸子闪烁着势在必得的笃定。
    他疯了吗?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是那个她认识的他吗?还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思索间,下颚一阵惊心的刺痛,还不待千寻反应过来,已经置身在一个陌生而又熟悉怀抱里,猛然抬头,看到的竟是纪君阳无限扩大的俊颜,温热的鼻息打在脸上,千寻不自觉的想要转过脸,却现身子根本就无法动弹,狭窄的帐篷里,让人觉得空气稀薄。
    “纪君阳!你……”
    “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纪君阳云淡风轻的说着邪魅的眸子紧紧的锁住她因扭动而裸露出的大片*。
    一瞬间,千寻的身子僵住,他猛地垂下头,嘴唇精准无误的袭上了她的唇。
    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纤细的手腕固定住,另一只手则是托住她的后脑勺努力的加深着这个吻,两具紧紧纠缠着的身子因承受不住重力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第21章:我离了
    关键时刻,千寻的手机铃声响起,温父的声音仓促而惊慌地打进来,“千寻,你妈妈中风进医院了,你赶紧过来看看吧。”
    千寻脑子一下子懵了,“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好好地在看电视,说是去倒杯水喝,一起身就晕倒了,现在在抢救室。”
    “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千寻将包拎在手里迅速起身,“纪总,真不好意思,今天这饭我是没法陪你吃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越着急,越不顺,打个车,竟拦不到一辆空的,看着的士不停地从身边飞驰而过却没有停下来的,急得她脸色苍白直跺脚。
    纪君阳开着车子到她身边,“上车吧,我送你,但你得指路。”
    千寻仅犹豫了一秒钟,便迅速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谢谢。”
    到了医院,温母刚好被推出急救室。
    “医生,我妈怎么样?”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
    父女俩的声音同时而起。
    医生摘下口罩,“抢救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很快就会苏醒,但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千寻倚着墙根,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母亲是父亲的命根子,两个人相濡以沫了大半辈子,虽然日子一直过得不太宽裕,可从未红过脸。千寻一直觉得,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要是母亲有个三长两短,她真不敢想象父亲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好在,现在没事了。
    “你们谁去把费用缴一下。”护士提醒道。
    千寻回过神来,医院的救死扶伤都是有代价的,费用交慢了,轻则训斥,中则停药,重则赶出医院。
    “我去吧,爸,你陪着妈。”
    可是,到了收费的窗口,却现手里的钱不够。
    “刷这个。”纪君阳递过一张卡。
    “你没走?”千寻一心扑在温母的身上,哪曾注意到他也跟她在跑上跑下,以为他早走了。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谢谢,钱我过几天还给你。”是不是这就是多看他几眼的理由,自然无人知晓她的心思。
    “不用,就在你的工资里扣,你既然想休息几天,那我放你一个星期的带薪假,七天后,我希望能看到温经理来向我述职。”
    千寻一愣,“纪总为何非得留我一个想离开的员工。”
    “老高总对你非常赏识,虽然公司卖给了我,也知道人事上会有些变动,但一直力举推荐你。”
    原来只是这样,是她多想了吧,可是他话锋忽然一转,“而且,我若想留住一个人,纵使她有千般能耐,也是走不成的。”
    那扬长而去的背影,让千寻忽然困惑着他留下她的动机。
    这天的黄昏,千寻接到海芋的电话,“亲爱的,我终于解脱了,今晚来waittingbar陪我喝酒庆祝恢复单身,好不好?”
    终究是离了婚,王子和灰姑娘的剧情落下帷幕,那幸福的结局只存在童话里,而现实总是很残忍。
    残忍到千寻不敢幻想能和纪君阳再生点什么。
    如今的他,高高在上,再不是当年落魄的男子。即便当年他落魄,也是背景强大的人。她和他的距离,本来就不只一点点,如今,更是遥不可及。
    千寻赶到waittingbar的时候,海芋正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完全一副疯女人的模样,半道上又扔下话筒*着新来的酒保,闹着要把艾维珍藏的最好的酒全都拿出来。
    艾维是这家酒吧的主人,高挑的个子,白净的皮肤,像是长年不见阳光,有种孱弱阴柔的美,用时下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个花样美男。
    此刻他正站在一旁,摇头笑看海芋胡闹。
    如果说在这个城市里,海芋是她的闺中蜜友,那么,艾维就是她认识了五年的蓝颜知己。
    酒保年纪不大,再加上刚入这一行,对于海芋有意无意的*和忽悠,耳朵根子都红了,窘迫地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老板来解救。
    可老板对这一切熟视无睹,悠闲地啜着他的酒。
    千寻看见此状,不禁莞尔,一路赶来时的担忧终是松了口气。这女人,还是和之前一样地没心没肺。
    她在电话里说的解脱,大抵是真的想通了吧,鸡肋般的爱情,不如早点丢掉。
    这强悍的恢复能力还是让千寻忍不住咋舌了一翻,她用五年的时光,都没能从那个深渊里爬出来。
    海芋看见她,扑啦扑啦地就抱过来,“千寻宝贝,你终于来了。”
    每每被她唤作宝贝的时候,千寻全身都会泛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海芋将她的身体按坐在高脚椅上,然后朝艾维招了招手,“来,你们俩个,今晚上陪我不醉不归,庆祝我恢复单身。”
    今晚的海芋眼睛有点微肿,涂了厚厚的眼影来遮掩,可是那张脸蛋,依旧是那样地无可挑剔,就是酒保,也忍不住用余光相看。
    千寻不到万不得已时,一般不会喝酒,她胃不好。这些年忙碌的工作让她的饮食失去规律,坏了肠胃。
    可是,今晚,她也不推辞。海芋笑得再灿烂,可心底的那道伤,哪有那么快就愈合的。
    朋友,就是用来疗伤作陪的。
    酒至浓时,海芋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倒靠在千寻的肩上,此时他们已经从吧台移到了沙卡座区,桌上堆满了瓶瓶罐罐。
    “千寻,我净身出户了,无家可归,你可要收留我,要不然我可只能住公园长凳了。”
    冷不防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千寻不免大吃一惊,却又了然,只是心疼地抱着她,“你怎么这么傻。”
    虽然爱情没了,可几年的青春,换点分手费那也是应该的。
    “他给我留了一栋房子一辆车,还有几百万,可是我都没要。人都没有了,我要那几个子儿做什么,他父母亲戚一直认为我是冲着他家的钱去,我就让他们看看,穷人也有穷人的志气。”
    “志气又不能当饭吃。”千寻咕哝了一句,可到底没有大声说出来,换成了另一句,“你这个傻瓜。”
    海芋轻轻地笑,“你不是比我更傻吗?为一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却一直没让他知道,对我们也守口如瓶。这些年,也不见你接受别的男人,你的心里,还在想着他吧?”
    艾维听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有些懒洋洋的身体,忽然往前微微倾了一下,目光流转之间落在千寻的脸上。
    那张脸,带着些迷幻的色彩,看不真切。
    千寻沉默了片刻,端起酒杯,“喝酒吧。”
    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可是她哪有那么容易就醉掉,酒量好了也不是件好事,越喝越清醒,她要怎么说?安安的父亲出现了,可是他不认识她,也不知道有安安这么一个女儿,更加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她的存在。
    她曾经问过他,“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来找我。”
    他说,“会。”
    “要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办?”
    “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人,跑不掉。”
    可是五年,他都没有找来。再见面时,不过是陌生人。
    海芋喝得酩酊大醉,艾维开车送她们回家,醉倒了的海芋反倒安静多了,蜷缩地靠在千寻的怀里,像一只受伤的猫。
    艾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也难为她了。”
    “她会挨过去的,只是时间问题。”千寻怜惜地看着怀中的女子,她所认识的海芋,从来是打不垮的的小强。
    小区楼下,艾维帮着她将海芋架出车放到背上背着,轻车熟路地往电梯方向走去。
    千寻按了楼层键。
    当初父亲车祸医药费告急都没舍得卖掉的老房子,在安安四个月上头突急病无钱医治的时候,父母都没跟她商量,毫不犹豫地卖掉了。
    父亲对她说,“只要人还在,就会有希望。”
    那一刻,她便暗暗誓,等安安好起来,她一定要努力地工作,再买一栋大房子让父母安享晚年。
    求订悦了!求订阅了!……
    “他给我留了一栋房子一辆车,还有几百万,可是我都没要。人都没有了,我要那几个子儿做什么,他父母亲戚一直认为我是冲着他家的钱去,我就让他们看看,穷人也有穷人的志气。”
    “志气又不能当饭吃。”千寻咕哝了一句,可到底没有大声说出来,换成了另一句,“你这个傻瓜。”
    海芋轻轻地笑,“你不是比我更傻吗?为一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却一直没让他知道,对我们也守口如瓶。这些年,也不见你接受别的男人,你的心里,还在想着他吧?”
    艾维听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有些懒洋洋的身体,忽然往前微微倾了一下,目光流转之间落在千寻的脸上。
    那张脸,带着些迷幻的色彩,看不真切。
    千寻沉默了片刻,端起酒杯,“喝酒吧。”
    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可是她哪有那么容易就醉掉,酒量好了也不是件好事,越喝越清醒,她要怎么说?安安的父亲出现了,可是他不认识她,也不知道有安安这么一个女儿,更加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她的存在。
    她曾经问过他,“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来找我。”
    他说,“会。”
    “要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办?”
    求订悦了!求订阅了!……
    校园港

第15章十五章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