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番外一 关于暗恋的那些事

算计(双性)(H) 作者:挂枝儿

第9章 番外一 关于暗恋的那些事

      我认识宋清如的时间,其实比他初次见到我的时间要早一点。犹记得我因为打架斗殴被学校处分,一气之下瞒着我父亲办了退学手续。可惜纸终究包不住火,不到一个月他和我母亲就发现了,不问缘由狠狠抽了我一顿马鞭,再往后替我想办法找了一所国内的普通大学继续念书。

    我便是在办入学的时候,无意瞥到了系主任正在整理的表格,只一眼就被贴在右上角小小的一寸照所吸引。白净秀丽的面孔,额前留着细碎短发,若不是我偷看表格上的个人信息,得知照片的主人叫做宋清如,和我同一届的男生,我几乎以为这学生与玛丽一样是个“tomboy”一一再讽刺一点说,常常跟我打架的玛丽都比那姓宋的要粗犷几分。

    漂亮且瘦弱,宛如斑斓的肥皂泡一般易戳破的男生,竟然是我未来朝夕相处的同班同学。我签好材料,抱着建筑设计相关的书籍穿过宿舍逼仄狭长的走廊,随口吐掉咀嚼了很久的口香糖,暗忖道,宋清如念得下去这么辛苦这么劳累的专业吗?他明明更适合去隔壁文学院,动动笔杆子,写点伤春悲伤的酸诗;或者勾了脸,翘着兰花指,扭扭捏捏地在戏台上扮杜丽娘。

    那时节,我心里头总惦记这个名字,这一张脸。洗澡搓着自己下身,摸到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会想宋清如也长了一根,但肯定是和他本人一样秀气细瘦的废物;去食堂打饭望着拥挤的人群,刻意寻找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身影,向同伴嘲笑他被溅一身油腻汤汁也不敢吭声的懦弱;甚至上课躲斜角里,窥视着总坐在前排认真听讲的他,速写本上画满他一脸疑惑的蠢样。

    宋清如这人内向且自卑,好比遇到敌害时就气鼓鼓的河豚,除了瞪着眼吓唬人,什么攻击措施都不敢做,怯懦的真不叫我失望。

    一贯和他形影不离的陶宁则截然不同,圆脸圆眼睛,细胳膊细腿;却阳光活泼,拥有一身蓬勃的少年气。每回宋清如被同学取笑,陶宁敢挥拳头打断那人的鼻梁骨,并威胁他不许说出去,否则下一拳将落在他的太阳穴上。

    我第一眼看到陶宁就发现他虽然有着类似于宋清如般软弱好欺的外表,深埋在皮囊下的内心却跟我是一路人。一头真正的羊,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居然会成为最好的朋友。这难以言喻的关系令我不禁想起我父亲养过的两只蜘蛛,一只是利智火玫瑰,一只黑脚蚂蚁。前者艳丽温顺,适应能力强,在荒漠中都可顺利存活;后者善于伪装,与独来独往的其他品种相比,它算得上十分热爱群居生活,所以总爱黏着火玫瑰。我父亲闲暇时拿它们打发时间,喂养得颇不错,两者亦相安无事,常常在玻璃樽里爬来爬去,互相嬉戏。

    有一段时间,我父亲去了巴西,得了新宠,回来时便将它们遗忘干净了。由于平日里是我父亲亲手照顾,家里的佣人不敢靠近玻璃樽,那两只蜘蛛饿得发狂,又无法爬出去捕食,虚伪的黑脚蚂蚁为了生存,攻击了相依为命的利智火玫瑰,把它吞吃入腹,连半个脑袋都没剩下。

    陶宁给我的感觉就像那只黑脚蚂蚁。我清楚知道他很喜欢我,但他这样的同类实在难以捕获我的好感,我宁愿整日对着宋清如,也懒得与他独处一分钟。

    只可惜事与愿违,在不间断地窥视宋清如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了他的可爱之处。譬如暗恋他的女生求他辅导设计作业,有意挨得很近,他一边轻声细语地打草稿一边红着脸不敢看人家,那模样像极了熟透的桃子,诱得我很想咬上一口。

    再譬如陶宁拉着他,坐在边线外旁观我打篮球。露天篮球场内有一台自动贩卖机,陶宁想给我送饮料,却没有足够的零钱,从宋清如口袋里掏硬币的时候,他那因厌恶我而不情不愿的眼神,竟也让我心情偷悦。我向来不收任何陌生人的吃食,为了见宋清如更生气一点,眼风更刻薄一点,破例收下了陶宁递来的可乐。

    陶宁似乎从这一次开始误会,误会我对他也有好感。我本想挑明我喜欢的人是宋清如,叫他少自作多情;陶宁却像学过读心术一般,约我出来总捎带上宋清如,横插在我们两个人之间,说些挑拨离间的话,不给我留下任何找宋清如解释的余地。

    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我母亲和我父亲的妻子百用不厌,我在她们的斗争中长大,早已司空见惯。我母亲教过我玉石俱焚”,她说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不如亲手毁掉,以免落入他人手里,越看越糟心。

    陶宁在我面前牵着宋清如的手,钻进他怀里玩海盗船,而我只能孤零零坐在旁边嫉妒,恨得心跳都几乎停止。我才明白我母亲说过的话,皆是最实用的道理。

    所以当陶宁提出一个吻换宋清如一张相片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幻想着唇舌交缠的人是宋清如,把陶宁啃得嘴角都破了皮一一这也有我故意为之的成分在此,宋清如便再纯情懵懂,都不会不知道陶宁嘴角的伤是被什么举动造成的。

    我得不到宋清如,得不到我想爱的,我们三个人谁也别想圆满。

    又过了些天,我背着宋清如和陶宁上了床。他给我的那几张相片,是趁宋清如睡着后或者穿着睡衣露出锁骨脚踝,于台灯下写写画画时偷偷拍摄的,漂亮的脸慵懒沉静,雪白的肌肤光洁无暇,他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流畅完美的像大师一笔一笔细细勾勒出来的。我对着那些相片自慰了许多次,精液喷了宋清如一脸,想象着我真肏晕了他,玷污了他不愿意让人触碰的皮囊,聊以慰藉。

    在我快要腻味之前,陶宁又如犹如及时雨,把交换的筹码加高:我跟他上一次床,他帮我打掩护,迷奸宋清如一次。

    想法十分下作卑劣,但正中我下怀,使我无法抗拒。反正我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即便陶宁不帮我筹谋划策,总有一天我会自己单独下手。

    可我偏偏棋差一招,万不敢猜想宋清如脱光以后裸露出来的私密部分,竟然是一个双性人。

    这个秘密带给我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我在国外睡过不少女人,也了解男人的身体,从来没见过像宋清如这般既长着女人阴道,又长了男人阴茎的人。

    我下意识避开目光,不敢再多看一眼,陶宁冷笑着在我耳边讥讽,骂他:“不男不女的怪物,我说他怎么老黏着我,不结交新朋友,也不谈恋爱。恐怕这副怪异的身体被他女朋友发现了恶心,男朋友发现了勃起都勃不起来吧?”

    “你再说一遍试试?”难听的词汇像刀尖戳在我心窝上,我怒不可遏地掐着陶宁,小声警告他,“别说宋清如长了女人的鲍鱼穴,就是再长一双女人的乳房,我也更稀罕肏他。你这下贱的婊子,嘴巴再敢不干不净,我就把你丢狗笼,让你尝尝被公狗操烂屁眼的滋味。”

    陶宁吓得脸上煞白,小心翼翼地从我手中挣脱,我朝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滚出去,继而反锁上了寝室的门。

    宋清如闭着眼睛站在莲蓬头下淋浴,短发乱糟糟的贴在脸上,有些狼狈杂乱的美。我始终迈不出那一步,一直跪在卫生间的门前,透过锁眼的孔偷窥他赤裸的下体。

    他浑身白得像一块玉,毫无杂质,只下面的阴茎和蚌穴是淡淡的粉红色,没有长黑乎乎的阴毛,也没有色素沉淀,十分干净,更十分方便肏他的人替他口交。我拉下裤链,从内裤边缘掏出还未勃起的阳具,把淋浴的水声当做我此刻正跪在宋清如腿间,伸出湿热灵活的舌头舔弄他阴唇,吮吸他抑制不住潺潺往外冒的淫水的声音。

    宋清如清洗下体的时候,手指颤抖得厉害,糯白的牙齿紧紧咬住下唇。似乎摸到蚌穴会令他羞耻万分,以至于表情痛苦地像我真的舔了他的阴阜,甚至亮出一点点锋利的牙齿,啃咬被阴唇包裹住的阴蒂,含在嘴里时而牙齿厮磨,时而舌头顶弄。宋清如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敏感的阴蒂碰一碰,快感都刺激得他几乎站不稳,哪儿还受得起我又咬又舔的挑逗?他那时候会双腿发软,脚下和墙面上的瓷砖打滑,没有地方支撑他,他一个趔趄往我这边扑,蚌穴主动送得更近。

    我顺势绊倒他,害他跌坐在冰凉的瓷砖上,手足无措地捂着畸形的下体,崩渍大叫:“何泽你别看,你别看……你快走开,你别看我这里!”

    我爬到他跟前,不由分说地掰开他的双腿,将他柔若无骨的身体往上折,好教他看清楚他已经勃起的阴茎和湿淋淋的蚌穴。更逼迫他眼睁睁看着我低下头去,舌尖从肉眼儿开始刮,刮过他的阴道口,刮过他的尿道,他的阴蒂,最后舔舐着他的卵袋,打着转朝阴茎根部舔舐。偏偏就不含一含他流出透明液体的龟头,给带他些微快感和极大的羞耻感。

    宋清如从来没被人进入过的两个穴口都既粉嫩又柔软,我轻轻对着频繁翕动的肉唇吹气,吻了吻那个原本不该长在他胯下的东西,说:“一个生殖器官而已,有什么不能让我看的?宋清如,你这里长得真漂亮,不知道鸡巴捅进去,把你未经人事的阴道捅得一涨一涨的,肉唇口都变了形,还会不会这么好看?”

    “不要……不要……何泽你放过我吧……你不能对我做那种事情,我们都是男人……”宋清如哀求着,脸颊湿漉漉的不知是淋浴的水未干,还是他怕得啜泣不止。但我没法停下,我的鸡巴也勃起了,总得找一个穴口捅进去舒缓,我便吓唬他说,“不准肏前面,难道是因为你还长了子宫?还能怀孕?如果是这样那我更要多肏几次,精液尽数射进你子官里,把你肚子肏大,十个月后生下我的种。”

    宋清如一听哭得更厉害了,哑着嗓子哽咽道:“你……你一定……一定要做那种事,就……快一点进来。”打着哭嗝,顿了一顿,完全放弃抵抗了似的把脸别过去不敢直视着我,“时间久了,其他人回来会发现的……”

    我没想到他懦弱到了这般境地,心里微微有些刺痛,同时还升起了一股扭曲的愤怒,食指抵在他阴道口戳了戳,戳到他里面的一层富有弹性的软肉,恶狠狠道:“宋清如,今天换了别人做这样的事,你是不是也这么听话?”

    宋清如抬起手背抹去了泪痕,抽抽搭搭地说;“碰上喜欢捅男人屁股,甚至我这种怪物的变态,我能有什么办法?打又打不过你,反抗也没优势反抗。换一个人强奸我,难道就不一样吗?何泽,同学一场,就当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射在里面,好不好?我要是不小心怀孕了,我父母会把我当恐怖的异类活活打死的。”

    我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想象的场景令我克制住了最原始的兽性。我盯着宋清如窄窄的一截细腰,手上撸着自己鸡巴的动作加重,仅仅靠臆想和视奸宋清如洗澡,不多时就到达了高潮。

    射过精之后我不敢做过多的停留,连忙拉好裤链,蹑手蹑脚离开他的寝室。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忍不住开始计划,得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得到宋清如这个人?不是一个他反抗不了只能咬牙屈服的强奸犯,更不是谁都可以取代的一段露水姻缘。

第9章 番外一 关于暗恋的那些事

- 御书屋 https://www.xb20.com